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七册 p19)

怎么办呢?正因为不如人,你赶快努力!因为没有一个人例外的,他必定是从一无是处,然后去了知正法,然后从这个上面步步开始,对不对?小孩子进幼稚园、小学等等,没有一个例外的,你只要肯一步一步地上去。现在我们也是这样,我们坐在那儿念这些书,一点都没有困难,可是一个小孩子刚进幼稚园,当然一无是处了。它怎么来的?就是这样努力过来的。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怕,总记得─如是因感如是果;反过来,现在这个果,就是以前的这样的因。既然我们现在了解了,你只有一件事情可做,就是把我们所了知的这个因果的法则,运用在身心上头。你只要去运用的话,那个一定是昼夜不空过,能够这样的话,啊!好,很容易、很容易,一天到晚在集聚资粮嘛!

「功德资粮无劣少,获得诸义过人法」,那么这样一来的话,你这个功德一直增长, (p20)眼前刚开始的这个就是资粮,那就不会下劣,也不会缺少。有了这个东西,你才能够得到真正的义利。世间这些东西啊,名闻利养,那都是害我们的东西啊!而这个东西都是凡夫啊!这个东西才是什么?真正地超过凡夫的圣贤之法。那个才是什么啊?「青莲花」。青莲花是比喻什么?佛法,出污泥而不染。而且妙咧!它必定从那个葬的地方长出来的,所以经上面说是高山、陆地、旱地上面长不出这个东西来。欸,虽然在污泥当中啊,但是它长出来的花是又美、又好、又香,还有种种特别的。所以最圆满的经,这个经名字叫《妙法莲华经》,就是这个。欸,这个东西的的确确,啊!增长,而且「极增长」,这是它的殊胜的利益。那么这个是前面拉的力量,还有呢后面推的力量。反过来说,你不精进呢?不但得不到这个好处,而且还有种种大的过患哪,好大的害处!下面那个经上面说:

As to the faults of not joyously persevering, the 《Questions of Sāgaramati Sūtra》 states: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lazy is exceedingly far off and distant. The lazy lack all perfections from generosity to wisdom. The lazy do not work for others’ welfare.
【过患者,《海慧请问经》云;「有懈怠者,菩提遥远最极遥远,诸懈怠者无有布施乃至无慧,诸懈怠者无利他行。」】

《海慧请问经》上面说,你一有了懈怠的话,完了,你要的菩提遥远得最极遥远,唉呀!远得不能再远哪,不能再远哪!眼前是什么?眼前都是为著放逸懈怠相应的烦恼法。这个烦恼法的最后的结果,是让你受尽无边痛苦。所以我们眼前贪一点小便宜的结 (p21)果,这是在懈怠当中,结果呢?自己害了自己是莫甚于此,自己害了自己是莫甚于此啊!所以经论上面处处地方告诉我们,说我们现在啊,怕那些小小的苦,但是对这个大苦的因,这个却不知道怎么去除啊!唉呀,实在是颠倒极啦!

这个也是我记得《入行论》上面有这么几句话:「若人在世间,小苦不能忍」,就平常我们世间小小的苦不能忍耐,然后小小的这种无意义的快乐又放不下。结果呢,「地狱苦无量,瞋因何不断?」你贪一点小便宜,怕一点小苦,结果呢,造的这个恶因,这个恶因下地狱,这个地狱之苦是不得了的大呀!这种苦因你怎么不努力去断除呢?人真是错误到绝点哪!所以有了懈怠这个菩提遥远,不是说远得让你坐在那裡,它自己靠近;因为它远的关系,现在让你住在这个恶道当中啊,这样地严重法!「诸懈怠者无有布施乃至无慧,诸懈怠者无利他行」,啊!所以一有懈怠的话,上面所说的、后面所说的,一切的从布施到智慧六度没有一样,自利没有,利他没有!

p. 306

And the 《Mindfulness of the Excellent Teaching》 states as well: Whoever has laziness—the single basis of the afflictions— whoever feels some laziness lacks all good qualities.
【《念住经》亦云:「谁有诸烦恼,独本谓懈怠,若有一懈怠,此无一切法。」】

这个经上面说,《大智度论》上面也引这个。任何一个人一有了……他任何一个人所以有烦恼的原因,这个烦恼的根本是什么?就是懈怠!他如果一有了懈怠?好了!他什 么的好事情都没有了,什么好事情都没有了。

Thus, if you lack joyous perseverance, you com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laziness and become poor in all good qualities, so you lose every temporary and ultimate purpose of being human.
【若无精进随懈怠转,一切白法悉当亏损,退失一切现时毕竟士夫义利。】

假定你没有精进,随著懈怠而转的话,一切好的事情统统亏损,已有的退失,没有的生不起来。而这些好的东西呢,眼前的所谓现前增上生,以及究竟的究竟决定胜,这个是我们真正是一个人─说大丈夫─应该有的殊胜的利益,一有了懈怠,完了!反过来,只要有精进,刚刚相反。那么这个是它的祸害,它的过患,后面推的力量。现在前面有拉的力量,后面推的力量,告诉你:「哎呀!这个精进有这么多好处。」那么我们有了这个力量,就一心一意地推动我们去修精进了。那么要修精进,是精进这个内容什么呢?

③ The section on the divisions of joyous perseverance has two parts:
【精进的差别分二。】

所以精进的差别,说明精进的内容了。第一个是

1. The actual divisions
【一 正明差别。】

正确地说明。第二呢?

2. The method of developing joyous perseverance
(p23)【二 发生精进之方便。】

前面是启发修精进的方便,现在有了这个修精进的方便以后,推动我们的力量,这个力量,正修精进的方法。所以同样地,这两个是不一样的喔!这我们要辨别得清清楚楚。那么这样能够辨别得清清楚楚,然后你去做的时候才不会混淆,不混淆的结果是一点不错,这个不错的因,才能够得到圆满的果。正明差别当中又分三:

The actual divisions The section on the actual divisions has three parts: 一 Armor-like joyous perseverance. 二 Joyous perseverance of gathering virtue. ③ Joyous perseverance of acting for the welfare of living beings.
【初中有三:一 擐甲精进。二 摄善法精进。③ 饶益有情精进。今初,】

第一个「擐甲」!要披起这个精进甲,换句话说,这个就是我们常常说的是心理建设。然后呢去做种种善法,饶益一切有情。下面:

1 Armor-like joyous perseverance: When bodhisattvas joyously persevere, prior to actively engaging themselves they put on the armor of a preliminary enthusiastic thought such as, 【◎ 〈菩萨地〉说:「谓诸菩萨于发精进加行之前,其心勇悍,先应如是擐意乐甲。」】

好!这个引〈菩萨地〉上面告诉我们,说我们要做菩萨怎么办呀?在发那个真正的行为,开始加行之前,第一件事情先要把这个心、意乐,披起这个精进的盔甲。「擐」就是 (p24)披起来,换句话说,心理上面先要这样,勇悍无比,不怕!前面发菩提心是先发愿心,后来是行心;现在这个地方也是一样,先是愿,这个愿就是意乐,然后有了这个意乐,然后呢进一步去根据这个行动。

“For a trillion sets of three immeasurably great eons each composed of days as long as a thousand great eons, I shall not relinquish my practice of joyous perseverance. For the sake of relieving the suffering of a single living being, I would rejoice at remaining only as a hell-being until I attain buddhahood. As I exert myself in this manner for the sake of complete enlightenment, what need is there to mention my perseverance over a shorter period or in the face of lesser suffering” Such is the joyous perseverance that is like armor.
【若为除一有情苦故,以千大劫等一昼夜,集为百千俱胝倍数三无数劫,唯住有情那落迦中乃能成佛。我亦勇悍为正等觉非不进趣,发精进已终不懈废,况时较短其苦极微,如是名为擐甲精进。】

说现在我们不要成佛吗?成佛要济度一切众生吗?现在不要说要济度一切众生,为了救一个人,为了救一个人的苦,然后呢我们要行种种难行,这个难行的程度,时间呢,说一千大劫相当于一个昼夜,然后呢当然三百六十天是一年,多少年积起来,变成功百千俱胝倍数的三无数劫。哎哟,单单「三无数劫」─平常我们说三大阿僧祇劫,这个一大阿僧祇劫就是个天文数字;然后呢要「俱胝倍」,俱胝又是一个天文数字;还要俱胝倍,还要「百千」俱胝倍的这么长的时间。时间是这么长,那个苦呢?这么长的时间,做些什么事情呢?要住这么大的大苦,说一直住在我们的地狱当中。这样去做,「乃」,才能够成佛。欸!儘管有这么大的苦,「我亦勇悍」!勇就是不怕,绝对不怕,勇往直前!而且悍 (p25)的话呢,也是勇敢地要跟它斗到底。为了达到这个圆满,「非不进趣」,绝不会一点点地退怯,要发这个心。然后发完了以后,「终不懈废」,一直到最后圆满,绝对不会中途停止,不会懈怠,不会废弛,这样啊!这样啊!

何况眼前我们真正说起来的话,那个时间「较短」,要短得太多、太多了,太多、太多了!前面告诉我们,千大劫为一昼夜,要积无数百千俱胝的三无数劫。实际上呢根本不要,就拿我们现在一天一夜说,也不要百千俱胝,就是三大阿僧祇劫就可以成就啦!乃至于的确有很多殊胜法门,不需要这样长啊!像善财童子,他十信满心,十信满心还是个凡夫喔!他就一生圆旷劫之因,一生就圆满了,这是千真万确的,对吧!所以你看看,他这个意乐甲,披这个精进意乐甲,要这个样!何况现在那个时间是短得太多、太多了。而且他所受的苦啊,说住在有情那落迦当中,地狱当中,他也不怕。现在我们不要啊,真正修菩萨行都在人天当中哦!乃至有的时候是堕落畜生,但是畜生比起这个地狱的话不晓得快乐多少,我们也看见的,鸟啊、狗啊、鸡啊,牠们比起地狱来,还是快乐得不晓得快乐多少倍呀!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

所以这个我们要了解的,这样地发这个心哪,叫作「擐精进甲」。你想到这样的话,那的的确确的:啊!这菩萨要这样的,现在我们实际上苦是这么小,时间这么短,哪有做 (p26)不到的!那心情就启发起来了,不但启发而且这个心裡面─勇、悍!这个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用种种方法思惟、观察。

A bodhisattva who produces even an aspiration for, or just faith in, such joyous perseverance is steadfast; how much more so one who is endowed with this perseverance, given that he or she develops measureless causes for joyously persevering for the sake of unsurpassed enlightenment. 【若有菩萨于此精进,少发胜解少生淨信亦名坚固,尚能长养为求无上大菩提故,发起无量精进之因,何况成就如是精进。】

说如果有修学菩萨道的人,对于这个所说的精进啊,能够少少地发起一点「胜解」─殊胜的见解;少少地生起一点淨信,也叫坚固。这个的确,啊!这个精进的力量是大得不得了,大得不得了。实际上呢,说良心话,现在我们极大部分对这个真正的精进,的确啊乃至于认识都不认识,既然没有认识,你谈得到什么叫淨信吗?有了正确的内容,你认识了才信得过;信得过了,才把以前错误的这种概念淨除,才叫淨信,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心裡叫胜解。现在我们好幸运啊!总算渐渐开始认识了,认识了启发信心,然后你思惟观察的,策发那个淨信、胜解,这个哪怕很少一点点,这也是坚固。这个坚固的因,真正地能够种下去的话,一定结果,何况现在步步在那个地方,那的确嘛,就是这样耶!如果我们真的能够这样的话,昼夜一定不空过啊!成佛啊,的的确确不难哪!

所以只要像上面说的,稍微发起一点点,都能够成为求无上大菩提,而要发无量大精 (p27)进的因。因为你有了这个正确的、坚固的淨信以后,这个是主因,把这个主因,然后把它长养的话,你就能够增长无量无边的大精进的因啊!否则你因没有的话,谈不到啊!所以啊,哪怕是一点点,欸,对了!就像赚钱一样,绝对不是一口气赚它十亿进来,那赚进来硬是一块一块的,有一块算一块呀,就是这个样。那个赚对了,然后你增加起来,现在我们也是如此。所以前面说,哪怕发起少少的淨信,少少的胜解,都是这样,何况成就呢?何况成就这样的精进呢?

The 《Bodhisattva Levels》 says that for such a person there is absolutely no action for the sake of others and for enlightenment that is discouraging or entails hardship.
【于求菩提饶益有情,无有少分难行事业,可生怯劣难作之心。】

你真正地能够发起、成就了以后,对于追求无上菩提,要想利益一切有情啊,在这种情况之下,的的确确没有一点点的事情难得倒你,没有一点点事情你会害怕,绝对不怕,绝对不怕!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像我们现在这个状态的话,自己衡量一下,衡量一下。怎么衡量法呢?有两个办法,我们先不必拿善法来衡量,拿世间法来衡量。譬如说我们今天想要去做一样事情去,世间譬如说,今天有一个好电影来了,哎呀!这个电影是好得不得了。大家要去看那个电影的话,哎呀!天气热也不怕,天气冷也不怕,下雨也不怕,到那个地方买那个票的话,那个黄牛等在这裡,老早去等我也不怕,我想我们大家都有这个经验吧!太多这个事情,为什么?它有好处啊!

(p28)所以同样地这个地方,现在如果我们对善法也有这个认识的话,那自然而然也不怕。我们之所以怕的原因,因为我们不了解这个修行的真正的好处,一天到晚无始以来就在烦恼上面转。喔育,人家对你眼睛这么瞄一下,你就想:「哎,他在心裡面给我干什么?」他随便说了一句话,这个耳根就软了,哎呀!自己就跟著它转。那自己就是不了解正确的道理,一天到晚在烦恼当中转。现在我们懂得了,像前面这些道理,那个时候就晓得什么是烦恼―喔,就是这个!然后呢懂得了怎么去克服,所以当心裡面稍微一点烦恼转起来的时候,那就晓得:海!现在我懂得了,这个才是我要克服的生死怨家。你就不会在眼前这种小事情上面,等一下随便一点小事情滴滴咕咕弄了几天,就是苦恼得不得了,这个自己害自己耶!这完全错误了。你能够从这个地方一步一步推展开去的话,自然而然不怕,样样都可以解决。

When you become conditioned to such a state of mind, it becomes the definite cause of awakening your potential for the lineage, so train in it.
【若能修习如是意乐,定能醒觉大乘种性所有堪能,故应修习。】

如果你能够如理地修行,慢慢地锻鍊,「修习」,就是样样事情都是这样的,练习、练习、又练习。练些什么?像上面所说的擐甲意乐,把这种如理的正确的心志建立起来,那个时候就把那个大乘的种性,从睡眠当中,从无明覆盖当中,把它喊醒,把它策励起来。这一个决心策励起来的时候,你要做的任何事情,都绝对可以做得到,所以这个才是 (p29)我们眼前应该努力修习的。下面这个论上面说:

Concerning armor-like joyous perseverance the Compendium of the Perfections says:
In as many eons as there are drops of water in the ocean, eons in which the years are composed of long, drawn out days and nights equal in duration even to the temporal limits of cyclic existence,
you produce the spirit of supreme enlightenment once.
Though you likewise have to accomplish every other collection,
you do not become disheartened because of your compassion,
and undiscouraged you achieve sublime enlightenment.
To generate this immeasurable steadfast armor
while disregarding your suffering in cyclic existence
is declared the first proper undertaking
for the disciplined hero possessed of compassion.
【《摄波罗蜜多论》云:「设等生死前后际,成为极长大昼夜,集此为年成长劫,以尽大海水滴量。发一最胜菩提心,须以此相渐集馀,一一资粮悲无厌,无诸懈废修菩提。自心莫思流转苦,而擐无量稳固甲,住戒悲性诸勇识,是为最初所应取。」此亦是说擐甲精进。】

他用种种的说法,经、论来证明、来说明、来策励。那么这个论上面也说,同样地说个譬喻。它这个譬喻比前面还要大,说「等生死际的前后际」,我们从有开始到现在,这个时间是无量地长啊!把这么长的时间算成什么?算成一昼夜。哎哟,这个时间不得了!拿这样的昼夜集成功长劫,这个长劫这个时间,是没办法算的这么长的时间。以这样的长的时间,发一个菩提心,胜菩提心,以这样的方式来集聚这个资粮,一一修习。然后我们努力策发大悲菩提心种,要救济一切众生圆满成佛,这么大的困难当中啊无懈、无厌,绝不厌倦、绝不懈怠!这样地去修这个无上大菩提果。

那个时候自己心裡面,千万不要想到:唉呀,在这个地方的苦啊!实际上呢要想的,要怎么呢?如理地想―正因为啊这流转的无比的苦,实在是无法忍耐啊,你唯一的办 (p30)法只有修行啊!那个时候策发你。策发你然后以后的话,儘管还在这个裡边,却是什么啊?帮助你跳出来啊!那个时候你就披上这个精进的甲,而且「稳、固」,绝不动;不但稳固,而这个甲是「无量」,那是无量无边。披了这个甲以后,然后呢,「住戒悲性诸勇识」,安住在这个戒、菩萨淨戒当中,然后呢这一个行菩萨道,这是大悲大菩提种性的这一些了不起的人士,这个是我们最最开始修行的时候应该做的事情。这个是什么?也是说擐甲意乐。

现在我们继续下去,306页最后一行。刚才说的这个,就是擐那个「无量稳固甲」,无量稳固甲,这是我们最初所应该的。换句话说在正式开始加行之前,先要把这个心理,这个意乐上面要建设起来,擐那个精进甲,这个也就是指的所谓擐甲精进。下面又引经:

p. 307

Furthermore, even if it took you a hundred thousand years to produce the spirit of enlightenment once and to see one buddha, where each year is composed of twelve months, each month of thirty days, and each day as long as the time from beginningless cyclic existence to the present, and even if it took you this length of time multiplied by the number of grains of sand in the Ganges River to know the mind and behavior of one living being, you similarly must come to know the minds and behaviors of all living beings. The Teachings of Akşayamati Sūtra says the armor of being undaunted is the inexhaustible armor; it is armor-like joyous perseverance of the highest caliber.
【又如《无尽慧经》所说:「设从无始生死以来,现在以前为一昼夜,三十昼夜而为一月,于十二月计为一年,经十万年始发一次菩提之心见一次佛,如是等一殑伽沙数,始能知一有情心行。以如是理,须知一切有情心行,亦无怯弱而擐誓甲,为无尽甲。」】

(p31)这个不但是论,而且是经,经上面也这么说,这个前面容易。从无始生死以来设为一昼夜,这个时间是你无法计算的。以这样长的,经过这么长的时候发一次心,见一趟佛,然后经过恒河沙,「殑伽沙」就是恒河沙,才能够了解一个有情的心。现在你要度尽尽法界、虚空界一切有情,这个时间是何等地长,何等地难!就是这样,对不起,我照样地以勇悍心情,没有一点点的畏缩、害怕、怯弱,这样地去做,发这个心,这个叫「无尽甲」!

【是为无上擐甲精进。】

哪!这个是,这个是!我们现在真正要修习的,就是这个。这个修习不是说听懂喔!一再大家注意,第一件事情你要如理地了解,现在我们正确的道理不了解讲修行,那都是跟自己开玩笑。怎么修不知道,说修行,你修些什么呢?然后修行的次第,这个地方,这个地方这样讲的。

In short, if you can generate a single attitude such as this, you easily complete limitless accumulations and purify measureless obscurations. This becomes the most excellent cause for never turning back;
【总之若能引发少分如此意乐,速能圆满无边资粮,淨无量障而成最胜不退转因。】

诺!所以这个地方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结论:你能够像上面所说的,引发这样的意乐,这样的心理的认识,这样的意志力,哪怕是一点点,就种下来正确的因。这样正确的 (p32)因增长的话,很快就能够圆满无边资粮。要积的资粮是圆满了,然后呢要淨的障碍是淨除了,能够淨除障碍,能够集聚资粮,当然这个是成就最殊胜的结果,所以这个是成就最殊胜不退转的因,都在这个上头─精进!

by just being joyful no matter how long it takes, you quickly become a buddha.
【如于长劫能生喜乐,如是亦能速当成佛。】

你真正地能够这样的话,那你就无往不利,没有一件事情难得倒你!因为你能够有这样的心情,在任何事情上去努力,你随时随地、无时无刻不在广集资粮,无时无刻不在淨一切障,当然很快成佛了嘛!这个是必然的,如是因感如是果嘛!反过来,若不是这样,

Those who want to become a buddha in a short time, but take no joy at all in the limitless deeds and great length of time required, take a very long time to reach buddhahood, because they thereby fail to produce the wonderful courage of the conquerors’ children.
【若于无边妙行及于极长时等,全无勇悍,唯乐短时速当成佛,反于成佛极为遥远,以能障碍诸菩萨众发最殊胜大志力故。】

假定我们不能像上面这样说,上面是要告诉我们哪,以这么长的时间,做这么多的事情,这一些都是无量无边的微妙善法之行。而对这些事情啊我们害怕,不能精进,不能勇悍,「哎哟,觉得这个很难哪!赶快成佛啊!」心裡面就这样的想法。结果呢?不但不能成,反而障碍,这个成佛变得越来越遥远。为什么?因为要想得这样的果,必定要有这样的因,现在你事情没有做心裡已经害怕;心裡害怕,你必定不能做如理如量行。既然如 (p33)理如量的因行没有集,请问:你能感得这个果吗?所以由这种心情,于是反而障碍掉了我们。不要说行,连它这一个心志,都被这种怯弱的心情所障碍住了,所以不行。

After you have put on such armor, you joyously persevere for two purposes: 1 to gather virtue and to act for the welfare of living beings. The joyous perseverance of gathering virtue is applying yourself to the practice of the six perfections in order to properly accomplish them. 2. The joyous perseverance of acting for the welfare of living beings is properly applying yourself to the practice of the eleven activities for others’ welfare.
【为何义故,如是擐甲发勤精进,其中有二,摄善法精进者,谓为正引发六种波罗蜜多故,修彼加行。饶益有情精进者,谓于十一事,如其所应而发精进。】

那么发了像上面这个擐甲精进,换句话说,建设了这个心力,要精进,目的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做什么事情?所以说发了这样的前面这个精进甲以后,要做两件事情:第一个摄善法,去行、去做一切的善事,这个就是上面说的六种波罗蜜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