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十册 p223)

刚才我们就把这个关于学密教的这个特质,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它这个原因,因为近代啊,这个密教在这裡渐渐盛行起来了。最开始的时候人家不了解嘛排斥它,现在呢又有很多人又不懂得,也莫名其妙地跟著它,就随便结了个缘,以为:啊!我就是个密教的根性,就在那儿学密啦!动不动,这个都是一个根本的错误,根本的错误。都不可能像我们所说的,不要说快速不成就,连它慢都慢不起来,都是结了个缘哪,在外面空转。所以我们学了《广论》以后,才能够真正圆满地了解,哪!你应该用什么方式,这样地如理如量、次第无误一步一步上去,从这个基础上面,这样地一步一步地深入。

那么有了这个整个的概念以后,我们再重新把这三十八个颂子,扼要地来说明一下。这个每一个颂子都有它的这个特点,那么我们根据我们个人相应的,这样去照它去修持,照它修持。而且每天,后面告诉我们把它唸一遍,因为我们这是最后的终极目标,眼前正(p224)要走的就从这地方步步上去。你始终这个圆满的轮廓摆在脑筋裡不忘记了,所以你做任何情况的时候,欸,那个大目标摆在上头,你不会弄错,这是一个最重要的,不管你从哪裡走。平常我们很容易地犯的,就是跑到哪裡执到哪裡,因为这是无始的习气。你不执,要什么条件呢?圆满成佛。可能吗?而对我们众生分上,由这唯一的方法,就是把这个诸佛的圆满教授摆在这裡,让你一直作为一个目标的话,你随时随地警惕自己的话,你就可以把这个圆满的教法来策励自己,淨化自己的执著。结果呢,一步一步地淨化,一步步地上升,达到最快速成就。

现在我们看一下这个颂,前面我们不管从《广论》上面学也好,前头、后头乃至于到最后,用《法华》、《华严》来印证也好,都了解,说这个善知识是最最重要,是最最重要!所以这个三十八个颂子当中,单单善知识一部分,占了三个颂子,从

【万善根本从师出,能生利乐如良田,依止违法善根断,如理事师求加持】

第一、第二、第三颂都说这个善知识,那么这个地方我也特别加以说明一下。

在这个本论告诉我们说,我们依靠善知识先应该什么?要了解依靠善知识的殊胜的利益,以及不依止善知识的种种的过患;那么依止的方法,那么依止的时候修信,应该用什么样的,所谓九心,那么这个分四个项目。关于这一点哪,我们现在再把它重新哪,重新(p225)来温习一下,温习一下。这个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一个,一个什么?也可以说不管是在哪一个地位,这是最重要的一点,最重要的一点。你说开头,开头要善知识;中间,中间要善知识;后来,后来要善知识。善财童子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地成就的根本原因,他就是一直照著这个道理,没有离开过善知识,乃至于最后证齐诸佛以后,他还要以十大愿王导归极乐。干什么?还要依止这个善知识呀!这样。所以我们现在下脚第一步,居然这个不要了,那是所以我们怎么弄也不行的原因。

现在我们既然温习,我们仍旧照著这个《广论》上面,请翻开来看。《广论》上面说这个亲近善知识的时候这个条件,它分几部分,它分几部分。我们先看第24页,24页上面它那个纲要,说「由是亲近知识之理分六:所依善知识之相,能依学者之相,应该如何依师,依止胜利,未依过患,以及摄彼等义」。前面的我们不去说它了,我们先看一看能依学者之相,在28页上头。

他告诉我们说什么?能依的需要几个条件哪?正住、具慧、希求,加上恭敬。刚开始我们学的时候,因为不了解这个真实的内涵,虽然解释、了解了,但是内心上面哪,很难生起相应的这个量来。现在我们重新再温习的时候,我想对我们就有进一步的这个功效、这个价值了。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不说,可是让我们自己呀,说我们「正住」了没有啊?所(p226)谓正住,什么样的条件呢?我们是不是拿我们的心情去衡量他呀?你一旦有了这个心,对不起!那个根本前面那个过都没断,还谈得到正住吗?这样。那么单单正住,还要呢「具慧」,具慧我们要能够辨别得出来说正道善说,以及似道恶说,我们有这个本事吗?具足了这个两个条件,我们是不是一心「希求」佛法,是吗?如果不对、不够,原因在哪裡?我们这个地方一定要把它找出来,一定要找出来。

乃至于加上「恭敬」,为什么我们不能恭敬?原因何在?原因何在?这个地方我也随便说它一下。因为我们惯常遇见一个问题,尤其是我们经过了这个一个学期的修学,有很多人的确,哎!现在听见了这个《广论》萝,很欢喜,然后我们认真比如就忏悔,说这个忏悔的时候一定要至诚恭敬。欸,说这个理论上面说也懂了,晓得要恭敬,但是那个恭敬心就是生不起来,什么原因呢?对呀!这个要问你自己啊!那么这个地方呢,我也不妨告诉大家:总之说来说去,如果你真的能够听得懂,照著去做,那个时候必然产生我们常常说跟法相应,跟法相应;所谓相应的话,至少你要听懂,听懂了照著去做。那个时候,「懂」懂是什么?懂是懂些什么,做是做些什么?

这地方简单地再说一下,所谓懂的话,不是懂得文字,是懂得文字所指的义理。这个义理实际上就是指出来,我们凡夫是什么?都在无明当中,所以儘管我们起心动念好像认(p227)识了,还在无明当中,这个算懂吗?你要认识这个是无明,那个才是真正懂。这无明很深细的哟,但是显出来的行相呢,我们说这个是我们的贪、这个是瞋,你能够认识这个,然后你拿佛法来对治它,那个时候才叫什么?慧啊!那个是你对治了这个以后,才内心产生那个法相应的喜乐啊!我们所谓喜乐,有吗?以前一再说过的,假定你真正能够如理如量生起了这样的内涵的话,你会自己觉得:哎呀!我对治了这个烦恼,并没有再被烦恼转,像以前一样。是啊!因为你调伏了这个烦恼,所以你内心得到清凉。因为你内心清凉,调伏了烦恼,所以解脱了烦恼的繫缚,不是吗?这个戒的功效。所以说,一定要得到正知见,这样去做,那个时候你欢喜了以后,你会心裡想:哎呀,真高兴啊!这个是法喜。谁给你的法喜啊?哪!佛陀。啊!那个时候你想到佛陀给你的恩惠的话,你自己不知不觉当中这种恩感的心情就起来了;恩感起来的时候,恭敬心情就随著而来。

所以我们在座的同修们,凡是能够真正地如理如量,生起这样的这种相应的法的内心的状态的话,欸,没有一个人例外的,都有这种经验。欸,说以前怎么说恭敬,说来说去啊,说是会的,做就是做不到;可是到那个时候叫你不恭敬哪,也做不到!所以这个的的确确不是一个空话呀!这是一个实在的。那么在这地方点醒一下,如果还没有如理做到的话,就应该回过头来,从《广论》的那一部分仔细追求缺点何在,这样。那么这个是说自(p228)己呀,能依学者之相。

下面呢?我们看29页。他是告诉我们「如是应知」,看前面那个这个科判,倒数第三行,

【如是应知曾受法恩,特于圆满教授,导心知识如何依止】

那么这个依止的方法分两部分:一个是意乐,一个是加行,这样。那么意乐当中又分三部分

【意乐分三,一、总示亲近意乐,二、特申修信以为根本,三、随念深恩应起敬重」。】

就看那个第一个,

【《华严经》说以九种心亲近善知识】

这个,我们翻过来,他把那个九个心总摄为四。刚才我们前面曾经在引证这个《华严》的时候,提到过善财童子参德生童子、有德童女这两位大善知识─那个都是这个十地菩萨哦,都是十地菩萨─的时候告诉他的,说应该有具几种心。他说九种,实际上呢这个《华严》上面举了二十一种,这是最主要这个九种能够涵摄了了这个意义,而又把它九种再归纳成功四个大类。第一个叫

【弃自自在,捨于尊重令自在者如孝子心。】

在这个《华严》上面只是说如孝子心、如金刚心,他并没有说明理由;因为没有说明理由,我们不知道这个原因何在,如何修行。现在呢本论上面虽然简单扼要,把这个内容说出来,你照著去做的话,你可以了解,真正找到我们下手之处。所以说,这个论跟这个经一配合的话,啊!那真如虎添翼,像画龙点睛一样,现在我们看文。说

(p229)【如孝子心者,谓如孝子自于所作,不自在转,观父容颜,随父自在,依教而行。】

这个文我们前面说过,今天我们同样地学完了以后,重新来回味、温习一下。为什么要把自己要自由自在的,要弃捨掉,而要跟随著所尊重的善知识像孝子一样,一天到晚看,欸,他父亲要什么,想尽办法讨父亲的好,依他父亲的教诫去做?平常我们儘管道理懂,真正自己去做的时候,不容易。乃至有人说:「嗯!他又不是佛,我跟他干什么?如果真地跟著佛,我一定能够做得到!」这种话都是不懂道理的,不懂道理的。真的等到佛来呀,对不起,我们的烦恼重得不得了啊!一点用场都没有啊!你连它幼稚园都没有,你说一开口说:哦,要学学个大学,要学学个博士。有这个可能吗?这是荒唐到绝顶的事情啊!那么现在这地方我把那个道理简单地说一下。

善知识之所以为善知识的特质是什么?说他已经能够圆满具足,解决掉了他的烦恼,他的惑跟业,而他一切一切无非都是要解救一切众生,像他一样地究竟圆满无上菩提,这是他内心所期望的。究实说来,这不是我们正要所期望的吗?对呀!一模一样啊!那么为什么要捨掉我们自己,要跟他学呢?你呀,换句话说我们自己虽然也同样地愿望,要求同样的目的,可不幸的是:愿望是没有错,可是这个愿望要自己如理行持,要如理行持要有正确的认识。我们现在整个地在无明大愚痴当中,照著我们自己的行持的话,只有造恶(p230)业流转生死,哪有可能?不要说成佛,乃至于得报人天都不可能,行吗?所以同样地前面说,为什么要知己身于病,为什么要捨自自在,这个同一个理由啊!就这样。

以前我们没有办法衡量,现在我们学了这个,就衡量出来:哦,现在我们比如说要暇满人身,我们真的懂吗?我们要念死,要知苦,像这个行相了解吗?发菩提心够吗?不够!没有一样有。而我们起心动念整个地在贪瞋痴的烦恼当中。所以在这地方我们就了解,哦!立刻策发我们的警觉。是!你不想修则已,如果想修的话,第一件事情,千千万万不能再让我们的烦恼继续现行。如果继续现行的话,嘿!不要说救人哪,自己呀都自身难保啊!所以你真的认识了这个以后,你不捨自己做得到吗?正因为要使我们自己得到好处,你发现唯一得到好处的办法,必须把我们自己内心上头,这一种垒垒块块的这种葬垢、这种烦恼彻底地拿掉。而要想拿掉的唯一办法呢,只有依靠善知识!所以你有了这个认识,回过头来去再看这一点的话,啊!那就非常清楚,非常明白。

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总是心裡想想:哎呀!这个好像嗯……道理是这样,做起来很难。实际上呢我们根本没真的懂这个道理,没真正懂这个道理。可是我们懂得啦,去做的时候,对不起,这个时候说的时候容易呀,做的时候由于自己无始以来的习气,哎呀,稍微碰见这个又不行,碰见那个又不行,再加上平常所说的话又不行。你呀很容易随顺著自(p231)己的情见─见还是知见,情就是平常的贪爱等等─而去。所以依靠善知识单单这样的不够,一定还要什么?要确定不能动,所以他第二个就说「如金刚心」。

这个金刚心是什么?这个金刚能破一切,而不被一切所破。这个亲近善知识也是如此,你呀靠著善知识的力量,能够摧伏一切烦恼,绝不为一切烦恼摧伏你,让你离开这个善知识。所以他说

【谁亦不能离其亲爱】

你那个时候唯一的最亲近依靠的就是善知识,在任何情况之下,一定哪想尽办法捨掉你自己,就像孝子一样地亲近供养诸大善知识。不管起任何的难的事情,乃至于人家说什么,欸!他不能破坏你亲近善知识的心,绝不离开这个善知识。绝不可以说,哎呀,一下好,一下不好,这些东西绝不可以!

亲近了善知识,善知识的目的不仅仅是告诉你个道理,还要你如法行持,如法行持才行啊!所以下面紧跟著,说善知识所告诉我们的一切的行为没有别的,只有两件事情:淨除罪障,集聚资粮,这个却是要花很大的努力去做的。而善知识整个他自己做的,要人做的,也是如此,就这样。所以这个下面说,

【荷负尊重一切事担】

因为善知识的事业是什么?无非是这个,是教化众生啊!你能够担起来,这不等于就是你在教化一切众生吗?这就是最好的集聚福德资粮啦!你自己力量不够,你自己做的时候认识又不够,做出来都是有错的,虽然可能有一点功德,可是因为你自己的知见不对呀,所以往往得到(p232)了三分功德,却造了十分的过错。现在如果你能够完完全全依靠著善知识,做一分功德就是一分,绝对没有一点点过错。

所以在这个地方要以孝子心去亲近,要以金刚心坚固,然后呢要负担起他所有的真正的事业。这个负担的力量要什么样呀?像「大地心」,这大地是无所不载,要以这种心情。大地绝对不会说:「哎哟,我累了休息一下!」没有这件事情。所以他说要像这样的心情,要没有一点点懈怠。那么那个时候呢,他下面告诉我们有个概念,我们必定有个认识,说我们真正地有幸遇见这个大善知识的话,这是我们最大、最大的福气啊!这绝对不是我们的负担,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啊!所以就像善财童子那样,善财童子之所以能够一生取办,圆旷劫之因的根本意趣在哪裡?就在这个地方,就在这地方!所以我们到了这裡再回过头来想:啊,原来在这个地方啊!那么荷担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呢?那下面就说如轮围山啦、如僕使啦、如除秽心啦、如乘心啦、如犬心啦这些东西,那个我们就很清楚、很明白了!

同时,那时候我们再看那个颂子,说「万善根本从师出」,为什么原因从师出?那因为一切的善法,一定从正知见开始,而这个正知见非要从老师那地方指出来不可。他告诉你这个道理,再给你机会让你这样去行持,这个就像什么?像良田一样。这个一切的好(p233)处,所以古代,现在我们说当然工业呀,或者什么等等,究实说来,最基础的这个,最原始的都从地上来的呀!所以他「能生利乐」像良田一样,最好的田,所有的一切的好处,一切的快乐都从这个上头来的。既然都从这个上头来的话,你对这件事情是不能一点错呀!所以依止善知识,它一定有它的正确的方法,如果说你弄错了话,「善根断」,对不对?对不起,这个是你的根本哦,你的根本就断掉了,你就绝不可能。所以我们第一件事情哪,修学佛法之前要什么?「如理事师」,连它事善知识这件事情,还要祈求善知识来加持我们哪!因为我们能够这样去做的话,那自然而然就得到了这个好处,得到了这个好处!这个是它绝端重要的第一个概念,第一个概念。

所以我们重新把这个了解一下,了解一下。唸一下:

【万善根本从师出,能生利乐如良田,依止违法善根断,如理事师求加持。】

这个「如理」跟「违法」两个字很重要、很重要哦!这个佛经当中,有一本特别的经典,叫《阿难问事佛吉凶经》。有一天阿难尊者就想:嗯?佛说一切都靠善知识,但是有很多人依靠了善知识,却没有得到。当然是大部分有很多人,是因为依靠了善知识、依靠佛了得到种种好处,那为什么有一些人得不到呢?他就奇怪,他就怀疑,他就去问那个佛陀。佛陀就告诉他:没错呀!佛陀就像这个良田一样呀,但是你要懂得怎么去侍候、去亲近他呀!如果你去亲近是违反的话,(p234)这不但得不到好处,而且得到的是坏处呀!

这个我们前面一再说过,今天呢就特别指出来。我们在根本上面要认识一样事情─我们在无明当中。我们所以做对,是因为我们了解了无明,不再信赖自己,一切照著佛陀指示我们去做,那必定得到好处!反过来,我们以我们的想法,在《广论》一开头的时候,我常常提醒大家,我们以为在学佛,实际上在学我耶!我们常见的这种状态就是这样。在门外固然不谈,进来了以后,啊!直觉得学佛了,实际上呢?在学我。然后你看了经典,真的学吗?它不是,「依文解义」,这产生的效果是「三世佛冤」,这样。儘管嘴巴上面讲的是好像佛法的道理,也看在拜佛,可是对不起,你没有弄对呀,你没有如法地依止呀!那善根根本断掉了,你还谈什么呢?所以这是第一件事情哦!

这个裡边特别地又告诉我们,依止善知识的时候什么啊?

【一切时处普摄护,诸善知识佛身,但观功德勿寻过,并念大恩求加持。】

这个要特别说一下。尤其是说「但观功德毋寻过」,这个对我们初行人往往很难做到,往往很难做到。往往说:「他明明有过错。」欸!要晓得啊,真正的事情的好坏,尤其是我们学过了《广论》以后已经了解,往往不在事情上面可以判断出来好坏来,就是你对这件事情的认识,那个你所站的角度。所以我们所判断的,往往只是我们自心内心认识,透过这件事情上反应出来的。换(p235)句话说,我们的内心投射在这件事情上头的这种状态,所以不是真的这件事情哪!我们往往是自己的过错不晓得,然后呢看成功人家的过错,这是它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所在。

关于这一点我在这裡不特别谈它,现在我再引用另外一样东西。我们在前面说过,那个十二因缘当中,说这个是佛法的整个的中心,容或大家有不太了解的地方,那么那个时候一定要好好地把它善巧地辨别得清楚,这地方呢我引用到这裡。这个十二因缘当中说,任何一个法,从它的因开始到感果,最快是两生,最慢三生。那么我们以前不懂得,说:这怎么可能呢?好像无量无边生。欸,为什么无量无边生哪?就是说当这个因,这个因之感果,中间所以经过无量无边生的原因是为什么?因为你这个因并没有正式地去有缘来助成它,触发它成长感果,而是其他的因在感果当中,这个因停在那裡。真正的这个因的感果还是什么?等到你有缘去成就它的时候。欸!只要有缘成就它,一定感果。所以就这个因来说,感果最慢是三生。

这个在我们这裡怎么个用法呢?那我就说一下。这个不管是你怎么样,你看他过失的时候,我们现在了解了,对不起,我们看他过失,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啊?我想我们都了解,就算你百分之百地看对了,你百分之百地错了!我们不细讲,以前我们已经了解过、回忆过,我们说善知识有三种:一个是尊长善知识,一个是同行善知识,一个是外(p236)护善知识。尊长善知识把那个道理告诉你;同行善知识,在这个互相错误切磋琢磨当中增上;外护善知识是护持你。如果你能够把它了解了以后,那时候发现什么?很多这种十恶不赦之徒,也是我们的善知识,为什么呀?因为只有经过这些人,然后才成就你的布施,成就你的持戒,成就你的忍辱,成就你的精进,他是成就你的成佛的,怎么不是善知识呢?

所以佛陀在因地当中说得非常清楚,提婆达多专门害他,欸,可是他看起来什么?他觉得这是善知识。欸!今天有这么个大善知识送上门来,成就他的布施,要他头,他觉得:欸,成就他的布施波罗蜜啊!然后呢种种的非理横加的时候,他觉得:哦!这个善知识。成就他的忍辱波罗蜜呀!看,这个地方,以这样的横逆加上来都是善知识,而是真实的善知识,你居然看成过,你成吗?

所以这个上面很明白地告诉我们哪,你真正地了解这个内涵以后的话,你必定是什么?嘿!所以看他的功德的一面─就是你照著去做,做对了,这个叫功德呀!那么这些尚且如此,何况是你的尊长善知识呢?这些人之所以看成功功德的,因为什么?因为你如理如量地认识。假定你不认识,你就看成过失。所以同样地,不管是哪一类的善知识,你如果不如理、不如量去认识,照著去做的话,你看见他,他就是过错。所以从这个上面我(p237)们了解:哦,原来是这样哦!这个时候你才会感觉到:啊!一点都没错啊,他对我们是有无量无边的大恩啊!那么你才了解这个偈子的特别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