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七册 p237)

p. 320 (6)

然后依止了善知识,照善知识所正确地引导行如理之行,那样你渐渐积累就对!所以他下面总结地又说:

In summary, you must study and discern well what bodhisattva training requires you to adopt and to cast aside,
【总须多闻善辨菩萨学处取捨,】

一句话。这个总结起来最重要的事情,就必须要做这个事情─多闻、多闻!要善巧地辨别,这个多闻不是说,哎呀,又看报纸,又要什么样的。这个不,这个没有用!佛法裡边的闻的特质,什么?一定是如理的正法,是对治烦恼的,所以要善巧地辨别,辨别得非常清楚,哪一个是我们修学菩萨的人该学的、该取的,哪一个是我们学会了以后不该做的,该捨的。了解了这个道理以后如法行持,所以说:

and then joyously persevere at continuously being mindful in all your conduct of what you have understood about what to adopt and what to cast aside.
【次于所知法义,一切威仪,恒依正念发勤精进,】

(p238)你了解了,那个时候下一步,在任何状态当中,「一切威仪」就是不管是行、住、坐、卧任何时候,一定把这个理念提持来了以后啊,努力行持,努力行持!所以最后,

Hence, it is extremely important not to err about that at which you are to persevere.
【故于所精进处要无错误。】

最后又特别告诉我们,说这个精进啊,要不要错喔!所以现在很多人说:喔育,这个人好用功!喔育,这个人怎么样喔!欸,没有错,这个是好事情,可是他努力了半天,这个内涵有没有错啊?这还是个大问题哦!是不但你要努力,而且你努力对了没有,努力对了没有。所以当年一个善知识提醒我,我现在也一直提在这个心裡面,我们别以为我现在,哎哟,做了、忙了很多喔!忙了很多,有的时候是好的,有的时候却是坏的。你做对了是必须要的,做错了是不如不走。因为你忙了半天在这儿原地踏步啊,是浪费时间,那些信施白消耗掉了。原地踏步还小事哦,你还站在那裡踏踏哦,浪费你的精力了。结果你是越跑越远,你还做得很起劲,等到你发现了,再回过头来的话,唉呀,又不晓得哪一年,然后呢你又感得多生多劫才感回来哦!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哦!

所以别以为我们现在,哎呀,我们在那儿修行哦!第一个你要根本因有没有弄对啊!所以在这裡,很多经常大家说,哎呀,你有什么样的好的,这个大的希望摆在这裡,我总(p239)是战战兢兢!今天不是说,哇!你这个名气很大,不是说你这个房子很大、地方很大,然后呢这个团体很大、事业很大。不单单是这个,先问:你办的事业是什么事业?佛法事业。根本因是佛法,如果是「佛法」两个字错了话,对不起,这个事业绝对不能要!我们现在一个不小心弄错了,事业是越办越大,佛法是越来越远。对外面是如此,对裡边也是如此啊!这一点是我们特别应该注意的事情啊!

所以再说一遍,「故于所精进处要无错误」啊!要想无错误,记住前面这一段话呀!所以第一个,要把正知相应的这个念提起来,一方面不要让烦恼所伤,还要进一步要克制这个烦恼。那么你能这样做的话,

(d) How to use joyous perseverance to make the mind and body serviceable.
【◎ 第四身心由此堪能之理。】

对了!那个时候你要想做什么,欸,就能够像你这样做到了。现在我们有个情况:我们也未尝不想做,但是对不起,我们想做的事情总做不到。总做不到,为什么呀?就是我们这个身心无堪能性。说早晨起来了以后,欸,早晨哪,说打了板起来倒还可以;教你上早殿的时候,这个心裡面要想能够专一,这个很难;如果打坐的话,是要想或者把所观想的观得起来,乃至于不要昏沉,很难,要想这个也很难,这身心无有堪能,我们要的东西(p240)都得不到。那为什么呢?就因为我们没有如理如法了解前面所说,你能够了解前面所说如理如法的话,那一定没问题。下面说:

The method for using joyous perseverance to make the mind and body serviceable is the power of mastery.
【谓自在之力,】

那个所谓身心堪能,就是你所想你希望的,你能够做得到。

Santideva sets forth in the chapter on conscientiousness [in his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the necessity of learning the bodhisattva trainings; the extremely grave consequences if you do not train in these once you have pledged to do so; how to regard the afflictions as the enemy; and the ways to generate the courage that looks upon the hardship of battling the afflictions as an ornament rather than as a burden.
【如〈不放逸品〉说:「必须善学菩萨学处,及受已不学过患极重,当视烦恼犹如仇敌,于诸难行莫觉为担,应发心力视为庄严。」】

这个告诉我们,我们一定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我们「善学菩萨学处」,我们现在已经了解了菩萨的内涵是什么,那么既然你了解了所以这么殊胜大的利益的话,你必定要好好地去学,好好地学!

所以大家再回忆一下,我前面讲过很多次的─大家不要学「我」啊!要学佛啊!我们表面上面人人说:哎呀,在学佛、学佛!结果学了半天都在学我,学了半天因为学我,这个我是越学越大。儘管你在经论当中转,儘管你在拜佛、念佛、打坐、参禅,然后呢持戒,对不起,实际上在学我。所以你第一个,一定要根据这个善知识的教授,依据无垢的(p241)经论,这个裡边辨别得清清楚楚以后,那时候你才晓得,这个我跟佛之间的行相是非常细微、非常细微。你这一点要学对了,所以叫「善学」,这个才是我们该学的,那个时候你精进的时候才不错误,然后呢这是第一个。

然后呢进一步要了解,受了这个菩萨戒而不学的这个祸患,是非常严重、非常严重!对这个错误,我们要把它看成功什么啊?欸,这是才是我们要对治的,所以我们所要对治的是烦恼啊!你要想对治烦恼,请问你不懂得烦恼你能对治吗?所以我们现在特别重要的─不要在文字上面转哪!不要大家争那个口头是非啊!一定要在自己内心上面去找啊!

你能够有了这个认识以后啊,那个时候要去行,行的时候是苦的哟、是难的哟!可是这个难行是什么?是真正的庄严。所以对于这个难行,不要觉得这是个担子,应该了解。那时候你了解了你自然觉得:啊,这才是我的庄严!庄严什么?庄严淨土。庄严什么?庄严报身。这不是我们要求的吗?我们要求圆满的吗?这个才是真正耶!所以真正的这个圆满的庄严,绝对不是坐在那裡,哎呀,样样现成;喔育,人家送红包来,还要跪在地上送给你,觉得:喔育,这个出家好耶,去出家。那是一点用场都没有啊!我们必定要了解这一点哪!

所以我常常跟大家同修说,他跑得来送我红包,叩我个头,我以前真是错误,总觉(p242)得:嗯,这个出家很好。现在每碰到这种情况之后,我心裡面胆战心惊啊!受他这一文钱,我不晓得怎么样才能够跟他相应啊!这样。如果说我不能跟他相应、真正跟在烦恼上面对治的话,对不起,那个是地狱的刀山、油锅等在这个地方啊!这我们必定要知道。所以你在这种情况之下一定要什么?要努力啊,真正在这个烦恼上面对治!你能够对治,如法了解了,那时候你才可以告诉别人:诺、诺、诺,修学的佛法是内容这个啊!懂得一点的文字随便去讲讲的话,我觉得我们不如一个麦克风,它这个喇叭声音响得很耶!哦,我们只要把那个录音带放在那裡的话,要大就大、要小就小;我们喊了个半天,等一下还要嘴巴乾、喝茶,它什么都不要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我倒不是说笑话呀!

Meditate on these before taking up the task of train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于未修业前先修此等,】

在我们没有正式修的时候,先把这个道理了解了。

Thus stopping all the inhibitions that prevent you from using your body and mind for virtuous activity, rise gladly to that task.
【破除身心于诸善事无堪能性一切怯弱,学菩萨行令成轻利。】

因为我们这种道理如果不了解的话,一开始去做的话:哦,这个修行很难哪!你了解了这个道理了以后,觉得:啊!原来有这样殊胜的好处,不学,有这样大的过患!然后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晓得:噢,得到这样殊胜的利益,是要一点努力的。那个时候你碰见那个(p243)难事啊,欸,就不怕。所以我们对于这个做很多善事害怕、怯弱,不能做的这个心情都扫除掉。因为这个扫除掉了,所以我们行菩萨行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就做得起来。

现在我们继续下去,说由于我们前面这样正确的认识,了解了这些道理啊,破除我们「身心于诸善事无堪能性」。就是说不管是我们身体上面、心理上面,对于做这个佛法的事业啊,心裡面觉得,哎呀,不能做的这种情况,以及心裡面的害怕,都一切拿掉了。这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能够这样善巧地这样学习了以后啊,那时候就不怕,那时候就不怕了。真正修学佛法,的的确确最重要的关键在这个地方!这一点哪,说听起来很容易,大家有幸而听见,你们一定要好好地把握住这个机会呀!你能够在这一点上面认真地努力的话,保证你这是最快、最好的一条路线。否则的话你做的话,那都是─唉,走远路!记住啊!不是在不走哦,走远路,走远路!

所以这一次时间还有的宽,我到最后一定要把《法华经》跟大家来提一下。你是自然而然那个大经、大论上面哪,每一个地方都有最正确的指导告诉我们,不管从刚开始《阿含》,然后呢中间像《般若》等等,乃至于《大宝积经》,乃至于《法华》、《华严》,说的道理绝对是完全一贯的!我们必定要把握住修学佛法的特质─根本因在哪裡,然后呢如何去圆满它,圆满因是怎么样?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ays: In order to have strength for everything before engaging in any activity I will recall the advice on conscientiousness and then gladly rise to the task.
(p244)【如云:「定于修业前,令一切有力,忆不放逸论,令自成轻利。」】

就像那么说,在你正式开始修这个善业之前哪,怎么办啊?先在你心理上面,要有这样正确的认识,然后呢经过这个认识加强,产生了一个力量。这个力量怎么来的呀?叫「忆不放逸论」。欸,告诉我们,我们真正要修学佛法,有它修习这个这样的个内容在,详细地论说不可以放逸。因为你经过了这个有力的修习以后,经常提持著正忆念的话,那时候身心自然做起来轻轻鬆鬆,轻快而殊胜的利益来了。所以佛菩萨的的确确,你教他做一点世俗的事情啊,他痛苦得很欸!教我们恰恰相反哪,教我们恰恰相反。

现在我想在座的同学当中,也有人有这个感受,也有人有这个感受。以前这个世间难捨的事情啊,现在看见就厌恶、就讨厌,这千真万确的事实,千真万确的事实。昨天下午还有一位同修来提起这个事情,哎呀,他说看见以前那种这个很美好的这种事情啊,现在看见了厌恶不堪,千真万确;反过来说,以前觉得难行的事情啊,现在做起来是轻而易举,而且觉得:啊!利益无边。你必定要这样地一步一步走上去,那个时候你才会像我们释迦世尊一样─啊,说为求一个偈,身上挖一千个洞,好!也干。然后呢看见饿虎,身体捨给牠,也干,而且干得个起劲耶!千真万确!

Question: What form will the joyous perseverance produced by such efforts take?
(p245)【如是励力能发何等精进耶?】

那么像这样地努力,发起什么样的精进呢?

Reply: Just as wind drives a piece of cotton to and fro, a joyful energy, enthused for virtue, controls your body and mind. When you act along with this energy,
【谓如树棉,去来飘动随风而转,自内身心于善勇悍,随勇悍转,】

就是这样的状态,就像那个树上的棉花一样。这棉花有两种,一种木棉,一种树棉,它成熟了以后啊自己那个苞子就张开,软软地在那个地方,那个风这么来它就这么飘,那么来这么飘。换句话说,我们也看见的,一个棉絮在随一点点的风,它就跟著风去了。那么现在我们依照著上面这样地如理修学以后,我们对于做这个善的事情啊,那个心裡面这种精进相也一样的,你轻轻地一动,嗯,就来了!也能够对于这个精进啊,随时提起来,跟著它而转。

joyous perseverance is well-established.
【此后精进能善成办。】

这么一来的话,你要精进的话,那很容易就成功了。

Once you produce this, you will easily achieve all the collections.
【由生精进乃能成办一切资粮。】

你这个力量有了以后啊,什么都做得到了。要不然我们现在碰到一点事情,常常这(p246)样:「喔育,要做这个事情啊!」哎呀,事情还没做啊,就像天塌下来了。唉!那是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有的人曾经说要修学佛法,问他为什么?他讲,哎哟,他看见那个修学佛法真好啊!然后呢打打坐,喔哟,这个真轻鬆哦!反正吃饭人家烧好了,我跑到厨房裡张开嘴巴,那么咕鲁咕鲁吃了两口,然后睡下来,睡一个午觉,在那裡真轻鬆。这个不是学佛啊!大家千万注意啊!这是宿生自己的善业所感得的果报啊!这一生你这样浪费的结果的话,倒不如猪啊!这个千真万确哦!猪这样省事,然后呢被杀了一刀牠还了人家了,牠不一定下地狱哦!我们现在披了这身衣服这样去做的话,对不起,这个果报是非常可怕、非常可怕哦!猪只被杀一刀,我们这样下去的话,到了地狱裡边去的话,啊!这个油锅、刀山的话,那个无边恐怖啊!

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处处地方要提起自己来:它的过患是什么?它的胜利是什么?从这个上面,你一步一步上来的话,欸,到那个时候精进起来了,那办什么的难事啊,你不但不觉得难,「欸,这就是我的庄严啊!」那勇往直前。你看见他那个人不做,「哎,你避在后头啊,我真高兴啊!」一马当先你就衝前去了,把事情统统做好了,就这样啊!

p. 321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tates: Just like cotton under the power Of a wind that blows to and fro So I will be driven by enthusiasm; In this way I will accomplish all.
【如云:「如树棉去来,随风飘动转,如是勇悍转,由是事皆成。」】

(p247)就像这个棉花一样跟著风啊,这么轻轻地一来它就动了;现在呢我们也是一样,由于把这个身心这样善巧地调柔了以后,也跟著这个精进而转。因为有这个精进啊,这么轻容易的,你要怎么办,它这个精进心就起来了,什么事情都成就。

Although such tasks are difficult, it is wrong to give them up.
又诸难行唯应策励不应弃捨,】

这个地方就注意!这句话为什么又特别说一下呢?要晓得前面告诉我们,修学佛法要积聚无边资粮,淨治无边罪障啊!不是说你发了一个心就行哪,要去努力继续不断的,而且时间是无限的去做啊!所以碰见了难行,能做的固然做,不能做的也绝对不弃捨啊!

Rather, as the glorious Matrceta’s 《Praise in One Hundred and Fifty Verses》 says, you must make effort: “The sublime state, difficult to reach, is not attained without hardship.” Knowing this, you intensified your joyous perseverance without concern for yourself.
【如吉祥敬母云:「不修难行业,不获难得位,故佛不自顾,令精进增长。」】

不修这个难行的业,是得不到这个难得的果位啊!所以佛之所以成佛,他绝不自己顾虑这个、顾虑那个,一天到晚只是增长,为了精进,为了精进。世间也是这么样说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天下的法则,法尔如是,没有一个例外的。好,那么前面那个精进的正规已经有了。

(d) How to practice
【◎ 第四正修此时应如何行。】

(p248)正修的时候怎么办呢?

You must practice any kind of joyous perseverance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six supremacies and all six perfections.
【随发何精进,皆当具足六种殊胜及六波罗蜜多。】

这个前面已经说过了,不管你做任何事情,这个大乘佛法的特质哦!注意哦,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不管你做任何一个小小的事情,行为的时候固然是如此,就是哪怕你在这个心理的话,也一定要跟这个六种殊胜相应,要跟这个六波罗蜜相应。他先解释,所谓

The generosity of joyous perseverance is establishing others in joyous perseverance after you have stabilized yourself therein. The remaining perfections are in accord with the earlier explanation.
【精进施者,谓自住精进而安立他,馀如前说。】

那个六波罗蜜多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等等,那么你自己安住、自己精进,而又想办法使得别人也是这样,那就是把这个精进布施给他嘛!如是这般一一都是前面。关于这个虽然这裡不讲,但是诸位的概念当中一定要清楚哦!这六个殊胜是什么?大家还记得不记得?第一个什么?啊?对,没错,一定要记住!他行这个法门的所依,可是根本在哪裡?菩提心。记住!然后呢行持的时候如何。所以哪怕你做最小小的一点的事情,你始终这个目的把握淮,这是根本因一定要把握得住,我们修学佛法这是第一个重要!

所以啊大家,我们在这裡特别注意的,不要从事相上面看,「喔育,看见人家做得这么好,我也要这么好。」你错了!不管他人家做得好不好,我心裡的这个东西摆在那裡,(p249)我要这样去做;这个是你在自己内心上面就很清楚、很明白,一切时处。人家好,你不是说:「哎呀!我也要这么比他。」人家好,我在讚歎他,我就随喜他,这个就对了;人家不好,如果是该做的,人家再不好,我要去做。就是这个你内心当中,有这样的一个正确的固定的知见,绝不可以动摇!不要说别的,我们世间上常常说:「欸,这个人不错,他做事情有原则。」表示什么?他不是跟著别人随风飘动的。

其实不要说是这个佛法耶,世间也是一样,有很多人哪,现在我们常常看诺,我们这裡好说一个话─一窝蜂。喔育,看见这个好,大家也跟著来。对不起,跟著来啊你多半都吃亏,因为你并不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为什么能够这样做成功,你只是从行相上面去看。现在我们修学佛法的人也走上这一条路,那不是很可怜吗?所以说这个六种殊胜一定要把握得住,然后行持的时候啊,每一度它有这个六度当中在这个裡头。最后:

(e) A summary
【◎ 第五此等摄义。】

那么,然后呢总括起来再说一遍。

The recollection and cultivation of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the basis of the bodhisattva deeds—inspires you to train in order to set all living beings in joyous perseverance. So steadily increase this spirit,
【应当随念,发菩提心为诸行依而勤修习,则于精进为欲安立诸有情故,策发修学渐令增长。】

(p250)这我们任何一个行为,那个行为啊时时刻刻记住、记住:就是刚才六种殊胜当中第一个,这是发了菩提心这个根因上面,才有身口的行为,所以这个菩提心是诸行所依。那么现在这个地方呢修什么?精进,勤勤垦垦。「精」是精纯、专精,一点都不夹杂!在质上面是一点都不夹杂,在量上面是一点都不马虎,这个才是精,前面这个「精」,精纯、精一、专精。干什么?向前菩提道上推进,这意思。那么然后呢以这个心,是目的是为什么啊?为了使一切有情都安立在佛地上面,所以我行精进,也使一切有情也要这样走。因为你要真正成佛,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而努力「策发」,然后呢「修学」,使得这个精进增长,这是这样。

and then aspire to and train in the methods of joyous perseverance for those at high levels.
【次于大地所发精进修为愿境,】

那么然后呢策发了以后,次一步说,我们现在精进修持的内涵、修持的方法是什么?以大地菩萨的行为是我们愿境哦!这个地方很清楚、很明白哦!所以在这个地方,就说明了一件事情:我们常常说:「哎呀,我现在是凡夫啊!」欸,没错,你是凡夫,所以这个地方告诉你,正因为你是凡夫啊,所以你要努力啊!以大地菩萨的境界做为你的目标啊!你还没做就先说:「哎哟!这个是菩萨的做法呀,我是个凡夫啊!」你因地当中已经一刀两断,把你已经什么?把它看成功:「唉!我原来就是像《法华》上面那个除粪人。」这个是我们最大(p251)损失、最大损失!明明我们是佛子,可是我们因地当中一个念起来说:「哎哟,我是个凡夫啊!我这一天忙是忙一日除粪之价。」你完全错了!我们真正修学佛法的人要怎么办?欸,我就是佛子!所以我现在的行持的行为就是什么啊?就是佛子的行为,这个佛子的行为就是菩萨行。这个才是!所以你因地当中第一念正确了,将来才有圆满的果。

所以昨天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大家还记得不记得?为了提醒大家,再说一遍。下面这个话不要让我来提醒,要我们自己每一个人自己提醒─「发心究竟二不别,如是二心初心难」,这个《华严》上面特别说明的。你发这个大菩提心,跟究竟圆满这个大菩提心两样东西,就它那个内涵、特质、心理来说没有差别,无二无别!但是这两样东西啊,如是二心叫初心难哦!真正难的是刚开始第一个哦!也因为它难,所以它真正重要的也在这裡哦!然后呢,在《华严》上面,善财童子示现的是修证的时候的境界,所以他叫十信满心;换句话说,他那个淨信心哪,已经跟佛的菩提心的特质是无二无别,只是还没有圆满。所以这个初因最重要,有了这个因,然后你继续不断地把它圆满、圆满、圆满,到最后成佛。你有这个因,这个果是一定有的;如果是你没有这个因的话,你怎么忙也没有用。正因为如此,所以这「如是二心是初心难」。

但是退一步─我们不要说退,再返回头来,再找那个根由,那个根由在哪裡呀?(p252)欸,修的根据是什么?思相应慧。思相应慧要看思,要想所以思的话,一定要先闻相应慧。闻相应慧从哪裡来?多闻。多闻从哪裡?从善知识。所以前面告诉我们哪,要想生起有力最深的正念,一定要依止善知识、善友共住而多闻等因,就是从这个善知识、多闻开始。当我们听见了以后,心裡面就说:「对啊!现在就这个样,我要做的!正因为是我是凡夫,所以我一定学这个!」那个时候你当下的一念下去,因就对了!你如果只有这么一念,将来就有一念成佛的因。但是呢,你要真的感果的话,单单一念不够,第二念你又想到别的地方去了,那对不起,那又跟著它散了。所以你假定说那个心心念念,把这个念头不断地一直增长、增长,因为你的因都是集这个嘛,自然而然将来感的果非如此不可啊!修行没别的,就是这个呀!

所以了解了这一点的话,我们一定会这样说:「正因为我是凡夫,所以我必须要这样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