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七册 p139)

请翻到《菩提道次第广论》315页,上次讲精进,已经讲到顺著这个次第,就是正式地讲精进有两个,一个是违缘,什么是障碍我们精进的违缘,把它消除掉。然后呢消除了这个违缘哪,我们在精进之前,还要四样东西─顺缘,帮助我们精进的,这个四样东西。那么这个裡边是,第一个胜解力,第二个坚固力。关于这裡啊,请诸位特别注意,佛法整个的中心是菩提心,但是要想得到这个圆满结果的,最重要的是精进,是精进。

所以我们大家记住,一开头的时候,特别经论上的证明当中,两句话你们特别注意:「资粮善中,精进是第一」,在积聚资粮的时候,精进是第一;还有呢,「唯有精进是修学菩萨的唯一的胜因」,这两句话。「唯一」,注意哦,就是这个!那么经上面呢,反过(p140)来告诉我们,谁一有懈怠,那么谁就不可能修习成功。这在305页上面,大家,请大家再回过头来看一下,305页第六行,最末

p. 305 (6) [複习]

【《庄严经论》亦云:「资粮善中,精进第一。」】

在我们现在修学的过程当中,最主要的积聚资粮,而在积聚资粮当中呢,根本─精进是第一。由于这个,依于这个根本,依于这个资粮之善,其他的跟著而来;如果这个没有,其他都没有,这是第一个。然后呢,《瑜伽师地论》上面是跳过两行,

p. 305 (9) [複习]

【〈菩萨地〉亦云:「唯有精进是能修证菩萨善法最胜之因,馀则不尔。」】

其他的不行,这个是论上面。

经上面呢,是最后一行,《海慧请问经》云,「有懈怠」,懈怠就是精进恰恰相反,那么「菩提遥远最极遥远」,根本你就没办法碰到它。

p. 305 (13) [複习]

【诸懈怠者无有布施,乃至无慧,】

布施跟慧那是六度,就是说就自利方面来,你一有这个东西啊,你自己根本没办法真正利益你自己。

【诸懈怠者无利他行。】

自利既不行,当然利他更谈不到。那么下面呢,

【《念住经》亦云:「谁有诸烦恼,独本谓懈怠,】

谁有烦恼,烦恼的根本在哪裡?诺,就是这个,根本,唯一的、独一的根本─懈怠。一有懈怠,好了,一切都没有了。

当然,这个是就我们精进一度来特别来说明一点。所以诸位同修,或者是对整个(p141)的轮廓还并不了解,那必须从头开始,好好地注意。其次在过程当中的时候,对于这个一步一步加深,乃至于到现在的精进,我们这个概念必定要把握得住,必定要把握得住,有正确的认识,那时候才谈得到修学佛法。否则的话呢,所谓的修行,始终都是戏论。「戏论」拿我们现在来说,那是开开玩笑的,这个可是并不是跟别人开玩笑,而是跟我们自己开玩笑。而这个玩笑,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轻轻鬆鬆的,很轻鬆的玩笑;这个玩笑,是把我们长劫在生死苦海当中,在地狱当中烧、煮这个玩笑,这个玩笑是万万开不得的!这是我们必须应该了解的。不要说在没进入佛门谈不到,进入佛门以后,如果你不认识这一点,乃至于认识了,不从这个上头实际行持的话,那始终是在这种状态,这个是真正对不起我们自己的事情。

那么,现在我们这裡继续下去。修精进的时候坚固力,那么要想坚固,令我们誓愿坚固啊,应该修三慢。前面已经讲了两个,第一个是「业慢」,然后「功能慢」,现在呢,「烦恼慢」。第三行,315页第三行,最后,

p. 315 (3)

Pride about afflictions means that with contempt for the afflictions on all occasions, you think, “I shall be victorious over these; they shall never defeat me.”
【烦恼慢者,谓一切种轻毁烦恼,我当胜此,终不使此有胜于我,】

前面特别说明的,这个「烦恼慢」是什么。就是说,烦恼是我们了解这是什么,我们(p142)对这个烦恼生起高慢心来,就是:「我不怕你,超过你,压服你!」所以在任何情况之下「轻视」,这个是我们心理上面的一种概念,换句话心理建设;「毁」,要摧毁。由于这个正确的认识,建立了这个心理建设以后,进一步在行持上面,我们真正要做到的─轻毁这个烦恼。毁,摧毁,我应该胜过它,绝不让烦恼胜过于我,这个就是烦恼慢的特质。下面看,

It means being steadfast after you have generated the courageous thought to destroy the incompatible factors.
【为欲摧伏诸所治品,令心勇悍令心坚稳。】

为了要想降伏、摧毁种种所对治的─我们现在对治的,无非是说所知障、烦恼障,总的来说,惑、烦恼,这是根本。这个必须要的条件:「令心勇悍、令心坚稳」。那么这个地方的勇悍应该说就是精进,特质是对善所缘,我们一定要分别、善巧善恶。所以这个精进不是说我勤勤垦垦努力,有很多人非常勤垦,哎,做起来比什么人都肯做,可是,对不起,他在懈怠当中,在烦恼当中。我们看诺!世间那个坏人,啊,那些坏人做起杀人放火的事情来,比谁都精进哦!就是这个样。然后呢,我们看动物,哦,这个蚂蚁是最精进哦!一天到晚乒乒砰砰不停地跑。所以单单勤劳不是精进,精进是一定有它的特质在,就是说正确地、如法地、如理地、一点不错地,在这一个法上面先把心理建立起来;然后由于这种心理呀,要毫不退怯,要能够克服一切的困难的这一种心情,跟著身口的行为,所(p143)以这个叫精进。这一个地方对这一点要首先生起这个勇悍之心,而把这个勇悍之心「坚、稳」,坚是坚固、绝不动摇,稳就是绝不动摇。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tates: “I shall conquer all; Nothing shall defeat me. I, a child of the Victorious Lion, Shall continue to have this pride.” Otherwise, if you lose courage, even a small incompatible factor will harm you.
【如云:「我当胜一切,不使谁胜我,诸佛狮子儿,应住此我慢。」若不如是而退弱者,障品虽小亦能为害。】

就是说,这种心裡面是什么?「我要超胜一切,绝不为一切胜过于我!」为什么?我们现在既然在这个地方,是发心修学无上菩提,这个是的的确确是真诸佛的真子,这个是狮子之儿,这个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努力的,我应该住在这一点上面,住在这一点上面!假定不这样的话,你心裡面还没有走啊,已经退弱:「唉呀,这么难哪!怎么这么行啊!」心裡面这个怯弱,这样怯弱的话,称得上是狮子儿吗?佛为法王,所谓「狮吼」,他不为一切所退,而能够退却一切,这个是我们必定应该如此的。所以,你一有了退却的话,那你什么都做不成,就算是很小的一点障碍的话,你也没办法,你也没办法。眼前我们太多小事情,哪怕叫你拿一个东西:「唉呀!我站起来,就是懒得站起来。」拿一个东西啊,拿一个东西啊!所以这一点,我们应该认识。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ays: “Even a crow acts like a garuda when it finds a dying snake. If I am feeble, even a slight shortcoming will harm me. How can one who gives up, discouraged, find freedom from destitution?
【如云:「若遇死毒蛇,乌亦如鹏鸟,若我太软弱,小罪亦为损,怯劣弃功用,岂能(p144)脱匮乏。】

这个我们真正能够有启发了这个大精进心的话,那任何东西都不怕,任何东西都不怕。否则呢,什么东西啊,都这个会挡住我们,都会挡住我们。只要我们那个心能够建立起来的话……所以说,如果我们心裡面太软弱的话,一点点小小的罪啊,都能够损害我们,都能够损害我们。上面这个「死毒蛇,乌亦成鹏鸟」的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只要能够心理建立起来的话,你不怕它,你不怕它!它一定能够克服,它莫奈何你,你能够克服它,这样。本来鹏鸟那个是最了不起的,是专门对治这个的。现在假定说,你的的确确能够生起这个慢心来─所谓这个「慢」,不是真正的慢哦,你不怕它,你能够克服它,这样。换句话说,我在心理上面先建设起来,「我一定要把你制伏,一定要把你杀死!」再多的东西,在你看起来,毫不在乎!就是你的心裡面先建设起来,你就能够克服一切。

否则的话呢,对不起,你就算是、就算是要想做啊,那真正的东西你都碰不到。而是实际上没有用的东西,你在这个地方逞勇敢,这个东西是毫无意思,这意思就是这样。说因为你内心上面没办法生起这一种精进力量,而自己退却、自己怕,你觉得:「唉呀,我很差呀!」这是怯弱一来的话,你就不可能挺起来,努力照著前面这样去的话:「一(p145)切都要靠我做,我这样做倒是有种种的殊胜的功能。」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就没有办法真正地努力。既然没有办法在因地上面下这个正确的因,你怎么可能得到正确的果。既然这样的话,当然,你样样不如,就是样样欠缺,你怎么可能从这个安乐当中得到圆满的结果?反过来说,一样东西都没有。

Shara-wa said:
【霞惹瓦云:】

祖师说,

The happiness of those who cast aside the teaching does not exceed their happiness before doing so. Consider the fact that if you give up the teaching in this lifetime, you must hereafter undergo endless suffering. If you make no effort, the afflictions will not look upon you with compassion. Also, the remedy will not say, “You are unable to cultivate me, so I will complete the task for you.” Even th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will not be able to protect you.
【「弃法之乐,较往昔乐全无过上,于现法中若弃正法,应思当来所受诸苦无有边际。若自不能勤加功用,烦恼亦必不觉悲愍,对治不说汝不能修,我自圆满,诸佛菩萨亦不能救。」】

这个大祖师,就告诉我们这么说:是的,我们要修学佛法,这么大困难,说:「唉呀!这么大困难,我不行啊,不行啊!」所以的的确确,唉,我们说:「这样的啊,唉!实在是现在的条件不够啦,那么慢慢地再来啦!」虽然说是慢慢地再来,实际上,就放下了就不做了。那个是什么呢?「弃法」,捨弃正法,换句话说,不去如理修行。你所以不去如理修行,不能上进是为什么?怕苦!反过来说,你想找一点快乐。结果呢,你不(p146)如法行持,真正得到的快乐,如何呀?比较一下,「较往昔乐」,说你放掉了这个法的这个快乐,并不见得好呀!并不见得好呀!但是,结果呢?说因为你放弃了,现在呢弃捨了正法,而现在弃捨正法的原因是你怕苦,想得到快乐,结果你真的去掉苦了吗?放掉了法以后得到快乐了吗?没有,这第一个。而更进一步想,将来呢?这就严重了,这就严重了!你因为捨弃掉了正法,将来受无量无边的大苦啊!永远在轮迴当中,这个事情的严重啊!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要晓得,一切法只有一个原则─如此因感如此果,如果你在因地上面不努力去做,绝不可能有这个相应的正果出现。所以,如果我们自己不努力去用功对治烦恼的话,烦恼不会有悲心的,说:「唉呀!我怜悯你啊,看你可怜,好、好、好!我就让步了。」烦恼不会这样,不会这样!所以这个烦恼不会让步。反过来呢,这个要想淨化烦恼的正确的方法说对治,这个对治的方法,它也不会说:「好啦!我看你可怜哪,你不能修啊,那我自己就圆满啦!」绝没有这样的事情,绝没有这样的事情!所以法本身法尔如是的。

进一步讲人,我们说佛菩萨,佛菩萨儘管他是大慈大悲,不但他的慈悲啊,把法界一切有情,要把我们救出来;不要说我们信佛的人,不信佛的人,乃至于他的怨家。不要说(p147)已经成了佛,在因地当中菩萨,这个提婆达多生生世世要害他,他也都要救他耶!何况我们现在信了佛了,佛弟子。在菩萨在因地当中,他还没有圆满的时候都要救我们,何况现在成了佛萝!他不但是悲圆满、智圆满,所以他有足够圆满的,百分之百最圆满的理解以及力量来救我们。但是对不起!除非我们自己去行持,佛菩萨也没办法救我们,这个我们要正确了解的。

所以这个地方,从任何一个角度告诉我们,我们要想解决自己的困苦,唯一的办法,就是如理如量地行持。而这个之中最重要的─精进,精进!那么现在精进呢就告诉我们这样,所以这个地方说,对于烦恼要生起这个:我绝不怕它!而反过来,我要有这种勇悍之心:一定要克服它!如果说我们能够这样地认识,这样的心理建设起来了以后,问题就好办了。

If you apply the aforementioned three prides, even great incompatible factors cannot block you, so you must generate these three kinds of pride.
【若能生起如前我慢,障品虽大不能为障,是故应须发起慢心。】

假定能够生起像前面所说的这种心力,这种心力,那么虽然是再大的障碍,对不起!它没办法挡碍,没办法挡得住我们、障碍我们,所以我们必定要发起这样的。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tates: Against one who strives with pride, even great obstacles will be in trouble. So with a steadfast mind I will overcome my shortcomings.
【如云:「若起慢功用,障大亦难胜,故心应坚固,摧伏诸罪恶。」】

(p148)所以说,假定你能够生起像前面所说的,这个慢的这种功能,这个功效一旦生起来,再大的障碍,它绝对不会胜过你,不会胜过你。所以在这一点事情上头,在这一个修对治的精进上头,我们心裡边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努力地建立起来,使它坚稳,然后靠著这个力量去摧伏一切罪恶。

Otherwise, if practitioners are defeated by their shortcomings, their desire to conquer the afflictions of the three realms will be an embarrassment among the learned.
【若不尔者,修行之人为罪所胜,犹愿战胜三界烦恼,实为智者所耻之处。】

这一段话,值得我们每一位同修啊,再三反省!假定我们不能像前面这样说,说我们心裡有这个认识,然后根据这个正确的认识─注意哦!始终是第一个:「如理」,你自以为懂得很多,不如理的话,那一点用场都没有,你走错了;还有呢,「如量」,有了这个正确的认识,还要够量。假定你不能这样做的话,自觉得是修行啊,结果修了半天,是「为罪所胜」。我们修是修什么?淨除一切罪垢,结果修了半天,反而是增长罪垢,被罪过所胜哪,还在说,我要战胜三界烦恼,还要自利利人,这一个实在是很可笑,很可耻!

所以,真正智者─这一个地方是佛菩萨,乃至于说稍微明眼一点的人,看起来都会笑我们,都会笑我们,这千真万确的。说我们现在说起来是修学佛法的人,拿世间的标淮来说,那都是高人一等的人。而佛法的特质要摧伏烦恼,然后淨化一切罪障,然后把自己(p149)这个理路了解了以后,就帮助别人,告诉别人;自己淨化了,不为烦恼所染,然后进一步地推己及人。结果弄了半天,现在自己都困在烦恼裡边,一天到晚烦烦恼恼,说要战胜烦恼,那不是开玩笑吗?所以说,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ays: If I am defeated by shortcomings, my desire to conquer the three realms is a joke.
如云:「我为罪所胜,胜三界可笑。」】

现在我自己都被这个罪恶所克服,居然说要想超过、要想克服这个三界,那真是可笑啊!那么,这个最后下面说,

It is called “pride about afflictions” because you have contempt for the afflictions and then want to destroy them.
【此由轻毁诸烦恼故,欲为摧伏,故假名烦恼我慢。】

这个地方,他所以立那个「我慢」的名字,并不是真的跟那个烦恼相应,跟那个慢烦恼相应,而是说我们要摧伏这个烦恼,那么不被这个烦恼所压伏。平常我们看见烦恼,唉呀,这个心裡面就觉得:我不行啊!像前面所说的:「喔育!要修的佛啊,又这么个难行,要修学的佛的方法,要这么做苦的事情,而时间又这么长远。」唉呀!心裡想想:「我不行啊!」自己就轻轻地怯弱而退却了。结果呢,为烦恼所降伏。现在不、现在不!我绝对不怕它!把这个烦恼啊,根本不放在眼裡边!所以这个地方「轻」─要去摧毁它,这种心情就跟那个慢相似的,前面已经说过了。是啊,我们要摧伏它,所以在这个上(p150)头假名叫「烦恼我慢」,我不怕烦恼,换句话说。那么,这个是第三个烦恼慢。

Some commentators to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explain this pride about afflictions differently, but I think the above explanation accords with the text.
【诸作释者虽有异说,然觉此说与论相符。】

关于前面这个解释,有不同的这个祖师们不同的解释,但是这个裡边比较起来,像上面那个说法,觉得跟原来这个论说得最相应,最相应。所以就把这个拿来这个地方解释一下,说明一下。这样地修学的话,我们精进当中,就能够如法如理地做到了。

Thus, stop expecting something from others and put on the armor of doing it alone. That is, be confident and think, “Unlike me, others cannot do it. I can do it.” When you practice with this perspective, you are sure that you will defeat the afflictions that they will never defeat you
【如是应断希望于他,当擐誓甲愿我自作,此复觉其非馀所能,唯我始能自负其任。如是见已,正修之时令心坚固,唯应向外摧伏烦恼,不令烦恼向内摧伏,】

这是第一点。就像上面所说的这一个,根据了这一点,那么说现在呢,是的的确确这个东西只有我来做,只有我来做。这个你做,这个你得;别人做,你得不到。只要你做了,它一定有这个功效,一定不会失去。所以有了这个了解了以后,自己的内心当中,啊!就建立起这一个正确的认识。所以我们说心理建设,这个地方叫「擐誓甲」,擐甲精进─这一个东西,一定要我自己去做,这绝对不是别的人所能做的!实际上呢,别的人能做,可是对不起,别人做了以后跟你不相干哪,你的事情只有你来做啊!这是这样。那么而且必须要我亲自负起这个责任来。以正确地、如理地见到这样的一个实际状态,然后(p151)经过了思惟、观察,不断地修习以后,使得自己的内心产生坚固,把这个正确地认识,而且达到非常坚稳的一种状态。那么在这种状态当中,一心一意地要摧伏烦恼,而绝不让烦恼来控制我们。

说实在的,现在我们修行人最可怜的事情啊,说起来是说修行、修行,一天到晚在烦恼当中转。而真正最可怜的不在烦恼当中转,什么是烦恼大家都还不知道。我们大家再回忆一下,想想看对不对?所以前面每一个地方都告诉我们,这一开头的时候就告诉我们哪,断三过、具六想,那时候闻还根本谈不到。它为什么要具六想?第一个想是什么?说我们在长夜无明、贪瞋痴三毒当中,居然没有一个人晓得是我们在三毒,在贪瞋痴当中,这是第一种状态。那么一步一步,然后呢深入,一步一步地上来,告诉我们始终是这种状态。乃至于我们有了正确的认识,开始修持,说对治的唯一的方法,一定要依著这一个戒、定、慧三个次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