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五册 p241)

有多少资粮集聚了,我们造种种的恶行哪!

p. 83 (5)

practices such as mantra recitation have little efficacy. All of this makes it extremely difficult to prolong your life.
【念诵等事,势力微劣,故延寿等,极属难事。】

就算我们唸唸经什么等等,对不起啊,这我们大家了解,很差呀!所以真正要想延寿很难。

Furthermore, there are no causes of staying alive that do not become causes of death.
【又诸活缘,亦无不能为死缘者,】

诺,看喔!现在我们吃、住、享受这应该是说活缘吧!嘿!对不起啊,没一样东西例外的,都可能变成死缘。你吃多了又不行,就这样,这个很明白,你去享受这样东西,你觉得走路不方便,骑一部车,对不起,骑一部车,出车祸。嗯?这都是活缘,都能够成为死缘啊!所以

In other words, you seek such things as food and drink, shelter, and friends in order not to die, but even these can become causes of death. For instance, you may consume the wrong food and drink, or consume too much or too little. Your shelter could crumble, or your friends could deceive you.
(p242) 【为不死故,求诸饮食房舍伴等,此复由其受用饮食太多太少及不相宜,房舍倒塌,亲友欺侮,是等门中而成死缘,】

所以说,我们为了求活,「为不死故」,就为了求活。求了生活要什么?要饮食啊,然后要住的地方啊,又要亲戚朋友等等啊,为了这个。结果呢?为了求「饮食」,你受用的太多也不好,太少也不好,吃了不相宜也不好。那我这两天就是这样,人家一番好心,把它油炸,炸得香香的,结果把我吃得痛了几天,到今天还在那儿不好,这不是很明白吗?就摆在这裡。然后呢「房舍」,你造的好好的房子,对不起,它等一下万一有毛病,塌倒了,又。然后呢你「亲友」等等啊,大家觉得满好,过两天翻脸成仇,大家打官司,弄得个你死我活。这都是活缘哪,欸,结果也成死缘。所以啊,

Thus, it is clear that there are no causes of staying alive that cannot become causes of death.
【是等门中而成死缘,故实不见有诸活缘,非死缘者。】

你不观察,还觉得要求这个、求那个;你如果真的一观察的话,你会发现眼前这个东西啊,没有一个不是。我也记得有一位善知识曾经给我说过这个话,我现在记得很牢,当年听起来觉得这个话很刺耳,我现在也不妨把它叙述一下:说我们现在啊,在这个世间真是可笑,干什么啊?自欺欺人,然后呢被人欺!他这话怎么讲?譬如我们大家见了面,大 (p243) 家说:哎呀,你好啊、我好啊,大家对面啊捧对方,我们也欢喜人家捧。结果问问自己心裡面:你真的在捧人家吗?唉呀,阿弥陀佛!真的心裡想捧人家啊?不一定!结果我们还偏偏欢喜这个,这做什么啊?

我们为什么要大家来往?这样,求活缘哪、求友伴啊,结果问他心裡面到底做些什么?就是你做的当下本身,这个都是死缘。当然这是世间一般的,唉呀,大家好的啊,今天我请你吃、我请你喝、求乐啊去酒家!为什么?我希望从你地方多赚一点、多挖一点哪!不是很明白摆在这个地方吗?那世间的朋友就是这个样,大家还忙这个,这个颠倒啊!真是颠倒,人就是这个样啊!但是叫他放掉还放不掉!所以人就张开眼睛往水裡「跳」!一个字,想想看,千真万确吧!所以,不是佛法呀,它的的确确我们不了解这个道理啊!所以我们想到这个地方,要好好地觉醒啊,好好地觉醒啊!想到这裡,这佛法的珍贵,真是珍贵啊!

所以有的时候,我常常策励自己,策励自己。这是为什么我觉得,对我这个始终感念我的善知识。当年在一起的时候,有的时候高兴啦,就问候他几句,他就喝斥我:「跑到这裡来,婆婆妈妈说这些话干什么!」我那时候也不大懂,后来以后听见人家说了这个话,我现在想起来了,没有错!我们人世就是这样自欺欺人,被人、受人欺。现在你出了 (p244) 家了,还做这个事情干什么啊?所以古来的大德一见面就问:「海!然后呢你这几天在用些什么功啊?」他瞪大了眼睛望你。我现在晓得,古人之所以成就,就在这裡。现在我们看见了:「哎呀,某人你好啊,你胖了,然后你瘦了,啊,赶快给你留补药吃吃啊!」大家心裡觉得:好、好,这个好朋友。害你啊!不知道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在这个地方特别告诉我们:不但死,而且就是活缘,这个活缘都是我们的死缘。现在我们要认识了这一点,所以赶快努力修行,这个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了。

八十三页,关于念死这个一科。那么念死,他已经说明,不念有什么害处,念有什么好处,以及怎么样念,怎么样念。那么了解了这个,下面才是学念死的方法。念死的方法它又分三个大科,每一个大科又分三个子目,现在是第二大科的第二个子目,讲完了。第二个子目,前面说南赡部洲的寿没有一定,没有一定,这个随时随地都可能死。然后呢在这个裡边,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子目的第二科。我们一定要修学这个以后,生起这样的念头说:今天一定要死,今天一定要死!这是对我们修行最大帮助的。关于这一点,不但是大家处处听懂,要务必把这个概念把握得很牢,将来修行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成就主要的就靠这一点。

那么下面呢,再下面说死缘很多,活缘很少。譬如眼前,我们求的各式各样东西啊, (p245) 种种快乐,衣食住行,这无非是为了求我们生活。实际上呢,就算是为求生活的这一种种种条件,没有一个例外的,每一样东西常常反而促成我们死亡。我们求饮食好,结果吃得一个不小心哪,中毒了!然后呢我们说造的地方安乐啊,这样啊,那个房子,任何一个东西都会给我们损害。我们出去,要一个安乐的这个代步的工具啊,出车祸了,那没有一个例外。所以真正地究实说起来,所有的助成我们生活的这种东西,也都是帮助、促成我们这个送命的条件。前天还有一位同修,去探望他的家人就出了车祸了,那不是很明白的一个例子吗?本来是为求生活上的方便、快乐,结果呢,这一些东西都反而增加我们死亡的机会。世间就是这样,世间的真相就是这样!我们先来看八十三页的第二段:

Since life itself is headed toward death, the conditions for life would offer no security even if they were numerous.
【◎ 复次存活即是趣向于死没故,活缘虽多,然无可凭。】

实际上我们就活在那个时候,那个活著呀,向前的是活,也实际上就是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这个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世间的颠倒的看法,是说「天增岁月人增寿」,那我们修学佛法的人要了解,时间一天一天地增长,天增岁月,人在减寿,而这个减是刹那不停啊!所以时间固然是如此,我们生活在时空当中,求生活的那些东西,也是处处会造成死亡的这个结果,所以所有的活缘哪,也没有一个可以凭信的。

The 《Precious Garland》: The causes of death are many, those of staying alive, few. These too become causes of death. Thus, always practice the teaching.
(p246) 【《宝鬘论》云:「死缘极众多,活缘唯少许,此等亦成死,故当常修法。」】

这道理很明白,促成我们死亡的因缘太多,而帮助我们存活的非常少;帮助我们这些,也常常是促成我们死亡的一个助缘。所以我们了解了这一点哪,只有一件事情—修行!除了修行以外,别的什么都虚假的,别的什么都虚假的。你忙这些东西,就算它帮忙你,不促成你死缘,忙完了以后,两脚一伸,什么啊?还是一场梦,还是一场梦。这梦对你是一点价值都没有,而是为了忙这个梦裡这个虚假的东西啊,造了种种的业,然后你去随这个业受无量的苦,划得来吗?所以我们唯一应该做的事情—修法啊!修法。

关于这一点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要建立正确的认识。你没有正确的认识,我们处处地方觉得这个也不对啊,那个也不对啊!所以我们平常除了读这个正文以外,一定要多看古人的很多传记等等。你看那个古人的生活的艰苦,这种情况啊,嘿!假定像我们现在想像当中,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种人统统早就死光掉了;或者绝对不会活下去,偏偏他们长寿的还很长咧!还很长的。虚云老和尚活个一百多岁。不但是如此,不要说修行人哪,有很多普通的民间的,有的是这种人。他有什么好吃、好穿哪?什么都没有啊!所以我们把那个精神都浪费在这个上头,那是非常可惜,非常可惜啊!一天到晚跑到这地方来就忙这个事情,脑筋裡面转那个事情,划得来吗?这是千万注意,千万注意!你一定要自 (p247) 己努力去找到这个病根所在,从这个地方连根拔起。在这个地方儘管别人跟你讲,讲完了以后,你自己不相应的话,这还是多馀的。你还是苦苦恼恼,就算坐在这个地方,哎呀,你苦苦恼恼坐在那儿听,那何苦来哉!继续下去。

3 The contemplation that the time of death is uncertain because the body is very fragile.
【◎ 思惟其身极微弱,故死无定期者。】

这是这一大段落当中第三段。最后我们要努力地思惟,说我们这个身体,啊!那个是微弱极了,一碰就死。所以你,绝对没办法保任你,说这个东西很坚固啊,可以保护到什么时候。

Your body is very fragile, like a water bubble. Therefore, it does not take much damage to destroy it. Your life could be taken even by something that you only imagine to be harmful, like being pricked by a thorn. Hence, you can very easily be overcome by any of the causes of death.
【身如水沫,至极微劣,无须大损,即如名曰芒刺所伤,且能坏命,故由一切死缘违害,是极易事。】

说我们这个身体真像水裡的泡沫一样,啊,那个东西差极了!一点风都没有,它都自己会散掉、会碎掉,何况这个泡沫在大风当中。所以的的确确不要什么大的损害,就算很小的一点刺,给你一刺的话都会送命。我们那天说前面有一个虎头蜂,那个虎头蜂屁股上那个刺,刺小得好小一点点啊,把你一刺,那就可以、乃至于可以让我们送命。那个蚊虫,蚊虫来一叮,乃至于很多这种小虫,牠可以把那个细菌传染,让你一来,你就生了病 (p248) 送掉命了。我们这个身体这么个差法耶!所以这我们务必要了解,这个真正地造成功我们死亡的因缘又多、又容易。请看:

The 《Friendly Letter》 says: If not even ash will remain when the physical world—The earth, Mount Meru, and the seas—Is burned up by seven blazing Suns, what need is there to mention humans, who are so very frail?
【《亲友书》云:「七日燃烧诸有身,大地须弥及大海,尚无灰尘得馀留,况诸至极微弱人。」】

到这个末劫的时候啊,天上面七日并出,七个太阳都出来,那个时候大地、须弥山,所有地上的一切,都熔化得连它灰尘都不留。这个现在我们看看那个石头、钢铁,这么坚实,你怎么弄也没办法弄得掉,到那时候也一点都不留,何况我们现在这么脆弱的身体啊!所以,

After you have reflected in this way, you should resolve that since there is no certainty as to when the Lord of Death will destroy your body and life,
【如是思后,不见死主何时决定坏其身命,】

你照著前面这样地一路思惟过来的话,你就会感受到,我们什么时候死呀?什么时候死啊?那的的确确一无可凭,一无可凭啊!所以

you will practice the teaching right now, without assuming that you still have time. Make this pledge many times from the depths of your heart.
【莫谓有暇,应多立誓,决从现在而修正法。】

你不要以为还有时间,千万不可以啊!应该下决断的誓愿:从现在马上修!前面一个 (p249) 大段说决定要修;修,决定要修。但是我们还会拖延吧!说修是一定要修的,但是慢慢地来。那么更进一步,从这个地方了解,要修,一定要靠这个有暇满的身体的时候才可以。

而既然这死亡随时可以来,而且一死了以后啊,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进一步我们应该了解:不但要修,而且要当下就修,当下就修!这个是第二个决断,真正地成就与否,就在这一点上面,就在这一点上面。

p. 84

The 《Letter to Kaniska》 says: The Lord of Death, a friend to no one, descends suddenly. So do not wait, saying, “I’ll do it tomorrow.” Practice the sublime teaching with urgency. It is not good for people to say, “I’ll put it off until tomorrow and do this today.” A tomorrow when you are gone will undoubtedly come.
【如《迦尼迦书》云:「死主悉无亲,忽尔而降临,莫想明后行,应速修正法,此明后作此,是说非贤人,汝当何日无,其明日定有。」】

这个阎罗王他是不跟你讲情面的,他要来就来了,所以千万不要说:「哎呀,明天再说啊,后天再说呀!」要做任何事情,马上就要做,马上就要做。所以我们把事情拖到明天、后天,这个不是个正确的办法,这个不是个正确的办法。你们要了解,你怎么可以确定说明天一定有?这个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现在,我们所以生不起这种认识来的原因是什么?就是我们无始以来的这个颠倒、错误,所以叫长夜无明。

这地方再提醒一下,关于这个长夜无明,形成无始虚妄的颠倒,只有一个办法—作意对治。那么作意对治的行相,详细后面会说。这裡简单地说,就是你脑筋裡面,的确提 (p250) 起来一种力量,说不断地去观察、思惟。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脑筋裡含含糊糊,这个是一个应该认识的一点。如果说大家对这个作意,已经有正确的认识了,应该马上用功;如果对它还没有了解的话,下面好好努力下去。我们现在对于修行的很多道理,也就是法相,也可以说很模糊,一点都不知道。大家讲修行,修行固然不知道,乃至于还要跟人家去讲,唉,真是!自己也不晓得说些什么,自己也不晓得内容是什么,这个真是……大家在这地方啊自欺欺人,自误误人。我们继续下去。

Furthermore, the lord of yogis, Sri Jagan-mitrananda, says: Lord of the Earth, while this borrowed body is still healthy, without sickness or deterioration, take full advantage of it, acting in order to end your fear of sickness, death, and deterioration. Once sickness, aging, deterioration, and the like occur, You might remember to practice, but what can you do then?
【瑜伽自在吉祥胜逝友庆喜亦云:「国主所借身,无病衰乐住,尔时取坚实,病死衰无畏,病老衰等时,虽念有何益。」】

佛法裡面说我们现在这个身体啊,这个身体,对不起!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这个是什么呢?是由很多啊,说「国主」,因为以前这个国王他有生杀之权,换句话说,我们这个东西他借给你的,他什么时候要你命,就得要你命。这个裡边不但说国王,这个种种的外缘,什么时候要你命,你都不知道。所以眼前等于说这个身体是借来的,你什么时候他要还去,你完全不知道。那么不但是如此,而且现在正好也没有病苦,也没有衰老,能够很好地在这裡,这个时候是唯一可以修行的时候。那个时候要怎么办呢?趁这个还没有 (p251) 病、还没有衰的时候,要「取坚实」,这个就是我们应该修行的时候,这个才是坚固的,这个才是实在的。

你事先趁这个安乐、健康的时候修行了,那么到了病、死的时候,你就一无畏惧。否则的话,你如果安乐的时候,你快快乐乐地不努力,把生命空空地浪费掉了。然后呢等到一旦病到了、老来了,这个时候样样东呀做不动、西呀做不动,你虽然要想修,要想做什么,来不及啦,来不及啦!这个我们好好地,要自己深深地努力思惟、观察,使得自己产生决定改变一向恶习的一种力量,推动自己去修行。那么这个裡面分三个项目,

The contemplation of the uncertainty of the time of death is the most important of the three roots. This is the very thing that will redirect your mind, so work hard at it.
【三根本中极重要者,厥由思惟死无定期,能变其心故应励修。】

这三个大项目当中,最重要的就是现在讲的那个—死没有一定的时间。因为你能够这样地如法思惟,因为死没有定期,所以你就想:「唉呀,今天就要死啊!」一想到死啊,你就害怕了;害怕了,就努力修行了。所以它这个上面告诉我们,这一个是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这一点我们用平常一般的情况,就可以啊,每一个人就可以体验一下。我们常常有很多人讲究这个、讲究那个,欸,他所以讲究的,说来说去为什么?为了这个身体啊!哎哟,要营养,是为了这个身体;然后有了一点病痛,也为了这个身体,说来说 (p252) 去都是为它。现在呢,如果说一旦你想到你要死的话,还是为什么?还是为你自己,这是很清楚、很明白的一个道理。

所以,关于这个能改变心意的这个心情,你们自己想办法努力地去思惟一下。可能你们有这个经验,譬如说,你们本来好端端的,那么今天有一个医生跑得来跟我们看病,不管看什么病,或者照X光,忽然那一照,哎呀,说「某人哪,你有肺病!」你本来前面是有说有笑、跳跳蹦蹦,一听有那个肺病的话,你马上精神就塌掉了,这个做的什么事情就提不起来。或者跟你一量那个血压,说你高血压—唉呀,不行!啊,你等一下中午吃起来的话,又觉得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想我们都有这个经验吧!这说明什么?说明的的确确,我们这个心,每一个人这心裡就有这种力量,可是我们平常那个心裡边,都是随无始烦恼所转,都被烦恼牵著鼻子走,好可惜!现在修行就是你能够主动地,透过你如理观察、思惟,主动地把心裡转向过来,那个时候,就产生正面功效,这第二。那么最后呢,

c. The contemplation that at the time of death nothing helps except religious practice.
【◎ 第三思惟死时除法而外,馀皆无益之三者。】

第三个,怎么思惟法呢?说等到你死的时候啊,除了修学佛法以外,其他所有的都没有用处。现在我们看:

1 Friends will not help. When you see that you must go to your next life, no matter how many loving and very worried relatives and friends surround you at that time, you cannot take even one with you.
2 Resources will not help. No matter how many piles of beautiful jewels you have, you cannot take even the slightest particle with you.
3 Your body will not help. As you even have to discard the flesh and bones with which you were born, what need is there to mention anything else?
(p253) 【如是若见须往他世,尔时亲友极大怜爱而相围绕,然无一人是可随去,尽其所有悦意宝聚,然无尘许可得持往,俱生骨肉尚须弃捨,况诸馀法。】

我们再进一步更看,说我们死的时候,两脚一伸,好萝!那个时候什么样呢?不管你的亲戚朋友、至亲骨肉,再怎么样地亲爱,到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会跟著你去,他也不愿意;就算他愿意也跟不去。就算他要跟去了,对你还是没有用,一点用场都没有!这是对人。法呢?不管你聚多少财宝啊,不管是多少的名誉,不管什么东西,有没有用呀?嘿,同样地,一点都带不去。不要说外面的这些东西带不去,就是连带你把那宝爱的这个身体,生前的时候,养得它胖胖的,唉哟,就一点点小毛病啊,就觉得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结果到那时候,两脚一伸,请问还剩什么?一点都没有,一点都没有,一点都没有!所以要了解:

Consequently, think, “It will certainly come to pass that all the wonders of this world will leave me behind; I will leave them be hind as well, and go to some other world.
【是故现法一切圆满,皆弃捨我,我亦决定弃捨彼等,而赴他世。】

这一点,平常好好地多想啊,好好多想!不管你多圆满哪,不管你多圆满,这个东西,到最后它一点都带不去。你既带不去,它也不会跟你去,这个事实摆在这裡,可是我们就偏偏会这么个颠倒。唉呀,说起来真可怜哪,说起来真可怜!这不是一个很明白的事 (p254) 实吗?

In fact, this will happen today!” Contemplate how, at the time of death, only religious practice will serve as a refuge, a protection, a defense.
【复应思惟,今日或死,又应思惟,尔时唯法是依是怙,是示究竟所有道理。】

那么同样地,我们就前后都在看,这个第三点说得很明白。那我们整个地把念死的道理想:是的!死的时候是一样东西带不去,而且呢什么时候死啊?今天很可能死!我们前面已经了解了,真正思惟的时候,一定要思惟说:今天一定死!那个时候,只有一样东西可以依凭的—法,这个才是究竟的,这个才是究竟的。所以从这么一来的话,你自然而然又能够生起第三种决断,决断什么呢—不为眼前所有一切的虚假的东西所阻碍!

所以从这个三点当中啊,我们应该得到三个决断,三个认识。三个认识:第一个是决定要死,第二个死无定期,第三个死的时候,除法以外什么都带不走。决断是什么呢?第一个决断一定要修,第二个决断是现在就要修。那么但是我们现在修的时候就有个障碍—也放不下,那个也放不下。所以根据第三点的话,到那个时候,什么东西都放掉了,不管这个人跟你多亲爱,不管!不管这个地位、钱财、名誉多重要,不管!乃至于自己的身体,不要说:唉呀,又这个不对,又那个不对,因为死的时候有没有用啊?也没有用!这个道理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呢,对我们有绝端重要的价值。所以真正要修行的时候,这 (p255) 个地方一定要好好地认真思惟,把握住重点!那么你就有修行的机会,有修行的可能,这个时候你才有成就的可能,成就的可能。下面我们继续:

The 《Letter to Kaniska》 says: When the past karma that caused this life is spent, and you are connected with new karma and led by the Lord of Death, everyone turns back. Except for your virtue and sin, nothing will follow you. Know this and act well.
【《迦尼迦书》云:「能生诸异熟,先业弃汝已,与新业相系,死主引去时,当知除善恶,馀众生皆返,无一随汝去,故应修妙法。」】

他怎么说呀?说这个能生异熟的,就是我们以前感我们这一生异熟的这个业,这个业一旦尽了,对不起,这个业一尽,我们就死了。拿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什么叫命运哪?那就是你宿生造的往业,这一生,就感得这样的一个果报。当感得这一生的果报一尽的时候,好了!生命就到此为止。那个时候,再向前是什么呢?再向前,就看你这一生造什么样的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