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十册 p69)

然后呢空有,这地方的真俗二谛圆融,就是这样,所以这个时候就圆满了。如果说:

p. 558

Neither the tantras nor the scholars who explain their intended meanings hold that you should discard the first stage and merely classify it within the latter stage, training only in individual portions of the path. Therefore, you must bear in mind the vital points of the two stages of the complete corpus of the path of highest yoga tantra.
【弃初次第,唯修后摄道一分者,非彼续部及造彼释聪叡所许,故当摄持无上瑜伽圆满道体二次宗要。】

前面这个圆满的次第一步一步,假定说,你把前面这个次第没有认真地一步一步上来,随便哪一个弃捨掉了,只修后面的一分的话,对不起,那绝对不是!也不是造那些续部,真正地解释那些续部,就是密咒的「聪叡」,就是真正的成就者的那种菩萨祖师们所许的。所以我们真正要学密法的时候,一定要把无上瑜伽圆满道体的两个次第的宗要要说明,就是生起次第跟圆满次第。

Considering only the terms, I have described a mere fraction of what is involved in entering into the mantra path. Therefore, understand this in detail by using works on the stages of the mantra path.
【此中唯就彼等诸名,略为显示入咒方隅,于诸咒道次第,应当广知。】

现在这个地方,只是最简单地说一个名字,大概晓得几个,那有几样东西,如此而(p70)已!真正的这个密教的内涵的话,那在到了那个时候啊,那我们要学的时候,应该如理如量地一点不缺少地去认知它。

If you train in this way, you will train in the entirely complete corpus of the path, which includes all the vital points of sutra and mantra. As a result, your attainment of leisure in this lifetime will have been worthwhile, and you will be able to extend the Conqueror’s precious teaching within both your own and others’ minds.
【能如是学,即是修学总摄一切经咒宗要之圆满道体,令得暇身具足义利,能于自他增广佛教。】

像这样的话,那么就是真正地修学显教、密教整个大纲的圆满道体。这样地学的话,就把我们这个暇满的人身,得到最究竟圆满的意义,能够使得佛法增广,利益自他。

好,说完了,这个是正宗分。从前头下脚第一步到这个地方,整个的佛法所谓三乘,还有密教裡面叫四灌,这也是还是下、中、上三乘,不过这个不是下中上的这个三士啊,这个三乘就是说,从声闻、缘觉到一佛乘三乘。还有呢,不过这个地方包括了,这个一佛乘当中包括显、密最究竟圆满的教法,统统在这个裡边。本论分成功三部分─序、正、结,那么正分现在说完了,再下面最后呢就是结分,有个简单的说明,简单说明。

现在请继续下去,558页。上面已经整个的正分已经说圆满了,正分已经说圆满了,下面就是结分,结分。真正说起来,上面这个是啊……下面这个有一段偈子,就重说一下。现在我们把它唸一下,很简单地说一说。这个结分裡边,就是简单地又把上面(p71)所说的整个的这个道理,他为什么这样说,以及这个大概的这个传承,以及他─大师,我们宗喀巴大师,讲这个本论的因缘,换句话说造本论的因由,以及这个本论的整个道的这个传承,把它在这个地方说一下。

To know precisely all scriptural systems with a single eye that sees the Sage’s boundless scriptures
Is a way that delights the wise; I rely on a spiritual teacher well-trained in such a way,
And as my refuge, I take the Adibuddha Mañjughosa, through whom I discern reality.
May this greatest of all scholars, a master, always protect me.
The stages of the enlightenment path have been carefully transmitted
Through the generations from Nāgārjuna and Asanga,
The crown-ornaments of the scholars of Jambudvipa,
Banners resplendent among beings.
Because they fulfill the wishes of humankind,
These instructions are a wish-granting jewel;
Because they gather the rivers of a thousand textual systems,
They are an ocean of glorious eloquence.
It was the great scholar Dipamkara [Atisha]
Who revealed them in the snowy mountain range,
So that in this region, the eye that sees the Conqueror’s good path
Did not close for a long time.
Then, when there were no more scholars
With accurate knowledge of all the teaching’s vital points,
This auspicious path declined for a longtime.
After I saw this situation, in order to spread these teachings,
I organized everything the Conqueror said
In all his variety of teachings
Into stages of a path for a single fortunate person
Who is riding on the supreme vehicle.
Through a process of proper analysis using scripture and reasoning,
I drew from those teachings a method of practice—
Not too extensive, yet with all the crucial points intact—
That even someone of little intelligence could easily understand.
The gateway of the conquerors’ children is very difficult to discern.
I am a fool even among fools.
Thus, whatever faults there are here
I confess before those who see things as they are.
By accumulating through long effort
The two collections as vast as the sky
May I become the chief of the conquerors,
Guide of all beings whose minds are blinded by ignorance.
Also, in all lives until I reach that point
May Mañjughosa look after me with loving-kindness.
After I find the supreme path, complete in the stages of the teaching,
By accomplishing it may I please the conquerors.
By skill in means inspired by strong loving-kindness,
May the vital points of the path that I precisely know
Clear away the mental darkness of beings.
May I then uphold the Conqueror’s teachings for a long time.
In regions where the supreme, precious teaching has not spread
Or where it has spread but then declined,
May I illumine that treasure of happiness and benefit
With a mind deeply moved by great compassion.
May this treatise on the stages of 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
Well-founded on the wondrous deeds of the conquerors and their children,
Bring glory to the minds of those who want to be free,
And long preserve the Conqueror’s achievements.
As for all who provide conditions that support integration of the good path
And clear away conditions that inhibit that integration—
Whether they are human or not, may they never be separated in all their lifetimes
From the pure path praised by the Conquerors.
When I strive to properly achieve the supreme vehicle
Through the ten deeds of the teaching,
May I be accompanied always by those who have power,
And may an ocean of good fortune pervade all directions.

【能观无央佛语目,如实善达一切法,能令智者生欢喜,由亲诸修如斯理。
知识初佛妙音尊,善皈依故是彼力,故愿善择真实义,彼胜智者恒护持。
南洲聪叡顶中岩,名称幢幡照诸趣,龙猛无著渐传来,谓此菩提道次第。
尽满众生悉愿义,故是教授大宝王,摄纳经论千流故,亦名吉祥善说海。
此由然灯大智者,光明显扬雪山中,此方观视佛道眼,故经多时未瞑闭。
次见如实知胜教,宗要聪叡悉灭亡,即此妙道久衰微,为欲增广胜教故。
尽佛所说诸法理,摄为由一善士夫,乘于大乘住佛位,正所当修道次第。
此论文言非太广,一切要义无不具,虽诸少慧且易解,我以教理正引出。
佛子正行难通达,我乃愚中最为愚,故此所有诸过失,当对如实知前悔。
于此策勤有集积,二种资粮广如空,愿成胜王而引导,痴蔽慧目诸众生。
(p72)
未至佛位一切生,愿为妙音哀摄受,获得圆满教次第,正行胜道令佛喜。
如是所解道中要,大悲引动善方便,除遣众生瞑暗意,长时住持佛教法。
圣教大宝未普及,虽遍迁灭于是方,愿由大悲动我意,光显如是利乐藏。
从佛菩萨微妙业,所成菩提道次第,乐解脱意与圣德,令长修持诸佛事。
愿编善道除违缘,办诸顺缘人非人,一切生中不捨离,诸佛所讚真淨道。
若时我于最胜乘,如理勤修十法行,尔时大力恒助伴,吉祥德海徧十方。】

这个只是简单地说明了裡边几个大要,它这个本论,是把所有一切诸佛的,所谓「无央佛语目」,那看见所有的,而如实地能够通达一切法,这个道理都包含在裡头,这个能令真正有智慧者,啊!生欢喜。我们学的人呢,由于这个智慧能学,而得到我们应得的;教的人呢,由于这个如理地这样的话,能够满他成满众生之愿。所以不管师、弟,大家都是真实地为此而欢喜。

这个上面这个道理啊,是亲近种种这个如理修行的这个善知识,而这个善知识的传承,从佛乃至于是「妙音尊」,就是文殊菩萨,前面这样的。由于我们学弟子的人,上(p73)面的完整的传承,那么我们学的人呢,能够如理地认识、皈投依靠,得到了这个真实的意义,一步一步地上去,这样。那么这个次第一步一步地下来,这个次第啊从佛,然后呢经过这样地传下来,那么,再经过当年印度的龙树、无著两个菩萨,然后把这个那条圆满大路建立起来,这一条大路,是能够究竟圆满一切众生所希望的。欸,一切众生所希望的,不一定究竟圆满的,现在呢不但是希望的,而且究竟圆满的。

关于这个道理,在《法华》上面回头有很清楚、很明白。那么,所以这个裡边的教授既然包含了这个内容,所以它是「教授大宝王」。如我们《法华经》上面,佛一再自称:「我所说的一切经当中这个最第一!」他也一再一再地说,不但说它第一,而且是经中之王等等。那么现在这个也是一样,所以这是教授当中最殊胜的,像大宝王一样,大宝王一样。它为什么这样呢?能够把所有的经论的各方面统统包含在裡头,而这个内容啊,是吉祥圆满如海!

而这个传承,当年是在印度的,是由谁呢?由阿底峡尊者传到西藏,那么这个西藏他们通常称为雪山,所以「光明显扬雪山中」,因为西藏是高原,那都是大雪。那么,那个时候在西藏那地方,经教已经慢慢地衰颓了,衰颓了,所以阿底峡尊者去了以后呢,把当年西藏的佛法重新光显。以后又经过一段的时候的传承又衰颓了,又衰颓了,所以啊,那(p74)么由宗喀巴大师再起来重新整理,而造成功本论。

说这个本论,它的内容不是太多,虽然这么简单扼要不太多,但是最主要的这个宗要啊,没有一点点缺少。所以说,此论文言并不太广,但是一切要义,没有一点遗漏地统统在这个裡边。虽然智慧浅薄的人,都能够了解;当然没有智慧的人,那根本不谈,根本不谈,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回头我们看《法华》也说,不要看《法华经》这么简单哪,要真正地要若读、若诵、若持等等的话,已经供养过多少佛,有殊胜的善根哪!那么现在呢,本论就是这个裡边的精华呀,这样,所以说这个少慧也容易了解。而再经过这个大师把如理的这个教法,一点不错地把它按照次第一一说明引导。

这个引导的内容,那个是最完整的修行的次第,这是很难通达,最难通达的。大师这个地方所以啊,实在是对我们末法的众生有无比的恩惠!所以在西藏、印度两个地方,他们把宗喀巴大师跟阿底峡尊者两位,同样地都尊为是能仁第二,说释迦世尊再来,再来。我们这裡也有位祖师,称他为所谓「小释迦」,是小一点;他不但是小,而且圆圆满满地重新来。这个倒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前面已经一再说过了。我们所以称,在这裡的祖师称为小释迦,就是那一宗一派当中觉得他是最了不起。像刚才说的那两位尊者啊,不管在印度也好、在西藏也好,各宗各派共同宗奉他最圆满,这个有他很不一样!

(p75)但是以他这样了不起的人,他还说「我乃愚中最为愚」啊,那个就是处处地方示现大善知识的,这样。他倒不是做给我们看喔!换句话说,他因地当中为什么能够策使他达到最高成就,他因为自己觉得:唉呀,我不行啊!所以前面说:愚者知为愚啊,这个是智者。他自己晓得我错了,那就想办法、肯改善,他就改得善。我们现在愚的人,自己还觉得很懂咧,那你就完了!乃至于明明是愚,他自己还不晓得,这是无明真正可怕,你根本不晓得你在错误当中。然后呢自己对错误还觉得很执著。这个执著有两种:有一种见解上面自以为对;还有一种习性上面,就是觉得:唉呀,它就这个样!这是我们要了解的。

所以他不但是说示现给我们看,真正说起来,就是他因地当中就是这样的。所以他始终,哪!到了那个时候,他依止著这种因缘显发给我们看。我们真正要学,这一点要千万自己认识:他尚且都是这样,那我们如果是自己觉得智者的话,那就什么都不谈了!所以他说,这个地方啊,佛是最圆满的,但是我因为是愚中最愚啊,所以这一个地方难免有过失。然后这个过失呢,我在佛菩萨─「如实知」就是如实圆满了知,一定是佛,佛前忏悔。

现在呢,也要照著这个如理如量地、精勤努力去积聚两种资粮,这个两种资粮要究竟圆满的是「广如虚空」。这个虚空就是法界,以法界为量的,你照著那样的话,那个能……。以这样地去努力去做,为什么呀?希望能够成就那个「胜王」,胜王就是法王。(p76)那是引导什么?引导那些为愚痴所蔽,这个慧眼未开的众生一直走上去。在还没有达到佛位之前,在任何时候,一切生当中,希望能够得到「妙音」,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慈哀摄受,因为只有在这个大善知识的这个摄受之下,那么能够。

我们这裡说,欸,为什么我们不求佛,为什么不求阿弥陀佛,至少你说我们这地方释迦世尊,而要祈求妙音文殊师利菩萨呢?这个道理要说明一下。在真正的究竟意义上,尤其密教裡面特别说,文殊师利是代表的诸佛、十方一切诸佛之智,我们所以不透脱的原因是愚,就是无明,而这个无明的正对治是智慧,这样。所以回头《法华》上面就说出来了,那文殊师利菩萨他教出来的弟子,啊呀!那个成佛的话,这个《佛说诸佛名经》上面他就说:他也是、他也是、他也是……点了半天以后啊,哇,还有好多、好多,他佛也一时点不清楚,这样。

所以《法华》上面也是,阿弥陀佛也是文殊师利菩萨他教出来的,我们释迦世尊也是他教出来的,然后呢乃至于什么将来的弥勒佛,也是文殊师利菩萨教出来的嘛!所以从果位上面我们去看的话,是,我们要学这一个─或者是本师释迦世尊,或者阿弥陀佛,或者十方任何一个佛。可是你要求这个果的话,因地当中应该怎么办呢?应该找到最佳引导之师。这个是为什么这个地方他「愿」,愿是因嘛,因正则果圆、质满。

(p77)不但如此,而且要获得这个「圆满教」,那个教是顺著次第,「正行胜道」,那这个是才是真正令佛欢喜的。这个要说明。所以佛真正欢喜的,他是什么?希望我们每一个人成佛,这样;而要想成佛的是一定要圆满道的次第。所以对我们现在来说的话,儘管我们的力量容或不足,实际上呢的的确确凡夫是不够,但是下的因种,我们这个立场所下的因种,千千万万先不要自己委屈了自己。不要说:「喔育,我就是一个穷子啊,就等一下跑得去做做苦工的!」说:「我就是个王子,只是现在什么?落难王子啊!那没关系,那怕什么,我只要自己肯努力话,那就是这样!」这个我们一定要了解的。所以我们呢念佛也好,不管你做什么也好,一定要记到:我是为了要究竟成就圆满佛慧,所以才那个时候学这个法门。现在如果我用这个法门的时候,说念佛法门,那四个字,是!那个基本概念我们一定要把握得正确!

那么然后呢照著这个,现在这个大师呀,那么再那个把道当中,以他修持了解的悲心引发,把它说明,使得佛法这个普及,而长时住持。现在呢以前那些教法,慢慢地、慢慢慢慢地经过盛而衰了。眼前我呀也是因为见到了这个,所以以大悲之愿,所以也从这个大悲心当中,为了要帮助别人,所以把这个如来的真正圆满,能够利益使众生得到究竟圆满快乐的那个教授藏啊,又重新整理,写成功这个《菩提道次第》。然后呢使得一切愿意(p78)修学得到解脱的这些人,照著这个慢慢慢慢地一步一步地上去,把所有的违缘遣除,所有的顺缘一切成就,而生生不离开这个圆满的教法,所以「一切生中不捨离,诸佛所讚真淨道」。这个实际上就是我们真正因地当中应注意的:第一个,我一定要学究竟圆满的佛果,然后呢一定要修究竟圆满的佛法,而且从现在开始,生生世世不离!成佛了以后,当然你跟它相应了。佛之所以为佛,跟二乘不一样,二乘─好!证了果,停在那裡;佛的话,永远以这个法相应地这样地行持,这样。

所以他说,这个时候,那这样的话呢,「我于最胜乘,如理勤修十法行」。这个十法行啊有很多种不同的说法,《法华》上面也有十法行,《宝云经》、《宝积经》、很多地方,《华严经》,它都说这个十个。就是,十是一个究竟圆满的一个数字,实际上呢这一个就是把我们所应该行的,归纳成这么十类,如理地去行持。由于这样的话呢,啊!圆满一切功德,这样。这个就是这个偈子的内容。

那么再下面就是说明两个:第一个,大师为什么说本论。

p. 559 (8)

【◎ 总摄一切佛语扼要,龙猛无著二师道轨,能往一切种智地位胜士法范,三士所修一切次第圆满开示,如此菩提道次第者,】

上面说,诺,这个就是把一切佛,十方一切佛,没有一个……三世一切佛,时间、空(p79)间,没有一个遗漏的宗要。那么这个宗要经过这么两个师承,性、相两位的菩萨,这一个原则、道理,这个道理能够使得我们走到圆满成佛的,根据它修学上头去的次第,分下、中、上。那么,这个圆满的、如理如量,以及次第无误的,就是这个菩提道次第。这个菩提道次第为什么会这个地方说呢?是由于依下面这几个人的劝请。

【谓依哦姓具慧般若摩诃萨埵,彼之绍师精善三藏,正行法义,拔济众生,长养圣教,宝戒大师,及因前代持律师中,众所称歎贾持调伏(号精进然),彼之绍师智悲教证功德庄严,大雪山聚持律之中高胜如幢,第一律师嗉朴堪布宝吉祥贤,并诸馀众诚希求者,先曾屡劝。】

因为前面那些人,上面所说的那个都是西藏人,宗喀巴大师他是青海人,后来到西藏去。因为那些一代一代的那种大德们,这种大德们都是很有成就的,一再地劝请。后来呢,

【后因精善显密众典,珍爱三学,荷担圣教无能伦比,善闲二语大善知识,摩诃萨埵胜依吉贤殷勤劝请。】

由于这个。在大师的这个《应化因缘集》,大师的传记上面说明的,那大师造那个本论的时候,是在他四十六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相当于我们中国明朝初年明惠帝,就是明太(p80)祖的儿子,惠帝建文四年,公元是一千四百零二年。如果拿我们今年的公元来算的话,离开我们现在已经五百八十七年,那个时候造的。就是那个叫「胜依法王」,他的劝请了以后然后造这个。这个是说他造说的这个因缘,那么这个根据呢,

p. 560

【系从至尊胜士空讳(号虚空幢),闻兰若师,传内苏巴及懂哦瓦所传道次。又从至尊胜士贤号(名法依贤),闻博朵瓦传霞惹瓦,及博朵瓦传授铎巴道次等义。教授根本《道炬论》中,唯除开示三士总相,馀文易解故未全引。】

这个上面是先说他说的因缘,这个地方说这个传承次第是哪来的呢?是「至尊胜士」,我们常常说的阿兰若师、阿兰若师,就是阿底峡尊者的亲传弟子,亲传弟子。他的亲传弟子,是最主要的就是敦巴尊者,然后有阿兰若师,还有呢另外一个,那个就是什么?大瑜伽师,还有阿兰若师。那么他们三个人再传的,就是什么懂哦瓦、博朵瓦……那么这他们几个。那下面无非是说明这个次第,他们几个人它这么传下来,结果一个一个。那么这个传下来的什么呢?就是《道炬论》,《道炬论》。其他的他就说,不容易了解的他就说明了,容易了解呢,这地方就并没有再引过来,因为这个《道炬论》上说得很清楚了。所以他前面一开头的时候就说,我这个本论,总的话是根据《现观庄严论》,别的话(p81)就是依这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炬论》。

上面只是说那个名,现在把那个名字,经过哪一些善知识,一代一代如何传下来,他也这个地方交代清楚,交代清楚。比如说,我们国内也有的,这个法系,所谓法眷,比如说这个是从达摩初祖,怎么从西天,佛传到他身上,他又怎么传到这裡,然后呢经过二祖,神光二祖一直到六祖,六祖呢再经过他的门下,这么一代一代传下来,是同样的这个道理。说明了这个传承的圆满,一点都不断。

【以大译师(具慧般若)及卓壠巴父子所著道次为本,并摄众多道次要义,圆满道分易于受持,次第安布无诸紊乱。雪山聚中闢道大辙,于无量教辩才无畏,如理正行经论深义,能发诸佛菩萨欢喜,最为希有摩诃萨埵,至尊胜士叡达瓦等(号童慧),】

仁达瓦,就是宗喀巴大师所亲近过老师当中最殊胜的,实际上呢宗喀巴大师一生当中,所最尊敬、得到最圆满的教授的,就是那一位仁达瓦,那个地方就译为「叡达瓦」。他是怎么呢?还是经过上面这个,所谓从博朵瓦、懂哦瓦他们几位啊再传下来,传到大译师、卓壠巴,那个卓壠巴父子他们两代啊,著了这个道次。那个时候已经不是《菩(p82)提道炬论》了,把《菩提道炬论》又另外适应那个时候的那些根性,又经过注解来广为说明。所以那个时候另外一个,它那个名字都叫《菩提道次第》,因为的的确确不管是哪一个,都是修学这个觉道的那个理、量以及次第。那么除了这个作为蓝本以外,还有其他的各家各宗各派的根本要义,不但是它量、质两样东西,而且次第,所以它是说「圆满道」容易受持,次第安布一点不紊乱。

使得那个西藏,「雪山聚」就是它不只指一个地方,整个的那个区域当中,能够把这个圆满的佛法,能够开出一条大路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