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二册 p91)

那么要把它修改过来,但是一次还不行,所以不断地、不断地努力叫修习,不可以不修。平常我们修学佛法重重难关。修学佛法重重难关。第一重难关呢,说我要修行哪,是不要听的。这个道理以前讲过很多,倒不一定是说他的错,因为看见太多人讲了说了半天哪,一点样子都没有,所以真正有志气的人,觉得那些人讲了半天没有用,我可不学那个。他这个志气倒是本身好的,但是这种情况是前面说法的人的错误,并不是说真正的佛法不要讲说、不要听闻的。

那么现在呢,第一个难关如果克服了,说真正要修行啊,你必定要懂得修行的道理,要懂得道理,要去听闻,结果听闻了以后他真正要做的,是照著去修习。欸,假定说现在呢听闻了,说我懂了、懂了,不修行的话,这个没有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变成什么?听得很多,觉得这个是修行,害了下面这个毛病,是「多积异类文辞」。你无非是做得可 (p92) 以说文字很通达,就是这样。啊!这个经上怎么讲的,中观怎么讲,唯识怎么讲,小乘怎么讲,大乘怎么讲……一大堆参考书,一大堆资料,把人家弄得是越弄越头痛,以为这个就是佛法。这个不是的,不是的!这一点我们要了解。

所以近代现在这个佛法,从清末开始又渐渐地恢复了,各宗各派的气象蓬勃。其中尤其是法相一宗,譬如像当年太虚大师也是,欧阳竟无先生也是,那么韩清淨等等。我曾经听说过,很早以前听到过人家讚歎这个,后来我出了家以后,有机会看,人家就告诉我:「唉呀,这个法相这个东西真难学啊!这唯识呀,不晓得多少名词,越学越头痛,背得你晕头脑胀。」那我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欢喜念佛,也觉得有这个感觉,一直等到后来过了一些年,我总算幸运,自己的障碍除掉了。哎呀,我发现这个法相之美呀!美不可言!初机修学佛法,你只有走这条路,如果说你不走这条路,那条路我是觉得非常辛苦。当然,你宿生有大善根不在此例,因为你早就修过了嘛!

那么关键在哪裡呢?这就是我的经验,假定你把它看成功单单是文字,那么这个麻烦就来了。有很多人哪,就宿生有这个习气,他是个念书人,碰见了书啊,书不怕多的,然后说得头头是道;说完了以后,也到此为止,对修行上面哪,更进一步,暂时停在那裡。这种情况之下对于不欢喜念书的人,这是件苦事情。

(p93) 但真正的法相是这个吗?不是,指出来法的行相是什么,这个叫法相。你说贪,贪是什么样子?你说瞋,瞋是什么样子?你要认得它呀!那个时候,非要靠那个经论指授给你看,这个叫法相,是指这个,哪裡是讲文字叫法相!这文字,只是法相百千万分当中的一个东西。所以你如果有了这个的话,经过它一指,你认得了,你认得了你才有机会淨除它。你否则不认识,你说修行,去掉贪瞋痴,贪是什么?不知道。瞋是什么?不知道。你怎么去除掉它?很明白。像拔草一样,你说要拔草,跑到那地方去,茫茫一片,那没有用啊!

所以我常常说的,我这个善知识,当年我刚依靠他之前,我旁边有好几个人常常说笑话,说这个法师啊,大家已经出坡去了,他是做什么事情,拿起全部精神来就做。就出坡去了,跑到这个花圃裡边、苗圃裡边把那个草拔掉,他做的一定是最快,全部打起精神来。结果等到他拔过了,你就看,草固然没有了,菜、花也统统拔掉了。那时常常会笑,我那时候也笑,现在才慢慢、慢慢地,啊,我是觉得:所以问题就在这个上头,你必定先要认得。所以修行一定要两样事情,第一个正知见,然后精进行、精进行。我刚才说那个善知识,他两样东西都具足,正因为他具足,他那个精力他不会用在这种小事情上的,你叫他管这个,他很多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真正的重点把得很牢。啊!我到现在所以 (p94) 对他始终一生佩服不尽、感激不尽,受用也从这地方来的。

这个虽然是个笑话,我是说明,现在如果说我们讲修行,固然你这个园圃的事情你不了解,那刚开始当然你可以样样拔掉,现在如果叫你去是种菜的话,然后你这样去做的,你怎么种菜?现在就是耕耘我们这个心田,你心裡面哪一个是杂草,哪一个是应该保留你不知道,一股脑儿乱来的话,你能修行吗?而且要认得这个,就是说这个才是真正的法相,以后我们真的这个地方讲的重点,就偏重在这地方,这一点大家要注意、要了解。否则的话,是你自己对不起你自己,自己对不起自己。我们好好地世间可以做个很好的人,放弃了不干,跑到这地方来,那不是自己耽搁自己一生吗?

所以这个地方告诉我们说,不要多积异类文辞,然后你靠著这个指导你认得,认得了去做的话,那真省事呀!真省力呀!你心一动,那心相就记得了,晓得这是什么。然后呢,不对,你把它改过来;对了,把它增上,这个时候你内心上面感到无比地欢喜,这个是法喜,眼前那些东西都动不了你。否则你一天到晚在这裡直转,自己还觉得得意。你得意了半天,将来你下去,把别人也拖下去,这个东西很可怕的,很现实的而且。下面继续下去。

p. 18 (7)

Moreover, one or two doses of medicine will not do anything at all for lepers who have lost their hands and feet.
(p95) 【是亦犹如害重癞疾,手足脱落,若仅习近一二次药,全无所济。】

说我们是修了,而单单修够不够?不够,所以前面告诉我们殷重修。什么叫殷重啊?哎呀,很郑重地、很殷切地。为什么要这样认真呀?因为我们这个无始长夜无明大病,就像我们现在害了很重的痲疯病,这个「癞病」就是痲疯啊!这个痲疯害了以后,哎呀,这个会手、脚、鼻子、耳朵,不晓得什么地方,它会掉掉的。碰到了这么严重的病的话,你随便的一两次药的话,一点用场都没有,一点用场都没有。所以他说:

Similarly, to put the meaning of the instructions into practice just once or twice is insufficient for us who from beginningless time have been stricken with the virulent illness of the afflictions. Therefore, analyze with discerning wisdom the entirety of every aspect of the path and make effort that is like a river’s current.
【我等自从无始,而遭烦恼重病之所逼害,若依教授义,仅一二次,非为完足。故于圆具一切道分,应勤励力,如瀑流水,以观察慧而正思惟。】

说我们现在从无始以来,遭到这个烦恼大病所逼所恼。儘管我们现在得到了这个完整的教授,了解了这个佛告诉我们真正的内涵,你虽然能修,但是修一两次,不够,假定说我们不知道的话,更不谈,更不谈!所以我们真正说起来应该怎么办呢?应该「圆具一切道分」,要整个的内容要统统了解,统统认识,然后去修。我们在这个地方大家容或有一点疑问,说等到你样样了解了你做,怎么行呀?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要了解的。我现在举一个很简单的譬喻,譬如说我们要造一个高楼大厦,造一个高楼大厦,造这个高楼大 (p96) 厦,不是叫你一口气就把它造起来。要造高楼大厦,你必须把那高楼大厦次第步骤完全把握住,照著这个次第步骤去做的话,必定没问题。如果你把握不住这个的话,那么你东摸西摸的话,那个啊,摸得一无是处,一无是处,我想我们大家了解。

譬如说你随便造个小房子,你说没关系啦,反正地上草拔掉一点,大一点就是好了,万一觉得不对重来,可以。你造个高楼大厦你行吗?你一定要每个步骤弄得非常完整,绝对不是说要造房子嘛,反正我砖头水泥统统进来嘛就算。你把它统统进来了以后,对不起,他说那个要挖地基,你怎么办哪?再搬出去呀?搬出去了重来。你搬了几趟以后,钱固然花掉了,钢筋嘛烂掉了,水泥嘛硬掉了,完啦!我们这个同样的道理,我们这一生哪,生命是快速得很哪!你浪费,要不了多少的话,一生就完了。然后养成功这习惯,下一生这又来,匆匆忙忙地就碰上就碰,等到你碰完了,觉得不对重来的话,这一生又完了。那个还算是你没出大毛病喔!如果出了毛病的话,下一生人身得不到,就到地狱去萝,这一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喔,那是个事实欸!

所以他说的「圆具一切」,那是你把握住,像比如说我们造房子,我不急著去造。先哪,我造这个房子要多大,然后请一个好的建筑师画一个蓝图,这个次第怎么一步步上来。表面上面你没有动,可是你将来要嘛不动,一动的话一路上去,高楼大厦成功了,这 (p97) 不是就是很简单吗?所以一开头我特别告诉大家,你们记住《华严》、《法华》的这个真实的境界,拿著这个好好地,这样。我们真正去做的时候,一定是一门深入,相当于我们造房子,我们真正做的时候,一定是照著这个次第步骤完完整整这样,这条是「大王路!」本论的真正可贵的地方就在这上头,真正可贵的地方就在这个上头。那么把握住这个,那去努力;做的时候呢,「如瀑流水」,这个瀑流水像瀑布一样,万马奔腾,永不停驰地这样来。

他这个地方叫我们修行啊,有意思!不是说叫我们:你赶快去拜佛,赶快叫你念佛,赶快你去参禅打坐。他叫我们干什么?「观察慧而正思惟」,这是我们眼前真正应该做到的。这观察慧跟正思惟是什么意思?我们凡夫之所以为凡夫的话—愚痴、邪见,我们要想破除它的唯一的正对治是智慧,智慧,说闻、思、修慧。闻是从善知识那裡开始的,然后从善知识得到你正确的教授,这是从外面来的。你听懂了以后,你开始的第一步什么?就是思惟。那个思惟,就是不断地把听懂的道理观察,欸,这个对不对?这个错不错?这个是什么一回事情?要观察的什么?要观察自己的心行相,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它叫「内明」,所以它叫内明。

所以古来人哪,古德们总是告诉我们:销归自性、销归自性。什么叫销归自性啊? (p98) 哪,就是回过头来,你在你自己的心性上面找这个问题去,这个才真的法相,这个才真的法相。而我们心性的所以起心动念,哪来的啊?有几个原因,简单地说,第一个,就是心裡的种子,无始的识种,外面是外境的引诱,带上根,「三事和合触」。因为世间讲心理的,好像是心理跟物理,内、外是两样事情,佛法不是,这个我们要了解的。也不是心物一元论,它是个缘起论,当我们谈到一个心理行相的话,一定有外面的东西在裡边。你看见这个人,这个人对你笑一笑,欸,你觉得很欢喜。你看见这个好吃的,你就贪;这个人对你瞪大了眼睛骂你几句,你就瞋,所以这个瞋贪的是你内心的,可是跟外面的外境却有这样的关系。这个我们以后再谈,我这裡顺便一提。

那么所以在这个时候都要靠什么?观察,观察去思惟,这个叫作正思惟,叫做如理作意,我们修行的第一步是这个。因为我们经过观察,经过思惟,才晓得我们现在这个心裡面哪,一天到晚无始以来的妄念如瀑流水啊!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说要阻止它,有种种: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天等等。而这个裡边一个殊胜的法门,那时候你念阿弥陀佛,那个时候你心裡面了解了,一心一意地去念。正在念的时候,当然!然后呢,你也不断地去观察,那个正知,观察这个叫正知,晓得它对了,就让它念下去,不对了,把它拉回来。然后在这地方开出来说,你要对 (p99) 治这个,产生这样的功效是念佛;为对治这个,产生这样的功效是拜佛;然后要叫你去经行、要叫你去打坐,它那个中心,都在从这上面开始的。所以八正道当中啊,正见下面第二个是正思惟呀!这个次第有它的必然如此的,修行的最佳指导在此。

As the great master Candragomin’s Praise of Confession says: Our minds are constantly confused; We have been ill for a very long time. What is achieved by the lepers who have lost their arms and legs and only occasionally take medicine?
【如大德月大阿闍黎讚悔中云:「此中心亦恒愚昧,长时习近重病疴,如具癞者断手足,依少服药有何益。」】

所以下面这一个大阿闍黎说,我们的心哪,一直长夜无明当中啊,愚痴,为这个无明所遮盖,所以我们平常的习性、认识都是跟三毒相应的那个大病。这个病得就像什么?病当中最厉害的是痲疯,哎呀!那个手足都断掉了。现在要去治疗它的话,一点点药是不行啊!看下面:

Thus, the idea of yourself as a sick person is extremely important, for if you have this idea, the other ideas will follow.
【由是于自作病者想,极为切要。如有此想,馀想皆起。】

这个是最重要的,你这个认识一起来,其他的都起来了。这个想啊,想啊,产生功效与否,对我们能否修行,产生的最直接的关系。现在这个道理,佛菩萨、祖师告诉我们了,我们能不能真的运用,就靠什么?靠能不能正思惟。就在正思惟之前,它还有一个关键,还有一个关键。所以,以后慢慢地、慢慢地我们会照著这个次第去讲,然后一步一步 (p100) 来修习。所以在这裡,在这个地方啊,我明天会给大家简单地说明一下,以后我们这地方的进度。所以我说,我们这次的这个原则上面哪,这个学院跟常住是完全合起来的,完全合起来的,希望每一位同修都得到这个相应的好处。那么假定说不这样,产生什么效果呢?

However, if this idea is mere words, then you will not put the meaning of the instructions into practice in order to clear away the afflictions, and you will have been merely listening to these instructions.
【此若仅是空言,则亦不为除烦恼故修教授义,唯乐多闻。】

假定说这个想、观念只是空话,空话—就是讲,讲得头头是道,说得天花乱坠;听,听得津津有味。讲完了、听完了书本一合,照样地如此这般,那这个就是空话,这个就是空话。这种情况他「不为除烦恼」,除烦恼才修那个教授,我们只是好乐听闻,这样的话没有意思。就像什么?

This is like sick persons who seek out a doctor. If they apply themselves only to getting the medicine prescribed, but not to taking it,
【犹如病者,求医师已,而不服药。】

找了医生不吃药有用吗?有用吗?

… they will not be freed from their illness.
【若唯爱著所配药品,病终无脱。】

不能脱啊!这个地方我想我们在座的很多同修,可能会有这种念头:「是啊!我并 (p101) 没有不想修,我想修啊,但是为什么心裡边就提不起来呢?」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概念?有没有这样的痛苦?我想很多同修有。所以上次我曾经问过一个问题,说我们现在明明了解了,这个偏偏做不到,这样,关键在哪裡?现在我们一定要从这地方找到病根所在,找到病根所在。实际上呢本论后面,这个所谓教授、教授,不一定本论啦,反正有圆满传承教授的话,都在这个地方,会给我们指出一条最好的路线来,最好的路线来。这条路线,那个善知识、佛菩萨会告诉我们的,所以这裡要注意喔!修不修靠大家自己,如果说你不照著去做的话,儘管最好的方法,你会听得很欢喜,这个时候,没多大用处,没多大用处!

For, as the 《King of Concentrations Sũtra》 says: Some people are ill, their bodies tormented; for many years there is not even temporary relief. Afflicted with illness for a very long time, they seek a doctor, in search of a cure. Searching about again and again, they at last find a physician with skill and knowledge. Treating the patients with compassion, the doctor gives medicine, saying, “Here, take this.” This medicine is plentiful, good, and valuable. It will cure the illness, but the patients do not take it. This is not a shortcoming of the doctor, nor the fault of the medicine; It is just the fault of those who are ill.
【《三摩地王经》云:「诸人病已身遭苦,无数年中未暂离,彼因重病久恼故,为疗病故亦求医。彼若数数勤访求,获遇黠慧明了医,医亦安住其悲愍,教令服用如是药。受其珍贵众良药,若不服用疗病药,非医致使非药过,唯是病者自过失。】

这个地方先停一下。这个经上面告诉我们,大家身体上面遭到了这个病苦,多少年来这个病苦一直没有能够弄得好,那么因为这个重病所困苦所以找医生。找医生啊,好辛苦去求访,幸而找到了真正精彩的黠慧、黠明,「黠慧」就是很聪明的、明了,是的的确确的好的医生。而这个医生呢,也的的确确肯帮助我们。现在这个医生是佛、大医王,他 (p102) 不但有智慧,了解怎么救我们,而且有悲心,也愿意救我们。而这个悲跟智,都是无上的大悲大智,了解圆满,没有一点点遗漏的。我们所有的病,病根、病因、治好的状态他都知道;然后呢悲心也是究竟圆满的,我们没有一个人例外的,他都要把我们救到最究竟的地步,不到究竟绝不罢手。那么在这种情况,这个医生教我们要吃这个药。是的,现在我们受到了这个好药,假定不照著他开的药,告诉我们的方法去吃的话,这个不是医生的过失,也不是这个药不好啊,这是病人自己的过失啊!

在这裡我觉得愿意诸位同修跟我一样的,自己闭上眼睛,想一想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现在我们幸运,遇见了、了解了这个法,以后要策励自己。我们常常觉得「我、我、我」,是!后面告诉要「我慢」,这个地方什么叫我慢?这个慢倒不像普通的慢一样,是我自己一定要做得起来!一定要成功它!所以我们现在经论上面告诉我们的,我们要跟谁斗?不是要征服别人,要征服自己的烦恼,这个就是大丈夫,这个就是大丈夫。你跟别人斗没有用,你不斗他,他到最后也是死的,天下没有一个人不死的。所以你不必去斗他,哪一个人都要死,再大的怨家仇敌他到最后他也要死的。那么只有一样东西呀!欸!这个烦恼啊,那才是永远存在的,你有本事征服那个烦恼,你才是真正的大丈夫,我们要有这个志趣才对!

p. 19 (2)

Likewise, after you have left the householder’s life for the sake of these teachings And have come to know the powers, meditative stabilizations, and faculties, How can you attain nirvana without making effort At meditation, an effort at what is right?
(p103) 【如是于此教出家,徧了力根静虑已,若于修行不精进,不勤现证岂涅槃。」】

现在我们普遍地都了解了,说五根啊、五力啊,这个那是止观的方法啊,假定不照著去做,做而不努力精进的话,那么没有办法真正地验证;没办法验证,痛苦不能了。所以

Also: I have explained this very good teaching. Yet if you, having heard it, do not practice correctly, then just like a sick person holding on to a bag of medicine, your illness cannot be cured.
【又云:「我虽宣说极善法,汝若闻已不实行,如诸病者负药囊,终不能医自体病。」】

说啊,这个经上面佛陀说啦:我现在已经把最圆满的教法告诉你了,你假定不照著去做,那就像病人把那药背在身上啊,嘿!却医不好病。这个是经上面告诉我们的,那个菩萨在论上面怎么说呢?

Also, Santideva’s 《Engaging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says:
【《入行论》亦云:】

入行就是入菩萨行,我们修习菩萨人,怎么开始下手去做。

Physically, put these instructions into practice; What will be accomplished by mere talk?
【「此等应身行,唯言说何益,若唯诵药方,岂益诸病者。」】

这个要身体做的,单单讲没有用。就像治身体上的病一样,要拿这个药吃的,不是叫你念的,单单念没有用处。所以呀,

Will sick persons be helped by merely reading a medical treatise?
(p104) 【故于殷重修,应当发起疗病之想。】

所以对我们认真地修行,要晓得这个是在治我们的病,这个治我们的病。

Therefore, “earnest practice” in the statement, “Think of earnest practice as what clears away the illness of the afflictions,” refers to putting into practice the lessons that a teacher has imparted to you on what should be adopted and what should be cast aside.
【言殷重者,谓于善知识教授,诸取捨处,如实行持。】

诺,这个殷重修是什么?对于善知识告诉我们的这个佛法裡边的诀窍、精要,哪一个该捨,哪一个该取,如实地、实实在在地照著它去做,这个才对。你要去做呀,它还有一个条件哪!

To do that, you need to know the lessons; for this, you need study. The purpose of knowing them through study is to do them.
【此复行持,须先了知,知则须闻,闻已了知,所有须要,即是行持。】

所以你真正去做的话,你一定要懂得你怎么去做呀!你要晓得怎么去做,一定要从善知识那儿听闻哪!所以对自己来说,听闻是第一个关口,听了以后要的的确确地、如实地了知;那么照著这个所晓得的,照著它去深入,这个就是行持。讲起来,那个听闻很容易,实际上我现在才有这个经验,听闻不大容易。我以前曾经听说过一个故事,后来自己也亲自碰见了。相传以前那个军队裡边哪,这样的,一个传令兵,不像现在这个电话、电报很方便,所以一个命令啊,他就叫这个传令兵来。那个传令兵传的时候很有意思的,在那个 (p105) 指挥官前面,把那个指挥官告诉他的如此这般讲一遍,讲完了以后,一定要叫那个传令兵,然后呢「你重複一遍!」就这样。我们刚听见了觉得很奇怪,那个简单地告诉你几句话,这还要重複吗?欸,说这一定要重複,重複了一遍不够,往往还要重複两遍。当时我只觉得这个很奇怪,后来我自己试,我也听人家讲,乃至于现在告诉别人哪,你们可以试一试看,试一试看。

昨天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一个小故事,因为我当年,记得我也是有一个同修,我就告诉他这一件事情这个样的,然后他—懂了、懂了!然后就说:你把我告诉你的话,简单地说一遍,他回答了半天,吱吱呀呀,答了半天哪,不晓得答到哪裡去了。我晓得不仅仅是他,不仅仅是他,三、四十年以前我就遭遇到这个经验。多少年以后,你们不妨自己想一想看,所以我们以为是这个情况,一听就懂啊,不那么简单喔,不那么简单喔!

所以你听完了为什么一定要努力好好地真正去看,凡是用过功的人,是,他已经摸索了很久了,一听—啊!诀窍把住了,他通了。这种人只有绝少数的人,大部分人听了一遍,听的时候满来劲,听过了以后脑筋裡一片糊涂,又是那个老毛病现起了。这是我们所以说为什么不能用功的原因,这个是千真万确的。所以我这地方是特别提这件事情来,是策励大家真正想用功的人,必定要改头换面,换另外一个方法。这也是为了什么我们这 (p106) 裡,这个学院的内容有一套不同以前的办法,顺便一提。这个事情我明天会宣布,到那时候给大家说,给大家说,这个是有它很特别的理由在的。那么现在我们讲,说这样做才是行持。

Therefore, it is vital to put the meaning of what you have heard into practice as much as you are able.
【故于闻义,应随力能,而起行持,是极扼要。】

对于听闻这个道理,随自己的力量去做,这是最重要。你啊一定要听了马上去做,并不是叫你听懂了,马上做得到,一定做不到的,我告诉你。刚才说的乃至于听,叫你重複一遍,你都不能重複的,你就能做得到了吗?这个是为什么闻思等等的必然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