(手抄稿 第九册 p71)

佛就问他:「你干什么在那儿哭哭啼啼呀?」他就告诉他这个因缘,「那好、好!你来出家。」就这样,那么就出了家了。出了家以后,任何人有他的缘的,他一看那个缘,他跟目犍连尊者有缘,他就告诉他说:「儘管舍利弗尊者,那些人都说……可是你要晓得,真正对事情的了解只有佛,佛无量阿僧祇劫所积累的功德,那些没有一个罗汉具足,所以他们不可能了解你的情形,你有善根的。」「跟谁呀?」「跟目犍连尊者。」那么叫他交给目犍连尊者,目犍连尊者就带著他了。

目犍连尊者一想:唉,这个老头子他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但是世尊说的,那一定没有问题,好啦!好啦!那你跟,那就跟著吧!那么他剃度了以后,然后他就跟著大家一起。跟著大家一起,虽然跟著大家一起,他毕竟是一个老头子啊!什么事都做不来,所以有个 (p72) 年少这个比丘啊,大家都好作弄他。哎呀!他自己觉得:我这个在家裡面已经苦恼,觉得出家可以解除苦恼,结果出了家又更苦恼。唉呀!他越想越苦恼,结果跑到恒河边上面,算了!算了!我这一生命就送掉了。他就把衣服脱下来,对它恭敬顶礼,他说:「我绝不弃捨三宝!但是呢我这一生已经没有希望修学了,所以我至心恭敬地祈求三宝加持我,然后让我转世,年轻就出家。」然后呢他对那件衣服脱下来挂在树上,拜完了,噗通!跳到河裡面,他跳到河裡面自杀。

那个时候,那目犍连尊者,就因为剃了这个老比丘,这个老年人,他就观察说:唉呀,我这个老徒弟现在在干什么?一看哪,他跳到恒河裡面去了!目连尊者的神通,那就把他救出来。救出来了以后,就问他说:「你干什么啊?」「我如此这般啊!」「噢,没关系,你跟著我吧!」跟著他,然后呢跟著他就带他去,说:「既然这样子,我带你去散散心吧!」好,然后呢散心。

结果跑出去的时候,哟,第一个就看见一个死尸,一个死尸。那个死尸长得非常漂亮的一个死尸,可是那个死尸身上有一条虫,那个从她那个嘴巴裡面爬出来,从那个鼻子裡面钻进去,然后钻进去眼睛裡爬出来,在那个地方转。看见了那么美的人死掉了,啊!直觉得很可怕。然后呢,这个裡面一条虫在那地方,看得真是噁心,他就问了,说:「师 (p73) 父,这个什么?」「你现在不要问,等一下告诉你。」再跑得去,前面又看见一个人,一个女的,煮一锅大的油锅啊,哗啦啦滚,滚完了,自己就蹦跳下去,把自己滚熟以后,捞出来自己吃。这个痛苦不堪,死了以后再活。他看了是毛骨耸然,「这怎么一回事情啊?」「等一下再告诉你,再看!」。

那么这么一看、一看,就看到了第五个,看见了一个大山。哎呀,那个山是大得不得了地大!大极了!一个大山,就这样。那么到那个大山上面,他又看见了,反正是看见了各式各样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完了以后,他又问,他说:「怎么这个地方,怎么有这么一个大山呀?」他就说:「那个大山呀,那个大山就是你前生死下来的骨头。」「什么?我前生死下来的骨头!」那好了,我把前面的前后的因缘都告诉你吧!刚才你第一个看见那个死尸,是怎么一回事情呢?诺,就是那个某个国家的那个长者,那个长者夫妇两个都非常地好,那么这个长者的夫人长得非常美!那么他们到海裡面去求宝,不幸到了海裡边哪,遇见一阵那个黑风,那个船翻掉了,翻掉了嘛就人死掉了。那个大海是不容死尸,那个海法,所以把那个死尸漂流到岸上。那么这个女的本身,她长得非常美,所以生前对她这个身体非常执 (p74) 著、非常爱好,所以她死了以后,因为她那个身体的爱好、执著,所以变成个虫。

哦!他看一下,海,人真一点意思都没有,原来这样结果。眼前是变虫,因为她前生对这个身体的执著所以变虫,这个虫命完了以后堕地狱,然后呢受无边的苦。唉!他听见了是汗毛直竖,原来对这个身体,这样好的身体都不能执著,那何况是我这个老的一百多,近百岁,啊,一无是处!他心裡是越想越害怕。所以我们现在想到这地方,不必为营养而忙,这营养忙了以后,你也投条虫。她是个在家人喔!如果说是个出家人的话,你做条虫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喔!

第二个干什么?第二个是某长者家一个佣人,那个长者是一个非常信佛的佛教徒。那么那一次是供僧,供僧的时候,就叫那个佣人煮那个供僧的东西。然后呢她每次煮的时候,总是先把好的东西,先把它吃那么一下,吃过了,然后完了以后,再供养其他的僧众。结果因为吃了很好的东西,哇!长得非常好。那个主人说:「欸,你长得这么好,你吃了什么好东西啦?你是不是认认真真地去供养那些圣者?」「我是呀!我供养。因为主人你做得非常好,他们都吃不完,剩下来给我吃,我吃了这个好东西,所以这样。」她骗了他的主人。她因为生前骗了,所以现在就第一个先受这个,这个是花报,等到这个花报尽了,将来就下地狱,要受无量无边劫的苦,然后出来。这么一个、一个这样地说。

(p75) 说到最后,他说:「那么这个大山是怎么一回事情?」哦!这样:前生那个地方有一个大国国王,那个国王是依法治国。他有一次那个国王吃醉了酒了,那么有一个人犯了罪,犯了罪跑得去问那个国王,那个国王说:「既然犯了罪,依法治。」然后呢就把这个人杀掉。杀掉了以后,他后来酒醒了,酒醒了以后,他就想起:「欸,刚才有个人犯了罪,那个罪人现在哪裡呀?」「杀掉了。」「怎么杀掉了?」「国王,你刚才不是说,犯了罪就依法治。」后来一想,这个人罪不致死,唉呀,他就很懊悔,懊悔已经来不及了。他是很正规的,可是因为他这样地犯了这个罪,但他平常因为做了很多善事,所以他那个引业堕为畜生,但是他那个满业,却是做了这么好事。所以完了以后,投一个大身众生—摩羯陀鱼,这个摩羯陀鱼是大得不得了。平常我们说鲸鱼、鲸鱼,实际上比鲸鱼还要不晓得大多少倍。

后来那个摩羯陀鱼,还有种种苦报,这不谈。嗯,牠平常的时候常常这个一张开口,就这样,这个我也简略一点地讲。有一天这个摩羯陀鱼牠睡觉,一睡睡了一百年,牠醒过来了。醒过来了以后,觉得嘴巴渴,就张开嘴巴来喝一口水。那个摩羯陀鱼一张开嘴的话,海水就像这个瀑布一样,瓜啦啦直泻下去,所以海上的所有的这种东西,统统一起灌到牠的肚子裡。那个时候正有一船的人在那个船上,就顺这个海水,就 (p76) 「叭!」下去。那下去了,大家晓得:哎呀!那是摩羯陀鱼。那个船上的人这可是皈依三宝的,皈依三宝的。一看见那个情况,说这一下没命了,大家拼命念:皈依三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大家拼命地念。这个摩羯陀鱼宿生有善根的,牠一听见这个,「欸!这个三宝相应的,不可以!不可以!」牠马上把那个嘴巴就闭起来。闭起来了以后,结果因为这样的因缘,牠一念这样的善根,牠就脱了这个鱼身,这样,然后呢又投生到人间。然后这个鱼身那就是诺、诺、诺,现在你那个大山,就是你那个宿生的身。那么现在你就是因为宿生一念的善根,现在就这样。「啊,原来这样啊!」他一想到这件事情,那是不得了,拼命用功。结果以这样的一个衰的老头子,没有多久,证了果了,证了果了。

证了果以后,那目犍连尊者就带他回去,带他回去的……他神通自在。他是证了果了,但是那些年少的比丘不知道,又看见这个老家伙又回来了,又跟他开玩笑。他证了果,他根本不在乎,根本不在乎。别人还跟他开玩笑,那世尊可晓得的,反正你随便轻视,轻视这个袈裟都不可以,何况是个证了果的圣者!那就叫那个老者,就给他说:「你现在出去作了些什呀?」他就给:「世尊哪!我的和尚告诉我这些呀……如此啊!」「是,你的生分已尽,所作已办哪!」然后给他说法,他现神变。啊!这些年轻人一看哪,大为惊讶!所以大家就:「啊!你看,我们平常都笑他,这么一个老的、老朽的,什么事 (p77) 情都做不成功,他一念精进马上成功。」这样!

所以佛世的时候有各式各样的,指鬘—那个杀人的一个人,欸,结果他也证了果了,鸯掘摩罗。然后优婆离尊者是一个下贱的人,他出了家也证了果了。还有一个我忘记掉了,是专门的除粪人,那是最下贱的人,他也出了家了。乃至于这么个老头子也出了家了,也证了果了。乃至于周利槃陀伽,周利槃陀伽,世尊叫他唸两个字「扫帚」,他唸了个扫,帚字忘记掉了。扫、扫、扫,扫什么呀?不知道。扫帚,帚、帚、帚什么?扫字忘记掉了。说唸这么两个字唸了几天,他也证了果了。我们现在总不至于这样吧,总不至于这样吧?注意啊!这一个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原因在哪裡?简单极了,就是你的心裡边,就是你的心裡边,你心裡边振作起来,这第一个—我一定要做成功这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做成功这一件事情!

所以我以前曾经跟你们引用过几个典型的故事,譬如福特成功的公案,乃至于近代很多这种有名人物成功的公案,他主要的是什么呢?就是这心裡边一心的信念:是,我一定要咬紧牙关,一定要立那个志!我们现在这裡有最好的环境,你只要这个立志,最后有最好的帮助,最好的教法,那成佛都不难哪!这个是我们要了解的。所以到前面,最后的结论,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我们以最圆满的这个德相之身—现在我们都得到了,儘管后面的几 (p78) 位还没有,但是我晓得你们几位都正在做淮备,步步走上去,步步走上去;然后呢要裡边发最殊胜的意乐,到那个时候佛果是决定可办,佛果是决定可办。说到这个地方,然后呢因为下面刚讲中士,中、上士这两个,这个地方我也讲一个故事,来比喻一下。

刚才不是讲目犍连尊者吗?他是佛弟子当中神足第一的,神足第一的,神通第一的一个人,最了不起的。有一天,是白月十五,诵戒布萨的时候,佛在这个阿耨达池,那个龙王那裡,那个阿耨达池龙王在布萨的时候就来看,一看哪,说:「欸,舍利弗尊者怎么不在?」那么他就问,说一看舍利弗尊者不在,他佛陀就跟目犍连尊者说:「某人哪,你去把舍利弗尊者叫来,把舍利弗叫来,我们要布萨了。」当然目犍连遵者,他因为神通第一嘛,他就去找,一看哪,那个舍利弗尊者还在给孤独园,跑得去跟他说。他说:「这个,欸,师兄啊,佛布萨,佛让我来叫你去。」「好、好、好,那你等一下,我这个……。」那一个带子,解下来那个带子……他要他等一下,他说不能等啊!不能等,要拉著他。那个时候有一根带子摆地上,「你要拉,你先拉拉那根带子看。」然后目犍连尊者,他是神通第一哦,要拉那个带子,尽其神力是不能拉动。

舍利弗尊者,把那个带子的那一头,拴在这个阎浮提树上面。因为目犍连尊者神力第一,所以他拉那个带子,大地都在那儿跟著动,这个带子一动都不动。啊!怎么、怎么、 (p79) 怎么这么这样不行呀?那么第二次,他想……这个舍利弗尊者一看不对,那被他那个大力拉动了不对,他不要绑在那个树上面。他就把那个带子的那一头,繫在那个须弥山上面;他还在拉,结果须弥山也摇起来了!这个目犍连尊者神力是这么大。但是儘管他神力大,这个带子还是拉不动。不过舍利弗尊者一看,不对、不对,它带子虽然没有拉动,须弥山被他拉倒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就把那个带子那一头,拴在世尊那个座位上面,他再去拉,一动都不动。唉,他心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说:「好了、好了,反正我已经尽了我的责任,世尊告诉我来叫你,你不去,你管你的,我可去了。」所以他说完了,他就走了。

他神通第一喔,当然他是神通,一下就到佛。结果他跑到佛那裡一看哪,舍利弗尊者坐得好好地坐在这个佛的前面。咦?奇怪了,他就报告世尊:「世尊,是不是我的神通退失了?你说我的神通第一。」「对啊!你神通第一。」「是不是我退失了?」「你没退失。」「那没退失,为什么我跑得去叫舍利弗尊者,先拉那个带子,拉了个半天不动,最后回来的时候,明明我先回来,结果他等到我回来,他坐得好好地坐在那裡。」「不是,不是,那不管啦!好啦,回来啦,我们就布萨吧!」那布萨。结果很多弟子,本来大家觉得目犍连尊者的神通第一,结果大家都看见了这件事情,大家心裡想:唉,这个家伙也不 (p80) 过如此!这样,大家就轻视他。

所以布萨完了以后回来,佛晓得,这个圣者随便起个轻视心不可以,他就说,说:「我的弟子当中,目犍连尊者的神足第一,你表演一点给他们看看。」「好。」怎么表演?他就一动,一个脚站在须弥山的顶上面,然后另外一个脚站在那个梵天上面。然后呢,他把那个站稳了以后,一脚踢那个须弥山,那个须弥山一踢,那个整个的大地就「匡!」天翻地覆。喔!大家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服服贴贴,发现:啊!的的确确没有一个人有这个本事。这个公案是同样地讲,同样的佛怎么样,还没有讲,同样地讲两个罗汉。可是罗汉当中,妙了!舍利弗尊者智慧第一,目犍连尊者神足第一;儘管你神足第一,敌不过智慧。说明什么?佛法的特质在智慧,佛法的特质在智慧。那么舍利弗尊者,儘管大家是说罗汉,他智慧第一,你这个神通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怎么比,比不过,这第一个。第二个呢?我们跟佛来较量一下,下面是有一个公案。

有一次,佛那么讲法,他晓得佛,他有好几个公案。佛的所谓梵音声相,这佛的这个声音没有近远的,在任何情况之下,任何地点、任何人听起来就这么美妙悦耳,与他的根器相应,就这么恰如其分。你一听那个声音啊,就全部被它贯注去了;一思惟它的内容啊,你马上得到好处;照它的道理去做,马上证得了圣果了,这样地好。所以他就想: (p81) 它那个佛的声音到底能够多远?他就找。结果尽他的神力一直找,怎么找,那个声音始终就像耳边,始终就像这个样子。结果走到有一个国土,那个国土名字我忘记掉了,那个佛叫作光明王佛,找到那个地方,找到那个地方它还是如此。

那个光明王佛的那个佛身非常长大,他那个长大多少?哦,是佛身高四千里,那么那个菩萨身高是两千里,我们现在的人身不到一丈,不到一丈。我刚才算了一下,他那个比起来,大概多少倍?一里的话,我们以前的华里是多少?一千,一百五十丈,对不对?好像是这样。换句话说拿我们现在的比起来的话,是六十万倍,哇!不得了。你不要说六十万倍,这一万倍;你不要说一万倍,十倍,十倍一比的话,一百倍。现在一万倍,六十万倍,那你怎么能比呢?所以这个目犍连尊者,那个比起那个地方的菩萨,小得那真是不能再小的,我们还找不到这么小的小虫。

那个菩萨那个时候正在吃饭,吃饭当中,目犍连尊者也不晓得那个是钵,他自己当然很小,他就站在那个钵的边上面去游行。那个菩萨正在吃饭,说:欸,怎么一个黑点?这菩萨一看,原来一个小小的小小有情,他也不晓得这个什么人,他就那儿看,嗯,什么?今天那个钵的边上,来了个小虫。那个佛可晓得的,欸,说:「某人你注意喔!这个不是喔!这个是什么?这个是某方(这个好像东方吧),释迦牟尼佛座下上首弟子,神足第一的 (p82) 目犍连尊者。你千万不要伤了他,你不要把他看成小虫哦!」「哦?有这样的事情吗?」他心裡,嗯,他想这个释迦牟尼佛,这个大概一定是……他那个弟子是神足第一,是这么样!他心裡就起了一个念头。佛就告诉他:「哦,你们千万不要起轻慢心!」所以他为了让那些弟子们不轻慢,他就告诉他说:「某人哪,目犍连哪,你使一个神通给他们看看!」说:「是!世尊。」

然后他马上一现,现一个无量无边的虚空身,然后呢在虚空当中现一个大的狮子宝座,然后呢这个宝座上面有各种樱珞,无比地庄严,然后呢樱珞上面有各式各样的莲花,每一个莲座上有释迦世尊的化身在说法。啊!那个神蹟,就以他们这个地方,是从来没有看见过。哎呀!大家无比地讚歎啊!讚歎得不得了。那个时候,菩萨的这个慢心统统降伏。那光明王佛说:「好、好,可以了,可以了。」他就恢复了。不过,他就告诉他:「欸,你为什么到这裡来呀?」他说:「我要想找那个佛的声音,找了半天找不到。」「这个佛的声音,岂是你可以找的,佛的梵声音相,它跟法界相应,没近远,在任何情况之下你永远去找,永远就是这个样,这是我告诉你。」这一下子目犍连尊者也服服贴贴的了。「唉!我真是起了妄心,佛一直告诉我们,这个罗汉不管在任何情况之下,你要测佛的智的话,你绝无可能,绝无可能。我怎么今天会起这个妄想!好了,好了,回去吧!」 (p83) 就这样,他要回去了。

结果他也没办法回去,唉呀,怎么也没办法回去,他那个神力可不可到的。这一下他就慌起来了,求那个佛陀。光明王佛说:「就是以你的这个神力,不要说你现在没有气力,你就是有气力的话,你都没办法回得去,要经过几劫啊!」「那我怎么来的时候,就那么随便听一下就来了;怎么回去的时候,怎么回不去?」「那不是你的力量,是佛的力量!」「那怎么办啊?」他苦恼得要命。「很简单,你一心皈投佛。」「对啊!我以前不信佛,这个绝不可以!」所以到那个时候,他就一心皈命,才心裡面一念是「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欸,好好地回到了佛跟前。

这个裡边有很多特别的意义,我不说。说明了一下,二乘跟佛之间,儘管证得同样的果,佛同样也得到这应供果的名字;罗汉也是应供果的名字,这两者之间是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这个概念我们必定要清楚明白。眼前这教法还没说明之前,我们心裡边先把这一种故事摆在心裡,等到你学完了中士,学完了上士,那个时候你就很清楚、很明白的,原因何在。现在我们不妨心裡面想:啊!没错,对,现在既然我们得到这样圆满的身,然后呢只要发这样圆满的意乐,一定得到圆满的果。实际上呢这个还是最省事、最方便、最好的路,现在走下去。看卷六,一百五十二页。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五终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六
p. 152

I bow with respect to the revered teachers who have great compassion.
(p84) 【敬礼胜尊具大悲者足。】

它每一个地方开始的时候,一定是皈敬世尊,皈敬世尊,这个道理一开始说过了。

Be mindful of death and reflect on how you will fall into a miserable realm after you die. Turn your mind away from this world and diligently seek a happy, future rebirth.
【◎ 如是随念当死及思死后堕恶趣之道理,能令其心厌捨现世,于后善趣发生希求。】

这就是前面下士道当中所说的皈依之因。因为内心当中有了这个认识,当然这个认识一定是依靠善知识,指明世间的真相,你如理观察思惟的结果。所以到那个时候,就要求皈依。说:

If you strive to reject sin and to cultivate virtue through the standard practice of going for refuge and through reflection upon virtuous and nonvirtuous karma and the certainty of their results, you will achieve a happy rebirth.
【次由共同皈依及由定解黑白业果,励力断恶修善,则能获得善趣妙位。】

由于这样的因,所以你皈依,由于这样皈依了,最后达到了解正确的佛法的根本,如法行持、断恶修善,所以增上生。

However, do not be satisfied with this alone:
【然非以此便生喜足,】

你不要把这个作为满足。这个话讲一下,这个话讲一下。我们现在有没有得到这个?对不起,很难说,以我来说,我自己晓得还没有,所以我自己一点都不敢马虎。我以前我有一个毛病,懂得了一点,哎呀,自己觉得懂得不得了,人家告诉我的就听不进,我总觉 (p85) 得很懂。现在我看很多同学当中也是这个样子,唉呀,他懂得了,他总觉得样样都懂了,然后呢其他也听不进了,这个好遗憾、好可惜!世间也是如此,出世也是如此。

或者你看见,看见的不是坏喔,的的确确地,它的的确确是好。可是不幸的我们看见的什么?我们看见的是五浊恶世的凡夫世界,在这个凡夫世界稍微好一点,然后你就觉得以这个榜样的话,就算你做到了也只是如此欸!对不对?前面告诉我们,你证得了这个圣者的罗汉果都不行欸,这个是我们要了解的。所以我这个地方特别提一下,如果我们自己觉得「我很对!」你错了,你错了!前面告诉我们,你真正相应的话,如果你发现你自己错了,那你是有智慧的人,你有了这个你就可以爬得上去。反过来说,你自己觉得你很懂啦,那对不起,你只是一个世智聪辩最多,而且这是八难中人,这是我们千万要注意的!

所以现在前面已经提醒我们,这地方更告诉我们:千万不可以觉得够了!所谓这够了已经生起什么?已经生起共下士之量。所以大家注意,你们自己检查检查,是不是你已经生起共下士之量哦?我们共下士之量生起什么现象?一看见眼前现在,一跑到斋堂裡,「唉呀,这个东西可怕,但是我不能不吃它!」所以你每吃一口,佛经上面告诉我们,如旷野食子肉想。你越吃是越难受,吃得可以饱了,唉呀,赶快放下来,那个才是生起哦!如果你吃的时候越吃越起劲的话,对不起,连它共下士都没有。如果在这种情况,居然喜乐的话,那完全错了!进一步,

after you have developed the attitude that is shared with persons of small capacity, develop the attitude that is shared with persons of medium capacity—namely, disgust with all of cyclic existence. On this basis, you may aspire to become a person of great capacity by developing the spirit of supreme enlightenment.
【是令发起共下士之意乐及发共中士之意乐,厌捨生死一切事已,依此因缘而发大菩提心引入上士,】

为什么不能把这个就觉得满足呀?哦!是说这个地方让你作为基础,先从这个基础上面做这件事情。这个基础部分是跟下士一样的,这个叫共下士。然后更进一步,再上面一步—中士,这个是因为共中士一样的,它共中士的内容是「厌捨生死一切」,不但是求后世,后世生了天你也不要。那么依这个「发大菩提心引入上士」,这个才是。

Consequently, you must train in the attitude of a person of medium capacity.
【故于此中,须修中士之意乐。】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下士的量了,进一步就要上去。欸,念完了小学,要学中学了,不要说:「哎哟,我小学了,我现在样样都懂了。」要是说:「欸,我现在小学了,念完正好念中学了。」这样那就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