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九册 p271)

所以说我一定要做到最圆满的,在因地上面,我们必定要下最圆满的,说我一定要做到最圆满的。是,可是你的走法呢?却不是一口气能够走得到,那时候看我们自己的力量以及自己宿生的根性。这个力量还是从宿生所积的善根而来,说你只希望得到一点人天果报,那么你就齐下士,到这地方、到这地方,你就得到了。现在我们经过了这样地修习,以及晚上温习比如说《了凡四训》等等,很清楚、很明白。这个要学《了凡四训》得到现生命运的改善,基本的理论都在这个裡边,本论裡边也是。那么你说,然后呢我要深入一点还要解脱生死,那么齐共中士;最后高明的话,你说要彻底究竟圆满,那么要走到上士。

说到这地方只是如此,上士的话就是大乘菩萨,而且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点点是真正属于密教不共的,一点都没有!只是因为写这本书的人,写本论的人哪,这个是密教的一个成就者,所以他引的祖师的语录,的的确确是个西藏人。但是儘管是西藏人,可是其(p272)中大部分,比如像他前面博多瓦、懂哦瓦、朴穷瓦,他们儘管是西藏人,可是他们传的学的内容,却完全都是共道的。嗯,你仔细看看,没有一点点这个地方是属于密教不共的,这个都要我们理智去辨别,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

乃至于我们目前,我们最适应应机的,比如淨土,或者好一点的禅宗,哪!也在这地方。淨土齐什么?最起码的淨土,我只要去就好了,那齐下士已经可以做得到,齐下士就可以做得到。稍微做得好一点的话,那么齐中士;你想做得好一点的话,那么上士。换句话说,还是你能够深入多少,就得到多少好处,这个概念,那非常清楚、非常明白!

所以在最后这个总说道的总义之前,这个概念我特别提一下。因为我自己当年就吃了这个亏,被这个障碍障在这裡,明明最宝贝、最好的东西,你都挡在那地方。结果呢,自己吃尽了冤枉苦头,哎,回过头来看看,啊,自己觉得心裡面真难过!所以我自己把我自己以往错误的经验,处处地方告诉你们,至于说能不能受用,那就看你们了,就看你们了。如果你们能够排除这个障碍去深学,一定得到。因为我晓得眼前有好几位同修,啊!那的确是就因为得到了这个圆满教授的指导以后,的的确确有直线地这么上升,不管他用来持戒也好、念佛也好。现在我们看那个文,那个道之总义就是整个的圆满的纲要,以及这个纲要必然的次第。

p. 555 (4)

At the outset, the root of the path derives from your reliance upon a teacher, so consider this seriously.
(p273)【谓于最初道之根本,即是亲近知识道理,故于彼上当善修鍊。】

第一件事情,修学佛法这个根本在什么地方,这个第一个指出来。那么然后呢我们用另外一个方法,另外一个观点来说:要一切是因缘配合,外、内两样东西;换句话说,这个第一支就是外支,其次就是内支。有了这个外面的圆满的正确的指导─那个在555页上面,就是我们刚才说555页上面─那么外面有了这个以后,然后裡边呢?裡边说:

Then, once you have developed an uncontrived desire to take advantage of your leisure, this desire will spur you to practice continually. Therefore, in order to develop this, meditate on the topics connected with leisure and opportunity.
【次于暇身,若起真实取心要欲,彼从内策令恒修行,为生彼故当修暇满。】

你得到了这个东西以后,所以真正要修学佛法,根本是靠外面的善知识,这个是我们现在已经有究竟正确的了解了。在讲这个之前,昨天晚上我们温习当中也特别提一下,容或有的同修没来,我就举一个比喻,佛法这种东西没有人讲,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就像说我们如果没有遇见外国人的话,根本不晓得有外国,现在虽然听人家有外国,啊,有外国这件事情,外国话怎么讲你也绝对不知道。乃至于这个外国话摆在这个地方,你只晓得弯弯扭扭那么写,你也不晓得怎么唸,对不对?很简单哪!儘管你可以现在那个字典上面用中文的拼,拼出来,你拼出来那个英文,外国人听了听不懂,绝对听不懂!

(p274)这个还有一个故事,我现在还想起来真是好笑。这个据说日本人这个治学问哪,用功甚勤!他们很多人,他们为了要好好地学,字典要背的。那说这个背不稀奇,他们那个背法很特别,买了一本字典回,背完了以后,那一张就撕掉了,背完了也就撕掉了,就这样。换句话说以后就不淮再有了,你如果背不出来你就没办法可想了。你看他们用功用到什么程度!所以说他能够把一本字典背得出来的话,那真是……而又很多人有这样。

有一次,我现在记不住了,那是民国六十三年不晓得六十四年,七三年、七四年?他有一个日本的学者到美国去,到美国去,他是医学界很有名望的人,那么在那边开一个很有名的一个学术会议。学术会议这个一个日本人就发表一篇论文。他那篇论文是用英文讲的,可是那个日本人讲的英文,啊!那个实在是,他就像不善巧学,实际上还是有人教的哟,有人教的哦!结果他讲出来那个英文,美国人听了以后觉得他在讲日本话,结果当然在座的也有日本人嘛,日本人听了也觉得他在讲美国话。结果呢,当然在座的人没有一个听懂。完了以后下来了以后,大家就问他,说:「你这个东西有没有英文译本?」「欸,什么?你问我英文译本,我刚才讲的就是英语呀!」在座的,在座的有一个中国的一个大夫,那个大夫是好有意思,那是圣罗克士医院的老人重建部的部长,就是以前我们台北那个中心那时候三个创办人之一,他是医学界非常权威的一个有名的,他亲口告诉我(p275)们这个笑话。

那时候我也是想起来,以前我们在学校裡的时候,听见人家一个日本人,我们譬如说「第一」,第一这个英文应该唸「弗斯特」,他日本人唸怎么唸?「发思豆」。那个完全,那个音完全变掉了。所以实际上如果说我们,以我们没有这个一个外国人亲自指导我们,儘管书本上面用了个注音,你去学的话,那个「弗斯特」你就唸成功「发思豆」。当然他如果听惯的可能知道,如果不听惯的,他的的确确觉得你在讲日本话欸!所以他演说了一遍以后,他觉得讲英文讲得很得意,下来了以后人家要他英文译本,就是闹这种笑话。

这个虽然是个笑话,这是很轻轻鬆鬆地让我们体会到,我想我们人人感受到,那世间现见的这种东西,没有人教,我们能学得成功了吗?所以说「佛法无人说,虽智不能了」,儘管你可以看看经论,就像说,欸,它明明是把那个英文字用那个中文注解出来,对不起,你学了半天还是不行,是同样的道理,这个我们必定要了解。那这个本论前面也特别说明这个道理,所以这个是根本,没有,谈不到!容或你以前已经修过了,那个时候不是说你一听就会,因为你宿生已经有过了,这个是前面一再解释,这个是外支。

进一步呢,说有了这个你要修的时候,你所依的是什么呢?就是难得这个所谓暇满人身宝。这个得到真难哪!可是我们得到了以后,却偏偏由于无始无明覆盖,忙那些不(p276)相干的事情。所以那个时候要修习,修习这个暇满人身的意义,于是从我内心策发说:哎呀,要忙这个、要忙这个啊!你有了这个这样力量,那个时候就可以开始真实修习。那么真实修习下面呢?

Unless you then stop the various sentiments which seek the aims of this life, you will not diligently seek the aims of future lives. So work at meditating on how the body you have is impermanent in the sense that it will not last for long, and on how after death you will wander in the miserable realms.
【次若未灭求现法心,则于后世不能发生猛利希求,故当勤修人身无常,不能久住,死后流转恶趣道理。】

那个时候就要学无常,这个次第很重要、很重要,而且有它的必然性!实际上呢,暇满跟死也可以併在一块儿,但是这个裡边确实是两样东西,而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因为为什么要修那个呢?平常我们就是耳儒目染,无始这个无明覆盖,总是把现在的事情少不掉,总是为它所骗,结果骗了半天,两脚一伸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忙的东西留在现在是一点带不去,而因为你忙了,然后呢造了业却是把我们送到恶趣。这个道理如果不了解,虽然了解了而内心当中没有如量生起,如理生起这个相应之量的话,还是没有用!所以那个时候要勤修无常以及死后这个,否则的话总觉得:唉呀,这个也少不得,那个也少不得。所以平常为什么我们觉得:哎呀,这个也不好意思,那个也罢不了。就是因为缺少这个正确的认识,以及虽然有了认识没有如理地修习。结果呢人身很快过去,完了以后难得的一(p277)生是白白浪费,又下地狱,哎呀!所以这个是正式修行入门第一步,非此不可!

所以不管你学什么,你看禅─啊!那个禅,总归一定说「生死事大,生死心切」,念佛也是如此,哪有一个地方不讲这个的!那么因为看见了人身这么迅速,忙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自然而然把现实的一切,哎呀,放得这是放到不能再低的限度。然后拿著一个钵去讨到吃饱了,今天好也好、坏也好,吃饱了肚子赶快修行也好要紧。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因为见到世间是痛苦啊,一无可取,唯一是皈依是只有三宝啊!说:

At that time, by creating a genuine awareness which is mindful of the frights of the miserable realms, build certainty from the depths of your heart about the qualities of the three refuges.
【尔时由生真心念畏,便能诚信三宝功德】

念那个世间的可怕,而能真诚地皈投、信仰三宝功德,

Be constant in the common vow of going for refuge and train in its precepts.
【安住皈依,】

皈依是皈依两种,

【不共律仪学其应学。】

那个时候一步一步地上去。皈依了以后那个才晓得,真正帮助我们跳出来的是这个,那时候就不但皈依而且学它。那么再进一步,

Then, from a range of perspectives develop faith, in the sense of conviction, in karma and its effects—this being the great foundation of all positive qualities. Make this faith firm. Strive to cultivate the ten virtues and to turn away from the ten nonvirtues, and always stay within the path of the four powers.
【次于业果当由多门引发坚固深忍信解,是为一切白法根本,勤修十善灭十不善,相续转趣四力之道。】

皈依了以后─这个皈依是入门,正式入佛法之门;这个是下面,可以说第四步,顺(p278)著次序来。那么那个时候皈依了以后,由于皈依你找到了真实的方向了以后,那个时候晓得:原来,哦!我们真正该做的事情是什么?从必须皈依的佛,说三界之内唯一依靠的是佛;从人上面而转到我们正皈依的是法,而法的中心是什么?哪!如此因感如此果,所以造什么业因感什么果报。因为你了解了这个,所以我们起心动念、举手投足之间,是一步都不能差。那个时候自然你持戒是战战兢兢,念佛是啊更是勤勤恳恳,乃至于学禅,无一不从这个次第,用这个上头来的。所以必定要对这个业果起得深忍信解,所以他说「一切白法的根本」。那么这个时候呢,以往的事情已经造了,你没办法了,你怎么办呢?所以是啊,眼前是勤修十善、灭十恶业,而以往这个很多已造的业怎么办呢?要修四力忏悔,四力忏悔。所以你真正地由皈依了解了这个业果的必然关系以后,自然第一步走上去的是真实的忏悔,所以第六。以上这个叫作共下士的,共下士的。

如果说我们要求世间的,那么共下士已经就很好了、圆满了!如果你要求出世的,共下士也最善巧的一个法门,已经派上用场了─念佛法门,念佛法门。它这个共下士是求下一生保持人身跟生天,我们现在是要求往生淨土,这个道理都在这裡。但是呢这个往生,那是勉强可以挤得去,因为你取法乎下,不一定得到;你全心全力去做,可以得到的,差一点,就不行!所以我们从这个上头来说,不要说圆满的佛法,就是念佛,这个绝(p279)对不能以此为满足。它假定你是一个根本就谈不到解脱种性的人的话,你也只能算这个,那么齐这裡为止也可以了,这样。对后面来说,这个却是下面必要的共同的基础,必要共同的基础。所以有的人说这是密教的,听起来真是可笑,这个连它世间所应该学的东西都包含在这个理由。那再下去,

When you have thus trained well in the teachings associated with a person of small capacity and have made this practice firm, you should contemplate often the general and specific faults of cyclic existence, and in general turn your mind away from cyclic existence as much as you can.
【如是善修下士法已,当多思惟,若总若别生死过患,总于生死令心厌捨。】

由于前面的善巧地修习以后,虽然你能够跳出这个恶趣之苦,但是对不起,还在这个轮迴当中。只要你还在轮迴当中,这个轮迴没有脱之前,这个总归是永远把你限制在这个生死苦轮当中。所以必定要了解,对这个生死过患的行相,那时候你策发了厌离心,那个就是佛法不共之法,佛法的超越的基础在这裡了,这样。那么因为你从这地方了解了生死的真相,策发了厌离心,然后呢感觉到痛苦,要跳出来。那个时候你找到原因是什么,能不能跳出来,所以,

>Then, having identified the nature of karma and the afflictions—the causes from which cyclic existence arises—create an authentic desire to eliminate them.
【次观生死从何因生,当识烦恼及业自性,发起真实乐断之欲,】

这个是下面一步,因为感到了苦,所以说「它这个苦的因在什么地方呢?」那个时候就认识:啊!原来真正能够繫缚我们流转生死的─业跟烦恼,而烦恼为上首。所以你(p280)真正要断它的话,必定要从因地上面断起,所以这样的话,就启发那个真实的要断生死的欲,这个时候所谓「善法欲」。由于如实地了知、信解佛所说的,所以「信为欲依」,那个时候你就开始说,要想了脱这个生死,怎么办呢?一定有它该行之路。要想了脱生死得到了脱生死的安乐,那么就要走上这个了脱生死的真实之道,说:

Develop broad certainty about the path that liberates you from cyclic existence, i.e., the three trainings, and particularly make effort at whichever of the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you have taken.
【便于真能解脱生死三学总道,能引定解,特于所受别解脱戒,当勤修学。】

因为这是三学的根本,一定从那这个根本上面的上来的。所以策发了这个以后,那个时候一定要努力从这个上面、根本上面,就是别解脱戒,就是我们所谓的戒─律仪戒,这个是第九。齐此到这地方呢,共中士,共中士。所以如果真正要修学佛法的人那必不可少的,这个基础没有,谈佛法那都是空话,那都是空话!不管是哪一个,性、相、禅、淨,乃至于小乘。如果说我们以淨土来说,如果你能够这样地严持戒律的话,真正认真,你只要把这个功德说我回向─中品。《十六观经》上面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要不信佛语则已,如果你不信佛语的话,你也不会念佛;如果说你要念佛的话,当然信佛语。那信佛语的话,那这个道理就在这裡,这么简单、这么明白!我们进一步,说虽然如此还不圆满,而且实际上呢,它真正的中心是拿这个共同的基础,要引导我们究竟圆满之道,所以再从这个基础上面又向上。

When you have thus trained well in the teachings associated with a person of medium capacity and have made this practice firm, consider the fact that just as you yourself have fallen into the ocean of cyclic existence, so have all beings, your mothers. Train i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which is rooted in love and compassion, and strive to develop this as much as you can.
(p281)【如是善学中士法已,作意思惟,如自堕落三有苦海,众生皆尔,应当勤修慈悲为本大菩提心,必令生起。】

因为你从前面所了解、观察到生死的过患,所以觉得苦;那么推己及人,有种种善巧的方便,然后呢策发大菩提心,而大菩提心的根本是在大慈悲心,这样。所以不但是推己及人,为了别人,而且特别说明,就要圆满你自己的问题,还非佛果不可!儘管你眼前讨一点小便宜,可以证一个声闻果,结果呢却是走了远路,却是走了远路。而就两者:或者是直走大乘,或者是走声闻果的,这个两乘行人比较的话,声闻果好像稳一点。因为他远,所以说就他真正所负担的苦来说的话,却反而远来得多;直走的那个大乘的,远比声闻乘的人要省力得太多、太多!所以从这个地方他也特别告诉我们,就算是真正为自利起见,这条路还是最好,还必定要学这个大菩提心,这个裡边有详细的说明,详细的说明。那么那个时候,啊!说一定要令这个大菩提心生起,这个是大乘道的根本,也是大乘的不共因,也是大乘的不共因。所以说:

Without it, the practices of the six perfections and the two stages are like stories built on a house with no foundation.
【若无此心,其六度行二次第等,皆如无基而建楼阁。】

如果这个大菩提心没有的话,不管你是显教、密教,显教通常我们讲的就是「六(p282)度」,密教真正讲的就是「二次第」。所以学到这裡为止,二次第是什么?只有那个名字,内容我们根本没学到。所以说这个完完全全是什么?完完全全是显教,可是密教的共同的基础都在这个上头。所以说,的的确确这本书宗喀巴大师写的目的,是希望学密乘的人学的,因为这是最高的。但是到这裡为止所学的内容,却是共同的基础,是大乘的人必须要学的,必不可少的!

六度是我们知道的,二次第呢?一个就是生起次第,一个就是圆满次第,前面已经讲过了。如果是你没有菩提心的话,那么不管你学的这些东西,就像没有基础建楼阁。这我们一再说,你造大楼屋顶坏没关系,你屋顶补补行了;如果你没基础的话,对不起,绝不可能,你勉强造上来,造上来一定塌掉。现在有很多人讲密、密、密,结果密了个半天,密的根本在哪裡不知道,虽然有的时候知道了,他也不晓得真实的内涵。所以你们如果说真正有人想学密的话,这个地方是更是重要!同时,如果我们对这个正确地了解了以后啊,这个密教的形象也不会任人家坏。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大家有这个坏的形象,所以佛法都被这个上面破坏。如果说你这个坏的形象现在密教裡边,人家就说密教把佛法破坏了;如果你坏的形象现在显教裡面,同样的是显教把佛法破坏了。譬如说我们现在常常举的比喻:现在说日本人讲学教,本来(p283)天台教观是非常圆满的,他学到后来啊只要一样东西─「南无大乘妙法莲华经」。假定那个教就这么六个字的话,那个佛真是一点用场都没有了,说了四十九年说了这么多法,他、他、他难道还不知道只要六个字啊!嗯,你看!如果弄到后来只要学这么六个字的话,请问佛法还有些什么!然后他也只会唸这个,然后呢唸完了这个字,什么事情是乱搞。那人家说:诺、诺、诺、诺!佛法就害在这裡,这是很明白啊!所以我们真正要学的,必定要这个基础有个认识,你为了弘法也好,为了自修也好。

这另外一点呢,就是我们了解了这个东西以后,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就不会被那个形象所骗。我们了解了真实的内容,这个就产生两样殊胜的好处:有一种好处呢,因为我们不了解真实的内容,看见它坏的形象,随便地毁谤它,结果产生了非常严重的毁法的罪过,对我们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对人家也没有好处。你真的去破坏它,你破坏,你自己不懂得它的内容,你怎么破坏它呢?也破坏不了!对你自己呢又是毁谤,造了毁谤之罪,这第一个。第二呢,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你了解了以后,然后你正确地了解这个不管是若显、若密的真实内涵,然后你能够把那个佛法的真实的内涵,能够登高一呼展露出来,让人家了解。那人人晓得:啊,他走错了!于是这样一来的话,就算你不修、不深入,佛法也因为你这么一来,能够维持它应有的世间的地位,你这个功德就不可思议。你拿这个功(p284)德要去回向的话,不管你学什么,你的功德是大大增上,这个道理太清楚、太明白了!

所以以我现在的了解来说的话,千真万确!就算我今年是六十多岁了,我还是拼命努力学,原因就在这个上面。因为我很清楚、很明白,我在这裡修学干什么?欸,佛法嘛,要增长功德、淨除罪障,这最好的方法欸!所以到这地方啊,说现在齐此为止,大乘的基础根本建立。

好,现在到这裡,到这裡为止,由共中士自己思惟苦,然后呢推己及人,乃至于为了自己究竟圆满,说非要发大菩提心求佛果,这个是大乘的基础,大乘不共之因,那么到这裡才进入上士。「若无此心」,这个不管是显教、密教都是空话。那么继续下去,

When you develop a little experience of this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confirm it with the rite. By making effort in this training, make the aspiration as solid as you can.
【若相续中,略能生起菩提心相,当如仪受勤学学处,坚稳愿心。】

那个时候有了这个心以后,不是到究竟圆满,说「略能生起」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学这个学处。学处的什么啊?愿心。这个大菩提心又分成功愿心跟行心两样东西哦!学愿心,这个是不共皈依的愿心,要使得这个愿,大菩提愿非常坚固。实际上那个大菩提愿不是发了以后……一直继续地修,一直到成佛。那么这个在共上士的时候曾经说过的:初如种子增如水,最后成熟如结的个果长时受用,初、中、后三,都要这个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