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五册 p143)

现在我正好到时候了,去享受了!欢喜呀,欢喜呀!

所以,平常我们到临终的时候,唉呀!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啊!这样。于是呢就因为这种贪著、这种力量,就把我们牢牢地绑在这裡。所以关于这一点啊,我们可以把前面那个十二因缘当中的有支的这个力量,你们多多地去反省、观察,那时候你们就晓得了,嗯,为什么朴穷瓦那个大善知识在有支上面下功夫的,道理就在这裡,就在这个地方。

p. 278 (9)

If you are unable to give it away even though you reflect in this way,
【如是思已仍不能捨。】

像上面这样你思惟了以后啊,还不捨,那怎么办啊?欸,他妙咧!这个佛菩萨真了不起啊,他倒不一定强迫你,他不强迫你,还有一个更退一步的善巧。

then inform the person who asks for it by means of the three things that they should know. This is described in the 《Questions of Householder Ugra Sūtra》:
(p144) 【如《勇利经》说:「应以三事晓喻求者。】

以这样的三件事情,来好好地给求的人说。

which states that you should say, “I am new to the practice of the Mahayana and am still a person of small ability whose roots of virtue are not yet ripened. Also, I am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n ungenerous attitude. Further, I have a strongly grasping view of self and constantly conceive of a self and that which belongs to the self. So, excellent person, please forgive me and do not make it difficult for me. I shall try to do just what satisfies your thoughts and the thoughts of all living beings.”
【谓我现今施力微弱善根未熟,于大乘中是初发业,随不捨心自在而转,住于取见我我所执,唯愿善士忍许,不生忧恼。如何能满汝及一切有情意乐,我当如是渐次而为。」】

第一个,是的,说我啊,虽然想学菩萨道,然后要学菩萨行,可是对布施这件事情,啊!力量还不足,善根还没有成熟,在修学大乘当中是刚刚开始,是刚刚开始。譬如说,我目的将来做一个什么啊?医生,利人的,或者做一个什么利人利国的,乃至于做个工程师。儘管你有这个目的,可是现在你在小学乃至于幼稚园,对不起,那是将来的事情,我将来要做到的。所以这个同样的这样道理,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虽然目的是如此,嗯,因为没有如理地修习,所以我在目前的状态,还是被烦恼所捆住。是啊!所以这个烦恼就捨不得,被它所捆住,为「不捨心自在而转」哪!

这种情况之下,为什么捨不得呀?「住于取见」,就是这个恶见当中的见取见,见取见大家还记得吧!对于不是真实的殊胜的东西啊,他自己的见解觉得:啊,这个好的,这个重 (p145) 要的,这样。所以他把那些该捨的东西,由于世间一般无明相应的染污知见哪,他觉得这个对他很好,捨不得,住于这种见解啊,被它自在,换句话说这种心理笼罩之下,以及我、我所这些概念。所以――唉呀,祈求你原谅啊,那你不要生忧恼,不要生忧恼啊!虽然如此,但是这个布施的这件事情,要满一切众生利乐的这件事情,这是我的志愿。现在眼前我不能做,但是我正在努力做呀!将来我一定要这样认真去好好、好好做到,圆满了,然后帮助你们的。这样地去自己努力,去对这个,对治这个自己不能捨,以及来求的人。

According to the 《Compendium of Trainings》, this is to eliminate the further fault of each losing confidence in the other, but it does not get rid of the fault of stinginess,
【此是断馀不信过失,非无悭过。】

不过这地方要注意喔!这样做不是你没有过失喔!你这个悭贪的过失是有的,不是没有喔!只是说经过了这样地善巧的做法以后的话,免得人家在你这地方失去信心,这一点避免。所以你看这个地方,辨得实在是好啊!是一步一步,那个次第是一点不乱,然后呢从高――万一你这个做不到,退一步该怎么办;这个做不到,退一步该怎么办;再退一步该怎么办,这样。把我们做的这个次第啊,层层说明,还有呢,他做了以后,你的内涵哪,也分析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最后的两句话就是这样子:你这样去做的话,至少有一个好处,人家来向你求乞的那个人,他不会失去他的信心,乃至于他不会生瞋心等等,这个至少做到了。但 (p146) 是你应该破除的这个悭贪那个过失,对不起,这个过失是有的,你还得努力!

a fault in bodhisattvas that is looked down upon.
【《集学论》说,菩萨悭吝是应呵责。】

而关于你没有破除的这个悭吝,这个是应该大大努力啊,「呵责」!你眼前虽然做不到,如果在这种状态之下,你肯努力呵责这个悭?的话,将来你渐渐、渐渐就能做到了。

Still it seems that doing this prevents the cardinal transgression of not giving the teachings and wealth because of stinginess.
【然如是行似能遮免:「由悭不施财法他胜。」】

除了上面这个道理以外,还有一点,菩萨戒当中啊,有一条这个悭贪财,悭贪自己的财法,犯那个「他胜」,他胜是根本罪喔!你如果能够这样去做的话,把这个根本罪能够遮止。所以这个地方就特别说明这点,如果那个根本罪不能遮止的话,对不起,你破了戒你就完了!

Also, the 《Compendium of the Perfections》 states: If you cannot give because your ability is so small though people come and ask you for something, so as to not make them feel low, comfort them with gentle speech.
【《摄波罗蜜多论》亦云:「若有求者现在前,力极微故不能施,必令求者不退弱,应以软语慰其意。」】

《摄波罗蜜多论》上面也这么说:有人哪,跑到你跟前来,来向你乞讨,那个时候你的布施心还差,所以不能送他。那个时候你应该怎么办呢?应该温言软语来安慰 (p147) 他,不要让求的人失望,不要让求的人失望。

为什么这地方要说这一点?我们重新再想一下,我们现在所以要布施的原因是为什么?不是世间一般的,我们是要求无上菩提果。无上菩提果的特质是什么?为利一切有情。今天他来向你求,即使你没有直接地、当下地圆满他的欲望,至少你不要使他失望,对不对?诺,所以这个层次很清楚。所以虽然我今天没有圆满他的意,但是那个时候啊至少保护他,这点我们在修学菩萨道上面,多多少少也向前一步,结下了一个下次见面的善缘。得到他的「好、好、好,那等到你呀慢慢、慢慢地修习,然后呢,到那时候你的力量强了再来。」这个缘结下了。实际上呢我自己也是想:我怎么自己这么悭吝的!呵斥自己努力修学,心裡面也强了,下次来了,欸,那东西就可以送出去啦!自他两个都得到利益啦!

p. 279

Henceforth when people come to ask for something, Do your best not to make them feel low and despairing. And clear away the fault of stinginess. Earnestly strive to eliminate craving.
【以后若再来前乞,必定不应令失悔,当除悭吝诸过失,为断爱故应勤修。】

下面就说了,以后再来的话,那一定不可以再使他失悔、懊悔,也绝不可以再让自己失掉这个机会。所以等到他走了以后,努力地把悭贪那个过失啊,把它去掉、对治掉,然后呢在这种状态当中,自己努力勤修,把这个贪爱难捨断除掉。这个是说万一我们真正碰到境况,做不到的时候应该这个样。

(p148) 在这裡布施是一个,其他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喔!所以凡是我们目前该学的东西,做不到的时候该怎么办?注意哦!这个地方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非常认识的那一点啊!我们常常说:「唉呀!我还差呀!」是一种回答;还有一种呢:「唉呀!这个是佛菩萨境界呀!」这个话倒是没错,是佛菩萨境界。现在的问题,不在这个境界是不是佛菩萨,在哪裡?请问你跑到这裡来干什么的?如果说你忙的是忙世间那个,是!那是应该的,你本来应该忙世间的,不必到这裡来!如果你到这裡来,你要学佛菩萨的,你应该怎么做?这个地方很清楚、很明白。

所以时时告诉自己:我来干什么的?我努力学这个,来对治我的烦恼。而且前面那个也是一样,不是等到境界来,而是说事先要学习,事先要认识。所以我刚才说昨天晚上我们羯磨的时候,有个同学在那地方忏悔。哎呀!我非常讚歎、非常高兴。是啊!我觉得我也是这样,我这个的确是个凡夫,但正因为我凡夫,绝不宽恕凡夫。啊,我说:「我是个凡夫,就这个样!」那你跑来干什么?我因为是凡夫所以跑得来,所以我努力地学,这个时候就分得很清楚。因为我是凡夫啊,所以还没学的之前一个不小心就犯了,但是呢,因为我是凡夫来学,来学所以犯了以后,假定你保护你,说我该如此的,你赶快回去。唉,那时候心裡要呵斥自己呀:我一定要改过!一定要改过!在我的经验当中,我自己觉得: (p149) 自己学的以及看见佛菩萨,这个是我们目前真正该做的就是如此。我们能够这样地努力,不断地策励的话,自然而然将来会做到的。

我们更进一步看看佛菩萨怎么?佛菩萨说得清清楚楚欸!没有一个天生弥勒、自然释迦,绝不是天生生下来的,他没有一个佛菩萨例外的,最初的时候都是什么?唉,都是三恶道当中众生哪!他然后呢也是如理如法地,所以勤勤恳恳努力多少阿僧祇劫,就这个样嘛!假如这件事情说,啊,一听就会了,那这个无量阿僧祇劫算什么啊?那些人真是笨得实在不能再笨了,当然不是!天下唯一真正了不起的就是他们。他们这样呢,那我现在所以要学他们,那我们也是这个状态。所以这个概念哪,我们要特别注意!再说一遍,我们真正学本论的时候,这个才是我们跟著应该学的,这个是文字裡边的真正的意思。你能够把握住这一点,一定学得成功,一定学得成功。实际上呢,我们现在真正应该学的,也就是这么一点。再下面,

(c) Relying on the remedies for the hindrances to generosity
【◎ 第三习近对治布施障。】

妙极了,不能捨是为什么啊?因为有障碍嘛,因为障碍嘛!所以呢,现在你好好地修习,怎么样对治这个障碍,怎么样对治那个障碍。这地方虽然单说布施哦,实际上 (p150) 呢,所有一切的障碍同样的,我们应该推而广之,闻一知十。

According to what is found in the Bodhisattva Levels’ Compendium of Determinations, there are four hindrances:
【障者如〈摄决择分〉略说四种。】

这个障碍有四种,这个障碍就是不能送,哪四样?

1. The hindrance of not being used to generosity 2. The hindrance of declining fortune 3. The hindrance of attachment 4. The hindrance of not seeing the goal
【谓未串习,匮乏,耽著,未见大果。】

这四样东西:第一个没有习惯,这是通一切毛病的。就是说你还没有好好地练习、修习这个障碍,老毛病嘛,习气嘛,我们所谓惰性嘛!第二呢你「匮乏」,就是你自己没有东西。第三个呢,虽然你有啊,但是对你自己的东西「耽著」难捨。最后是「未见大果」,没有了解,没有正确地知道这样做的殊胜、伟大的果报。现在一样一样来说,一样一样来说。这个事情对我们很重要喔!我们要想修学就在这地方。所以前面指戒的时候啊,讲那个中士道的时候,他讲戒之前,他不说这个戒的体性、特质,而是说犯戒四因。现在一样的,所以要修布施之前,布施那个时候啊那个障碍的原因,你能够把那个障碍的原因找到了,能够对治去掉它,那布施就行了嘛,其他的亦复如是。第一个是什么?
The hindrance of not being used to generosity is when you do not want to give to those who ask for something, even though you have material goods to give. The remedy for this is to avoid succumbing to the shortcoming of not being accustomed to generosity by quickly becoming aware, examining the situation, and reflecting, “This shortcoming is definitely the result of my previously not getting used to generosity,” and “Moreover, if I do not make this gift, I will dislike generosity in my future life as well.” Then, be generous.
【其中初者,谓虽现有可施财物,然于求者不乐惠施,能治此者应速了知如此过患, (p151) 是我于施先未串习,今若不施,则于后世亦不乐施,强思择已而行惠施,不随未习过失而转。】

这一点非常重要喔!嗯,说眼前我有可以送的东西,但是呢人家来求,你就不愿意送给别人,那这个毛病呢,什么方法去对治它,对症下药,什么呢?要了解不送的这个过失,不送的祸患。说,因为我以前没有习惯、没有练习――这个「串」呢就是继续地,一串,继续不断地练习――因为没有修习啊,所以不习惯。假定我现在还不开始去做的话,对不起,这个布施的这个习惯始终生不起来,这是第一个;倒是什么?不送的这个习惯老在长养,所以注定你永远堕在这个裡边,害了!于是经过这样地思惟、观察了,勉强自己,坚强自己,然后呢提起勇悍的心来,说:「啊!我一定要去做,绝对不跟著这个老毛病,这个老毛病有祸害的,嗯,不要让它这样做!」布施是如此,其他一切都是如此。

所以我们前面经过了一段修学以后啊,现在有很多同学有好现象,他心裡就坚强起来。一点都没有错!先心裡坚强起来,然后呢碰见小事上面去做,眼前我们看得见处处地方都是如此。我想在座的各位,这是我最欢喜的一件事情,最讚歎的!大家这么努力,做了这么多功德,我沾了大家的光,可以说非常感谢大家。沾什么光啊?随喜功德。儘管我 (p152) 坐在这地方,可是你们这么努力啊,我真是感激不尽,我想你们自然也是更欢喜无穷。就是我们在这个地方,慢慢、慢慢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把我们十足十的生死凡夫,渐次、渐次转向于超脱生死的圣贤,乃至于帮一切人解决,多好!这个第一个,第二呢,

The hindrance of declining fortune is when you do not feel generous because of the sparseness of your resources.
【第二者,由其财物极尠阙故不生捨心。】

因为自己匮乏嘛,自己很少呀!啊,自己都很少你怎么送给别人呢?

The remedy to this is to make a gift after you willingly accept the suffering of poverty, thinking,
【能治此者应作是念。】

欸!妙咧!要平常我们自己说穷得要命怎么送给别人呢?他自己很穷啊,他有对治的方法。他说,他就应该这样想啊:

“During the time that I have been passing through cyclic existence I have not helped others and have experienced many unbearable sufferings such as thirst, hunger, and the like because of being under the control of something else—that is, my former karma. So even if I die from the suffering of this lifetime on account of my helping others, it is just better for me to be generous;
【我于生死流转之时,或由宿业或繫属他,于他人所未能饶益。令我具受众多难忍飢渴等苦,设由利他,于现法中发生众苦乃至陨殁,此施于我犹为善哉。】

嗯,对呀!说就是你没有东西啊,欸,对不起,他还有一个正确的对治的方法。说:我啊一向在无始生死当中流转,因为宿业,宿业所感所以繫属于他。繫属于他通常指什么?就是被业力所绑,这是大原则。那个别的来说呢,因为我宿业没有造好事,做了坏 (p153) 事,所以被人家做佣工等等,救济自己也乃至于作不了主啊!这样。所以呢总不能真正地帮别人的忙,不但不能帮忙,自己受尽了种种痛苦,飢渴等苦。我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我宿生一直悭贪、一直不捨呀!假定我以前了解了,不忙自利能够利他的话,啊!一定不会这样的,一定不会这样的。

所以眼前我了解了这个道理以后,能够转一向这种无知的自利,而去利他的话,这样,就算眼前受种种的苦,乃至命都送掉,好啊!还是好的啊!为什么?因为所以眼前这样不行的是宿业,假定这个宿业你还不努力转的话,是每况愈下。现在虽然穷啊,还保持个穷人哪,再穷下去的话,你就是畜生,再下去是饿鬼,再地狱了。啊!所以想到了这点,就要拼命了!

不要说拼命,想到这地方,就算是再苦啊这也是值得的。所以我们常常说那个比喻,平常啊躺在这裡,哼呀、哈呀站不起来,一下那个地震的时候,塌下来的话,哇!逃出去,还是有气力啊!他自己虽然累啊,逃出去把命救出来了,就是的的确确我们应该这样想。啊!这个对治的方法之善巧啊!真是讚歎、无限地讚歎。

Whereas to turn away the person who asks me for something is not all right. Even in the absence of those resources, I will survive on some sort of wild plant.”
【非空发遣诸来求者,纵无彼财尚有菜叶可以活命,如是思已,忍匮乏苦而行惠施。】

(p154) 嗯,既然这么好的话,他今天来求了,不成就我的布施吗?哎,绝对不让他空手而返!我虽然少一点,他比我更穷,送给他;送给他了以后啊,哪怕没有米,我还有一点菜叶子啊!哎呀,还可以多多少少自己活下来。这样地忍受了自己的匮乏而行惠施。说实在现在我们远比他好啊,远比他好啊!所以刚才我们常常说的,唉呀!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实在是我们没有如理地去思惟呀,没有如理地思惟呀!你真正如理思惟的话,我们现在太多的事情,绝对不会说,唉呀,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哪!我们会样样都行,几乎。这个就是得、未得正知见,以及是不是照著这个正知见去如理思惟,如理思惟。

菩提道次第广论279页,上一次已经讲到「第三习近对治布施障」,说讲那个六度布施的时候,他如果有障碍,那么这个障碍用什么方法去对治。说这个障碍一共有四种,前面两种:没有习惯,那么我们晓得怎么办;还有呢,缺乏怎么办。上次特别说,没有习惯不但是布施,我们做一切事情都是如此;我们怎么样想办法,现在最主要的要努力,如果现在放弃了不努力,那以后永远没希望了。那么第二。现在下面是第三,第三耽著过失。

3 The hindrance of attachment is when you do not feel generous in as much as you have become attached to extremely attractive and excellent material goods that are to be given. The remedy for this is to quickly become aware of your shortcoming of attachment,
【第三者贪可施物极为悦意最上胜妙,于来求者不能生起捨与之心,能治此者应速了 (p155) 达耽著过失。】

就是对自己有的东西,这个本来应该捨的,却耽著难捨。那么对于这个自己难捨耽著的这个过失啊,我们要了解,了解了以后,你就不会再耽著难捨了。

and then to think, “This mistaken notion that thinks ‘I am happy’ with regard to what is by nature suffering will bring me suffering in the future.” Understanding this, eliminate your attachment and give away your material goods.
【我今于苦倒执乐想,由此能生当来众苦,如是知已断除耽著,即将此物而行惠施。】

对于这个对治的方法,这样:你呀,先要看见它这个的过失,这是错的,这是错的,有种种的患害的。明明这个是苦的因,我现在要除苦,却不在苦因当中除,反而还增长那个苦因,请问这个苦除到哪一年哪?岂不是愈除愈多,愈弄愈错欸!所以他说:明明这是苦的因哪,我现在颠倒了,不但颠倒,而执著这个颠倒以为这是快乐的,这种错误的妄想当中。如果说我对这个不能认识,以及虽然认识了还做不到,这样的话,仍旧是为这个烦恼――贪所使,造了这个烦恼贪相应的恶业,是将来会感得众苦。啊!既然我现在怕苦而来的话,一点小苦都忍受不住,将来感得这个大苦,而且辗转地增长,这怎么可以忍受啊!唉呀!不可以,不可以!无论如何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现在苦还小,第一个,而且知道的时候断;到那个时候又大,苦又大、又不知道,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到那个时候就完了。所以你对这个概念努力观察,然后呢思惟,这样一定能够断除得了,于是就把那个 (p156) 东西捨掉了。

它不但如此欸!实际上呢你捨掉了以后还应该怎么办呢?还应该随喜,是应该高兴啊,唉呀,高兴啊!你看,你们只要去做,那个时候你内心当中一定会有相应的觉受,那个时候你会产生跟法相应的快乐,这美不可言!所以不管你前面对于这过失的认识,思惟、观察断除它也好,以及断除掉了以后,对于这个功德的思惟、庆喜也好,这两方面,一个是忏悔业障的功德,一个是随喜功德的功德。假定说你能够由此而引申出去的话,那十大愿王都在裡头。而这个本身就是什么啊?随佛学嘛!又是法供养嘛!都不是这些道理都在这个地方了吗?尤其是你在行布施波罗蜜,这个又是几乎十大愿王每一个包含在裡头啦!所以你必定要了解它的这样的一个过失,那么第三。第四呢,

4 The hindrance of not seeing the goal is when you do not have in view the benefit of reaching perfect enlightenment that is contingent on generosity, but instead consider the benefit of a great amount of resources and then give things away.
【第四者未见行施能生正等菩提胜利,观见广大资财胜利而发施心。】

这个话应该这样唸的,说:未见行施能生正等菩提而发施心,是观见广大资财胜利。或者应该这样唸:但见广大资财胜利,而未见行施能生正等菩提,所以啊不能发那个布施之心,这个意思就是这样。就是你因为对法没有正知见,不如实地了解,所以你呀只看见这个财物的好处,而你没有看见把这个财物送给人家,行布施波罗蜜多,而得到这个殊胜 (p157) 菩提果的伟大的利益,所以你不能发心,这个道理。

The remedy for this is to quickly become aware of this shortcoming;
【能治此者当速见其过。】

要对治它的办法呢,还是见到这个过失。上面是见到对于自己财物耽著的过失,现在是见到什么?见到看不见这个大利益的这个过失。平常我们只看见眼前的小利益,只看见眼前的小利益,所以这个人的真正的可怜愚痴的地方。我们为什么要来学啊?来学就是说我们不知道,偏偏我们学了半天,真正它好的地方却学不到,还始终在这地方缠著,最可怜的一个地方,最可怜的地方!所以我们如果真的晓得了以后,我们这个罪呀,叫你犯也不肯去犯。通常很多事情我们譬如说,常容易见的这个语言上的过错,乃至于利害上的,都是不见它的真正的殊胜的大利益,始终被自己的烦恼所困,颠倒的、眼前的只似是而非的小利益上面在转,结果造了大罪还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