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十册 p19)

这个毛病,所谓专乐见闻这一类啊!这两样东西是「难至宗要」啊,你没有,不可能,很难得到,所以我们必须要对这个圆满的道体的内涵「引生定解」。这个定解跟那个单单的见解不一样喔!就是说由于你如理听闻,然后呢认真思惟,内心当中生起决定的一种力量,这个力量会推动你如理地步步行持。所以以闻为根本,然后呢以根据所闻的正见而行持,那个时候,行、解相应,解在行处,行在解处,自然而然就因圆果满!

p. 556 (8)

When you meditate on these topics, train your understanding and then go back to balance your mind. So if it seems that your faith in the teacher who instructs you on the path is decreasing, since this will cut the root of everything good that has come together, work on the methods for relying on the teacher.
【修彼等时,亦当聪利令心平等,谓于引导修道知识,敬心微劣,则断一切善法根本,故当勤修依师之法,】

在下面,所以现在我们照著这次第修上来的时候,也要使得我们的心,要达到两样东西,第一个「聪利」。聪就是什么?明白,不要暗钝、迟钝;还有呢利,要勤,不要(p20)─就是说有很多做事情啊,总是想是想做的,提是提不起来。那个就是痴钝,这个不!而且要「平等」,平等就是不能偏于一方面。

照著这个次第来说,第一个我们晓得根本重要的是对于善知识,对善知识最重要的─恭敬,啊!那个非常重要。假如恭敬心不够的话,这个地方说「微劣」,何况现在我们对这个善知识一点恭敬都没有。前面告诉我们,乃至于下至他这个地方的如理如法地告诉你一个偈子,你要把他看成佛。欸,现在就算我们听了个半天,听了个半天,回过头来:「嗯,他讲得头头是道,自己做的呢?」唉,我的天哪!我们怎么修学佛法?所以《阿底峡尊者传记》上面有这么一段公案,人家问他说:「欸,尊者啊,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个地方,有这么多修行人没有成就?」阿底峡尊者怎么回答,你们记得吧?说大乘功德生多生少啊,看他对于知识的淨信程度而言。现在你们这些人,对那个善知识啊,看得像一个平常的凡夫,你功德从哪裡生起?像根本一样,你这根本都切断掉了,你还谈功德吗?这个是我们千万要注意!所以为什么教我们要看这个《华严经》什么等等,这个是千真万确的非常重要!

好在我觉得现在我们这个地方,我们在座的诸位真好,是处处地方是我的善知识。啊!你们这个很多地方的行持,一步一步地改善。在太多地方啊,跑到别的地方去的话,(p21)这个往往是这样,啊,说「这些老家伙老朽了,没有用!」那完全错误!我记得我以前,以及我常常听见老和尚的给我们开示,啊!那他们前辈真正的话,对于那个师长的敬重、恭敬,实在是!这个是根本,那么如果这一个的话,一切善法的根本断了,所以这个我们要勤修。那么进一步,

Similarly, if your joy in your practice loses strength, make meditation on the topics connected with leisure and opportunity your primary focus; if your attachment to this life increases, make meditation on impermanence and the faults of the miserable realms your primary focus.
【如是若心不乐修行,当修暇满,若著现法当修无常,恶趣过患以为主要。】

这个道理很清楚,每一个部分,每一个部分,拿这个道理来衡淮自心。然后呢缺的,缺哪一个,你就哪一个地方地努力,把它补足。

If you seem to be lazy about the proscriptions you have accepted, consider that your certainty about karmic cause and effect is meager and make meditation on karma and its effects your primary focus.
【若觉漫缓所受佛制,当自思惟是于业果定解劣弱,则以修习业果为主。】

假定说你对持戒这个东西啊,总觉得提不起来,「哎呀,何必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好像,唉,这么来呢?」那就「漫缓」,就是马马虎虎。那个时候啊,你一定要对这个业果,由业感果的道理,产生强有力确定见解,那么是修业果为主。不过前面一步一步上来的时候,我们单单对那业果容或不太清楚,现在把本论学圆满了以后,我们可以整个地融贯起来。所以以最后的毘钵舍那的正见,用到前面的业果上面的话,那对这个业果的道理啊,是百分之一百地透彻,再没有一点疑问。而那个时候你学起来,那就是非常明(p22)利!不肯学,我们什么都不谈;肯学,一定可以产生应有的效果!再下面:

If your sense of disenchantment with all of cyclic existence decreases, your desire to seek liberation will become just words. Therefore, contemplate the faults of cyclic existence.
【若于生死缺少厌患,求解脱心则成虚言,故当思惟生死过患。】

进一步,假定你说不能了解这个生死真正的真相,那个时候引不起厌离心来。为什么厌离呢?因为了解这个生死的患害,因为晓得这个生死当中的种种的不理想,所以才产生、出生那个厌离心,没有这个啊,那说解脱,空话!所以那个时候要思惟,那个时候要思惟。所以昨天晚上我们,晚上我们温习的时候,这样谈起从心上改啊,这个因为时间到了,昨天晚上没有说下去,今天不妨简单地说一下。

那个其实啊,说讲道理的话,你总觉得是讲了半天没有用!要真正地如果体会到,简单极了!你只要真正观察一下的话,你起心动念就很清楚、很明白。比如说,今天我们随便说吧!说外面来了一个人,一听见汽车声,你想:噢,今天来了一个大老板了。你就想:哎呀,这个大老板啊,他很有钱,怎么跟他攀个交情啊!这样的话你那个庙是越修越大,什么越弄越来……。不对、不对,就错了!假定你真实生起厌离心的话,他正因为他越有钱,你觉得:唉,这个世间一向骗我这东西,骗得不能再那个啦!他跑得来在求他的福报,那是他的事情。赶快某人哪,你、你去给我好好让他拜拜佛,他如果要种福田哪,(p23)好、好、好,那来供养。我们这裡够了,别的地方还少,你就让他供养别的吧!这个好清楚、很明白,你这个心裡面就看得清清楚楚,这个东西一点都不假的,你不观察,讲那个文字再怎么讲都没有用!

所以前面说,如果没有的话那个是空话;现在这个地方又告诉我们,这个心裡如果生不起来的话,求解脱都是空话。求解脱之心如果没有的话,啊!那你持戒、念佛什么等等,下一点种子。我们还是非常讚歎,佛法就这么妙!好了、好了、好了,毕竟不行嘛你就下点种子了,那也就这个样。所以呀,真正要想是这个要求了生脱死。儘管你说:「喔育,这个念佛法门是了生脱死的。」对不起,了不了、脱不掉!因为你的心裡面沾在这个上面嘛!持戒的目的也是如此,念佛的目的也是如此,然后呢学禅是更是如此!大乘佛法不但你自己,还要帮忙一切人,现在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当中綑得死死的,你还谈什么个大乘?所以这一个地方啊,是真正的佛法的关键所在!

If your intention to benefit living beings in whatever you do is not strong, then you will sever the root of the Mahāyāna. Therefore, frequently cultivate the aspirational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together with its causes.
【若凡所作,皆为利益有情之心不猛利者,是则断绝大乘根本,故当多修愿心及因。】

再进一步进入大乘,假定你做一切事情,为了利人之心不强的话,那个大乘的根本断绝掉了。那个时候,欸,进一步说,喔!要这样。注意喔!这个大菩提心,我们要从(p24)两个地方去著眼:一个为了利人,还有一个呢为了自利。如果的的确确你那个推己及人心裡面展得开,你就从大慈悲那地方著手;如果说你为了自利心切,你也告诉大家:真正要想解决你自己的问题,还非走这个路不可啊!否则的话呢,你虽然觉得讨了巧了,结果吃了大亏!这个前面是讲得很详细,这个我们必定要了解的,所以这个真正的佛法的重心,却在这个上头。那么因为有了这个啊,然后进下面一步的话,就受学愿心、行心。

Once you have taken the vows of a conqueror’s child and are training in the practices, if the bondage of the reifying conception of signs seems strong, use reasoning consciousnesses to destroy all objects which are apprehended by the mind which conceives of signs, and train your mind in the space-like and illusion-like emptiness.
【若受佛子所有律仪,学习诸行而觉执相繫缚猛利,当以理智,破执相心一切所缘,而于如空如幻空性,淨修其心。】

能够这样。因为发了这个大乘心,然后呢修愿心、行心,可是你真的去做的时候觉得:哎呀,这个做起来呀,愿是倒是满好的,做起来是这么个困难法!那个时候,你呀就要以空正见破掉它,然后呢修如幻如化的空缘起,「淨修其心」。但是你要修这个东西的话,一定要善巧方便哪!

If your mind is enslaved to distraction and does not remain on a virtuous object, you should primarily sustain one-pointed stability, as former teachers have said.
【若于善缘心不安住为散乱奴,则当正修安住一趣,是诸先觉已宣说者。】

你虽然要想这样,可是你心散乱不行,所以呀一天到晚被那个散乱所控制,像它的奴隶一样,所以那个时候你才学定,学定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上面的。那是前面过去所有已经(p25)觉悟的圣者,从佛、菩萨、祖师都这么说的。

From these illustrations, you should understand the cases I have not explained.
【以彼为例,其未说者亦当了知。】

那照这个,没有说的我们也应该也了解。

p. 557

In brief, without being partial, you have to be able to use the whole spectrum of virtues.
【总之,莫令偏于一分,令心堪修一切善品。】

最后的结论:不要偏,不要偏。换句话说,眼前我们这裡,因地当中要把握得住,因地当中要把握得住,一定要下究竟圆满之种,这样。这个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一点!平常我们说,现在大乘的中心是在大菩提心,那么这个修了大菩提心,要想满这个愿的话,那么一定要,那个时候才学空正见。那么有人说:「我得到了空正见以后,然后发大菩提心不是一样吗?」嗯,结果是一样的,这一条路是远路!为什么?这个地方也简单地说明一下。

这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因为我们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什么啊?欲。记住啊!欲。坏事没有好欲、贪欲做不成,好事没有善法欲做不成。那么这个欲的推动的力量,在哪裡呀?以我们现在来说,最后不管是哪一个,推动的力量就是这个「我」,我这个东西就是推动我们的力量。一切无非是为了我才去忙─我要好,我要去苦,这样。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从世间而走到佛法,因为要找我的问题解决,找遍了世间找不到,只有佛法当(p26)中。所以呀在这个选择当中,找到了真正唯一的皈依之处,不是世间任何一个什么人,而是大师,就是佛。欸,结果这个从这个上面还是为了我。那么因为找到了大师,所以听信大师的指导才归到说:啊!原来要修学法,而法的中心在这个上头。

到那个时候你觉得:是啊!真正的问题解决的话,原来是这个自我执,所以你忙得去破那个自我执。到那个时候发现:原来我这个东西没有它的自性。当那个我的自性破掉了以后的话─「我」是个推动的力量─同样地那个推动的力量是没有了,对不对?推动的力量是没有的话,那么好了,自然嘛你觉得问题解决了!儘管到那个时候还有这么大的好处,对不起,推动的力量没有了。所以你看哪,那个声闻乘的圣者,儘管这个《大般若经》是……帮忙佛转《大般若经》的却是舍利弗尊者啊,然后须菩提尊者,很多声闻的圣者。但是呢他听完了以后,讲是讲,听完了是听,然后呢听完了、讲完了,他还坐在那裡不动。一直等到法华会上,他也自己懊悔:平常啊我也听、也讲,但是我心裡面就没有一点好乐心。为什么?那个推动的力量没有了嘛!

所以你要晓得,为什么这次第一定要这样安立的!所以当你前面这样一步一步上来,引发了这个厌离这个苦以后啊,不待这个苦的坚固,真正有了正确的认识以后,马上把那个苦进一步就转过来,干什么?缘一切众生,发大菩提心。你说这个发了大菩提心好像不怕苦(p27)了。不是呀!发那个大菩提心,一定要是大慈悲为根本,大悲的行相是什么?哎呀,看见这个众生都苦。假定你没有苦的体验,你能看得出人家苦来吗?当然看不出来!你对那个世间啊贪著得不得了,你劝人家不要,人家就说:「喔,我不要,送给你去享受啊!」那不是颠倒吗?所以一定自己看到了苦,然后呢如果你……然后呢就再用到别人身上。

假定你不这样,看见自己苦深到很坚固了以后啊,那时候一天到晚自己苦得受不了,你只忙求解决,这个习性养成功了就很难改过来;一旦你见了道,那绝对没办法,这佛经上说得清清楚楚。我没有证,可是我信得过佛讲的,这是绝对!这是佛说得很清楚、很明白。所以你不能等待那个苦啊,缘苦厌离很坚固,要生起了以后马上把那个心转过来。

其实这个习性啊,我们现在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儘管你讲你的,可是呢每一个人都以他的见解、以他的习性在做事情,对不对?我们现在这种习性还是虚妄的、很浅的都扭不过来,何况你见到了圣道以后,这个力量是淨信心。所以凡是见道的圣者,到那个时候佛就告诉他:「某人哪,我以前说的错了。」「管你!以前说的错了,我就信得过这个!」所以这个叫淨信,叫不坏信,他自己亲身验证了以后,任何人动他不了。

所以我们看禅宗的祖师也是一样,当他一旦真正地见到了那个东西以后,他就是这样。所以记得这个马祖的这个弟子这个公案吧?哦!他以前告诉他「即心即佛」,他现(p28)在说「非心非佛」。他的弟子听见了:「这个老家伙,一天到晚骗人,我管他什么非心非佛,我就是我的即心即佛!」欸,他还有个弟子觉得:欸,这一个人怎么,别的人对老师这么恭敬……。他就把那个话拿回去,他老师听见说:「梅子熟也!对了、对了!对了!」诺,就是真正彻自亲见了以后,谁都动摇不了他。你们懂得这个道理才晓得,你真正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啊,没办法,佛也奈何不了你的真正原因就在这裡。懂吗?

所以现在,我们要趁早,开始的这个次第千万不要弄错,一弄错你就只有走这个远路。那么你说:「这样的话,那个苦的力量好像不坚固啊!」怎么会不坚固啊?因为你真正体会到你的苦,推己及人,本来你看一个人的苦啊,那只是苦还不大,只有一个人,现在你看尽法界、虚空界的人这么多苦,你那个时候引发的苦的力量,不晓得比你一个人身上要大多少!那个时候你才坚固的话,这个不但坚固啊,而且是量大得不得了;不但量大,而且那个大悲心之深广的程度在这个上头,所以那个大悲的真正的行相这样啊!所以他那个大乘真正的出离心,跟小乘的出离心是无二无别,不过一个呢只管你自己,现在要为一切众生,所以你这个缘苦,不管质、不管是量,深广都是小乘不能比的,《大智度论》上面说得清清楚楚。所以不但不矛盾,这个才是正规的路子。

你更进一步还要了解,不但解救别人,然后呢还要对自己来说,还非如此不可!因(p29)为你能够这样的任运地修习,那好,自然而然最后就走上这条路去。那么走上了这条路以后,然后你到那个时候啊,以修空正见─欸,前面修了空正见,把那个你推动你的力量断除掉了,现在不!现在你一天到晚只为别人而忙,结果你已经破空的正见建起来,原来你发现「我」没有;我是没有,人呢?人都在,对不对?好了!

所以前面你发了世俗菩提心,虽然你想帮忙别人,可是你帮忙别人能力有限,你说愿心虽然强,跑到、做到这地方的话,对不起,唉,这地方实在不行!这个「我」总归是个障碍。到那个时候啊,你有帮一切人的心,然后呢却要拿我来去帮忙,这个我有种种障碍。结果你见了道以后,发现这个我没有,这我的障碍拿掉了;而我的愿心呢,一点都没有动摇,对不对?所以那个时候你得到了空正见,是不但不像小乘会阻止你,正是帮助你大大地又跨一步。所以这个为什么见道以后修的功德啊,那个没有见道之前,是绝对不能比的原因在这裡,差别看见没有?

所以现在大家忙著去,哎呀,要求开悟,大彻大悟,不必忙、不必忙!你懂得了这个,那这个时候才晓得,阿底峡尊者为什么见到这么多大善知识,在第三个明了杜梋论师的时候,已经大彻大悟见到了这个境界,可是到后来啊,把金洲大师尊为他老师当中最尊重的,因为金洲大师把这个圆满的传承给他。这个地方还有一点喔!他不是未到,他还是(p30)有菩提心,但是金洲大师给那个圆满的传承。你们了解吗?那这个都是他很重要的概念,所以我们对那个道的总体非要认识。

前面分开来讲,说第一个现在我们认识了:啊!这个次第的必然性。所以说一定是厌离心以后,马上啊策发菩提心,把这个厌离心扩大,然后呢修空正见。然后呢你这个求大菩提的障碍是消除掉了,而因为障碍消除掉了,由大菩提心的这个欲望是大。所以有人说「空大是悲大」,这话一点都没错!但是万一你误解了以后啊,因为空大悲大所以你偏不要学悲,你只要学空,空大了就悲大,那就错了!你如果是没有先把那个大菩提心、大悲心学好了,空一见的话,好了,陷在那个地方,你就大不了了。这个很重要!所以前面一再辨别不共因,哪个是共因,如果是你没有弄清楚的话,欸,你当那个真实的这个大菩萨心的种子没先种下去,然后呢你加肥料、太阳、水,就长得满地都是草。现在虽然不是草,长出来的本来你要的是个大树,现在长出来的是一点点的小花,这是太划不来!这是我们要了解的,这是我们必定要了解的第一个。

刚才呢,顺便谈到那个传承问题,说阿底峡尊者不是没有,他为什么这么重视,不是没有菩提心,为什么重视这个传承呢?我们要晓得,你自己虽然体会到一点点,可是你自己体会的,凭我们自己体会能体会多少?这个传承有什么好处呢?就是把佛、十方一(p31)切诸佛的经验报告摆在这个地方,然后呢你利用它只要体会到一点点的话,你能够扩大了解整个的总相,这个有绝大的差别!拿我们眼前举一个例子来说,比如说我现在眼前说有这台仪器,什么?叫作录音器,或者录影机,不管什么,你跑到工厂裡学个学徒,你也可以学得很好。但是如果你要成为真正的一个专家的话,不从这个上面学,要从一个最权威的学者,把这个理论学会;然后把你在工厂当中的经验,再配合上去的话,你就在这方面变成功最完整的一个权威学者,对不对?所以他始终是把握住这个,这个概念我们必定要认识的!

所以这个传承啊有这么大重要的特性。不要说:哎哟,这个人有修行啊!所以在当年印度他们找的对象,不是说这个人有修行─这个人啊是不是跟传承相应的修行,而不是单看他修行之果。那么请问我们中国有没有?决定有!只是我们眼前佛法衰退了,大家不知道。看!盛唐禅宗最鼎盛的时候,黄檗禅师一句话,说:「大唐国裡不是无禅哪,只是无师!」大家记得吧?他是这个马祖门下的这个大弟子,三员大弟子之一喔!说现在啊,就是说不是没有对禅有认识的人啊,相传马祖门下有八十一员,八十一员还是八十三员,大善知识大彻大悟的,他却说「嘿,现在大唐国裡,不是无禅,」禅是有的,他的经验是有的,「只是无师」,作为老师不够条件。

(p32)就刚才这个比喻当中,就是说他自己叫他摸这个东西啊,欸,他是一个很好的技工,可是你要叫他把他学理完整地说明,不行!了解吗?这很清楚、很明白。所以我们古代一样地重视这个,乃至于世间都很重视,所以到佛法末法的时候,是每况愈下。我所以特别提出来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说,儘管我们做不到,没有关系,可是我们因地当中下圆满因!这个是我们应该了解的,那么能够这样的话那就对了!所以说最后这一句话。

without being partial, you have to be able to use the whole spectrum of virtues.
【莫令偏于一分,令心堪修一切善品】

因为我们有这个圆满的师承,告诉我们圆满的道体,然后呢我们从因第一步开始,就下圆满之因,这样步步上昇是必然感得圆满之果。虽然我走任何一条路,乃至于散乱心念一声佛也可以走到,可是这个中间路线、时间、所付出来的代价等等的话,那完全不能相比!他这个比例的数字不是一比一万,一比一百万,是一比天文数字,无法比的呀!这是我们要了解的。所以啊,下两堂课我会把《法华》上面引证给大家的,真正原因在这个地方。你们只要真正地一看,那那个好清楚、好明白,好清楚、好明白!在没有学《广论》之前去看,的确不大了解,我以前也看不懂。

前天呢,下面有一位同修,啊!我真讚歎,我讲完了以后,他自己就翻了个半天,自己看。看了个半天看不出,说:「这个《法华》,跟我们这《广论》(p33)有什么关系啊?」我就简单地说了一下,啊!大家觉得对、对、对,没有错!我没有这个力量我告诉大家,我只是说我晓得我的老师当年对我的最大的慈悲─诺、诺、诺,我才看见:啊!原来这个纲要对我们这样地重要法!所以为什么他判这个叫作圆教,如果我们得不到这个的话,我们就看起来,《法华》上面最多也说,你也成佛、他也成佛,只是如此而已。刚开始的放光动地,乃至于说三请三止,好像佛也是什么卖什么关子一样。不!他每一个地方,他有他最深刻的意义。否则的话,天台一家容或会这样说,为什么其他每一个学佛的祖师,他把它奉为圭臬,说这是最好的。那的的确确有他的理由,凡是明眼人都看得见,都看清楚这一点,这不是很明白吗?我们现在不是要学明眼人吗?要学明眼人当中最明眼人吗?所以还必须从这一个地方学起。最后:

Among the stages of the path of a person of great capacity, I have explained how one who trains in the bodhisattva path practices insight, which is wisdom.
【◎ 已释上士道次第中学菩萨行,应如何学慧性毘钵舍那之法。】

上面又把上士道次第当中学菩萨行怎么样学,乃至于总括起来─到这一个地方为止,这个总括起来是特别什么?哪!就是我们真正佛法的,重要的基础的圆满的道体说完了,圆满了!这个是我们必定要知道的。所以到现在为止,到现在为止,这个地方所说的,完完全全是我们大乘佛法的完整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