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十册 p3)

初、中、后三,都要这个道理。那么发了这个愿心以后呢,

p. 555 (13)

Then study the great waves of the bodhisattva deeds, learning the boundaries of what to discard and what to adopt, and make a strong wish to train in those bodhisattva deeds. After you have developed these attitudes, take the vow of the engaged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through its rite.
【次当听闻菩萨所有诸广大行,善知进止,发生猛利乐修学欲。发此心已,当如法受行心律仪,】

发了这个愿心以后的话呢,然后要了解:说你虽然有这个愿,要想真正地成就单单这个愿不够的,还要行。以我们念佛来说,信愿以后你一定行。行是什么?那么勤勤垦垦念。他现在学菩萨成佛果的话,要照我们所学、所了解的菩萨行去行,那么这个行成,果才满。所以要学习什么?那个时候要进一步地广听闻,了解种种菩萨的应行、应止之处,对他发起猛利欲乐。他处处地方把这一句话,在纲要裡面还提这句话,这句话实际上有特别的意思的。做任何事情必须要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精进,而精进推动的力量(p4)是是什么啊?善法欲,所以说猛利的欲乐。在前面讲到任何一个特点的时候,一个定点的时候,我们上来的时候,每一步的时候他都说明这一点,那么乃至于到道的总体当中也特别强调。

这个从这裡也提醒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修学佛法没有力的原因就是这样,想是想的,但是它那个善巧方法都不知道。哎呀,都是在那儿空梦,真正要去做的时候就懒在那裡、瘫在那裡,所以总是觉得找不到。怎么会找不到呢?他这个地方次第已经说得非常清楚、非常明白,你只要肯照著次第去学的话,马上见效!我,包括我自己的经验,以及周围的很多同修,以前的也好、眼前的也好,凡是照著次第修的人马上立刻见效。啊!自己心裡面就逼不及待那种心情啊,逼不及待那个心情!

所以经常我为什么现在忙成这个样,原来就是这个样,哎呀,儘管他,我一再告诉他:「唉,我实在没气力!」可是我下午起来拜完佛了以后,你看我这房裡总归有人哪!你们都晓得我这个聊天实在是没兴趣的,但是他们这个问题的确是非常中肯,也可以说莫名其妙。为什么说莫名其妙而非常中肯?那表示说他提出来的问题,正是他现在开始下脚步的缘,毛病所在;他只要这么肯上来,也很快地哗哗就上来了。而且上来了以后啊,他自然而然……。我想这一个大家都看得见,我们的几乎我们在座的诸位同修,都或多或少(p5)地,或者自己已经向前走得很多,或者看见别人。这个改善从什么地方?就从这个上头,因为你如法去做了,自然而然这个内心就有一种推动的力量,哎呀,然后你去做。

所以平常我们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昨天晚上还有一个同修我们在随便谈起来,他就说:「是啊!哈!这的确确啊到处跑,居然有这么二、三十个人共同的团体,它能够这么地和睦共处,处得这么好,而且能够产生这样的现象,的确还不容易找到。」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有这个力量,反过来说,的的确确靠我们任何一个分子。靠的是什么啊?为什么这个分子到这裡产生这样的功效?诺!就是照著这个完整的教法,就照这个次第,这一旦这个内心生起了,它自然而然就策发你向前这种。所以他处处地方要策发这个「猛利乐修学」的这种善法欲,然后呢你越做越高兴、越做越欢喜。而因为你欢喜,所以做,因为你做,所以啊你的习性慢慢地培养成功,同时你的业障慢慢地淨除,然后呢你资粮积聚。所以像念书一样、像写字一样,哎呀,越写是越好,然后呢兴趣也越来越高,能力也越来越高,然后走得也越来越上!

要以前我们这种,想是想了半天,是停在那裡是原地踏步;现在不但想,而且照著次第去走,是越走越高。这不知不觉当中,到那个时候,欸,大家当初共同发心要到极乐世界,到了半天,他还在娑婆世界流落,我就高居上品。乃至于到最后,像我们释迦世尊也(p6)是一样,释迦世尊说:「欸!我跟阿难两个人在空王劫的同时发心,我现在已经成了佛果了,他小果啊尚且还安住学地。」这个差别在什么地方?就在这裡!当然这个裡边,阿难他有他的特别的意义,说内密菩萨行啊,是外现声闻果。但是他儘管如此,一定有他的缘起的因由在裡头,也就是告诉我们:诺!这样的因就是感得这样的果。所以不是说我在那儿坐在那儿听见了,哎呀,欢喜,这个还是不够。所以你一定要照著这个东西如理思惟,策发这种内心的这种力量,然后呢努力地上进,那时候才会感得这个的果报。所以说「行心」,那么这个行包括些什么呢?六度四摄。

p. 556

Train in the six perfections that mature your own mind and the four ways of gathering disciples which mature the minds of others.
【学习六度成熟自身,学四摄等成熟有情。】

这个当中。

In particular, risk your life in making a great effort
【尤当勤猛。】

「勤」是勤勤垦垦,「猛」是勇捍猛利,干什么?乃至于

【捨命。】

也要

to avoid the root infractions.
【防范诸根本罪。】

喔,这个戒在任何情况之下,小乘固然,是大乘是更重要,命可以不要,这个戒是绝对不能一点侵犯!

所以现在我们总是说的:「哎呀,学了大乘了,这个是小乘的!」那是根本上你就完全对佛法产生了误解。当然是有一种大菩萨,他为了利人,是,在他那个戒条上面不犯的。他为了利人,以大菩提心为基础救人,乃至于杀人都可以,这个是外现的凡夫相,内(p7)密菩萨行,像我们佛在世的时候维摩诘大士一样。所以上面所说的话,这是策励我们自己,千万不要拿这个作为藉口。对于别人的话,我们总是注意:喔,那些都是大菩萨!这因为有时候大菩萨示现,他已经有这个本事能够「在染不染」,而我可没有这个本事啊!所以你越是看见这种情况啊,你越是自己警惕,如果你没有这个认识的话,一天这到晚邪妄分别,那就错掉啦!

所以这个地方特别说明:这是对自己的,我们不要看别人。如果你力量够了你可以看别人,正因为看到别人,别人如果是比你好,你赶快上去;别人在那儿乱来,你就说:喔育,他是个大菩萨呀!那比我更高,要高不晓得多少,你更要努力啊!这样一来的话,就算你跟不上,我们的心却是什么?不断在提升。所以外境不管如何,你真正善巧了以后,你总归上进,这个是它根本的重要的问题。假定你得不到这个这种正确的认识的话,喔!自己懂了一点没有去做,结果呢自己没做,看看别人都不对。实际上呢自己既然没有做嘛,你也得不到好处,看看别人不对嘛,你又在这儿烦恼当中,懂得这个道理反而害掉你自己。所以本论上面一开头就告诉我们,如果你不善修学是如天成魔。不善修学的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刚才懂得了这个道理,不晓得怎么弄的话,他本来是帮忙你得到好处的,这天是专门引你上去的,魔是专门害你的呀,你懂得了这个道理没有用啊!那这个是(p8)我们要了解的。这根本罪是固然如此,

Strive not to be tainted by the small and intermediate contaminants and faults,
【中下缠犯及诸恶作,亦当勤防莫令有染。】

哎育,乃至于中、下也勤勤垦垦。那么这个道理以前说过了,真正我们下手的却是什么?在中、下的地方。你能够小的地方努力防护,那个时候才有谈得到大的,你小的地方马虎惯了以后,大的就挡得住了吗?就像说叫你拿一斤的东西,你说「拿不动不想拿,我要担一百斤」,那都是空话呀!所以你平常练惯了以后,战兢惕厉的话,自然大事情上面来的时候,你才能够动摇不了啊!再下面,

and even if you are tainted, work to repair it.
【若有误犯,应勤还出。】

这个同样的,万一不小心,实际上呢因为我们无始的习气很重,的的确确,道理是懂得,要做是的确还差一截,那个时候啊要勤勤垦垦地忏悔。所以我们现在为什么早晨也有,中午也有,乃至于晚上还要,就怕这个。所以我当初学的时候,我的老师告诉我:「你最后临上床之前哪,要修一个什么─忏悔法。」我现在想想真有道理,这个罪过绝对不要让它留到明天,忏悔乾淨完了以后,然后你带著这个佛号睡觉,啊!妙不可言,我告诉你们。再下面,

Then, because you must train specifically in the final two perfections, become knowledgeable in the way to sustain meditative stabilization and then achieve concentration. As much as you can, develop the view of the two selflessnesses, a purity free from permanence and annihilation. After you have found the view and stabilized your mind upon it, understand the proper way to sustain the view in meditation, and then do so.
(p9)【次当特学最后二度,故当善巧修静虑法引发正定。又于相续当生清淨远离断常二无我见,得彼见已,应住见上善知清淨修法而修,】

这个六度当中,特别是最后两样东西,那个就是奢摩他跟毗钵舍那。因为这样,这个两样东西真正说起来是一样,要双运,而这个次第必定是从奢摩他上去的,所以要善巧这个静虑。他所以说善巧的话,不但对静虑的本身善巧,还要了解学静虑之所以为学静虑。所以我们刚才在讲那个道的总体之前,特别翻开前面那个话说一下的原因是这样,说:啊,原来我们学定的目的是这一个!如果你能够这一个了解了以后啊,一方面把定学好,一方面把定也派上用场,是必然会走到最高圆满这条路上去的。

这个学好了以后,然后呢继续地在相续当中生起清淨的什么?正见,这个正见一定是远离断、常二边,这个就是无我正见。那么得到了这个见以后,得到了这个见在我们中国叫什么?大开圆解,就是这样,或者是那是大彻大悟。然后呢在这个见上面,「善知清淨修法而修」,那个时候才去修。为什么?虽然你有了菩提心,但是你这个菩提心啊─世俗的,虽然有心救度,但是自己为罪染、无明所覆。无明所覆的话,你自己都救不了,所以到了那个时候啊,然后才学无我正见,以慧来摄持这个方便,那么那个时候就圆满解决。反过来说,要方便摄持慧。而这个次第为什么这样安排?前面已经详细说明,所(p10)以前面这个次第是一步都不能乱,不能哪,不但是这个裡边的本质要不错,量要圆满,而且这个次第本身不能错。错了以后啊,那个质本身也弄不纯,这个量也绝对达不到!

Such stabilization and wisdom are called serenity and insight, but they are not something separate from the last two perfections.
【即于如是静虑般若立止观名,非离后二波罗蜜多,而为别有。】

所以这个止观,实际上呢就在这个六度当中,不过因为它的特别的重要性,所以另外说明。

Therefore, after you have taken the bodhisattva vows, they come about in the context of the training in its precepts.
【故是正受菩萨律仪,学彼应学从中分出。】

所以受了菩萨戒以后,从裡边分出来的。通常这个地方的菩萨戒,他是讲《瑜伽戒本》,《瑜伽戒本》上面它那个菩萨戒的确,就顺著我们六度四摄那个次第,清楚明白地一步一步上去。然后呢你照著这个次第学上去的话,到应该齐什么?达到什么程度?那个非常清楚、非常明白。

总共,以上面这样的几个,几个大的段落。几个段落我们总摄起来又可以分为两支,一个是外、内二支这种分法,二分法,这样。还有一个呢,三分法,说什么?说下士、中士、上士。然后呢再细分的话,一步一步地不同,不过,整个的圆满的,我们又有特别的一个方法来说。总摄这个全部的主要的大乘道体,分成三样东西:第一个,出离(p11)心,了知生死过患,所以呢一定要跳出生死轮迴;就算生天,把天道看成像地狱一样的恐怖,对它绝对地厌恶,这个是佛法不共的第一个基础。由于这个上面呢,引发大菩提心,这是第二个主要的。得到了菩提心又要圆满得的话,这要一定要得到空正见。所以这个三个,又称为说整个这个菩提道次第的三个主要的纲要。所以我们大师先写《广论》;后来又把那个《广论》,因为太广了,又节略成功一个《略论》;那么最后呢又对一个弟子,特别把那一个论当中的三个主要的特别的内涵,节略为刚才所说的─「厌离心」、「菩提心」跟「空正见」,这样的三部分。那这个是,现在关于这个道的整体,内涵说明了。

You have reached a critical point when, while meditating on the lower levels, you increasingly wish to attain the higher levels, and when studying the higher levels, your wish to practice the lower levels becomes stronger and stronger.
【此复若能修习下下,渐于上上增欲得心,听闻上上而于下下渐欲修行,是最切要。】

这句话!这句话一开头的时候就说过,今天我们学圆满了再重新温习一下。要晓得假定我们学的时候,真正学习的时候啊,你能够从最下面的开始,下下是最基础的地方开始,你自然而然对上面的,渐渐增加你的欲得心。这个「欲得」很重要喔!一切根本是欲,染污之法没有欲行不通,圣人之法没有欲是做不到。所以染污之法叫贪欲,你没有贪欲,你没有这个,一点胃口都没有,再好的东西放在这裡引不动你;善法你没有善法欲,说得再好你也不会去肯做。

所以我们平常真正修行的时候啊,它一定要从基本上面去认真地去学。你能够这样(p12)去学的话,渐渐对上面的,欸,增长这个欲得的之心,这个善法欲就增长。为什么呢?因为你所以上不去的原因有很多,主要的就是你的罪业障碍在这裡,如果说你开始的时候不淨除那个障碍,那个障碍在这裡当然你根本就跨不开。所以一开头的时候,他下士最重要的地方就告诉我们什么?忏悔淨除业障。还有呢,因为业障淨除了,资粮集聚,你能力增强。当你资粮集聚、能力增强的,自然而然跟他相应的这个法理啊,在你内心当上面展现开去,你就增长你的淨信心。以前是从他听闻、思惟,到那时候你如理地去行持以后啊,淨除掉这个染污,这个信心就清淨了,所以增长淨信。

现在淨信既增长,能力又增加,自然而然你好乐心就慢慢、慢慢、慢慢地来了。障碍既减少,好乐心既增长,能力又增长嘛,自然啊对上面的话越想修行。这是所以为什么你一定要真实地去行持的。否则的话呢,我们总归,哎呀,听在那裡觉得好。有太多人一听见,哎哟,赶快恨不得一口气成佛;再不然的话,听见了说:「哦,马上给我一个办法,我最好七天当中念得个一心不乱。」哦,就这样。可是呢你教他照这个次第慢慢地来,哎哟,他觉得我这个不行啊!这毛病都犯在这裡,所以这种状态当中,那注定我们只有失败。

既然说这样的,下下嘛你这么慢慢地下面就开始了,你何必听这么多道理呢?欸,妙咧!「听闻上上而于下下渐欲修行」。欸,你为什么要听闻上上?假定你听闻的道(p13)理说,弄了个半天只有那么一点好处,唉!辛苦了半天只有一点好处,你忙它干什么呢?你就不想。现在呢,讲那个究竟圆满有这么大的大好处在!所以啊你了解了这个无上的胜利以后,你只要付出一点代价─哦,有这么大的好处啊!于是这个时候,就策发我们想修行的心情。诺,它这个必然的构架就在这个上头。

所以现在我们往往说:「哎呀,我们只要这样就好了,你何必讲这么多道理啊!」诺,这个地方呢,很善巧地告诉我们。就譬如说,哎哟,现在叫你辛苦了半天,然后呢赚来五毛钱。「唉!我干什么嘛,我在这裡就算饿一下,我这个五毛钱对我也少不了嘛,我实在不想动。」现在就告诉你,你在那忙了一下的话,一赚赚个十亿!啊呀,你一生食用不尽,你什么样的问题都解决了,那再困难我也要去做!这样。何况你真的下去去做,从眼前第一步做,欸,并不太困难。他因为并不是叫你一口气把那十亿赚进来啊,你却是从你眼前的下下,眼前可走的地方走啊!所以这一个关键是最切要。现在就把那个首尾整个圆满起来了,现在我们了解了,这么清楚、这么明白!

所以啊,说就算我们自己不修,至少在我现在的话,我是的的确确现在教我修,是,有很多困难,但是我逢人必说、处处地方讚歎。为什么?我晓得讚歎然后呢随喜,这个正是集聚我的资粮。以前我一向觉得:哎呀,你不要学这个;哎,不要马虎那个!这个是最(p14)大的谤法之罪,现在唯一的就是靠这个来淨化。

所以我常常想起世亲菩萨这个公案,喔育,他前半生毁谤那个大乘,那听见了这个大乘佛法以后,他想:哎呀,害了、害了、害了!我以前一直就毁谤,现在要自己割掉舌头。他哥哥说他,他的哥哥无著菩萨说:「欸,老弟呀,你割掉舌头没有用欸!既然前面你拿舌头来毁谤,现在还唯一的办法拿舌头来讚歎哪!」嗯,一想,没有错啊!然后呢他这后半生,是拼命去讚歎。因为他前半生是毁谤,但是呢他……不是!他不一定是重点在毁谤,他是造的小乘,后半生呢弘的是大乘,所以时间容或相等,这个究竟什么我们不知道啊,但是呢大小的力量毕竟不一样。所以呀,这个如果说反过来的话,那罪一定抵不掉;因为它大所以不但抵掉了,而且他最后往生兜率内院,对不对?喔,这样的好处啊,这样的好处啊!这是我们要了解的。

就像以前我们这个做坏事,或者做得不小心啊亏损了一点。亏损的什么?以前我们在这裡亏损的,譬如说亏损的台币,现在我们赚的,赚的英镑。喔育,一块台币要换多少英镑啊?我弄不清楚,大概一百块吧,这样。所以这个两个量不一样。实际呢,是大乘、小乘这个比例还不止此喔!所以他后半生能够广弘大乘的话,换句话说,哇!以前赔的本啊、亏的钱啊,只是亏它十万、八万,现在他赚进来的话,上亿地赚进来,那这个就是。(p15)所以我现在的了解的,就算我做不到,我必定要努力地去做。

实际上而更重要的还有一个原因,我常常说的,诺,现在我的因地心下对了,时时刻刻把那个圆满的因行,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非常重要的概念!是啊,我们就把那个圆满的心从现在开始,然后呢处处地方,虽然我行持啊,哎呀,是老病相寻啊!欸,可是对不起,这没关系啊,这个身体可以病,那个嘴巴可不病啊!所以我尽我的气力、尽我努力,啊!我在那儿讲、在那儿讚歎,你们在那儿问,就是这样,原因就是这样。喔,自己也欢喜啊、高兴啊!道理就在这个地方。所以我一再鼓励大家同学啊,你们也好好地趁年轻的时候,勤勤垦垦就努力,然后呢大家共同地讚歎、共同地发扬、共同地修学。

Some say to expend your energy only to stabilize your mind and to understand the view, ignoring all earlier topics, but this makes it very difficult to get the vital points. Therefore, you must develop certainty about the whole course of the path.
【若于前者全无所有,专修心住专乐见解,难至宗要,故须对于圆满道体引生定解。】

假定你对于前面所说的那个圆满道的次第没有,根本没有这个完整的认识,一心想修心住,说我得的定啊,或者乃至于就像这样的,哎呀,心不要散乱哪!没有用!或者的话呢,啊!你说那么因为这样的话,你要懂得很多道理呀,然后是广学去了,于是专门在那文字见解上面转,这两样东西都没有用。所以本论一开始就这么说,本论一开始怎么说啊?说现在「今勤瑜伽多寡闻,广闻不善于修要,故离智者欢喜道」,大家还记得这一句(p16)话吧?诺!现在有很多人要讲修行的,那修行的人他不要听道理的。不懂得,没有去听,不懂得修行的道理,修些什么?

所以我以往的痛苦的经验,修了半天是修的我。哎哟,我是忙了个半天,哎呀,找了很多书去看,然后呢自己觉得懂了。所以我发现哪,我啊,假定是我要去做这件事情的话,就像那个日本人发表那个论文一样,喔育,他是忙了个半天,他自己以为是发表了论文,结果啊完了以后谁也不懂他说些什么。当然对外面人,人家不懂没关系啊,对我们这裡边,结果是毫无功德可言哪,所以说这个叫学我啊,那是最大损失是莫过于此啊!所以你真正要修行的话,你一定要把那个修习的内涵是如理地、正确地认识,那个时候非要多闻,而多闻一定要靠善知识的引导。所以他前面也告诉我们,说勤瑜伽多寡闻哪,当时就是这样,而于今为烈,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那我们真应该庆幸:虽然在末法当中,虽然这个法运是越来越衰,我们居然能够听闻圆满的教法;我们要如何地珍惜自己的暇满人身,宿生没有善巧修行得不到啊,然后呢千万要从上面努力啊!

结果呢,你说既然要修行多听闻吧!欸,对不起,他因为无始的执著,听见了觉得:懂了、懂了!又不去修。是啊!所以广闻的人又不善于修要,见解上面空转,然后呢还大家讲我这个对、你这个不对,就是这样。昨天中午我们还有一个同修大家那儿讨(p17)论,说看见现在有很多人,他欢喜某一宗、某一派,他用种种的理由说这一宗最好、这一宗最好,讚了半天、捧了半天,他修了没有?没有。啊!这个实在是,诺、诺、诺、诺,就是这种味道。所以他前面一开头说,我们现在到处看见别人,「哎哟,这个好、这个好!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好了半天,完了以后呢,他回去觉得好了,他已经做了事情了,在那儿睡大觉。这个是什么?又是犯了这个毛病,所谓专乐见闻这一类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