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九册 p205)

p. 578 (9)

【又如绳上虽毕竟无蛇,然由见绳为蛇故,生大怖畏,如见真蛇。】

就像前面我们了解了绳上决定没有蛇,但是为什么啊?因为无始无明所覆,妄见而看见这个蛇。所以那个时候,虽然没有蛇啊,却是真正能够生大怖畏,好像真的蛇一样。因此,

【如是依自五蕴所见之我虽非实有,然由分别假立之我,于行、住、坐、卧等四威仪中作一切事亦不相违。】

就是这样,这个五蕴上面之我,实际上的我也没有。但同样地,由什么?「由分别假立」,所以叫作分别假立,什么?由于虚妄分别。这个「假」是什么?就是假借。哪!这个是假的,借这个五样东西,因为你虚妄分别来安立之我。欸,虽然虚妄分别安立之我,却是在四威仪当中可以做一切事情。就像前面这个蛇,明明是没有啊,却是要让你害怕,(p206)一样的道理。

这个道理就是什么?「即缘起义」,缘起就是这个。你懂得了这个,了解了刚才我这句话吧!噢,无明、行、识来了,这个识怎么安立的?欸,妙咧!就因为无明而行,行了以后─识,所以这个识本身就是这样安立的。而然后呢,再把这识回过头来,当然跟它相应,这个道理很简单,对不对?譬如说,我现在这样东西是用这个方式,所以是用地上立,还是从地上倒;从这个上面生,还从这个上面灭。现在这个东西所建立的,自然还受这个建立的原来的东西受它的支配。譬如说我们做一个桌子,如果你做桌子用木头等等造的,当然一定的还受这个木质的影响。如果这个桌子是用钢铁做的,是钢铁的影响。这个什么话吗?譬如木头所做的,用火来烧就会烧坏掉了;用钢铁所做的话,对不起,你烧它一下,烧不坏。现在呢这个识就是我们无明所安立的,所以你回过头来识所相应的就是无明部分,就是这样的彼此间的必然的因果关系。这个也是个比喻,所以这个缘起就这个上头。那同样地,你如果是这个时候你了解了,

【如是若见一切法都无自性,即由无自性故,便能安立缘起因果。是为性空现为缘起义。】

(p207)这个就是佛法的中心思想,就是中观的正义就在这裡。前面这个道理我们都了解了,那么这样的话呢,你正确地见到:哦!原来一切法真正要找它的实在的、真实的内涵,这个真实的内涵,叫它自体、自相、自性、真实有等等啊,嘿,没有!欸,正因为它没有啊,才会安立,才会假安立。这个假安立啊,因为它是假安立,所以有这样的怎么的因,就会有这样的果。假如它本来有的话,你怎么去安立它嘛!对不对?你就没办法动它,它本来就这个样,你就不能动它啦!所以说正因为它无自性,无自性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作性空。所以正因为性空,是必定缘起;正因为缘起,是必定性空。「是为性空现为缘起义」,所以它正因为如此,所以它那个本性空,正因为本性空啊,所以才有、才现起,才会产生必然的缘起的意义。所以前面说,诺!这样的,因为你正见一切法都是空,所以是正见缘起。反过来说,

【若见一切法唯由分别假立,缘起因果皆应正理。即由此故便能引生一切法皆无自性之定解。是为缘起现为性空义。】

反过来,你了解:哦!原来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的分别所假立的。因为这样分别所假立的,所以你这样地怎么安立啊,就会有这样的一个行相。你安立的这个东西叫因缘,下(p208)面现起来这个东西叫作果报。那么自然而然这个时候你……一切法必然是都是这样地安立起来的,这个安立起来都是假借那些东西安立起来的。自然而然,你怎么安,下什么样的因,自然而然现什么的果。由于这样的道理,自然而然才了解,必然会引生一切法都绝对没有真实的、确实这东西。这个时候你晓得:哦!原来缘起啊正是性空。所以现在我们常常说:明明是空的,就它偏偏地缘,好像这个裡边有矛盾。现在你真实地了解了中观正见的话,那就一点都没矛盾。正因为它是空的,所以必定是缘起,这个幻有的现象,就是必然的;正因为它缘起,所以必然是性空。这个就是学教下当中的它的最殊胜的一点。

譬如说我们讲禅宗,禅宗绝对有它非常了不起的、非常殊胜的,特别的功效在。可是禅宗这个裡边,它有它一个特质我们必定要了解─学禅的人一定要有老师。为什么呢?因为当我们证见空性的时候,那个时候忽然之间一切都消失掉了,那自以为觉得:啊!一切都空。那时候啊你不知不觉之间会走上话大空(编者按:此词不确定)。何况在没有证见空之前,你在定当中,乃至于定、慧都不认识。譬如说我们学定,你没有得定的话,根本不可能证见空性。所以得定的过程当中,从欲界定到未到地定的时候啊,那个一切的实质,慢慢、慢慢像如云如雾这样消失掉了,好像身心不见这个状态。如果你不了解,以为:啊!证得空了。那连它定、根本定都没得到,这是第一个错误,绝大的错误,我们很(p209)多人都陷在这个裡边。

进一步,就算你真正地能够参,然后证见空性的时候,欸!见一切都没有了。实际上呢他不了这个空而便是缘起义。这个你们如果说正式地去研究一下,正式学禅,以及看看那个襌宗古代的祖师的公案,都是这样的。很多人一下说一坐破三关,一开悟彻底开悟,那是因为他以前走得很高了,这样。重新回来的时候,就好像以前存在银行裡,跑进去一看,哦!我原来有个上亿的财产,绝对不是现在有的哟!平常一步一步上去的话,一定是第一步初关、第二关、第三关。那我想我们大家了解,破了以后,对不起,他那个祖师说:还在,还没有,你还要来,继续地再来,一步一步。那跑下去什么?就是这个。万一你没有,离开善知识的话,毛病就来了,很多、太多这种祖师们都有这种典型的公案。或者他只破了前面的,然后呢因为没善知识的引导,自己觉得见道了。啊!目空一切,话大空(编者按:此词不确定),自己也错,带人也错。还有一种呢,虽然如此,但是呢问题没有解决,继续地再参访,到最后才能够真正地解决这个问题。

而教下─不!那理路上面先告诉你清清楚楚,然后你照下去走的时候,那个方法是非常稳当。当那见到一步的时候,你就晓得了,哦,现在达到什么程度、现在达到什么程度。换句话说,一个老师是活字典,必定要你跟他有缘,一直跟在旁边,那个时候你还肯(p210)听他,他还肯指导你,否则的话跟在他身边没用。现在教下你这个理路清楚了以后,一定为什么要产生定解,然后你照著这个次第一步一步走入的时候,你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哦!对、对、对!跑到哪裡,你不会走上这条错路,了解吗?这是它的两个特质。实际上呢,你真正地有圆满的师承,正确的方法,这两个的的确确是一样的,这个结果是绝对一样的,这个地方特别说明。

反过来,你现在如果真实地了解了这一点这个道理以后,平常我们非常混淆的空、有之间那个观念,不但没有一点的矛盾,而且必然两样东西要互相观待而立。空是观待有上而立,有是观待空上而立;拿掉了有就没有空,拿掉了空就没有有。譬如我们论任何一件事情,说这个东西,然后呢你说,是,有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缘起义,对不对?那是很正确的。嗯,那是塑胶的,然后裡边是什么的,经过怎么做、怎么做,正因为它缘起,所以必然不是天生来有实质性的东西。实质性是天生如此、本来如此,你不能改变,不是因缘所造作的,所以叫作无为法。

有为法是什么?你有所作为产生这样的功效,就这样。因为你有所作为而产生,所以同样你有所作为而有,有所作为而无。所以「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彼此间的必然关系。因为你用这种东西建立起来的,所以如果这个建立起来怕火的话,(p211)碰到火它也烧掉了,对吧?就这样。如果这个东西不怕火的话,那么碰把火,它也动不了它,这个是必然的这个因果关系。所以在这个上头一定是什么?哪!正因为它性空啊,所以现起这个缘起之有,这两样东西你不能离开了讲的呀!

当然在我们平常状态当中,你只看它的一面。说现在用那个功,用它的时候,你根本用不著把那套理论搬出来干什么?这个不需要,这个是不需要的,实际上呢对这个事情的本身是这样。那么是用外面的东西是这样哦!当我们身心上这种东西,这个东西本身却是什么?跟它完全一样的,这样,跟它完全一样的。那我们平常为什么所以迷糊呢?就是当我们运用,实际上运用这个身心的时候,假定我们正确地了解这样东西的话,自然而然你要什么样的果,你就下什么样的因;你要避开那些果,你就应该避开那些因。反之,眼前这果,如果说你觉得不好,你就在因地上面怎么样去拿掉它。

因为我们彻底地了解一切法绝对不是天生如此,绝对不是自性有、自相有、实在有,这个叫作什么?性空义。所以你因为见到了性空,那个时候你会产生一个什么结果啊?任何事情是战战兢兢,是一点不会错,对不对?这个简单嘛!没有一个地方不由因果建立。所以到那个时候,哇!你那个持戒是非常认真。马虎一点你晓得,你马虎一点,对不起,你这个马虎的因,就得马虎的果。你认真的因啊必得认真的果。这样一来,你了解了,知(p212)道这道理,你会不精进吗?所以现在人啊讲空讲错了,讲了个半天,讲完了空什么都马马虎虎不要了,他何尝真懂空呢,真懂得空?这个概念清楚不清楚?

因为这裡,所以呀就我要提一个事情。啊!有的人,是,因为不善巧这个,所以常常说:「唉呀!你讲了个半天空、空、空,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场嘛!」现在你想想看,有没有用场啊?用场太大啦!你如果是真正了解了空的话,你必然会战兢惕厉,喔育,这个一点小地方都不敢马虎啊!对不对?这第一个。

然后呢,我们如果真的把那个空理能够推广开来的话,你遇见任何一切事情,任何一件事情,譬如人家跑得来骂你,平常为什么我们会要发怒啊?欸,很自然哪!人家或者捧你,你自然就高兴啊!为什么?这很明白,当人家来骂你的时候,我立刻的反应这个是什么一种状态啊?现在这个地方叫「无观察识」,对不对?那就是我们这个名言量,那那心裡面自然地不加观察地「砰!」一下─「他为什么来骂我?」这是无始以来虚妄分别所安立的,你必然会发脾气,就这样。再不然的话呢,假定你经过多生的习气,养成功了忍辱,那个还是你的什么?以前的习性养成功的,还是行所安立的识。所以他来骂你的时候啊,「唉呀,好啦!」也就。现在不管是你容易发脾气也好,或者你能够忍辱也好,乃至于经过世间的修养来说,啊!你笑一笑也好。这个前者是属于所谓俱生而来,后者所谓分(p213)别而来,必然产生结果。

假定你真实地了解了这个空的道理以后,那么这个时候呢,就看你了解这个空理的深浅。以我们现在来说,闻思相应的空理,这是我们凡夫下脚第一步应该走的。听懂了道理:噢!原来一切事情都是这样的。那么为什么以前会产生这样的这种贪瞋痴?因为无观察识。现在你认得了,经常去观察,所以这个叫什么?如理思惟。假定你正在如理思惟的状态当中,然后这个人来骂你的时候,你想:啊!那绝对不是天生来的,一切事情一定有的因果缘起的法则。嗯,我不一定什么时候是不知道,但是确定以前骂过他,所以呀会产生。

所以前面讲的业果等等的话,只是说:哦,这个业是必然感得的果。这个道理何在,不清楚,到现在完全清楚了,对不对?结果呢,现在这个清楚了,才能够对前面共下士这个业感果的产生决定信解,对吧?假定你对这个有了决定信解的话,是不是从理上面,从任何一个角落上面,你就很清楚明白地解决眼前一切问题。对不对?那个空之功效啊,之广、之美呀,乃至圆满哪!世间无出其右。不幸的是,我们现在学佛的人都不要。

譬如念佛,那你为什么要念佛啊?很简单嘛!因为我们无始以来都是什么?这个无观察识,无明相应,虚妄分别所安立的这个东西,一天到晚所对的,你就缠在这个裡边。唯(p214)一的办法,在这种情况之下─不是唯一的,唯一的结果,你注定你呀永远受苦。你现在不怕苦则已,反正你去,由你去,啊!你在地狱上面,你不怕苦你去熬吧!不要说地狱,在世间,哎哟!怕了苦,你才想办法。对不起,要想跳出的苦,唯一的办法─这个路。那怎么办呢?说:唉,要照著这个路一条一条路走的话,那个实在好难哦!那时候你才了解了。怎么办呢?还在这个上面。所以那个时候啊,你不在那个细緻的上面说要了解一切的内涵,要解决它,你只晓得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如是因感如是果。为什么?一定是性空缘起,缘起性空。所以眼前这个不理想是以前是莫可奈何,现在你要扭过来的话,你只要因地上面念念下正因,将来必定感这个因相应的如是果。

所以以前忆念的时候,唉呀,这个难捨啊!唉呀,这个父母也难捨,啊,这个兄弟姊妹也难捨,那子女也难捨。然后呢子子孙孙、孙孙子子,永远牵缠,唉,这一大堆。呜!现在这些东西都是世俗。啊!非常可怕,一心念佛,这样。你如果能够心目全部跟这个相应的话,儘管你没有如实地真正找到,可是这个因果必然向前推衍的结果,那跟它相应啊!这个道理还在这个上头。你们念他,他们引你。所以整个的佛法,没有一点漏洞,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脱出,如果脱出来,佛就不值钱了。世间很多定律,欸,它到了某一个地方就有个极限,说对不起,有个例外。如果佛法有例外的,那佛就不圆满了,对不对?

(p215)所以你想,你懂了以后,哪个地方用不上?那么你为什么要持戒呢?很简单嘛,我是个凡夫啊!我并不了解我这个行持究竟怎么样,为什么?我在无明当中。儘管你现在觉得:啊!我用理智推断。但是这个理智推断,你这推断的凭证对不对?邪慧,不是正确的。所以我这个理智的推断只是增加什么?增加世智聪辩,增加了世智聪辩是没得用场。这种世智聪辩所安立的因果关系啊,叫戒取见、见取见两个,两个,一个是禁戒取,一个是见解取的。儘管你以为如此,结果是越走越错。那么怎么办呢?唯一的依靠就是,佛是彻底正确认识的,换句话说,迫近的,你只有依靠他。所以佛告诉你,要这样,我就这样,要那样,就那样。所以你晓得你只要这样做,一定感得这样的果报,所以自然而然你是要持戒,也懂得这个道理以后啊,从根本上面你就:啊!必然会在起心动念当中把得非常正确,一点不会含糊。你认得了,这些问题都解决了!这是我们必须应该认识的一个概念,清楚吗?

昨天晚上还有人谈起,因为我们随便谈起,说一些事情啊!所以有人说,啊,譬如说大乘、小乘的开合不同,乃至于尤其是现在讲到《楞严》的,譬如说,啊不,密宗说《楞严》上面的「清淨明诲」。你们不妨仔细去看看它,它说得很清楚,说得很清楚。大小乘的开合不同不在形相上,在心地上面,对不对?如果是你真的为了发了大菩提心,杀也(p216)对。同样地清淨明诲上面的三个清淨明诲啊,它第一个其心不杀,第二个叫其心不淫,第三个叫其心不盗,它不在形相上面说,而在这内心上面说。道理在哪裡啊?因为,哪!这个都是什么?我们名言识所安立的,所以转的时候也在这上面,因果的基本的概念都在这个上头。

上一堂课有人,有一个同学建议,那么非常好,非常好、非常好!因为这位同学也慢慢地那个听出兴趣来了,所以他就问起那个师承。那么的的确确,我想尤其是从头开始听的人都晓得这本论完整的师承,的确现在尤其是你们稍微相应一点的,都会感受到这个法如此圆满哪!不管在任何情况之下,这个时候千万注意哦!然后呢这个圆满的法,还必须要你自己的理智去思惟、观察。我所以说这个话,的的确确有很多感慨,我自己的经验包括。那今天早上还有一个同学来问我,他说:「有人说教了这个要学密的。」唉!我听了这个话,长叹一声。我不晓得你们懂不懂我这个长叹的原因。但是他下面的解释,我觉得非常同情他。

没有错,正因为我们平常的时候,就没有善巧地运用这个理智。现在我们这裡了解了,那平常我们为什么陷在这个生死当中,就是我们的认识作用。这个认识作用叫什么?名言识,叫无观察识,叫无观察识。而平常这个无观察识一向是什么状态呢?一向就是痴(p217)痴呆呆,这是一种,这一种人啊属于情见的;还有一种人的话呢,啊!他善巧分别。一种属于情,一种属于见,这个都是无观察识。所以呀,都是东风东飘,西风西飘。

我们真实要学佛法的话,依你理智去观察。所以佛经上面说:不要因为我说的,你必定要如理思惟。现在大家不经过如理思惟,就算听了佛法,大家还是这样,那你学它干什么呢?你必定要照著前面一步一步来,一步一步来的话,不管人家怎么说,你都动摇不了你,前面次第说得很清楚啊!那么这个不去谈它。如果你正确、慢慢地上来,跟不上来有两条路,不上来的话有两种情况:有一种情况呢,他根本就跟不上,唉呀!这个越学越苦啊!那是不谈了。还有一种呢,因为他自己没有如理观察,然后人家说这个,哎哟,他也听得这个;人家说那个,人家说好,他也去求,要去求嘛又找不到;人家说不好,他也排斥,排斥嘛也莫名其妙地弄错。

凡是真正听的人我想都有这种感觉:哎呀!慢慢地觉得这味道听出来了,然后呢对我们眼前的错误都解决了,欢喜得很。所以他就问我,「啊!这时候就体会到原来这个师承这么重要。」那时候我简单地回答:「是!我只是说找到师承何在,我并没有得到师承。只是因为有完整的师承,只是最基本的、简单的,告诉我们一下。」我曾经跟大家说过的,我的老师,有几个老师自己告诉我,这么简单地说了一下,我才了解这个真正的精要(p218)在什么地方。但有一件事情我体会到的─问题不是没有完整的老师,始终是没有好的学生。那我自己就不是个好学生,所以没学到好的东西,今天耽误了大家。

所以如果说你们真的要想学的话,像我们世间一般的畅谈,那根本学不起来的,说老实话。喔!你的意见要这样,我的意见要这样;看见这个不对,看见那个不对。你没有尊重法的心情,绝对学不起来!我当初我们在那边跟著这个老师学的时候啊,哇,那个跑到……一看见老师来,那在任何情况之下,那大家是鸦雀无声,在任何情况之下,都是这样。他如果说一句话,我们从来没有什么跟他敢顶嘴的,不要说他合理的,就是绝不合理的,我们听:「是、是、是!」有的时候心裡还在滴咕。那如果比较好的话,同学人家发觉:「欸!你自己好好地检查。」我们只总归要在自己内心上面找问题。所以刚才那个同学说,现在他因为听到了这个欢喜的法,所以建议大家在这个课堂裡边,一定要很认真地守秩序。那么这个呢,我也只是说我只能说建议你们,本来学这个东西,都是大家这样的,不要妨害别人,至少这一点要做到。

现在我们继续下去。刚才说到这个由于性空,所以真性空是见到缘起,真缘起是见到性空。这两件东西就像两枝筷子一样,你要想拿那筷子夹东西呀,对不起,嘿,少掉一枝还不行欸!平常我们错就错在什么地方啊?错就错在不善巧学。啊!讲空啊不要有的;(p219)讲有啊,不要空的。不过居然有人有这个本事可以过那个独木桥、走钢索,这种人天下的绝顶高手啊!我想我们普通是可没有这个本事啊!你们千万注意。所以我们现在真正要善巧学,在这个完整的地方告诉我们,这两样东西绝对不能分开。一分开,你一分开,对不起,你讲空,空就空错了;你讲有,有就有错了。这个是我们应该有的第一个现在基本的信念。

实际上这个信念还是靠什么?哪,你继续下去,你总要一步步地深入。如果你对这个道理了解得越透彻,然后你回过头去广看,不管是何经、何论,从小到密,没有一个地方违背的。如果有违背的,对不起,它就有问题了。所以了义经之所以了义,那究竟圆满了,你用在任何地方,绝对没有障碍。什么叫不了义?它在这个范围之内说的,用到别的地方有障碍的。当然了义的真正的意思是不在这个上头哦,了义的真正的意思。实际上呢了义跟不了义的,它的运用的范围,它也是必然性的,这个是我们这个地方。

所以我常常说,我现在说的很多,都不是正确地按照著法相名词解释。如是按照法相名词解释,一则嘛这时间不晓得拖到几年,大家也没有完整学过嘛!我只是把我们容易懂的,哪,从这个体验得到的上面来解释它。等到了解了这个实在的意义,不妨我们回过头去,如果要去弘法利生,那个时候再学完详的法相名词,那个才可以。当然你把这意思(p220)再简单地介绍给别人家,那个倒的的确确只要他心裡面认识了,照著去自修,那绝对没错的!这个我要特别说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