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七册 p87)

所以这样作是为什么?欸,淨除一切过失,要积聚圆满资粮啊,那个时候一定会!

所以我们不知道的是必定应该从这一个地方知道,恒常地、精进无懈地,积聚这个福智两种资粮。当然!那么这一步;下面一步,
p. 311 (11)

Also, since the completion of endless collections is not difficult, do not discourage yourself with the thought, “To become a buddha requires completing limitless collections of merit and sublime wisdom. This is so difficult that I could not possibly do it.”
【又念成佛必须圆满无边资粮,此极难作故我不能,亦莫怯退。】

进一步又有这种想:「哎呀!是,成佛,但是这个资粮是要无量无边,都要圆满哪,这个太难作了,我不能作啊!」那这个也不必怕,下面说:

First, motivate yourself with the desire to attain the goal of limitless buddha qualities for the welfare of the limitless beings you intend to help. Next, focus on remaining in cyclic existence for a measureless period of time and take the bodhisattva vows, thinking: I shall accomplish limitless collections”
【若为利益无边有情,求证诸佛无边功德而为发起,住无量劫,欣乐修集无边资粮而受律仪,】

妙了!

Then, as long as you keep the vows, whether your mind is distracted by other things or not, asleep or awake, you will constantly accumulate merit as vast as space.
(p88)【则于一切,若睡未睡心散不散,乃至有此律仪之时,福恒增长量等虚空,故无边资粮非难圆满。】

欸,诺!还是无垢的、正确的经典上面说得清清楚楚。现在假定你如理地了解,照著这样子去作,然后呢策发了大悲心、大菩提心以后,是的,你要利益无边有情,所以要求证这个无边佛的功德,住无量的时间,一直去积集一切的资粮─先发这个愿心。所以「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这个四句不是一个空话。是你如理地了解了以后,你内心上面的的确确,发起了这样的内心的状态,这个愿心。

然后你有了这个愿心,经过修习以后开始行心,「行」就是受这个菩萨的律仪。等到你受了这个律仪以后,欸,好了,于一切时,因为你已经把那个种子种下去了,得到了这个菩萨戒的戒体了。既然种子种下去了以后,然后由于你的大悲心的策动,大悲心的滋润,它不断地在增长当中呀!所以不管你醒也好、睡也好、散乱也好、不散乱也好,只要一旦得到了这一个东西以后,嘿,它一直在增长!这个菩提心的心种,本来就是遍法界、虚空界的,所以只要这样增长的话,哇!那是不得了的,不得了的啊!

(p89)所以前面是特别说明,不要说行心,就是你发的愿心以后,哇!这个力量之大,我们无法想像、无法想像!所以我们总不妨拿这个小的例子,说一个小沙弥就心裡面动这么一念;一个罗汉,阿罗汉,喔,这个阿罗汉是好了不起喔,堪为三界应供的圣者哦!而这个小沙弥只是动了一个一念喔:「嗯,我可不要学这个小乘,我要成佛果。」那个阿罗汉马上,啊!捧在他前头,为什么?说明这个菩提心的功德之大是无量无边,无量无边哪!以前我们不懂的话也许还觉得:啊,这个叫作菩提心;现在我们懂得了,这个根本不是。但是呢,它的的确确这个菩提心的心种,就从这个地方开始发生。如果你现在了解了这个,依理这样地策发,一旦真正的这个菩提的愿心策发了,乃至于开始行心的话,你在任何时候,一天是廿四小时,然后呢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没有一时一刻,在任何情况之下都在增长,积聚无边资粮。这不难哪,千真万确的,不难哪!

所以我们现在得到了这个暇满的人身,浪费它,还要忙这个、忙这个、忙这个,样样捨不得捨哇!捨不得完了以后,把自己送到地狱裡面去,这个却忍得住的。唉呀,想想这个人真是可怜哪!为了身上一点点小小的毛病,为了眼前一点小小的利害啊,哎呀,大家要为它忙了个半天。现在有这么大的利益在,居然我们不知、不见、不闻、不觉啊,这个实在是愚痴到极点啊!这个愚痴到极点哪!所以在这个上面,我们务必要把这个概念深深(p90)弄清楚,你能够弄清楚的话,这些问题统统解决、统统解决!

所以大家还记得吧?说如果一个菩萨发了这个大菩提心以后,乃至于他破了四重戒,他只要能够护持这个不共的菩提愿心的话,欸,他没破戒。这千真万确的事实哦,这千真万确的事实哦!为什么原因呢?这就是,这个两个东西的的确确你无法相比的,你的的确确无法相比的。我们现在不必说菩提心跟法界相应的,那这个法界我们的确无法想像。譬如说,说我现在是一个国王,那个以前是一个转轮圣王,富有四海之内,譬如说现在那个地球上面,全是我的。然后呢你随便损失一点点,这个敲破了一个什么金的、银的什么东西,乃至于金刚宝石,乃至于百万、千万,那对你来说根本毫不相关,一点都没有什么大的损失嘛!是我们处处地方都说明什么?愚痴啊!愚痴啊!只见眼前的小利。而究实说来,这个眼前的小利啊,还是害我们的生死怨家,而且从无量劫来,把我们害得苦透、苦透,结果我们偏偏还继续跟著它走。嗯!

p. 312

The 《Precious Garland》 states:
Just as in all directions
Space, earth, water, fire, and wind
Are limitless, so, we assert,
Suffering beings are without limit.

With compassion the bodhisattvas
Extricate these limitless beings
From suffering and then determine
To set them in buddhahood.

Those remaining steadfast in this way
Properly make this commitment,
And then, whether asleep or awake,
And even when careless,

They constantly accumulate merit as limitless
As living beings, for beings are without limit.
Because of the limitlessness of this, know
That limitless buddhahood is not hard to gain.

Those who remain for an immeasurable time
Seek immeasurable enlightenment
For the sake of immeasurable beings
And accomplish immeasurable virtue.

Hence, though enlightenment is measureless,
How could they fail to attain it
Before long through a combination
Of these four immeasurable ways?
【即前论云:「如一切诸方,地水火风空,无边如是说,有情亦无边。菩萨普悲愍,此无边有情,欲度诸苦厄,安立于佛位。如是坚住者,从正受戒已,随其眠不眠,及放逸而住。如有情无边,恒集无边福,无边福非难,证无边德佛。若住无量时,为无量有情,求无量菩提,而修无量善。菩提虽无量,以此四无量,资粮非久远,(p91)如何不得证。」】

看!经论上面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像「一切诸方」,在任何尽法界、虚空界,这个「地水火风空」,没有一个地方不遍,到处都是;现在这个有情也是一样,所有的尽法界、虚空界都是。那么现在我们修学菩萨道的人呢,发的菩提心是什么?普遍地、没有一个遗漏地对他们怜愍,为了这个「无边有情」,要济度他超出这个痛苦,使得他们每一个人达到圆满大觉的这个位子。你发了这个愿心以后,然后呢你正受这个菩萨戒。于是那个时候你的心裡边任运而起地,一天到晚:啊,我要这样作!一天到晚:我要这样作!所以你这个心理本身,不得了!

平常我们说三轮、三轮,大家还记得在下士道的时候,讲业的时候,这个最后说「八因三缘」,这个三缘什么啊?心清淨,然后呢加行清淨,然后是田清淨,对不对?你如果能够这样作的话,哇!那得到的果报是不得了地大。现在我们这个心是什么呀?普缘尽法界、虚空界一切有情,哇!那个这心之广大,不得了!你一切时处只为利他。那个心不但清淨而且广大;广大是指它的量,清淨是它的质,质既一点都没有错,而这个量又这样地大法。啊!所以说我们现在刚才那个比喻说,喔,这个地球整个是你的,这地球算什么?在整个的这个一法界当中,那、那简直是,你小得找都找不到,要灰尘一点都不如欸!我(p92)们到了晚上张开那个一看,啊!那个太虚空这么大。所以那个时候你的心跟这样大的相应,这个不得了的一件事情啊!

所以你心种当中,种下了这样的这个心的清淨的话,所以下面你的行呢,加行也清淨。所以现在受了菩萨戒了,受了菩萨戒以后是什么?你得到了戒体,所以这个法、体,然后你的随行,你的随行一切时处,它那个心种一直在增长。的的确确不管你在睡觉也好、不睡觉也好,在任何状态当中它在长呀!就像你把一样种子,如果说这个种子对了,种在这个地方的话,然后呢水呀、太阳啊,这么一来它一直长啊!不因为天黑了它不长,不因为你睡著了不长,不因为你不管它而不长;只有一样─你不能损害它。所以我们发愿心,发好了以后,真正重要的─护持这个戒体。你只要护持它,然后你睡著,它也长啊!

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虽然无边的有情,结果呢却是:你不是你度他欸,他这个无边的有情来帮助你积聚无边的福德欸!既然有这么多无边的福德帮你积聚的话,这个佛果,无边的佛果自然得到嘛!所以他下面说,以无量的时间,为无量的有情,求无量的菩提,而修这个无量的善法。以这样的四个无量,要得到这个佛果的话,啊!那并不难。怎么会得不到呢!以四比一这样的,这样的一个力量啊!所以

It is most wonderful to think, “If only I could attain buddhahood in a brief time for the sake of living beings,” because you are moved by the very intense power of your love, compassion, and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p93)【是故若由最极猛利大慈大悲,及菩提心衝动其意,为利有情,愿于短时速成佛者,极为希有。】

所以注意下面哦!所以由「最极、猛利」,这两个很重要啊,「大慈大悲」,的的确确是非常猛利,而且是最重要的。被这种大慈悲心所策发的菩提心,策励了以后,为了利益一切有情,要赶快成佛。因为看见那个众生苦啊,所以这么既然苦呀,你赶快越早成是越能够救他们,这样才好!前面曾经说:「哎哟!看见这个佛果这么遥远,我们就希望找一条近路,早一点成佛啊!」那这个菩提心是非常遥远,这两个是绝大的不一样喔!现在我们这个裡边就分辨得出来了。同时我们要了解,像前者那样的话,结果,唉,你不但得不到,越是害怕是越是受苦。反过来,你了解了正确的话,欸,你越是勇敢,是结果是越是安乐。所以如果我们如法如理地破除了眼前这种状态的话,啊,不但是勇敢,而且必然发现的,只有这一条路。只有这一条路是正确的、好的,剩下来这种路的话,唉呀!都是错误,都是伤害自己啊!

However, when you are not within the sphere of these motivations, and you see the necessity of a very long training in endless deeds and that much hard work is required, you might think, If this is the case, who could possibly do it” If you should then claim that you are seeking a quick path, you directly damage the engaged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and indirectly damage the aspirational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Your capacity for the Mahāyāna lineage steadily weakens, and your enlightenment fades into the remote distance,
【然若未近此之方隅,仅由见于极长时劫,须正修学无边诸行及多难行,便作是念谁能如是,故妄说云求速近道,此于愿心间接损害,正损行心,令大乘种渐趣劣弱,(p94)故于成佛反极遥远。】

下面就把这个道理再辨一下。所以如果说对于上面这个道理,没有正确的了解,也并没有如理的修习,离它十万八千里,不要说行持谈不到,连它懂都不懂。所以我常常说,不要说我们在门外转,在门外转你已经到了门外了,现在门在哪裡不知道。不要说门在哪裡不知道,目标在哪裡也不知道,那完全一点都不了解呀!只是说:「喔育!这个成佛要这么长啊,还要作这么多难作的事情啊!唉呀,那这个赶快想办法求一个近、方便的、快速的,能够这样……。」实际上呢,所以要求近、求快速是为什么?就怕那个难,所以怕难,你根本不懂得道理。既然你现在不懂得道理,又怕做该做的事情,请问:结果是什么啊?你不但得不到啊,反而是在损害了啦!

所以在这种状态当中,你这个愿心就发不起来了。这个「愿心」之所以愿,是要你什么?要你去救,要你去做,现在呢你看见了这个东西,喔,心裡面退缩了,岂不是……。因为你心裡退缩了,所以要你去行持更谈不到。这种情况之下,真正说起来,是损害大乘佛法呀!所以既然我们因地当中积下来了,造了这个损害大乘佛法的因,请问能成佛吗?所以「于成佛是反极遥远」哪!

for you have utterly contradicted what Nāgārjuna and Asariga determined to be the Conquerors own thought on how to increasingly strengthen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p95)【以与龙猛无著决择如来密意,最极增长菩提心力所有道理极相违故。】

上面这种错误的心情啊,是跟正式的传承─在印度来说,正式的传承只有这两家,对于佛法的完整如理的教理,只有这两家。一个是属于龙树、圣天菩萨的;还有一个,无著、世亲菩萨的。只有他们两位把佛陀的真正的内涵,所谓深密的意趣,能够如理说明的这个道理。那个道理,告诉我们的道理,跟我们现在上面所说这个,恰恰相反、恰恰相反。因为相反哪,所以不是增长菩提心,而是什么?是在损害菩提心。所以在这一点,这个的的确确我们要特别认识。

说到这地方,因为前面我曾经说:哎呀!有些人参禅,有一些人念佛,有一些人什么,学教、学密─千万不要误解。我前面一再说,我们要,要参禅,要念佛,然后要学教,没有一样东西不要的。跟你哪一个相应你就学那个,可是你必定要把握得住这个根本,然后你了解了这个,学哪一样都对。如果你把握不住这个的话,然后呢你要,哎哟,找一条近路的话,那对不起,全错、全错了!这个是损害佛法,因地当中已经种下来这个因,怎么可以感得那个果报呢?

这所以我一再地给大家说,你们把这个《了凡四训》,尤其是后头那个《俞淨意公遇(p96)灶神记》,好好看一看的原因。大家记得不记得,那个灶神给那个俞先生就说:「你呀,自以为作好事,结果实际上你因地当中造的都是种恶因啊!就像是遍地种了荆棘,然后呢那个痴心妄想地,还希望它长出好花美果来啊!」现在我们也是一样,我们心裡上面就种的都是什么?都是那个损害佛法之因,还自己等在那裡说:「哎呀,要赶快成佛啊!」了解不了解?所以这个地方特别说,是,我要念佛,我要干什么?不但要求上品上生欸,我要念佛不是求上品上生,我要念佛是要学阿弥陀佛。然后以这种心情,然后呢阿弥陀佛怎么成的,我也要学他,然后那个时候念,对了!你要参禅也是一样,学教也是一样,不管是禅淨律密,没有一个例外的,这个是我们的基本因。有了这个基本因、根本因以后,然后呢再去加以圆满。所以这个地方,把这件事情辨别得清清楚楚,辨别得清清楚楚!

Thus, since becoming discouraged and remaining so brings no benefit at all and only leads to further discouragement, understand well the methods for achieving enlightenment and uplift your mind. When you do this, the completion of your aims is as if in your hand.
【◎ 如是若仅怯弱而住,全无所益,反渐怯劣,故应善知诸能修证菩提方便,策举其心,则办诸利如在掌内。】

所以这样,结果分析、观察,如理地抉择以后,我们就了解了:哎呀,你单单看见那个事情害怕、退怯,那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不但没有好处呀,反而因为你因地上面不断地增长这个东西,你越弄越差、越弄越差。这个是为什么我特别说明的,经常说明的:你(p97)碰见一点点事情,唉呀,缩在那裡,那一定的,你越缩是越不对,越缩是越不对!哪,我现在还记得一个很有趣的事情,离开现在二十年了,那时候我刚到同淨兰若。那个时候有一个年轻人,那二十刚出头─现在年轻出家的已经慢慢多了,那时出家人很少。哎哟!大家看见一个年轻人很好,但是那个仁法师啊,是一直在滴咕,最讨厌他。我以前曾经听人家说过这个人,后来跑过去一看,欸,晓得了!为什么原因哪?是未老先衰。天气稍微凉了一点啊,哎呀!他这个帽子、围巾就统统弄上来了;然后呢感冒了一点点,拿一个大棉袍;出了个汗哪……这样。哎呀!那简直是啊,是这种情况。

仁法师他是做样样事情,打起全部精神来做。那时候虽然是我很讚歎,但是我并不太了解,现在慢慢、慢慢到后来是越来越了解。我还……这个地方跟你们说一个笑话,这个虽然是个笑话,这是个事实喔!那个他老人家用那个毛巾,用那个毛巾,总归用不到几个、一段时候,我也不能清楚。平常我们这个毛巾,往往用得很久才用破,他没多久都破掉了。它破的时候很妙,这个纬线都断掉,那个经线在那裡。我那么想不通,他这个毛巾为什么这么容易呀?你就算是来磨这个地上那个,它也不会那么……何况擦那个面孔软软的。后来我晓得了,他原来干什么?他洗脸的时候,比如说搓啊,搓完了以后,搓了这个……这么来,然后绞毛巾的时候,「嘎!」一下,就这样。结果他那个毛巾不是擦脸擦破(p98)的,是这个东西弄坏的,人家常常笑,我刚开始的时候也觉得好笑。然后呢他跑得去开门也是一样,拿这个钥匙往这个裡面「嘎!」一下,插进去一定有声音的,「铿!」一来。欸,大家都会笑。

当时我一直不懂,现在我一直讚歎,啊!就是说,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因地当中,他做任何事情,他心裡面先有一个坚强的意志。所以他不管做什么事情,他心裡面先哪,这个所谓心理建设,所以他做什么事情都咬紧牙关,这么来!当然天下的事情没有十全十美,不要说我们普通凡夫;成了佛,他跑到这个世间上来的,还是现出很多缺陷相来,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几个特质。所以我的真正受用就这样,跑到从那个地方开始。

我一直还记得,我所以能够跟得住他的一个原因,通常他那个地方的人,去了以后实在待不住,人家也种种批评他,说他太要求。我第一天去,那个时候送我去那个法师说,某人哪,一方面嘛说这个人有什么优越的条件,然后呢说这个人─我本来在原来这个地方,福严精舍住了个好几年,两、三年─大家觉得非常好,但是他就身体不大好,又是什么病、什么病,唉哟,又是肺病、又是胃病、又是肝病,一大堆病,就这样。所以承他这个老人家的慈悲,他说,平常我们吃过早点嘛,就要出坡了,忙这个东西。他就说:「你身体不大好嘛,就休息、休息。」「喔!法师啊,你不要当我病人看哪!」我晓得我(p99)后面的所以能够跟著他,就当时一句话,他后来跟我说。这是千真万确的,然后呢我在那裡做。

现在我们在这裡做了一点小事情,大家觉得,唉呀,委委屈屈。那时候,那个同淨兰若现在还在那裡嘛,你们可以去看看,新店,就在那个地方,有六百多坪的地。然后那时候我们住的只有三个人,就是这样,那时候只有三个人。然后呢早晨起来,当然仁法师他的确、的确地是我们哪,他是一个这个尊长,他主要的他自己用功,我们请求他。然后呢从厨房开始,上殿、过堂开始,样样都是我们自己做的。早晨起来嘛,然后呢烧饭。我们不是说,哎呀,轮到你烧饭了,上殿不上,哪裡有这样的事情啊?三个人大家照作,这样。一大早起来,先把那个电锅裡的这个米弄好了放在那裡,然后一按按上来,然后呢菜已经切好了,这样。然后呢就跑得去电锅一按,跑得去作早殿,作完了早殿以后,马上把那个菜,就把它锅子裡铿铿铿。反正你晓得我这个罗汉菜的方式,统统放进去,火一点,铿铿铿烧烧开,好了,二十分钟。所以我们那个早殿,平常上到五点钟,算算看大概是还要早一点,然后呢这个早斋是五点半,那时间是宽宽裕裕。

吃过了以后,然后呢大家把厨房弄弄乾淨,然后呢这个、这个淨头也是我们做,然后呢香灯也是我们做,然后呢环境的环保也是我们做,没有一个不做的哟!现在我看看,有(p100)的时候我们好几个人做,那个客厅裡面那个灰尘经常在这裡,我们那儿没有这样的事情!有的时候仁法师跑出来看,他就摸一摸,他有的时候看见你不对啊,他要来跟你教诫了。我们那个时候都是战战兢兢,那个檯子上弄弄得乾乾淨淨。他怎么去摸啊?他不会摸这个檯子,他一摸,「你弄过了没有?」「弄过了。」这儿一摸,他给你看一下。你说谁会碰到这个地方去啊?就这个样。但是我们那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苦哦,一点都不觉得苦。

然后刚去的时候,他那个时间也是一样,比如说打板、按铃,这我想我都告诉过你们了。那时间的的确确是分秒必争,那时候也没有、没有那个表,没有像现在的好。我们大殿上有一个钟,叮叮噹噹会敲的,然后呢这个大殿后面有一个电铃,那个电铃现在还在,我最近去,我真欢喜那个地方。那时候就培养出我这个心志来,要竖起耳朵,有的时候外面大风还听不见,听不见他又跑得来:「你这个警觉心一点都没有,这么愚痴的、这么迟钝,怎么学佛啊?」就这样,你竖起了耳朵,前面那个大殿这么「登!」一下,下面的一秒钟那个板或者铃就要按起来─就我们两个人做啊!

另外一个,那个法师,那个也是我们这老和尚的徒弟。他下面去买菜,那个骑个脚踏车,每次上来的时候,就怕冬天一定是满身是汗。现在已经有路,那时候没有,那个山路啊!哪有像现在我们这么舒服,骑了个摩托车砰砰砰砰跑得去。就这样骑个脚踏(p101)车,下去的时候还要推,因为这个山路嘛,不是骑的哦,上来的时候也得推,这样个弄法。所以我只说到这个地方,这个事情大家平常的时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你并没有如理地认识,然后呢一直陷在这个我、我的习气当中,这个不行!

现在我们继续下去,这个地方特别说明,说自己如果心裡面先已经怯弱了,把事情那样的话,这个一点没有用场,不但没有用场,反而这个心裡面会越来越怯弱。做任何事情也是一样,你心裡面先自己打了退堂鼓的话,那一点办法都没有。打这个退堂鼓有两种原因,那这个我们要了解、正确地认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就是宿生的习性,这个的确很难体会得到。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你碰到什么事情,总是在这儿退缩,那个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如理的教授,然后呢认真去。还有呢眼前的客观的环境,或者人家的非理的教授、非理的作意,非理的作意、非理的教授,千万注意!

所以平常我自己深深地了解,这个修学佛法为什么一定要善知识?的确,因为整个佛法的概念,的确跟我们世俗的是相反的。世俗的都是无明,它是黑暗当中摸索,那摸索的都是莫名其妙的。你一定要把这个弄得很清楚;而这个弄清楚还特别是,不是文字,一定要在这个心理的行相。所以我上面说那个,倒不一定说明什么,就是特别地策励大家,策励诸位同学。你必定要有这种认识,必定要有这种认识,不要看错了,不要看错了。啊!(p102)真是现在我们常常有这种心理,觉得好像尤其是因为末法啦,那么这个出家人难得啦,所以你偶然出了家了,往往会说:哎呀,你好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