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十册 p37)

这个地方所说的,完完全全是我们大乘佛法的完整内容。这个密教部分,它的共同部分跟它一样;密教不共,专门谈密教的,一点影子都还没碰到,一点边都没碰到。如果说有的话,只有几个字:「二次第等」,就这个,两个次第等,就这个。两个次第是什么?不晓得,也没讲,这是我们必定要有正确概念的。

我说到了这点,我想起今年刚开始讲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他头上听了两堂是满欢喜,不晓得第三天哪裡来概念?:「啊,这个密教的!」从此以后他不听。唉呀!我觉得真遗憾。那至于说其他的人,不管他是念佛、持戒,是像我一样,刚开始的时候,看见了总是觉得有点皱皱眉头,听完了以后、学完了以后啊,没有一个例外,是人人欢喜,所以这个地方我特别说一下。那么,下一堂课在这个地方特别说一下,你们可以暂时先把那个考卷好好地去努力一下。下一堂课我先把那个《法华》的眉目抉择出来,那么(p38)怎么样把这个真正的圆教说的内容,那个时候你就了解得清清楚楚。完了以后,最后的时候,才把《广论》上面说「特学金刚乘」这个原则啊,再作一个简单的、概括性的介绍。

现在请翻到《菩提道次第广论》557页。这个上面已经把我们整个的,眼前所了解的所谓大乘的不共,或者诸佛究竟意趣的这个中心─菩提心,以及满菩提愿的这个最主要的这个大纲啊,已经指出来了,已经完全指出来了。不过呢,通常上面我们说显教,如果把密教也包括进去的话呢,那就是说大乘的共同的基础。换句话说,大乘不管是你走显教、密教,那么在我们显教当中的话,我们所谓的大乘的八宗,没有一个例外的,这个基础;然后更进一步说,包括密宗在裡面的话,密教的基础也是这个。所以,实际上前面这部分呢,无论显、密,是究竟一佛乘的究竟圆满的意义、纲要,以及它的重心,以及它次第上来,统统已经圆满地已经有一个说明。那么,再下面看:

p. 557 (3)

How to train specifically in the Vajrayāna?
【◎ 第二特学金刚乘法。】

这个是一个特别法门,这是一个特别法门,金刚乘就是密乘,实际上金刚乘的内涵是非常的深、细、博大。那个弘一大师啊,在他那个演讲录裡面,曾经有过这么简单的说明,说他介绍这个大乘各宗,谈起这个密教来,曾经说过。那么他说他当初先看那个仪轨(p39)啊,对它很不了解,一直等到后来,看了这个《大日经疏》以后,才真正了解密教的内涵。那时候他觉得:啊!这个义理的高深啊,的的确确是非常高明的、圆满的教法;正因为它是非常高深,所以一般的普通人,的的确确很难见得到、探索得到。所以他就说了:最好一开头的时候,不要去看那个仪轨。那么,至于现在那个事实来说,我上次也说过了,我们不要从那个行相上面去看,行相上面你不了解它的内涵为什么,一下是容易误解。你了解了这个内涵以后的话,至少概念上面晓得是怎么一回事情,然后依著次第才不会出错。

现在这个地方只是把那个金刚乘非常简单地说一下,所以说那你们看一看,总共说起来,讲到这裡为止,一共已经讲了557页,这么多!这么多到现在为止,除了这个名词以外,真正的密乘还完全还没讲到,才那两个名词。而所谓介绍那纲要,就这么一页,就这么一页,总共地只有一页的。实际上只是什么?随便地点一下而已,这个我们要了解的。

After you have trained in this way in the paths common to both sutra and mantra, you must undoubtedly enter the mantra path because it is very much more precious than any other practice and it quickly brings the two collections to completion.
【如是善修显密共道,其后无疑当入密咒,以彼密道较诸馀法最为希贵,速能圆满二资粮故。】

(p40)你要学密法,一定要什么呢?把上面这个基础,所谓这个基础叫作显密的共道,不管你是显教也好,然后是密教也好,这个大乘必须要的基础,你能够修习,而且是「善修」。这不是说有一个肤浅的了解,了解,可以说没有用处,就是了解了以后要如法,行持还不一定行,要如法。如法裡面包括了如理如量,那个基础要学好了,没有错,这才算!

那个时候应该入这个密教,为什么原因?他下面就是告诉我们,因为这个密教走法,它能够以最快速的方式来圆满两种资粮─福、智两种资粮。我们晓得佛之所以成佛,没有别的,他就是明足、行足两样东西,智慧、福德两样圆满了。所以我们整个地修学佛法没有别的,也就是怎么把智慧跟福德两样东西圆满,而现在这个特别的方法,是以最快速的方法来圆满这个。这是所以它为什么真正难能可贵。因为它快速,同样地它所付的代价也比较高,然后呢走法也比较特别,也比较难走。所以普通一般情况之下,不具足这个条件那很难修学,所以佛也不轻易地传授这个方法。

不要说我们释迦世尊这个教法当中,真正接受那个密法的很少;在我们整个的贤劫千佛当中,根据这个密教的经论上面说,这个一千尊佛当中,真正传密法的总共只有四位,总共只有四位,有的说只有三位。你就可想而知,这个密法是何等地难能可贵,它有它的很多特殊条件。这个这裡就不详细说,除非诸位真正地自己觉得心力够,有条件,至少说(p41)有这个兴趣,那么你那个时候不妨去进一步去了解它。那么假定说走这个路子的话,走这个路子的话,这个的确是不是我们普通一般人所想像的。

但是我们别以为说这个密教裡就有,这个在我们的一般的显教的经典当中也有,只是因为我们平常不了解这个密教的内容,所以看见了以后只是觉得:嗯……不晓得。比如说天台这个化法、四仪当中,所谓有「顿、渐、秘密、不定」,那个「秘密」你无法说,无法……这个是一个秘密,你不了解,实际上包含在这个裡头。

然后呢就是说另外的贤首─小、始、终、顿、圆。贤首说这个圆教是《华严》,根据《华严》。这很有意思,《华严》善财童子以十信满心,一生导归极乐,这个在我们显教裡面,平常的时候儘管有这个理论,一般说起来,从来没有这种说法,怎么一生怎么圆旷劫之因,这个什么?当然,因为这是祖师、佛,祖师来说明佛的深远的意趣,我们大家奉为圭臬,说,啊!这个最高明、最圆满的,它说得很明白,明白说明一生取办。但是究竟怎么一生取办法─欸!那我们就没有了。所以密教,哪!就是实实在在地这个把一生取办的内涵,把它的整个的内容告诉我们。

所以你真实地了解了这个密教的这个整个的圆满的教法,你回过头来去看的话,我们显教裡面,换句话说,共同的基础裡面哪,处处皆是,千真万确地处处皆是。乃至于这个(p42)《法华经》上面,也一样地说明了这个,一样地说明了这个。这个我们平常的经验都有,就像我们现在已经经验到的事情,那你在还没有过来之前哪,你不晓得是些什么,等到你经验到了,「噢!原来这个。」这样。

所以,他说它的密,它有很多原因在,这个也是属于密,因为这个是什么呢?这是佛果位上的种种方便,对一个凡夫来说,的的确确你没办法透彻了解的,所以它叫密。那么这个详细的道理,我们这裡不去申述它,只是简单地介绍一下,那个时候要走密教的这个路的话,那么这个次第最主要的几个大纲说一下。下面就把那个大纲,分成几个主要的段落。

If you are to enter it, then as Atisha’s 《Lamp for 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 says, you must first please the guru-even to a greater extent than explained earlier—with deeds such as respect and service and with practice that i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guru’s words. And you must do this for a guru who meets at least the minimum qualifications of a teacher explained there.
【若入彼者,如《道炬论》说,先以财敬奉教行等,令师欢喜。较前所说尤为过上,然是对于能具咒说最下之德相者,乃如是行。】

这是真正修学密法的第一个要件。说你假定要走这一条路的话,他前面也已经说过了,一开头就说过了,假定说你对这个密教,或者是根性不同、或者兴趣、或者其他的理由,而不愿意走的话,那么就走显教的就可以了。假定说你自己具这个条件的话,那么要走这个路的话,那怎么办呢?就引这个《道炬论》,这个《道炬论》就是阿底峡尊者所作的,换句话这是印度当年最了不起一个大祖师,各宗各派所宗奉的。那个上面就说:第一(p43)步─前面那个基础已经完成了噢─这个第一步的话要注意噢!就好像我们现在念书,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都念完了,那时候你进入研究所的那个时候第一步,不是我们说进幼稚园的第一步,那是差得天差地远哦!

那时候「先以财敬奉教,令师欢喜」,那时一定要找到一个好上师,好老师。哦!这个善知识的重要,前面已经一再说明。平常我们说,真正的最圆满的善知识是佛,那是特别指什么呢?密教裡面。密教裡的真正的上师,他的的确确是已经达到了最高成就,应那个最特殊的这种了不起根性的弟子,然后呢以他相应的这一个心性来示现那个凡夫相,却是佛的圆满的报身化现的,就这样。这个老师,才是这个是所谓的最上的一种老师。当然有稍微差一点的,但是前面已经说过了,他必须要的条件。

那个时候呢,你一定要「令师欢喜」,这个我们就有一点不大了解了。在我们普通说的四依大士是「依法不依人」,这个密教裡面却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依人不依法。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个内涵的人看起来,觉得这是个矛盾,我当年也是这样想:这是这怎么可能呢?一直到后来真实了解以后啊,那个才是、才是,绝不矛盾,而且是必然相顺。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很多空啊、有啊,那么好像两个互相角立,大、小啊大家又是唱对台戏。其实你真正了解了以后啊,不但不矛盾,而且彼此间一定都有互相相辅相成的必然的(p44)条件在,必然的条件在。

那天有人提一个问题,因为我最近常常举个比喻说:那个筷子啊,是两枝筷子夹得起来,一枝筷子就不行。有一个人就异想天开:「欸!这有的人居然拿了一枝筷子也吃起来了,你怎么讲?」哪,对了!对不对,你们看见过的,你们说碰见这个,你怎么回答他,你能回答吗?你们不妨想想,你们有本事回答的请举手。你怎么回答?(弟子答:这不是正常现象,正常现象一定要两枝。)他说不是正常现象,正常现象一定要两枝。你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其他的意见?来,你说说看!(弟子答:那有所遗漏,好像也这一面,可是也不是这样子契入。)好,他说一枝筷子有所遗漏,就是夹不起来。还有没有其他的说法?

我告诉你们,这两种说法你这么可以这么说,但是呢真正解答这个问题的话,你不能针对著他的问题解答。因为我前面的提的时候说,任何一样事情都必须要两样东西对起来;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不管你的回答多少,换句话说,我前面这种立论,至少不管你说得怎么圆满,我前面这个立论被推翻掉了,对不对?换句话说,那他这个说法,如果你像前面这样回答他的,刚才这两种回答的话,我前面这个立论就建立不起来了。所以这个是大家要学习的地方噢!

(p45)但是,我前面这个立论矛盾吗?能推得翻吗?不矛盾、推不翻,绝对不矛盾!你们不妨啊,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想想看,看看你们能不能想得出来。所以说,我说假如你们能够善巧地学好了,不要说证得,就是圆满的教法,如果你把握住了以后,你这个立论必定是在任何情况之下,绝对圆满,没有一点遗漏,没有一点漏洞,无懈可击的。我告诉你,他说一枝筷子,对!可是你这一枝筷子没办法击倒我这个说法。

所以,如果你真正有智慧的话,你能够把握得住任何情况之下这个道理。那么关于刚才这个答案,因为为了使得你们听到了这个教法以后,有更深刻的印象,给你们一个时间思考思考,好不好?你们也可以讨论讨论,我明天会告诉你们,如果我忘记掉了,你们提醒我一下,如果说你们不提醒的话,那很抱歉,我现在那个记性很坏啊!

好,现在这个上面,我要说明的是,刚才说的这个依法、依人两件事情,如果你有了智慧以后啊,你能够圆满地解释得清楚。在前面我曾经提起过一个问题说:「那么既然依法不依人,那请问你为什么要念阿弥陀佛啊?我们应该念《阿弥陀经》,不应该念阿弥陀佛啊?」那现在我们解决了!说我正念阿弥陀佛的时候啊,确是正依法的时候。不了解的话─对呀!你要依的是法,既然依的法,你怎么念他佛呢?欸,这个好像是矛盾,那么这个道理前面已经解释过了。

(p46)现在我们懂得了,说:「噢,原来是这样啊!」所以你同样的道理,你了解了这个真实的内涵以后,这个法跟人的差别在什么地方呢?换句话说,这个法是指什么法?圆满、正确、无误的教法。这个圆满正确无误的教法怎么来的?佛讲的。那么为什么佛能够讲,因为他圆满、正确地了解了世间一切现象,所以就我们现在这个教法来说,这个根源确是佛。那佛又怎么来的呢?佛的这个根源又是法,因为他是依法如理地听闻、思惟、修持、证得,一点没有错误、缺漏而得的。当两者达到圆满境界的时候,那是两者不可分的,所以佛的根本身是法身。妙咧!以法为身。这个很清楚明白地说明了了一件事情,佛陀啊是以法为身,实际上呢,法、佛之间这个关系,已经有一个很明确的交代,很明确的交代。

那么不同的只是说,圆满与否?如果说,真的是这个人能够跟法完全圆满的话,这个人比法还要来得可贵,对不对?因为为什么?那个法,对不起,你对于这个法是不是能够相应啊?这个还不一定,这个很清楚。就拿我们眼前来说,儘管这个法说圆满地摆在这裡,对不起,我们不相应;反过来说,因为我们自己的条件不具足,所以这个圆满的法摆在这裡呀,对我们来说变成残缺不全的,我们没办法善巧地利用这个法,对不对?是不是这个事实摆在这裡!那要怎么办呢?要一个对这个法已经有认识的人的指授,那么你才能够真实地、如法地得到它。而得到的程度,就看这个人对这个法的了解跟悟证的程度。单(p47)单这个够不够啊?还不够,还要什么?你是不是受法的根器,对不对?还要这个相应。所以假定说,这个人是究竟圆满,而你受法的根器不够的话,那还不行。

所以现在这个密教的真正的条件是什么呢?它一定要你是一个受法的根性是究竟圆满的时候,所以真正的密教,它最少最少一定要十信满心这个位次,换句话说他的信。这个十信满心的特点是指什么?特点是指什么?淨心为信。就是他的内心当中,虽然没有如理如量地证得,却是他把他那个烦恼跟这个正理之间,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这个烦恼虽然并没有彻底地断除,可是的的确确已经能够完完全全不受烦恼的控制,认得烦恼的真相;而他有无比的好乐心,一心淨信这个圆满的教法。换句话他容器本身哪,不但彻底洗乾淨,而且他那个量能够容纳圆满的这个。那个时候他有最高景仰好乐求法之心,以及行法的精进的这种意志,那么,那个时候他的条件成功了。

反过来我们看,佛陀的特质是什么?三世十方一切诸佛,没有一个例外的,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把他所学的圆满的教法传持。他为什么不传持?不是他不肯,而是弟子不具足这个条件,这是我们很清楚、很明白地了解。回头我们马上看《法华》,《法华》上面一再强调,这个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没有一个例外的;其实我们眼前也可以很清楚、很明白地,固然我在这个地方的苦口婆心劝大家,我往往自己觉得很辛苦,反过头来我想想当(p48)年我的老师来劝我的时候也是一样。

在诸位我想也可以体会得到,你们在这个地方坐在那裡听,跑到别的地方也劝别人。乃至于还没出家,在家的时候,唉呀!要想劝弟弟、妹妹也好,自己的子女也好,你儘管呀苦口婆心地劝他,对不起,他就是不能接受,对不对?那么,佛对我们亦复如是。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真的那个弟子具足这个条件的话,那个是佛求之不得的事情,他一定把他的最好的东西倾囊相授。

这个时候,请问:这个人如果是佛的话,这个人、法有没有差异?毫无差异,第一个。第二呢,在这种情况之下,的的确确我们像前面说的,要法,你自己找了半天不一定找得到,而这个人的话,却可以圆满无缺地,把他所验证的经验,一步不差。所以你具足了这个特殊的条件,然后这个时候啊,依最圆满的法正是依这个最圆满的人,依最圆满的人正是依最圆满的法,而这个四依当中,依法不依人这一点做到最极致、最圆满的是一定如此,对不对?这是我们要真正了解的。所以我一开头的时候啊,就特别引证一个公案,这个公案不能作为我们立论的根据,但是呢的的确确可以作为一个旁边的例子。刚才弘一大师说的话,这个大家第一个要记得,这样。

所以那个时候,第一个要找到老师,他说那至少要具足这个条件。那么,为什么你要这(p49)样地令他欢喜呢?原因是这样,你真正依靠善知识的时候,这个固然你要找老师,老师也要找你,一定要看看你。我们现在像平常一直说的时候,我们好像跑到学校裡面去念书,我出了学费了,这个老师要来迁就我的;那佛法裡没有这样的事情,佛法裡没这么事。那么人家说起来好像,啊!你这个宗教的特质还是什么,错了,完全不是!就是世间任何一个方法,假定说你要学好这东西的话,你一定要对你所学的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一定是把我们自己的知见拿掉,你全心全意学那才可以,这个是很清楚、很明白的,对不对?

所以前面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你依止善知识一定要九心,第一个心捨自自在。处处地方,为了你这个,「为了我要这个、我要这个……。」那「我」什么啊?原来现在到这裡,我们已经有个完整的了解了,我的所有的东西,那真正害我的就是这个,要用尽方法拿掉它都来不及,而要想拿掉它唯一的办法,这要靠善知识的如理的教授,然后呢你行持要如量地达到,不是吗?这样。

现在既然这个善知识这是个圆满证得的人,他当然能够鑑别你,当然也能够鑑别法。他现在要把那个最圆满的教法给你的时候,如果说你心裡边,还有一点的这种杂质的话,对不起这个东西放进来,对你也没有用场,前面已经说过了。所以这个断器三过当中啊,很清楚、很明白!所以这个第一点主要的就是调鍊我们的身心,就算纯了以后,他还(p50)要调鍊得柔得不能再柔,那时你要怎么办就怎么办。所以说十信满心,我们平常讲那个名词,淨心为信,那个心裡边,不但淨、一点不杂,而且要很调柔,你要怎么办就怎么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