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八册 p219)

注意哦!它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觉得什么—我怎么做得不对!你了解了这裡,你就感觉到了,为什么前面告诉我们哪,「最极下愚」,你真正学法的人,你最愚痴的人,千万不要觉得自己是智慧的人。诺!第一件事情就告诉我们:哎呀,我怎么这么差呀!你觉得这么差,你才肯改。你现在觉得处处地方觉得我对,我有道理;既然你有道理,你还要改吗?你就能破坏现行了吗?你一天到晚在这个现行当中,你这个道理就是见烦恼,然后你的习气就是你的思烦恼,这么粗猛的烦恼都没办法破,顺著它,还谈其他吗?这句话。那怎么样才能生起来?这个道理我们懂了,怎么样生起来?下面:

p. 145 (2)

In order to feel this, it is necessary to meditate on the way in which you produce the three effects of actions—fruitional and so forth.
【欲生此者,须多修习感异熟等,三果道理,】

(p220) 你要修这个的话,应该怎么办呢?就是,哪!前面说的,前面说的道理,那一路上面都过来。所以说前面这个道理说过来了以后,有了这个基础现在修这个,那很容易,这样。所以平常我们说:「哎呀,我忏悔呀、忏悔呀!」你忏些什么?不知道!你跑到佛前面说我念它个四句,你真的忏了吗?这个很简单哪,所谓忏悔的话,对你以前所做的觉得不对。你怎么晓得它不对?有一个对的东西摆在那裡衡量,你一定是对跟不对衡量出来了以后,那个时候你才衡量出来对跟不对。现在你根本不晓得哪一个是对,哪一个是不对,你说的忏悔,忏些什么?你能忏,这连它忏些什么都不知道,就能忏得乾淨了吗?

就像我们就说,哎,你去拔拔草—什么是草不知道!所以人家说那个笑话:叫他去拔草,结果拔了半天,那个菜都拔掉了,草还在那裡。为什么?菜长得高嘛,那个草小小的在那裡,他就拼命去拔,拔了半天。他自己觉得:喔育!他就用功了,用了半天。结果啊,糟了!菜—要种的东西统统被他弄掉了,然后呢那个东西没有。这不是一个笑话哦!如果我们仔细检查一下,我们现在往往觉得:我现在好用功修行喔,你看我又出了家,这个也放下,那个也放下,然后呢,这个那一些人怎么不供养我,跑得来也不跟我磕头;又是个出家人。然后呢这一个人不对,那个人也不对。你做些什么啊?你做这个就是你把菜都拔掉了,然后呢这个草都在留在这个地方。这个我绝对不是说的笑话,你仔细检 (p221) 查、检查看。

所以这是为什么我在这地方,我觉得自己一方面很不忍心,一方面看见在座的有几位同学好了,是讚歎、欢喜啊!我都是靠了他,他做了很多善业,我沾了光,随喜功德。但是另外一方面,有很多同修,偶然有几位同修不理想,啊,我心裡直痛心,我呀真是不晓得怎么帮忙他,唯一的办法总希望多逼逼他,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如果大家条件不够的话,你们记住:有人来逼你,你应该感谢他;否则的话,趁早回家去,那还少造一点罪恶,至少将来不会堕地狱裡面受苦哦!这一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么下面呢,

At the time of putting this into practice,
【修持之时,】

我们正修的时候怎么办哪?

do so by way of the two methods—the confession of sins in the Sūtra of the Golden Light and the confession of sins by way of the thirty-five buddhas.
【应由《胜金光明忏》及《三十五佛忏》二种悔除。」

有非常正确的教诫,告诉我们这个道理。《胜金光明忏》是有一本经,就是《金光明经》。《金光明经》一共有好几个翻译本,第一个是北凉昙无谶翻译的,根据这个翻译本,智者大师曾经著过疏,很多祖师们。那么还有《金光明忏》,这个主要的因为智者大 (p222) 师著了疏以后,根据这个。这个另外一个译本,那个是唐朝义淨三藏译的《金光明经》十卷。如果你们真正看的话,你们应该看那个十卷那个,后来写得非常完整。啊!那是真正好极、好极了!我这地方它有一个拷贝,实际上那个藏经裡面也有,它那地方能够淨除我们所有一切的业障。

关于这个道理,现在我实在没精神,有精神的时候,我晚上要跟你们讲的。可是晚上,现在讲起来,因为我接了这么太多的东西,我只能这样说了,但愿你们把《了凡四训》、《俞淨意公遇灶神记》这一种好好地看两遍。然后呢看两遍,我告诉你们的书多看,看了以后,然后你到那时一看的话,你到那时候心裡面会马上产生正确的觉受。至少你会很认真地觉得:哎呀,我怎么以前这么错呀!乃至于你会有自己感觉得,对以前的错误产生惊心动魄之感。对了!那个时候你就对了,你就有机会把你以前的罪恶统统忏乾淨了。还有呢,它告诉我们的好处,这个好处是不得了的好处,你只要肯这样去做的话,的的确确地,哪怕五无间罪,都可以忏得乾乾淨淨的。那么这是第一个是《金光明忏》。

还有呢,《三十五佛忏》。《三十五佛忏》就是我们现在的早、晚课诵当中,那个八十八佛当中的后面三十五佛。八十八佛分成功两部分,一个前面的五十三佛,一个是后面的三十五佛;它各有根据的,五十三佛出在《观药王药上菩萨经》上面,然后三十五佛 (p223) 出在《决定毘尼母经》上头。这两个经裡边,那么现在它们传的,这个宗喀巴大师传的这个传承当中,这两个都有完整的方法,所以我现在不用那个八十八佛,本来这个八十八佛那个仪轨,还是密教的大师做的,你仔细一看的话,你就了解。那么现在我们发给你的这个仪轨,它有它的一个特别的一个意义,我顺便跟你们说一下。

宗喀巴大师当年他也是,修学都是这样,以他这样的老人家,这么了不起,他修行第一步就忏悔。那么忏悔乾淨了以后呢有淨罪相,到那时种种感应,欸,他亲见那个三十五佛。结果见了三十五佛的时候,那三十五佛没头,欸,奇怪!怎么没头?那么他就问,因为见到了,然后呢就告诉他,说你那个仪轨不完整,有一部分缺少。后来他去请教,然后呢那个本尊告诉他,现在还有什么地方你不够,补足了就对。

所谓仪轨,平常我们看起来,就像那个说一遍。实际上那个仪轨就是什么?说,拿我们普通一点话来讲的话,譬如那个汽车,汽车的什么叫仪轨?这个轮胎是这样子的,那个车身这个样,门是这个样……。请问:如果那个汽车没有门、没有车身、没有轮胎,你能开得动吗?你不能开,哪一部分少了就不行。所以它仪轨不完整,那个内容是有的,就像那汽车子是一样,它那个引擎是有的,那个驾驶的人坐在上面,可是对不起,不能载东西,也不能载客呀!那么经过宗喀巴大师这么一改革,那么这个就完整了,所以我所以採 (p224) 用这个法本的原因。

其实这个内容,跟我们现在的早晚课诵上面所用的那个三十五佛,内容大致相同,只有一点点,就是那个观行的方法。实际上观行的方法,主要的就是忏悔的最重要的地方。刚才说的,平常我们说忏悔、忏悔,那嘴巴上面讲,从哪裡忏呀?不知道。结果弄了半天,像那个笑话当中一样,把菜拔掉了,草留在那裡;它现在你了解了这样子的内容去做的话,你做对了,草都拔掉了,菜留下来了,这是我顺便一提。那么以后呢我这个《金光明忏》那一部分,我不讲,只是它宗要的地方,我还是会给大家提一下。那么主要的用的就是用那个《三十五佛忏》,现在你们已经每个人都有了,在没有讲的之前,各位好好地把它看一下,好好地看一下,以后我们每天功课当中,一样主要的就是学修这个法。这个是破坏现行,把现行破坏。

在说下去之前,有一点我要跟大家说一下的。到现在为止,你们晓得不晓得什么是现行?大部分人大家都知道,容或还有一、两个人不知道,那我要告诉你们,什么是现行?就是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就是现行;由于这个心理状态,你身心状态就是现行,就这么简单。你现在的现行是什么?我们在上课你一心一意在听这个东西,法相应的,听得个来劲;法不相应的,听得不晓得在那个地方怎么办是好,但是也无法可想,直望手表,「怎 (p225) 么还不下课?」这就是你的现行,就是这样。

那么现在我们懂得了这个佛法以后的话呢,晓得原来这是什么?如果跟法不相应的话,那就是不符、不顺。如果是「符」是什么?跟空相应了,见道以后。「顺」是什么?现在就是我们前面这种状态,顺于这个道相应的,一步一步觉得,啊,心心念念觉得:我这个错的要拿掉它,对的要上去,就是这个。所以说假定我们现在的心理就这样的,所以前面说「宽大」,浮浮泛泛,马马虎虎,这个心裡面就是堕落的根。真正修行就从这地方要破掉它,如果你这地方不破的话,没办法!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用功,请问?为什么?你觉得要想用功啊就提不起来。提不起来的状态是什么?就坐在这裡满好嘛,欸,坐在这裡;然后呢有人跑得来聊聊天满高兴,就是这样然后;要上街去尤其起劲。这个什么?就是现在的现行,这么简单。你一旦破掉了,什么呢?就是这心裡面没有了嘛,所以破现行就这么简单!

但是呢,这一个东西就这么实在,就这么实在!你真的破掉了,你就会很清楚的,到那时候你如果是拜佛的话……。现在你们拜佛什么现象,我不敢说,但是以往我的经验以往的话,去拜佛,「是啊,出了家嘛,当然要去做这种事情啊!」可是拜是在那儿拜,拜了半天是没味道,就这么所以叫「追上下」,就这个样。心裡面看看大家都拜我不拜, (p226) 我也不好意思,最好少拜几拜;然后呢一拜拜下去,拜了个半天,然后站起来;别人拜三拜,我只拜一拜,反正我总归在那儿拜了。就是这个现行,就是这样,你心裡面不大相应的,这就是我们现在跟染污相应的。然后呢,你在那儿唱念的时候的话呢,「唉呀,儘量的话那最好啊……那个唱起来啊很伤气,反正别人,有别人念,我也去不去管它了。」就这种,处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现行,你了解了一下。

什么样对了呢?就是你一碰到,你全部精神就贯注进去了,就这个样,那就是跟法相应了。或者你会感到欢喜,或者你自己不觉得欢喜,但是全部精神呢就觉得跟它相应,就这样。那么跟善法相应的心情,我们不大多,可是跟恶法相应的事情,说起来处处皆是。譬如今天有人打斋:啊,今天要打斋!喔,这个打斋,不但打斋还有什么,找那些东西来得个配胃口。你事先,嗯,嗯!现在心裡这个相应了,然后你吃的时候,越吃越起劲,那时你不觉得欢喜,但是心裡面,全部精神贯注在裡边。对不对?这个什么?恶法相应的现行。我们现在要破什么?就破这个,就破这个!所以这个道理说起来很容易喔,你一定要了解它所指的行相是什么,这样。如果是将来你真的一旦破了以后,你会感觉到内心当中立刻有不同的感受,这个下面一个个讲下去。

所以如果这个没有的话,所谓的忏悔一点用场都没有!我说的一点用场,就是眼前 (p227) 结果的用场;那个种子有的哦,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注意!只是一个种子,只是如此而已,只是个种子如此而已。那我们这裡老和尚他为什么能够这样的功效,你们有机会去问问他。那肯定地,他念佛的时候,一定到那时候全部精神贯注在上头,儘管他不讲那个道理,现行一定破的。那个时候的现行是什么?一定跟法相应的,就这么清楚。所以你真正懂了以后要去修行的话,你们会内心当中非常清楚、非常明白,现在你这个一念是什么!如果你跟染污相应的,就是这样。然后呢在这裡告诉你要破,就是破这个,了解了吗?这个叫破现行「力」,这是种力量,这是种力量。什么力量?心力,就是业力啊,业力啊,就是这个。第一个。

第二、第二什么?对治。对治当中分六:

2 The power of applying remedies. The second power has six sections:
1) “Dependence on the profound Sūtras”
【第二力中分六:依止甚深经者,】

那个六样东西,一样一样东西说一下。

includes such activities as receiving the oral transmission of Sūtras such as the Prajñāpāramitā, retaining their meaning, and reading them.
【谓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多等契经文句。】

这个第二个是对治力,什么叫对治呢?就是对症下药,治疗以前那个老毛病,这个力量。以前什么老毛病啊?就是无始以来的这个积习。换句话说无始以来,我们一直在什么?诺,烦恼相应的现行当中。因为你有这样的个现行,唯识上面所谓的种子,换句话说 (p228) —习气,这个习气的力量很深很重,现在你要把那个习气,要把它拿掉,那么这个要靠第二个力量,要靠第二个力量。但是这个第二个力量,跟第一个有没有关系?绝对有关系!没有第一个,绝不可能有第二个。为什么呀?因为你现在第一个都在现行当中,你还在增长,你对治什么!就是你破掉了现行了,眼前虽然破掉了,可是它无始以来,这个习气的力量还在,那个时候你一定要把它拿掉它,所以那个时候才谈得到对治。所以假定我们第一个力量没有的话,说忏悔,什么东西都是开玩笑!

那么现在你看哪!第一个「依止甚深经典」与「读诵」这些。所以祖师们都告诉我们,读经有没有用?有用啊!读经有两种:有一种,你如理思惟观察,了解经当中什么意义;还有一种,祖师告诉我们,你不要去分别,一心至诚恭敬地去念,也有道理。现在这个地方懂了没有?诺,说得很清楚,就是这个。因为以前你的现行是什么?跟烦恼杂染相应的。现在你第一个把它现行破除,然后那个时候,或者你提起至诚恭敬地只要去念。那个时候,什么?你薰习进去的是清淨之法;或者你是如理思惟观察,不管是你用哪一种方式—对治。你懂得了这个,那就了解了祖师告诉你说:「你不要去分别思惟,你只要一心恭敬念。」对!然后呢说:「如果说你要去念这个,你要如理思惟了解了,照它行持。」对!两个绝不矛盾。但是有一个必要的条件是什么?你要破现行。

(p229) 假定你现在嘴巴上面叽哩瓜啦唱得个有劲,脑筋裡面胡思乱想,请问有没有用?你现在还在烦恼现行当中。它对治的是什么?就是产生的力量。现在你在烦恼现行当中,你产生了什么力量?烦恼力量!这个本来说治病,是药要对治那个细菌的,现在你吃进去了都是细菌,能治得好病吗?懂不懂?所以这个地方我们要注意喔!所以我这一地方是讲得比较详细一点,你们了解了,自然而然你们这么了解的话,不管你持戒、念佛、参禅、学教,都有了。这第一个,我们就说你读经。第二个呢,

2) “Interest in emptiness” means to comprehend the reality in which there is no self and which is luminously clear, and to have conviction that the mind is primordially pure.
【胜解空性者,谓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极忍可本来清淨。】

这是什么?大彻大悟了,对呀!就这样。而那个时候心裡什么状态?不但现行破—现行破了以后,那个时候的心理什么?是跟闻、思、修三种状态相应的智慧,一定跟法相应。跟空性相应是什么程度呢?跟修慧相应的,那最高的。前面我们去念的时候,当然你可能已经跟修慧相应,譬如说六祖大师的有一个学生,这个念《法华经》三千部的这个达法,他以前,法达还是达法我忘记掉了。然后他念了三千部,自己还觉得大我慢,跑得去拜六祖大师头不著地,六祖大师说:「这个大我慢,你磕头头不著地,你心裡有什么?」自己被这个祖师一说,他心裡面觉得:嗯,祖师倒有一点名堂,我一生念了三千部……。 (p230) 「那你何尝念经啊!你不是在转经,你被经转哪!」然后给他讲了几句话,开悟了,啊,大彻大悟!然后呢大彻大悟了以后,他说:「那我以后不要念经了。」六祖大师怎么说?「以前你根本是被经转哪,现在你真正转经啊,现在你真正念经啊!」说不是说大彻大悟以后不要啊!就这样。

所以前面这个单单诵,可能是闻、思、修三种,说空性相应是一定最后那一种,所以更高明。当然嘛!你能够把这个裡边从根把它拔掉,那更高明的一种。第二个,这对治。这个所谓根拔掉,那个种子习气还在,那个种子习气还在哦!所以初地菩萨达到这个境界,他虽然种子习气还在,他已经不在生死当中流转,他是他的愿力在,他是他愿力还要在这个地方,这是我们要了解的。这是正对治,就是真正地破坏了它这个种子了。第三,

3) “Dependence on recitation”
【依念诵者,】

这个下面这个,就是我们现在用得上的最好的办法。

means to recite, according to the rituals, the special formulae such as the hundred-syllable [mantra of Vajrasattva].
【谓如仪轨念诵百字咒等,诸殊胜陀罗尼。】

依这个方法照著仪轨去念,那个「百字咒」,在我们那个放焰口当中有一个百字咒, (p231) 不晓得你们会不会?这个当年印度跟现在西藏这个很盛传,在我们中国只有焰口当中,就是那个,就是那个。那么这个什么?这个不一定是这个,「等」,其他的「殊胜陀罗尼」。譬如我们现在或者念淮提咒、或者念大悲咒、或者念往生咒,乃至于譬如说灭罪真言,都是这些。

The 《Tantra Requested by Subahu》 states: The flames from fires that spread in spring forests Are out of control, burning up all the thickets; Likewise, the winds of ethical discipline fan the fires of recitation And the flames of great perseverance burn up sins.
【《妙臂请问经》云:「如春林火猛燄炽,无励遍烧诸草木,戒风吹燃念诵火,大精进燄烧诸恶。】

啊,妙不可言!就像春天树林当中的火,那个火非常地猛烈。春天怎么状态啊?每年到了春天,所有的树木都枯掉了。我们当然这地方热带、亚热带,那常绿的,他们那个地方是哪裡?在西藏,那个夏天的山顶上面,冻得你要命,到了冬天的山顶上面,一样东西都没有了,所有的树叶掉得光光的,所有的草都枯掉了。在这种草枯的情况之下,碰见那个猛火一来的话,一下烧得光光的,烧得一样都没有。你不要说像西藏,那我觉得我们那地方,上海一带,那是这个温带。到了春天,他们这个荒野当中,有一个办法就是,譬如我们现在看见那个后面荒地,那不是长的荒草很多吗?他们点一把火,一把火一点,要不了几分钟,「嘎!」那个风又大,一下统统烧得光光的。

(p232) 那么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就是我们积那个罪,你只要如法地去正对治,很快!所以经上面它有一个比喻:有人害怕,说我这个无始以来的罪过这么重,怎么办哪?佛就告诉你:欸,我告诉你,假定是这个房子裡边,黑暗一千年了,然后呢你点一盏灯的话,是不是点了要一千年,慢慢、慢慢把它赶走啊?不是。什么时候亮?你一点就亮,对不对?对呀!儘管黑了一千年了,不要说一千年,一万年再长,你一盏灯一点,马上就亮。还有呢,你积那个草、那个木头,积在那裡积一千年了,你要去烧,要不要烧一千年哪?也不要,那倒没有什么灯那么快,但是只要这个积的真正枯掉了,你一把火点上去,没几分钟「刮!」统统烧光。那这个就是我们忏悔的力量,注意哦!太值得了,太值得了!

所以你真正懂得了,没有一个人例外的,它绝对会教你不修行都做不到。你会了解:我只要花这么小小的气力,把以前这么大的恶,一下就弄乾淨掉了;反过来呢,你贪小小的一点点便宜,将来受的苦是无量无边哪!嗯,就这个。可是这个裡边有一个问题哦!它虽然这个春天,这个忏罪的时候你不要努力,一下就可以把它杂草都烧光,还要什么条件?「戒风吹燃念诵火,大精进燄烧诸恶」,要靠一样东西,没有风不行,什么风啊?戒!所以告诉我们,你持戒没有的话,谈不到。所以这个修学佛法,第一件事情是戒!

现在我们有太多的人,碰到这种情况说,哎呀,现在这个时候啦……总觉得好像这 (p233) 个不行、那个不行啊!这倒是没有错,持起戒来是比较难,所以你大可不必受这个戒。既然你受了戒,这很简单嘛,这个不是别人逼著你耶,你自己愿意受,愿意受的话,你为什么还要说这个话?你要说这个话,就不要受,不很简单嘛!对吧?这个像契约一样,我订了契约,你可以不订嘛,没有人逼著你,既然你订了,那当然应该守那个戒,就这样。所以在我的感觉,我只是觉得我真愚痴,我怎么感得这个末法呢?这第一个。第二个我真愚痴,我不了解这个制戒的真实原因,我只有老老实实,佛怎么说我就照这么做。那个时候就对了!
「戒风」,然后呢吹这个念诵的火,这个念诵的时候是「大精进燄」,这个念不是嘴巴裡唱哦—心,现在的心跟它相应的。所以现在的心既然跟法相应了,一定破掉不相应的现行,这个了解不了解?所以叫大精进。什么叫「精进」?精进的定义不是说你在那裡拼命地出力哦!就是说善法相应的努力,这个才叫精进。如果说你在念,在那儿磕头,「哎呀,我可以一口气坐两个钟头双盘,然后今天拜个五百拜!」但是你心裡面胡思乱想,对不起,懈怠,没有用,没有用!所以真正地精进的话,就是一定是这样:持戒持得很严,然后呢心裡面把握住地这样地去做,第一个。第二个,

Just as when the sun’s rays destabilize snow
It melts in the unbearable brilliance,
So too do the snows of sins disappear
When destabilized by the sunbeams of recitation and ethical discipline.
(p234) 【犹如日光炙雪山,不耐赫炽而消溶,若以戒日念诵光,炙照恶雪亦当尽。】

一段一段的譬喻。第二个就像这个太阳光,然后呢照这个雪山一样。那个太阳光一照,啊!那个雪就耐不住都溶掉了。现在呢什么东西来照?「戒日」。这个戒像日一样,为什么戒像日一样?为什么?我们要懂得它。我们所以要修学佛法,所以要忏悔业障的原因是什么?要去苦、要得乐。为什么有苦?你造了恶业。现在你懂得了,哦,原来这样,那么你怎么办呢?欸,要造善业。但是业因你了解吗?不了解。所以我们到现在为止了解我们在愚痴、无明当中,对于这个业感缘起,只有佛才彻底了解,所以只有他制的戒法,才是完整的。所以你一心恭敬、一心照著去做的话,这个完全正见。这个正见是真正什么?无明的对治,就像光一样,点一点哪,黑暗就去掉了;像热一样,一来,就寒就消掉了。懂吗?

所以这个每一个地方有它特别的意义哦!是为什么我们刚开始的时候,头上五年是不可离依止。不是单单依了五年就行了,如果说你依止了五年,开、遮、持、犯不行,那尽寿依止,为什么?因为唯有这个是光明的,既然你要学这光明的法的话,你离开了这个,请问你怎么办?你了解了没问题,你不了解一定要依止。所以这地方叫「戒日」,这个不 (p235) 但有热而且有光,光热同炙,恶习统统尽。

Lighting a butter lamp in a dark gloom
Entirely clears away the darkness;
Likewise, the darkness of sins accumulated for a thousand lifetimes
Is quickly dispelled by the butter lamp of recitation.
【如黑暗中燃灯光,能遣黑闇罄无馀,千年增长诸恶闇,以念诵灯能速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