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五册 p229)

it is the best of ornaments.
【庄严之具。】

其他的庄严的东西,譬如打扮、打扮,我们说这个老年人打扮的话,我们就看起来这个老妖精,哦!的的确确。年轻的人哪,当然,这个小孩子怎么做得这样!那么我们出家人更谈不到了,对不对?头剃得光光的,乃至于香肥皂你都不能用,就这样,一点都沾不上。所以这种东西如果说你不相应的话,你戴在身上的话,被人家看了讥笑的,实际上也不是真正的好的。只有这个尸罗这样的庄严,是不管哪一个,老,老好;小,小好。如果这个老年人庄严,觉得:哎呀,这个啊那个是,啊!了不起的,这是一位老法师!我们尊敬无比。如果是很小的时候,我觉得:喔育,这个宿生是大有善根,是了不起的再来人! (p230) 所以不管哪一个呀,那谁都自己也欢喜,人家也欢喜啊!所以这个才是真正的庄严,而且庄严当中最好、最好的。

The pleasant fragrance of ethical discipline’s good name spreads in all directions, whereas other pleasant fragrances must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the wind and are thus limited.
【诸馀香者,能薰顺风非薰逆风是有方限,戒名称香薰一切方。】

别的东西,它譬如说香,这顺风可以,逆风的话闻不到;戒香的话,普遍十方。

A lotion scented of sandalwood, which relieves the torment of heat, is prohibited for renunciates, but a lotion which protects against the torturous heat of the afflictions is not prohibited and is appropriate for them.
【能除炎热檀等涂香有违出家,能除烦恼炎热涂香,于出家者随顺无违。】

这个平常我们夏天在印度的习惯,身上要涂一种油,涂一种香的油,能够除炎热。实际上呢,我们在这地方不太热不会注意,不会注意噢!这个太阳太大的时候,我们这个烧伤皮肤的,那时候有一种油啊涂,涂了以后会保护它,会保护它,这样。但是呢我们出家人这不可以,那个涂香不可以,这样。所以只有一样东西,欸,那个烦恼香啊,来保护那个热恼就对了,不但可以啊,而且是随顺的。嗯,这样!

p. 283

Someone who copies the outer appearance of being a renunciate but who has the jewel of ethical discipline is superior to others.
【虽同具足出家之相,具戒财者胜出馀人。】

这样,虽然就算我们现在进一步,大家你出了家了,行相是一样的,欸,儘管你行相一样呀,但是你有具足这个戒财的话,你比别人要超胜。这个地方说明什么?欸,诺!我 (p231) 们不要说:「哎呀,我这个比丘。」欸,要说我持这个比丘戒持得如何,清淨与否,这个才是真正判断这个是否出家人的根本原则。

The 《Compendium of the Perfections》 says: Ethical discipline is the path of special attainment, achieves equality with those of compassionate nature, and has the highest nature of pure sublime wisdom. Free of flaws, it is called the best of ornaments.
【即前论云:「尸罗能得殊胜道,与诸悲性平等修,清淨胜智以为性,离过第一庄严具。】

由于这个尸罗――戒,才能够得到什么?「殊胜道」,殊胜道。就是你要修――殊胜道这地方也就是大乘道,还从这上头去的。由从这个,然后呢跟这个大悲性平等修。以这个为根本,然后呢,其他的一切「清淨胜智以为性,离过第一庄严具」。这个戒不但是我们这样,到最后那个智慧相应的彻底清淨,这个是它的特质。所以戒的自性本身跟智慧的本身,到最后是究竟圆满的状态,一样的。那时候离一切过失,那个时候是真正的庄严,最微妙、最第一。

It is a pleasant fragrance throughout the three realms. And a lotion not prohibited for a renunciate. Even those who copy appropriate attire, if they have ethical discipline, will be superior to other human beings.
【遍薰三界悦意香,涂香不违出家众,行相虽同若具戒,此是人中最超胜。」】

这个香遍薰三界,这个香涂在我们出家人身上,欸,不违背的。同样地,就算同样地出了家了,但是你能够严持这个戒的话,这个是最最超胜,就是上面解释的。又说:

Furthermore, other benefits arise from ethical discipline: although you do not speak flattering words and do not strive with great effort and hardship, you naturally gather immediately necessary resources; even without threats of force all beings pay homage to you; there is no casual talk about the lineage of your relatives, etc.; people who previously did not know you or help you are naturally kind to you; and deities and humans revere the dust of your footprint and carry away what they can get as an object of worship.
【又虽未说虚讚邪语,未以勤勇功力积集,所须资财任运而得,不以暴业而令怖畏, (p232) 然诸众生悉皆礼敬,非为亲属,先未利彼,初本无识,然诸众生自然慈爱,足迹之尘亦为天人恭敬顶戴,得者持去供为福田,此诸胜利悉由戒生。】

下面又说种种戒的好处。平常我们,现在这地方尤其是要想得到名闻、得到名称的话,种种怎么办哪?用种种办法作宣传、作广告。这个宣传、广告本身哪,这个「虚讚」,就是加油、加酱,加油、加酱,说知名度,现在拿世间的话来说,打知名度,就是这样。欸,它现在不要用种种的宣传噱头的这种夸,然后因为这个虚的夸呀,所以说不正当的这种事情,你不要,你就可以得到大名称。还有呢,不勤勇地积聚,这个努力,平常我们要得资财的话要好大的努力去赚钱,现在你不要很努力的话,你任运可以得到,这样。

另外呢,就是如果在世间上面来说的话,要以「暴业」啊,那么叫人家来怕你。这个暴业有两种:一种呢,违背世间常规的,就是世间那种坏蛋,哎,他处处地方穷凶极恶的样子,喔育,你就见了就怕;顺著世间的状态的话,那就是威武的那种这个将军。他不管是顺、违世间是这样,种种这是暴恶之业,有了这个你就害怕他。现在呢,我们出家人不用这个,欸,但是啊人人都恭敬礼拜,这我们看得见的。哦,世间的恶人,你看见他就躲得远远的,对吧!然后呢,世间的这种好人,你恭敬他,他最多站在你面前恭恭敬敬。可 (p233) 是一个出家的法师,比如像我们老和尚一样,他向来就那么慈悲,人人看见他不但欢喜亲近,不但恭恭敬敬,趴在这个地上就给他老人家磕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啊!欸,就这个道理。

「非为亲属,先未利彼,初本无识」,但是啊众生自然会慈爱,乃至于你足迹站的地方那个灰尘,天人跑过去都恭敬顶戴。反过来,我们也晓得一个破戒的人,如果你站在那裡的话,那个天人大鬼跑过去啊,就把它扫掉它:「这个破戒的人站在这个地方,哦,虽然他走掉了,那个足迹都不允许。」很多这种类似的公案。所以你可以看得出来,那个持戒、破戒之间,两个差别差得太多、太多啊!你破了戒,他站在那裡,他固然是他莫奈何你,等到你一跑,他马上把你足迹都扫得乾乾淨淨,就是这样。然后呢你持戒的话,他站在那裡,他就绕著你,讚歎、恭敬、礼拜。你跑掉了以后,他把你站过的灰尘,他还请得去作供养,这是他的福田哦!啊!你看看啊,这个持戒的胜利是不得了啊!

The 《Compendium of the Perfections》 states:
【即前论云:】

上面说明,后面就引那个论证,我们就唸一遍就算了。

Even without speaking or undertaking hardship
【未曾出言未力集,】

(p234) 「未曾出言」就是讲那个虚讚等等,「未力集」就是忙这个。

You gather immediate necessities and service.
【能摄所须诸资具,】

这个资具的话,有的是名闻,有的是利养。

Without threat all the world pays homage to you; You obtain power effortlessly and without toil.
【无怖世人悉敬礼,无功未集得自在。】

你不要以威猛去这样去作,欸,人家都来恭敬你,人家都自然慈爱,都不要的。所以都不要用什么很大的努力去集聚,你都得到了。

You are among those about whom it is improper to talk casually. Even all persons who you did not know previously, who have not helped you or done what you need, pay homage to you, a person with ethical discipline.
【非可说为诸亲族,未作利益及除害,先无相识诸众生,皆礼持戒胜士夫。】

的的确确!现在我们有太多人,啊,听见了这个大法师,比如我们老和尚,乃至于没见过,哎呀,他老远跑得来,啊!就看见了一定要说,遇到那地方一定要跟那个老和尚去顶一下礼,就是这样。

Excellent beings revere the dust blessed by your feet, touching their heads to it; deities and humans bow down to it, place it on the crowns of their heads, and carry away what they can get. Therefore, one who has ethical discipline is in the supreme lineage.
【足履吉祥诸尘土,顶戴接受诸天人,稽首礼拜得持供,故具尸罗为胜种」。】

你看,哪怕你地上站在那地方的灰尘,人家,哎呀,你站在那裡,人家来 (p235) 恭敬、顶礼,然后还拿去把那灰尘还去受持,所以这个戒是最殊胜的根本啊!

The wise who reflect well on these benefits and grave consequences must safeguard their ethical discipline.
【如是智者善为思惟,功德过失应善守护。】

对了,真正有智慧的人,要善巧地思惟它的好处啊!所以真正说来说去,我们这个地方才真正应该体会得到的。我现在发现啊,我们有的时候的确很愚痴,我们也常常是觉得自己觉得大人、大人了,我现在想想这个很有意思。那个对世间来说是大人,对佛法来说那真是幼稚。说到这裡,我就想起一个很有趣的,我有一个亲戚,应该说是一个表侄儿,那个时候,他这个家裡面的人,当然啦一个独生子嘛,哎哟,要求他总是……。我这个表哥,他自己的地位什么等等,都很不错,所以自然希望他那个儿子克绍家业。他那个妈妈也是一样的,啊!对那个子女逼得很厉害。结果有一天,他这个子女弄到后来他怎么说?「我不念书了!」就是这样。那么我到他家裡面就谈起来了以后,对啊,他这个固然,他在他的感受当中啊,他觉得这个妈妈、爸爸逼著他,好像是为了爸爸、妈妈,嗯,就是这样,他就不念。欸,最近他自己长大了,唉呀,自己在懊悔啊!他现在在外国,哎呀,他自己一天要劳碌,一天要奔波,一天要忙这个、一天要忙这个。

我现在深深地感觉到,我到了我这个年龄也是一样,出了家也是一样。唉呀,往往感 (p236) 觉得,等到你真正一旦体会到的话,已经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吗?来得及!它佛法就这么妙,因为就世间来说只看一世的,佛法来说无限的,对不对?所以常常记著,为什么我讲前面那个布施一度最后这个略义特别强调:你呀,哪怕再晚,只要你一旦觉醒了以后,你那个时候心裡面那个种子说:「我一定要作、一定要作、一定要作、一定要作……。」咬紧牙关,哪怕开玩笑,你千万不要说相反的话。那个种子种得越强烈,欸,将来方便。我自己觉得为什么我不如你们,你们这么从小就出家了,这么努力;我中年,那就是我宿生没有努力,就这样。既然我宿生没有努力,我现在老了,觉醒了,我现在拼命努力。哪怕我体力上面不如你们,但是心力上面,我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绝对不放鬆、绝对不马虎。我到那个时候,欸,从小的时候这个心裡面现行就生起来啦!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所以这也告诉我们:只有一个,我们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你第一个认识了正确了以后,心裡面所谓这个心理建设最重要,加强它,加强它!时时刻刻我绝对这个,把握著这个根本正确的因:「我要做到它!我要做到它!」一直力量什么呢?就在这裡!你先把这个心理建设得很坚固的心猛利了,然后你去行持,再慢慢、慢慢,这就对了。这我们现在目前所能做得到的,应该做的,以及要求的,也就这些了!这个才是真正的智者,所以 (p237) 说,「是故智者善思惟功德及过失」,然后呢好好守护。下面:

as the Compendium of the Perfections explains: Due to a craving for their own happiness, bodhisattvas will not compromise ethical disciplines, which must be protected.
【即如此论云:「菩萨应护诸尸罗;莫耽自乐而破坏。」】

这是我们学菩萨的人哪,菩萨是什么?学觉者,要觉一切人的。这个是我们现在正要做的事情,他一定是努力地做这件事情,因为什么?有了前面的认识嘛!所以他绝对不会什么?耽自乐啊!他破坏的真正原因,为什么?在这个难捨,为了自己求快乐。实际上呢他真正找到快乐了吗?真的为了自己了吗?错了,错了,所以叫作颠倒。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学,你真正学了以后你才发现:真正为你自己,真正为你求快乐,是要什么?要去守护它呀,不要让那个烦恼增长呀,这个才是哦!所以趁我们现在得到那个人身的时候,赶快努力哦!你不妨让它稍微辛苦一点哪,它儘管弄得骨瘦如柴,欸,将来你要感谢它呀!反过来,你现在给它养得白白胖胖啊,到那时候你要鞭打它是来不及了。所以说,「莫耽自乐」,就破坏了尸罗,这个尸罗才是快乐的真正的因啊!

And also: Because you control yourself, you experience happiness; Because you have the ornament praised by the learned, you safeguard ethical discipline. As you bring to perfection all the trainings, rely on ethical discipline completely and without pride.
【又云:「得自在故恒受乐,智讚护戒妙庄严,圆满具足诸学处,极圆无慢依尸罗。」】

你能够得到种种自在,而一直永远不断地受快乐,这个因在哪裡呀?就在这个上头,这个在上头。那么同样的呢,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这个暇满的人身,可以自由自在努力的 (p238) 时候,要赶快做这个事情。这个是真正有智慧,这个智慧说不颠倒、不把事情弄错的,这个,称讚这个,然后行为的时候行持这个,保护这个,这个才是真正我们的庄严啊!不管我们吃的、穿的、用的、名闻、利养,这个才是啊!我们一切时处努力。「讚」是嘴巴上面,「护」是行持上面,而根本上面就是我们对内在的认识,要把这个圆满。

它下面有一个妙极了!「极圆无慢是依尸罗」,要作到绝对地圆满,千万不要一点点的马虎。这个「慢」就是怠慢,这个慢啊,它有几种意思在这个裡头,我们在这个地方要特别说明的,什么啊?就是这个慢的行相永远是随著「我」转的,这第一个。还有呢特别的有一个,当我们去行持的时候,做到了一点点直觉得:哎呀,我很得意!那个时候叫作增上慢,错了!所以凡是我们修行的时候,得到了一点点的时候,得少为足的同时,又另一个行相就增上慢起来了――欸,这个不可以!换句话说,不能使一点点的得少为足,得到了一点更进、更进,越得到是越上进。反之,我们现在有了一点点的话,喔育,自己觉得了不起看看别人不如的话,那就错了!所以啊「无慢」,你能够无慢就不得少为足,能够不得少为足就能够圆满,就是这样。所以我们能够这样去做的话,根本依处是尸罗,同时我们行持也是这个。

Moreover, after you have cleared away your mere fear of the miserable realms and your wish for the mere excellences of deities or humans, safeguard your ethical discipline for the sake of establishing all living beings in ethical discipline.
(p239) 【又护尸罗非唯为自怖畏恶趣,及唯希望人天盛事,当为安立一切有情于妙尸罗。】

现在我们这地方的行持的根本是什么?大菩提心。所以啊,这不是为了单单怖畏恶趣啊,也不单单只是希望得到三界之内人天,乃至于不单单要求自己解脱呀,要使一切有情都得到圆满的解脱。所以一切有情,都要得到这个妙尸罗。

The 《Compendium of the Perfections》 states: Whoever aspires to establish in pure ethical discipline, every living being in worlds beyond measure, and relies on ethical discipline to benefit the world, is said to bring ethical discipline to perfection.
【即前论云:「若欲安立无边世一切有情于淨戒,为利世故修尸罗,说为尸罗到彼岸。】

诺,就这个了!为了使无量无边一切世间有情都安住于淨戒,然后这个样地利益世间而修习这个,这个叫作布施到彼岸(编者按:疑师口误,应是尸罗到彼岸),到彼岸就是波罗蜜多,华文,翻成功我们中文就是这个意思。

Therefore, clear away fear of the miserable realms, and the wish for the marvels of kingdoms and high status; Safeguard a flawless ethical discipline, and depend on ethical discipline because you are striving for the welfare of the world.
【非畏恶趣希王位,乃愿善趣诸圆满,唯愿善护淨尸罗,为利世间而护戒。」】

不是怕恶趣,不是求什么好的果报,乃至于种种其他善趣的圆满。其他善趣圆满,就是三界之内的。我们真正唯一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好,这个是趣入修戒的方法。翻过来,

p. 284

There are three divisions of ethical discipline:
1.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restraint.
2.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gathering virtue.
3.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acting for the welfare of living beings.
(p240) 【第三戒差别分三,一 律仪戒。二 摄善法戒。③ 饶益有情戒。今初。】

那么现在这裡说了。刚才说戒有三种,这个地方特别讲律仪而说。现在解释了:第一个叫律仪,第二个叫摄善法,第三个叫饶益有情,所以这个戒的三类是这种。那么现在我们这裡说的话呢,第一个就是所谓别解脱戒,第二个叫摄善法戒,第三个饶益有情,利益别人的,现在把它分开来说一下。

1.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restraint. The 《Bodhisattva Levels》 says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restraint is the seven types of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Thus, given that there are those who have taken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and are also keeping the bodhisattva vows,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restraintis either the actual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for the group of either laypersons or renunciates, or it is a practice of restraint and abstention that would be associated with those actual vows.
【◎ 菩萨地说,即是七众别解脱戒,故若具足别解脱律仪而住菩萨律仪者,或在家品或出家品,所有真实别解脱律仪,及诸共同能断律仪是律仪戒。】

所以这个第一个律仪戒的内容是什么呢?就是七众弟子,七众是什么?就是在家的五戒,男女二众;然后呢,比丘、比丘尼,然后呢,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以及在家的二众,这样,这个就是七众。以这个具足这个七众的别解脱戒,各有各的它的特质。那么安住在,由于这个而安住菩萨戒的,不管他是在家、出家,这个根本就是真实的别解脱。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一个「共同能断律仪是律仪戒」,所以这个菩萨戒包含的范围比较广哦,这个我们要注意哦!这个以前我不懂,到现在最近才了解,这个菩萨的戒经上面说,是共同的。譬如说我们儘管这个受了戒,乃至于世间法,它那个威仪等等也一定要随 (p241) 顺世间,如果这个世间认为不合理的话,虽然你这个戒条当中没有订,你也要去遵守,这样哦!乃至于譬如说经上面,这个地方没有说的,可是那个地方有说的,你菩萨戒你要圆满的话,你也要守。

你说这样的话,这不是戒裡面好像有了漏洞啊?不,戒没有漏洞的,这个佛真了不起啊!所以戒的最裡一句话――随方毘尼,你们在家人是容或不了解,出家人都晓得的。这个佛的确了不起!他说得很清楚嘛,随方毘尼,我现在那个制这个戒,它有它的时地性的;你用在别的地方去,在这个环境之下的话,如果在这种状态的话,你适应它。我想诸位出家的同修一定了解这一点,对不对?这个佛真了不起啊!所以我们现在制了这个戒以后啊,跑到这个地方大家执著啊,那是一个绝大的错误!

所以我那一天谈起那个,我真讚歎啊!那个泰国人,那个泰国比丘,而且他是什么,我希望你们有机会到台北去遇见这个人,的确我们值得请教他。他跑到中国来以后,欸,却穿我们中国的衣服,穿中国和尚的这个袈裟,然后很多行持什么等等。他不是个初学哦!他是跟那个不晓得僧王最高的一个什么学校裡面,最精采的来了三个人。啊!那个戒的特质。所以它一定是,这个就是刚才这句话,「诸共同能断律仪的律仪戒」,这样。

Also, given that there are those who have taken the bodhisattva vows who are unsuited to be recipients of the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restraint is the practice of restraint and abstention that gives up any deed that is wrong by nature or any deed that is wrong by prohibition that would be associated with the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p242) 【若非堪为别解脱律仪之身而具菩萨律仪者,谓共别解脱断除性罪及诸遮罪,随其所应能断律仪,是律仪戒。】

它有一类戒,这个戒有特质哦,如果是别解脱像比丘戒的话,非人不可。但是呢菩萨戒不,龙、天哪,乃至于很多其他的,他只要有这个什么,这个具足条件的他能受;但是这个却不一定能受别解脱律仪的,不一定能受的,所以这个地方叫「非堪为别解脱律仪之身」,这个就是指这一些。那么他同样地具菩萨戒,那么这个时候他要什么呢?「共别解脱断除的性罪及诸遮罪」,那是共同、相共的地方他还要,他还要。比如说他虽然不是比丘,他也不受比丘戒,但是呢,在这个地方共同的那一部分,这个性罪固然不可以,这个遮罪本身,就是刚才说共同的那一部分啊,他还是应该断除,这个就是律仪戒。这个范围才是菩萨戒的,这〈菩萨地〉上面详细说明,这是第一个。

2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gathering virtue means that you focus on virtues such as the six perfections and then develop the virtues that you have not developed in your mind, do not spoil the ones that you have already developed, and increase both of these ever further.
【◎ 摄善法者,谓缘自相续六度等善,未生令生,已生不失令倍增长。】

这个就是摄善法。这个摄善法,换句话说我们通常说作持,该作的好事样样东西都要作。而现在经过前面的抉择,我们现在晓得,我们不管是自利也好、利他也好,所要作的内容,在六度当中已经能够圆满含摄。所以说在自相续上面学这个,还没有生起令它生起 (p243) 来,已经生起不要让它失去,还要令它倍倍增长,这就是摄善法戒。

The ethical discipline of acting for the welfare of living beings means that
【◎ 饶益有情者。】

什么是饶益有情,

you focus on the welfare of eleven sorts of living beings, and then accomplish their aims in this and future lives in a suitable manner and without wrongdoing
【谓缘十一种利有情事,如其所应引发彼等,现法后法无罪利义。】

什么是饶益有情?是帮别人的。这「缘十一种」,这个地方〈菩萨地〉上面告诉我们的详细分别。利益有情的事情,就像他所说的这样去作,这样去作能够引发说现在的、后在的种种好处。这个好处啊,下面两个字很有意思――无罪,无罪。现在我们作很多好事啊,作了这个好事都跟那个杂染混在一块儿的。现在这个地方谈到饶益有情,你更进一步的话,对不起,这个好处不能杂染的,不能杂染的。

Since I have already detailed these in my “Basic Path to Awakening,” you should definitely read that over and over again.
【此等广如《戒品释》中我已决择,定应于彼数数参阅。】

详细的道理在这个《戒品释》,这个《戒品释》就是《菩提正道菩萨戒论》,大师在这地方详细地说明。所以正式修的时候,一定在这裡边要努力。我们这裡将来讲完了这个《在家备览》,南山律的这个精华以后,紧跟著共同讲的就是这个。这本书现在正在筹印 (p244) 当中,本来已经有了,这次印的内容当中又补充了,把我们这个菩萨戒的这个条文等等,而且以最精緻的方式。那一次我到台北去大家谈起,有的人随便贴一贴,我就觉得:哎呀,这样的庄严的东西,别的地方花钱不在乎,那地方往往省钱我们大家都不赞成。所以啊,这本书这次印得非常庄严,你们看,我们还专门排版的,专门排版的,大家好好地努力去学啊!

Therefore, since the rules of the vows of individual liberation are one aspect of the precepts for renunciates who have taken the bodhisattva vows, they are not set off apart from the precepts for bodhisattvas.
【◎ 故别解脱所制诸戒,是诸出家菩萨律仪学处一分,非离菩萨学处别有。】

那这个地方就特别说明。所以这个别解脱所制的戒,就是什么?诺,我们出家菩萨应该学的,不是离开,这个地方也特别说明。尤其是我们现在很多误解,说:「啊!我是学大乘的,说大乘行者啊、菩萨戒啊,所以这个别解脱戒就不要它了。」错了、错了、错了、错了!我们真正行的就是什么?就是――哪!就是这个。欸,你这个是根本,你这个律仪戒没有而是讲菩萨的话,那根本都是开玩笑。

是,为了你某一种方便,你可以现在家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