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册 p163)

值得我们好好地认真每次去用功,对我们有很大的功德。每次去用功,对我们有很大的功德。现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二十三页。与这个殊胜相应的大法,应该怎麽听、应该怎麽讲。这个准备现在我们才知道,原来对我们这样地重要!实际上呢,大乘经典上面处处都是这样告诉我们,但是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个原来对我们有这麽大的关系。既然我们不知道前面有这麽大的关系,我们又没有准备,你在这种状态当中,你听再多、听再深的经,却没有用处,原因在此。那麽不但听之前,讲的之前,要有这样的准备,有了这样的准备,那麽你听的时候、讲的时候,马上受用。而且听完了以后它还有,听完了以后还有继续地应该这样的做法。所以,当时固然受用,完了以后啊,继续在身心上面不断地增长,这是为什麽他们能够如法如理地身心就跟佛法相应。而我们呢,就因为事前既没有准备,中间也不晓得怎麽样跟法相应,听完了以后书本一阖,所以依旧如此这般,依然故我,跟 (p164) 法始终没办法相应。所以看!真正听闻正法之前这麽重要。

现在呢,我们懂得了,说「由讲闻法所获众善」—讲也好,听闻佛法也好,有这麽大的殊胜的好处。这个众多的好处啊,后来应该怎麽办?怎麽样使它在我们身心上面啊,深深地种在八识田中,乃至于让它继续保持这个现行。如果你能够使法继续保持现行,那就是我们的最佳的修行,自然而然,你会二十四小时都在积聚资粮,淨除罪障,层层无穷地增上。所以他讲完了以后啊,他有一个「迴向」,这个迴向,这裡告诉我们应该怎麽样的一个内容相应,那麽这样的话,才跟我们现在的所谓一个迴向有不同,产生真实的功效,产生真实的功效。

p. 23 (2)

With strong aspiration dedicate the virtues that have arisen from explaining and hearing the teachings to your temporary and final objectives.
【应以猛利欲心回向现时究竟,诸希愿处。】

告诉我们应该,这个是我们该做的。「猛、利」、「猛、利」,这二个字,可以作为两个情况讲,可以作为一个情况讲,那麽现在说一下。「猛」呢就是勇猛,精进的一种状态,精进的状态。这种心理上面啊,就是充满著一种向上、向前的这种力量,这种强劲的心志。可是单单那个莽撞地衝还不行,要什麽?要非常明利,要非常明利。你所以能够明利,那个是什麽啊?得到正见、智慧。然后呢有了这个正见,有了这个智慧相应的,再加上强悍的、向上的推动的力量的话,事情就成功了,事情就成功了。我们做任何事情一样,开车子,欸,一定要把那个舵— (p165) 驾驶盘把得很准,把准了以后,然后呢这个气缸的力量很大,然后你走在那大路上面啊,那非常快速,所以这个要我们体会到的。

同时这个时候,我们当时啊,也可以拿来观照我们的一个心理状态。我们平常的心理是什麽?利不利?猛不猛?不,不相应!这就是我们无始以来的习气使然。有的时候我们心裡也有猛的,但是我们这个猛啊,跟法不相应。平常我们最猛的时候—发大脾气的时候,那个时候心裡很猛!实际上这个是使得我们下地狱的,所以我们要把它转过来。还有呢,贪的时候也很猛,所以说为什麽我们修学佛法叫转,也就是说把那个错误的把它转过来—转染成淨。你还是用同样的一样东西,像汽车一样,本来呢,向那个方向开的,你把它转过来,向那地方开。向那地方开的是坏的,三恶道,就是不在三恶道,轮迴生死;向那个地方转的话,然后呢从善道而跳出轮迴,就是这个!然后利不利,就是拿智慧来说的话,一片迷糊。所以不是我们没有这个能力,而是说我们用错了地方。你了解了这一点,才晓得哦,修学佛法为什麽是正见第一。

平常我们除了这个猛、利的贪瞋以外,剩下来的时间,心裡不是痴痴呆呆,就非常惶恐,不晓得如何是好!那个时候你怎麽办呢?不是在猛利的贪、瞋当中,剩下来的时间,大家东啊去找一个人聊聊天,西啊去找一个人望一望、打打秋风,就是这样。所以这个情 (p166) 况啊,这是一种最大的损失,最大的损失。那因为无始以来的习气养成功了以后,懂了这个道理,一下还改不过来,这就是修行的关键所在。所以现在我们懂得了,怎麽办呢?要猛利!

下面「欲心」,这个「欲」还是什麽?我们心理的行相,就是这个,方向不同。行相,还是跟我们的贪染之心,不过这个贪染是向那边的,现在的欲是善法欲向那边的,我们现在要去做的,一心要去做这个。所以他所指的方向说,「回向现时究竟诸希愿处」,不但是说我们要究竟要成佛,眼前都需要!而是眼前的因对了,才能够得到究竟的果。同样地,你眼前做的,做对的,必定达到究竟的果;你如果眼前做错的话,叫「三世怨」。所以分开来讲是眼前、究竟是二件事情,因果不同,可是这个方向却是一致,一定这样,这个我们要了解的。如果你了解了这一点的话,那必然是就是这个!

那麽我们眼前受到的什麽好处呢?这个当下也可以体会得到。眼前,你如果做对的话,那个时候你的心理上的一个状态啊,法喜充满。也许你在这个地方做得很辛苦哦,但是你就很欢喜。如果你这样的话,那这个结果,将来一定会步步引导你上究竟之路,这麽清楚、这麽明白。而实际上呢,不要等到究竟的这个果报出现的时候,那个花报出现的时候啊,很快的眼前,这个就是眼前所能够感受得到的。那麽平常我们有没有?有!佛法上 (p167) 面不一定,世法上面处处都是,世法上面处处都是。今天你跟人家做一件什麽事情,譬如说彼此有胜负可分的,你做得非常辛苦,然后你啊,把这件事情做好了,克服了困难,或者是打球当中打胜了,问你做得辛苦不辛苦?当然辛苦!可是你那个时候心裡面,非常欢喜!所以任何一个时候都是相应的。现在我们要战的不是世间那个敌人,而是我们烦恼的敌人。辛苦不辛苦?当然辛苦了!但是那个时候你心裡很欢喜啊!就是这样,这个就是我们眼前的,眼前的。

然后呢,同样地因为你这样去做,我们举一个比喻吧!譬如说你眼前做事做得很好,人家觉得:哎呀!这个人很好。上面的人他也肯不断地来保护你、提拔你;旁边的人拥护你;后面的人跟著你,这就是眼前的花报啊!不是很明白吗?然后你这样上去的,将来最后究竟的时候,你成就的就是佛果,周围的就是菩萨、声闻、缘觉等等,这是究竟的。所以,这个才是我们真正所希望的、所愿求的地方啊!要这样去迴向啊!

当你心裡面去这样地迴向的时候,然后呢要猛利!这个「猛利」还有它特别的一个意思哦。我们真正的业力—一直讲业,染也是业,淨也是业,这个业的真正的枢要在哪裡?就是我们的心念,这样。如果你轻轻鬆鬆这样的话,浮浮泛泛的话,这个没有太大的力量;如果你心情比较强的话,力量就强了,你愈强,这个力量就愈大。所以你迴向的时 (p168) 候也是一样:「啊!我听完了,一心一意,我要这样!要这样。」你如果能这样的话,这个功德就很大,就很不可思议。

If you explain and listen to the teachings in such a manner, then you will unquestionably receive the aforesaid benefits even from a single session.
【若以是轨讲闻正法者,虽仅一座亦定能生如经所说所有胜利。】

假定你以这种轨则、这个道理,去听也好,去讲也好,讲什麽?「正法」。这个「正」字很重要,这个「正」字不是说一定翻开佛经叫正法,就是说你是不是跟它如实相应,这个叫正法。如果讲戒的话,「法」对不对,「体」得不得,「行」顺不顺,「相」圆不圆。这四样东西所谓法、体、行、相,对了—正法,有一点似是而非的—像法,再不然的话就错了,单单摸一个行相那不对,但是它也有它的好处。你只要在这种状态当中,只要一座,你哪怕是听一座、讲一座,「亦定能生如经所说所有胜利」,他就能够得到殊胜的大利益。经上面告诉我们,讲说、听闻一座佛法的功德不得了地大!不得了地大,不得了地大。平常我们说持戒一天一夜生天什麽等等,你如果这样的话,一定也是一样的,这个这麽大的功德,啊!这个佛法的珍贵,实在是无比地呀!

You will clear away all the karmic obstructions that have accumulated through not taking to heart the instructions on hearing and explaining the teachings and that result from not respecting the teachings and the teacher and so forth. Further, you stop new accumulation of these obstructions. Also, insofar as you have taken to heart this way of explaining and listening to the teaching, the instructions that are explained will benefit your mind.
【若讲闻法至扼要故,依是因缘,则昔所集于法法师,不恭敬等一切业障,悉能清淨,诸新集积亦截其流。又讲闻轨至于要故,所讲教授于相续上,亦成饶益。】

(p169) 分成功这样的三个层次。假定说你讲也好、听也好,能够真正做对,把握住这个重点的话,由于这样的因缘啊,你以前造的这个种种的业障,这业障当中,它一样东西代表—不恭敬,对法跟法师的不恭敬。因为这个是最严重、最严重的,其他的再怎麽大的罪恶,比起这个来,那很小、很小。所以经上面一直说,五无间罪,佛菩萨能救你,你谤法跟这个,那个就没办法救你,你对法跟法师的毁谤,没办法救。所以平常我们这一点不大注意,这是轻忽啊!轻视那个法啊!那是好可怕、好可怕!所以说,谤法这个罪尚且能够清除掉,何况其他的小罪,这样啊!这个意思是这样,那麽这第一点。所以这个业障「悉能清淨」,只要讲、听哦!我们现在要去忏悔的话,哎呀,磕头啊!磕上多少时候,都弄不起来,但是他听一座、讲一座,就有这样的功德。也许我们会心裡面会怀疑:会有吗?会!确定告诉你会。问题是大家现在还不相应,你真正地如法去做的话,它就会有这样大的功德。

还有呢,「新集积亦截其流」。既然你正式地了解了,你当然不会再犯,所以再犯的原因,因为你的习气还在,这个业习气很大。现在你能够清淨的话,那个业习气,就把它斩除掉了;那你既然斩除掉,你理路也懂了,它自然,修,后面就不会跟上来了!这样啊!平常的时候我们听懂了,做不到,现在你如果前者做到了的话,下面的跟著也做到 (p170) 了,就有这麽大的好处。

这个话要再说一遍的,平常我们所以听懂了做不到的原因,就是理路你虽然懂了,可是因为你的习气,我们的习性啊,还是跟以前老习惯相应的。听完了书本一阖,那个脑筋裡面的现行的心识,还是这个老习气相应的,这个就是什麽?就是我们的所谓「业习气」,这个就是一种障碍,这个障碍。所以这个业的习气它有个特别的名字叫「等流习气」,或者就是「等流的果」,所谓异熟、等流、士用增上,这个情况,这样。你假定说照著这样去做的话,能够忏悔乾淨的话,欸!它那个等流的习气就截断了!截断了的时候,它不会再继续地向前推动。所以你只要第一点做到了,你停下来了以后啊,那个时候你心裡面的生起的现行,就是跟法相应的现行,它也做到了!这个好处这样大欸!那麽这第二个。

第三「又讲闻轨至于要故」,因为你讲对了、听对了,所以他所讲的这个重要的内涵,在你的身心上面,也能够真正地饶益了,那个时候才真的有用,你的障碍在的话没有用。什麽叫「饶益」?什麽好处啊?那时候就是你的的确确跟法相应了!我们修行真正地祈求的目的就是这个东西。你自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觉得是不断地在增长功德,这个罪障就挡不住你了。

(p171) 平常的时候我们儘管说不要贪啊,但是好的、可爱的境界现起,你就是根本不晓得自己在贪,完全跟著它跑掉了都不知道。叫它不要瞋啊,你根本不晓得自己在瞋,还觉得很有道理,完全跟著它跑掉了,百分之百做了它奴隶都不知道。那个时候你如果真正地讲、听的道理在相续上面得到饶益、得到好处的话,欸,那个时候你就不跟它跑了!不要说你能够认得它,认得已经不容易了,就是拿你莫奈何。贪心,再好的境界摆在那裡,你会很轻视它,笑笑:「哈!以前啊,老被你抓著去做你的奴隶,现在,根本不动摇。」你有了这个本事,那个时候你才可以做它的主人。现在我们眼前说起来,我们是烦恼的奴隶,我们说我、我、我,实际上我们做它的奴隶啊;世间的人来说是,我们说是金钱的奴隶。你有了这个本事,你不被它动,那个时候你进一步,才可以做它的主人啊!佛法在这个上面讲的。修行也好,讲说也好,弘法也好啊,就是指这个而言。总结起来,

In general, after all the former excellent beings realized this, they practiced earnestly;
【总之先贤由见此故,遂皆于此而起慎重。】

以前的前辈、祖师大德,见到了这个道理,所以对这一点非常慎重,非常慎重。就见到了这麽多人讲法、这麽多人听法,讲了半天、听了半天啊,戏论!为什麽?事前没准备好。所以这个地方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in particular, the former gurus in the lineage of these instructions made very earnest and great effort in this activity.
(p172) 【特则今此教授,昔诸尊重殷重尤极。】

特别呢,现在我们本论给我们的一个教授。那个以前的,凡是前面那些「尊重」—尊重就是师长,那个传承当中的师长,最主要的。凡是这个地方称为的「尊重」,都是有修有证的这个传承相应的历代祖师—就是这样,特别重视,特别重视。事实上有它的原因,有它的原因,我们只要轻轻一想就知道。阿底峡尊者他接受大、小、性、相、显、密,所有各宗各派的传承,没有一点遗漏。他把各宗各派的长处,统统归纳起来,用上;各宗各派的缺点,统统归纳起来,能够用在指导我们后人怎麽去避免、改善。所以这个地方,我们不妨用一个我们可以体验得到的小事情来说一下,说这个完结的时候,应该相应是什麽状态,相应是什麽状态。

现在它这个地方讲的法,我们现在呢,看看我们的法。我们对这个正法、淨法,的的确确还没有相应,我们在这儿起步,要学跟它相应。那我们相应的呢,就是染污世间法,这个是相应的。而我们的心理,只是一个—你向那边叫正法,向那边的话呢,就是属于世间法。我们不妨看看我们这个心裡的力量如何,譬如说我们今天在这儿看球。我说青少年棒球在美国比赛;假如你欢喜篮球的话,今天看一场篮球;假定你欢喜看电影的话, (p173) 你看一看电影。你说:「喔育!这一场比赛是一个国际级的,然后呢,国际的争夺的冠军赛!」本来你无所谓的,一听的话,「哇,那个好、好、好!」那个别的事情放一边啊,你要想办法去听那个东西去了。总是引发你欢喜的,或者你欢喜看电影,或者你那个。如果你前面了解了这个,你会把那件事情排开了,去一心一意地想看这个电视,想看这个电影。我想我们可以体会得到这个心情,这是什麽?就是说,听闻的之前,先说这个听闻佛法的殊胜的利益。

换句话说,欸!你要勾动你心裡边的这个善法欲,那个时候你别的事情不管了,全部精神去听、去看!这样。然后呢,听的过程当中,它也有它的法的本身如何地殊胜,啊!是这样!那个时候,更引发你。然后呢表演那些人啊,的的确确也不负所望,当然,现在表演那个佛菩萨当然不负所望。而讲说的人呢,他譬如说拿著这个镜头,的的确确把那个精要的东西能够啊,一一地透过这个电视表达给你。那个时候,自然而然吸引你全部精神贯注,乃至于你忘记掉你在这儿看,你全部的身心跟它在一块儿了。他高兴的时候你也鼓掌,啊!这个高兴得不得了;他万一不对的话,你也愁眉苦脸的,好像自己失败。如果说你看电影的话,看到感动的地方啊,说不定你会流泪,我想这我们人人都有这个经验吧!这说明什麽啊?说明什麽?你的心跟他相应了!这麽简单,这麽简单。

(p174) 现在,如果你听闻佛法也这麽相应,这是什麽状态啊?简单极了嘛!做到了嘛!现在就是做不到啊,你听完了书本一阖你就跟它不相应,不晓得到哪裡去了。假定说你听的之前,事先准备好,听的时候有劲的话,听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有一点,听完了就不行了。可是像刚才这种东西,欸!你听完了以后,哎呀!这心裡面真是欲罢不能啊!就是坐在这个电视机前面就捨不得,乃至于关掉了,大家还在谈。回去三天当中啊,不想别的,就想这个事情,我们人人有这个经验吧!就是这个!这是我们的心理。非常清楚,你现在只要善巧运用,我们怎麽做不到?当然做得到,绝对可以做得到!所以在佛经裡面有太多这种公案:他宿生,或者是供养,或者听法,或者生一念随喜心,然后呢,啊!多生多劫地受了福报,到最后福报尽了,这个因缘成熟了,小乘的证罗汉果,大乘的他也上去,大乘的不要等到后来啊!

所以这个地方看看,为什麽我们讲了这麽多、听了这麽多,一点都不得受用?哪裡呢?就是这个!所以我们看经的时候总是:「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一句话就带过去了,有这麽大的道理,有这麽大的学问呢!我们有这麽大可学的东西在裡边哪!这些东西都没有的话,你讲经说法说些什麽啊?听经是听些什麽啊?留一点种子还是好的,就是如此而已。可是当这个种子真正要发芽、增长的时候,还必须经过这个呢!那是我们现在在 (p175) 这裡正在研习的。继续下去。

This is a great instruction.
【◎ 现见此即极大教授。】

诺,眼前事实证明,这个事情就是非常重大的、主要的,精义、精要在这个地方。

You will not transform your mind without being certain about this. Without that certainty, no matter how extensively you explain the profound teachings, these very teachings often serve to assist your afflictions, like a helpful deity that becomes a demon.
【谓见极多由于此事未获定解,心未转故,任说几许深广正法,如天成魔,即彼正法而反成其烦恼助伴。】

说现在,就看到太多因为对上面这个道理,没有得到正确的认识,没有正确地了解,这第一步。这个主要的是靠闻,就要靠善知识指导。这个地方特别说一下,不是没有善知识,我们现在刚强难调,善知识在眼前哪,你把他一脚踢得开开、踢得远远的,只有一个「我」,这是跟法不相应,原因在此。那麽然后呢,你听懂了、了解了以后,进一步还有一个方法—心要转。如果是你懂了,心转了那就相应;否则的话不管说多深、多广、多大、正确的法门,没有用!不但没有用,反而还受害,「如天成魔」。「天」是专门帮助我的,天是帮助我的。有二种天,世间的天是外护,「第一义天」那就是佛菩萨,引导我们的,帮助我们的,就是这个天。「魔」呢!恰恰相反,是专门跟你捣蛋的,把你拖下来的。本来这个佛法是帮忙你向上的,因为你没有得到这个善巧,不晓得如何去听、如何去 (p176) 讲,结果听了法、讲了法以后,海!不但没有帮忙你,反而害了你啊!。

所以在这种状态中,这个正法反而帮助你增长烦恼啊!我们听了这个佛法以后,就是这样:「喔育!这个佛法的道理是这样啊!」听完了以后,拿这个照妖镜到处去照,照照天下都是妖魔鬼怪。然后听懂了又讲给别人听的话,然后自己的增长名闻利养,都从这上面来,就是这样。这个情况,不管你听也好、讲也好啊,下面一生非常可怕。儘管到最后的结果还是上来的,那谁愿意?谁愿意地狱裡面吃尽了苦头,然后再来重修这个道呢?这个所以说即彼正法反而助长我们的烦恼啊!所以下面,

Consequently, it is said, “If you mistake the date from the first day of the lunar month, the error lasts until the fifteenth day.”
【是故如云初一若错乃至十五。】

这个是他们的当地的一句土话,说你做这件事情哪,一开头错了,一错错到底。因为印度人的习惯哪,佛世的时候,他那个月不是说一月一月,说白月从没有到满,黑月从没有到满,就是这样。上半月是白月,下半月是黑月;上半月这个白月是一点点到圆满的,下半月那个黑月是一点点到圆满的。所以换句话说,不管是白月、黑月,它这个只有十五天,你第一天错了,以后一直错下去。那麽现在我们也是一样,是啊!不是没有正法,而是说你一开头的时候怎麽去听、怎麽去讲不知道,所以这个正法,弄到你身上变成功魔, (p177) 别人是成佛的呀!所以我们现在怪,动不动就是怪,有很多人说东怪西怪,我现在他一说啊我心裡真难过,我以前一直犯这个毛病,现在要改啊,真的好难!我已经发现这个问题不在外头,在我自己错误,完全在我自己身上。所以说,记住这个话:

Thus, those with intelligence should work at this way of successfully hearing and explaining the teachings
【故此讲闻入道之理,诸具慧者应当励力。】

真正讲、闻这个道理,如果想真正修学佛法的人,那麽这些人─真正具足智慧的,要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