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九册 p169)

平常我们说那个虚空,有四方、中央,说东南西北,这个都是以空间来说的。

p. 577 (2)

【若觉虚空非于诸方分上分别假立,而是有自性者,应观虚空与彼诸分为一为异。】

同样地,实际上那个虚空本身还是什么?还是分别假立,不是有一个实在的自体。那么现在呢,同样照著前面的方法看看:如果有实在的自性的话,看看这个虚空与这样的方分,换句话说,中央、东、南、西、北是一啊,是异?

【若是一者,诸分成一,东方虚空与西方虚空,亦应成一。则东方空中降雨,西方空中亦应降雨。过失甚多。】

假定这是一个的话,那就不对了!东、南、西、北,东就是西,南就是北,这什么话呀?假定是东就是西,南就是北的话,东方在下雨的,西方也在下雨,这个没有这个道理呀!绝对不可能嘛,对不对?这是不可以,是太多的过失。

(p170)【若是异者,则除虚空诸分之后,应有虚空可得,然实不可得。是故虚空非有自相。】

同样地,现在我们所谓的虚空啊,也一样地像上面所说的,只是我们分别假立,而不是实在有的。这个简单明白的,我们就经过了这个抉择以后,了解了。继续:

【◎ 又一切法皆唯名言分别假立,都无少许自性可得,如于绳上妄执为蛇,较易了解。如黑闇时,见绳盘聚宛如真蛇。便觉此处有蛇,顿生怖畏。】

现在继续下去,把上面的道理,用一个事实来说明。理路是经过上面这个说明了,然后让我们易于了知起见,用这个下面这个例子实际上来说明它。说上面所说的一切法,不管是人法以及法法,人上面就是人我执,法上面就是法我执,这些东西都是分别假立的,没有实在的自性。这个分别假立的东西,就像什么样呢?就像绳上面哪,是一根绳子,由于你虚妄分别,你把它看成蛇一样。现在用这个比喻,这个比喻为什么要来比喻呢?因为这样比喻我们容易了解,了解了以后啊,那么这个前面所指的道理,我们也就成立了,也就了解了。

为什么你把这个绳上面会看成蛇呢?因为天黑暗你看不清楚,迷迷糊糊的,所以叫作无明哪!当那个天黑暗,迷迷糊糊的时候啊,你看见那个绳盘在那裡,喔育!就像个蛇。(p171)或者你远远看见它,咦!有怀疑。或者你碰到它,哎哟!觉得这样。那个时候啊,实际上并没有真的蛇,只是因为你不看见,于是那个时候无明虚妄分别,在假安立这个绳,盘在那个绳所假安立上面啊,你觉得有个蛇。虽然这是假安立的,却让你怕得要命,却怕得要命。而那个时候,让你怕得要命这个啊,

【尔时彼绳一一部分,皆非有蛇。】

那个时候让你怕的,实际上那个绳上面有没有?没有。你不管怎么找,找不到蛇。每一部分去找,找不到蛇。

【诸分积聚亦无有蛇。】

说每一部分固然是,你把它堆在一块儿,它也并没有蛇。

【离绳诸分及积聚外亦无有蛇。】

这个很明白。离开了这个绳,不管是一段一段分开来,以及把所有的绳摆在这儿,也没有蛇。虽然没有蛇啊,但是呢,

【然由见绳便生是蛇之心全无相违。】

(p172)但是并不是因为说,从绳上实际上找,找不到,却你不怕它。不,明明这个绳上你要找那个蛇是一点找不到,却偏偏啊你会怕。所以我们昨天说那个公案,说弓杯蛇影,那明明没有这个东西,他就不但怕,怕得还会生病。进一步我刚才告诉你那个电影,说明明我站在那裡一动都不动,结果我看了那个电影,硬是就头就晕得不得了。将来说不定你们有机会,现在我们这裡也要造什么的乐园、乐园。这个东西在哪裡,我告诉你,在那个洛杉矶,对!有人去过的。洛杉矶那个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啊?影城还是什么?影城,对!在那影城裡边,它有这套东西,有好几个东西。

然后呢,我们还有那个火车经过一个山洞。然后呢,那个山洞,它那个火车是没动啊,那个山洞它裡边都画成功雪,然后那个雪跟著那个山洞瓜啦啦转,让那个洞在那儿转。啊!你就觉得那个火车在转。哎呀,很多进去的人,有的出来的时候闭上了眼睛,摸著那个头,晕得不得了。因为我已经前面有了这个经验,所以我心裡面就,欸,想:觉得这个正是用功的时候啊!我就观那个东西。然后呢,儘管你眼睛看著它,心裡面如果说你很凝聚的话,它动摇不了你,这是千真万确的。但是因为满长啊,所以心一散的话,它就动摇你。那时候我觉得:啊!一点都没有错。

所以有很多事情啊,的的确确的,你有这个深细的观察,你一定能够找到这个问题。(p173)不过平常因为我们一直在散乱,随著境转,所以这个心力不强啊!当境配合你的时候你了解,现在我们修行的人哪,怎么办呢?只要你把那个心力凝聚起来,如果凝聚起来,你观察的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哪,刚才说这个就是这个。这明明是假安立的,结果偏偏会产生这种感觉。所以这两件事情,并不违背。

【故彼绳上之蛇,唯由错乱分别所假立也。】

所以那个时候,绳上面这个蛇啊,都是什么?欸,由于你错乱。这个「错乱」就是无明,由于无明妄分别所假安立。那个时候我们才懂得,为什么叫假安立,不是真的呀!不是一个实在的东西啊!因为是这样的,所以这个是:

【如是真蛇亦唯分别假立,非自性有。】

绳上安立的固然如此,而另外呢,真的蛇,对不起,牠也是假安立的,也不是自性有。

【是由见蛇诸蕴而起蛇觉。】

是,为什么?在蛇的诸蕴上面而起的蛇觉哦!欸,这句话有道理的,要说一下。前面(p174)在破我执的时候,以及破法执的时候啊,他都不是说这个「我」,不是指这个五蕴,是在五蕴上面有假安立的一个我的相,大家还记得不记得这句话?所以这个中观的真正的重点哪,我们平常动不动觉得懂得中观、懂得中观,不懂的育!所以现在同样的,这个蛇,蛇蕴上面觉得蛇是什么?是在这个蛇的蕴上面,刚才是绳上面,现在另外一个东西,这个诸蕴是蛇的蕴,这个蕴上面所假安立的有这样东西,这个叫作蛇。容或有的人可能听懂,有的人可能不懂,但是呢,这个地方一定要弄得清楚。

【若观色蕴一一部分,及彼积聚,皆无有蛇,离彼诸分及积聚外亦无有蛇。然于蛇蕴唯由分别假立为蛇则不相违。】

前面是个比喻,现在是比喻所指的实在的东西。说假定你观这个蛇蕴上面所安立这个蛇,从这个蛇觉上面找,所安立的这个蕴,「色蕴」,以及「积聚」,这个一蕴一蕴所积聚起来的,都没有蛇。这是一,不是;离开那些东西也没有蛇。那时候你就晓得:哦!原来这个蛇的蕴上面哪,也是分别假立的。分别假立却有蛇这个东西并不违背,这是千真万确的,这个概念就建立起来了,这个观念建立起来了。

说到这裡呀,我不继续下去,在这地方要告诉你们一下。我出家,刚出家的时候,那(p175)时候什么都不管,一口气念佛。我想也给大家说过了,哦,念得还非常好咧!那后来因为由于印导师的慈悲,当然也有种种的关系啦,他就给我说啊!刚开始我还听不进,唉,因为人家告诉我,我也说某人他好像反对那个。后来我才晓得,他不是反对啊,他是真正要告诉我们,怎么样完整地念佛。他的意思也是一样:「啊!你如果老公公、老婆婆嘛,你也念念,是。你现在还很年轻啊,你有条件,得好好地学学呀!」我也听不进。到后来,欸,他用种种善巧方便啊,我慢慢地开始觉得,欸,愿意,后来去看。那时候啊,就第一次看的他老人家写的《中观论》的讲记。哎呀!看了以后欢喜得不得了,直觉得懂了、懂了、懂了!就这样。然后呢,那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我才慢慢地学一点教理。啊!那个时候学了一点教理以后,觉得自己真是狂妄得不得了,眼睛不是在这裡,跑到那裡去了。啊,那更糟糕,跑到这裡还看见天,跑到这裡什么都看不见,真是这个糟糕透顶!

以后慢慢地啊,由于这样的话要修,这个我都告诉你们了,修修又不行,那么因为这样的关系嘛,所以又修禅,又修密。那么回过头来,那么经过了这样的多少年以后,重新那时候再接触那个,又碰到这个,又看那个,所谓像《广论》。刚开始我跟你说,我二十几年以前就开始看,看了以后不懂。前面的固然不懂,后面那个,这个毗鉢舍那部分,根本是天书,一个字也不懂,不晓得说些什么。因为前面欢喜嘛,我后面也就欢喜。(p176)后来等到这个《中观讲记》看完了以后再去看,欸,稍微有一点点好像有这么似懂非懂。那时候,这个欢喜心慢慢地强起来了。

以后我就接近了几位真正的善知识,那时候嘛开始。开始的时候,我是觉得满得意的,跟他们谈。后来谈谈,有很多基本的概念不一样耶!欸,我还自己觉得,先觉得很懂,发现他这个裡边有问题。一开始的时候执著得不得了,排斥他那个东西,排斥他那个东西。啊,所以我很辛苦的真正原因就在这裡。这个自己的无始的执著你不晓得的,不过我比较幸运的,总算并没有执著─太执著!后来慢慢、慢慢、慢慢地发现不对,自己反省反省,觉得这个不对呀!刚开始的还不肯低头向人家去请问,我总要找一个根据,后来越找越不对、越找越不对。那没办法,好、好,只好低声下气的。欸,到那时候,来了!欸,那时候才分得出来。

所以刚才这个非常简单的只一点点差别哦,这个实际上这一点的差别,差得十万八千里。所以我们就说这个「失之毫釐,错之千里」,你刚开头错得一点点的话,那以后永远兜不起来,因为这是个根本所在。就像我们常说的那个造房子啊,屋顶漏了没关系你补一补;那个基础坏了,对不起,如果说造个大楼的话,你非得全部重来不可,否则的话,它一定塌下来。换句话说,根本就造不起来。

(p177)实际上呢我在这地方,随便说一下,随便先说一下。前面呢,这个概念我为什么不说下去的原因就是这样。刚才说的,在「我」这个东西,以及「法」这个东西,平常我们觉得我所,好像就是这个五蕴,不是,不是!我这个五蕴啊,是「我所」所执的这个法,这个才是,大家了解不了解?你们是不是以前所说的我所,哦,说这个是叫作我所?是我所所执之法,不是我所,我所是另外一个东西。

然后呢「我」,我是什么?在这个五蕴上面所安立的一样,的的确确我们平常讲的我嘛、我嘛,摆摆手,这个,我嘛,欸,我起心动念。所以这个东西的的确确是在这个,是,不离开这个五蕴,由于这个五蕴上面所建立起来的有这么一个东西,就是这样。这个东西啊,然后呢,我们能缘的心,这个能缘的心叫作萨迦耶见,就是你恰恰把它看成功是你。这个裡面有几样东西哦,第一个呢,就是我们不了解的无明妄分别,就妄分别一个什么?妄分别在我们这个五蕴身心上面所建立起来的,有一个实在的东西,这个东西叫作「我」。了解吗?所以无明萨迦耶见,所缘的这个,所见的这个「我」,这个是这个东西。所以说我执、我执,是这种执著,这种见解的执著,这样。所以「我」,有了我,就有我所,有我所就有我。那么我所所执的是什么呢?我所所执的,诺!就是这个身体。这个裡边,有这样的几样关键在哦!

(p178)平常呢,我们就是看了文字说我所,我第一次开始觉得好像,哎,好像我拿了一枝笔,觉得:嗯,我所,我所有的。就从文字上面解释,这样。不对!如果我们用这个粗浅的地方,去了解一点的佛法,那是可以;如果你从这个上面要正确地认识它的精义的话,那错了!了解一点佛法,你不妨从这个上面慢慢地步步上升。就像我们平常一向举的喻,在幼稚园裡面哪,教那个小孩子大家一起玩。玩完了以后,觉得他高兴了,来了,然后呢要跟你慢慢地学了,写一个「一」。他说:「欸,问你爸爸,你爸爸抽不抽淤?如果他抽淤,那这个淤就是一。」我们现在不会拿著这个淤,回去的时候给爸爸说,这个叫作一,不叫淤,这个不可以。如果他爸爸不抽淤,他问你:「欸,你妈妈有没有给你吃棒棒糖?」说:有。「那么这个是棒棒糖。」这个同样的道理。那么这个是对我们步步上升的,如果你将来真正要运用它的时候,这个地方也不同。

现在本论后面它所指的,是每一个地方经过最严密的抉择。所以这个当年不要说小乘这个有部跟经部,乃至大乘的唯识跟中观的真正论的,他不是像我们想像当中,哎呀,吃饱了饭没什么事做,这么乱诤辩。不是我们想像啊,像我们平常做的那种事情,不是的。他就是对那个事情的真正的问题的真相上面,是一点漏洞都不能,概念在什么地方,现在大家了解没有?这个辨别是这样。欸,你想这样深细的地方都是如此,何况浅的(p179)地方呢!反过来说,他所以能够达到这样深细的地方,是必定在浅的地方也这样。所以我们现在正学的一定还要刚开始,如果说,简单来说─戒、定、慧。所以不要说:哎呀,现在我持戒了!为什么我平常这么注意这件事情,乃至于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的确确你非要在每一件事情上头,你要肯深细地这样去一步一步上来,你才有希望。

大部分同学也许说:「唉呀,现在这样的,我怎么行啊!」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那时候你必定要了解:是,正因为我现在条件差,所以我因地当中一定要种那圆满的正因,记得吧?这个是我们现在真正重要的!我们千万不要说:「唉呀,这个太差啦,这个不要去管它啦,我什么都不要啦!」正因为差,所以我说,我现在因为条件不够,我只能念佛,但是我念佛的目的干什么?为了这个!你能够这样的话,你念、念、念,念到后来是慢慢地,业是除、障是消,然后呢你的智慧慢慢地开明,你就能够学了。不管你学哪一个法门,这个是我们眼前真正重要的。是啊!所以不管对于在座的哪一类型的人,你要把握住这个原则,这个原则是真正重要的。

我为什么特别说这个话呢?今天好像时间已经过了啊,那我再说、简单地说一下。因为说到这裡,就有人就觉得:「哎呀!那好像在这地方讲的话,那是不讲……参禅也不好,念佛也不好。」不!参禅也好,念佛也好,没有一个不好的,尤其是眼前这个念佛是(p180)的确绝对好!我在这个地方特别要告诉大家的话,你一定要找到正确的方法,不但是保证你是万修万去,而且去了以后是很快成佛,这个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

请翻到《菩提道次第广论》577页,附录当中讲观那一部分。已经上面把抉择人无我、法无我,以及法无我当中的每一样东西,都已经主要的理说明。那么说明了以后呢,他又用一个比喻说:这个法无我就像什么呢?就像绳上面我们为无明所覆,妄见的、虚妄的一种分别,欸,看不清楚,无明是看不清楚,把它看成功蛇一样。虽然这个上头明明没有蛇,可是因为你为无明所覆盖,所以就会产生蛇的恐惧。乃至于产生不但心裡的恐惧,使得你身上乃至于会受病,像我们历史上很有名的弓杯蛇影的故事。

这个地方我也讲一个现代的故事,因为有人容或会说:「啊,这是古代的故事啊,也许这是一个庄生寓言,这个譬喻。」实际上呢,这个事情是千真万确。我说这个事情,不是一定说弓杯蛇影,我也没看见。可是我说这个心理状态,会对我们产生决定的影响是千真万确。然后呢这个报导是什么?是民国五十几年,确定的我已经记不住了。我大概在五十六、七年那个时候,这个是我可以肯定的,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出了家。那么看见一段消息,登在那时候叫作徵信新闻,现在叫什么?徵信新闻现在改成经济日报,不是?对,中国(p181)时报上面。它有这么一段新闻叫作意识杀人,意识杀人。这件事情发生在什么地方呢?发生在美国。心理学家就有人觉得这个,因为他也接受了这个佛法的思想,加上那个西方所谓唯心唯物这一种诤论。怎么个杀法?哦,这个法真是妙极了!但这是个事实。

有一个死刑犯,判了死刑了。那现在那个死刑有两种,有两种,在美国他不再枪毙,那杀头早就去掉了。有一种呢,上那个煤气;有一种呢,电刑。哎哟,这两种东西我都看见了,那个都残忍得不得了,非常残忍!我不是亲眼看见哪,我看见那个「死亡的真相」,那个是真实那个录影片,你看了之后,啊,那真是啊!实在那个,不要说自己受刑,就看的时候就恐怖极了。他临死的时候,那眼睛一定绑起来。然后呢上的时候,把这个人绑在那个刑椅上面,那每个地方都统统都把他绑得死死的,不能动。否则的话,那个电一通啊,哇!那是绝大的震撼啊!我看见那个电刑的话,他那个身上眼睛、鼻子、耳朵统统出血,七孔流血。那是你可想而知,那身上那个震动的情况啊,颤抖那个样子。啊!那实在是恐怖极了!儘管是平常、平常的时候,那个电影你们不看则已,我还记得,嗯,那时候那在洛杉矶,人家租来看了以后,那几个普通在家人看了这个电影,一个礼拜看见肉就要吐,就不敢去吃肉,这么个厉害法!

后来有人就提议、建议一个办法,怎么办呢?用意识的方法来杀人。那个意识怎(p182)么会杀人?哎,这方法真妙咧!然后呢,就是说有几个医生,那么当然那个犯人哪,那个判死刑那个犯人眼睛是蒙上的,看不见。那几个医生。平常他们都是这样的,有如果信仰宗教的话,他一定有传教士跑得去给他最后的弥撒。完了以后呢就是那医生进去,这个执刑的这个法官,验明这个正身,然后最后上刑法。上刑法把那个手啊绑那个椅子上,要绑好了以后就宣布:这一次经过什么会议的决定,他判那个死刑。用的刑法的方式,就说比较人道一点,怎么办呢?把他那个,这个动脉管还是静脉管的血啊,让它流,流尽而死,就这样一个方法。然后呢身上面,当然呢这个医生,虽然要死人哪,那个西方人还是很人道的,把他消消毒,弄弄好。死了还给他弄弄好。实际上呢,真的吗?不是的。怎么办呢?就上面绑一根管子,那个上面绑一根管子,那个管子裡面流那个热水啊,在那个绑在那个手臂那个地方,手臂那个地方。然后跟那个,流出来那个水跟那个体温是一样。

这个执刑官跑到拿了一个刀一划,就是啊─当然一划,实际上划在那个边上,划不到的地方,稍微一点点那个皮肉之伤,皮肉之伤。然后呢,划开了以后,那个血就流出来了,实际上根本没有看见一点血影子耶,也没有血流出来。然后平常我们打针的时候,不是贴那橡皮胶管吗?把那橡皮胶管把它贴住了,贴住了以后呢,那地方不是有一个导水管在一个旁边,是吧?那个水慢慢、慢慢就流出来。先开始的时候比较小,(p183)后来慢慢地大,大了以后那个水从手臂上流过去啊,又看这样地流过来,流过来的话,那个水就流出来了。然后呢那个执刑官就在那裡像催眠术一样,啊,这么……这个完全是暗示那个,暗示那个受刑的人。啊!然后呢,你看得出来那个受刑的人那这个被他一划,那这个恐怖的心情啊,就对方闭上眼睛,你看得出来。

那个心脏,过了一下去把把他的脉,说:现在那个脉慢慢地微了,哦,慢慢地什么,然后那个血压慢慢地降低了,这样。那个病人那个面色就惨白了,就这么弄了两个钟头,那个人就死了,就死了!然后把他放下来看看,就是弄不活了。嗯,事实上就像那个……。然后呢把那个橡皮管剥下来,一动都没有动,这个人就死了。嗯,这个纪录,徵信新闻上面当年的,你们好好地去翻,还可以翻得到。如果找到那原来的,那是意识杀人,看见没有?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这个地方说「假立」。那么,那么现在问题,为什么我们对这个心裡面不会产生这样的状态呢?这个随后再来去讲它,这个随后有时间我会告诉你们。现在我们继续下去:

【◎ 问曰:】

就在下面这个问答当中,说明这件事情。

【如于绳上毕竟无蛇,则于蛇蕴亦应毕竟无蛇,以彼俱是分别假立,寻求实蛇不可得故。】

(p184)那么,有一个人哪,就有问题了。说:是的呀,没错啊,你举那个比喻是没有错。说:既然这个绳上的蛇是假立的,那么同样地,蛇蕴上,换句话蛇身体上,那蛇这东西上没有蛇。就像我这个,我啊在我这个我的五蕴上面,蛇在蛇的五蕴上面。那么蛇呢,也是同样的在蛇的五蕴上面,也同样的没有,毕竟没有真实的蛇,因为这两样东西都是分别所假立的。说「寻求实蛇不可得故」,照理说你找不到蛇,可是实际上呢,我们看起来绳上假立的这个蛇,我们很容易找到,没有。蛇上假立的这个,这个我们讲起来,找不到牠没有,硬是有的;牠咬了你一口,硬是毒发作,把你送命的。

【答曰:无过。】

说这个不错的。他下面这个辩很重要哦!

【彼二虽同是分别假立。】

这个两样东西,是,没有错,由于是我们分别所假立,这个分别什么?无始虚妄分别所假立的。

【以理智寻求无可获得,然由分别假立,可否安立为有,则不相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