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四册 p53)

这一个佛法的内涵,也必须要经过这些每一部分,说六度万行,这个必不能少。上面呢,道理以及经证,以及经证。下面呢就是特别地来一个分辨跟斥破,有很多错误的概念。因为一开头的时候,已经有说明了,就是那个堪布,那个汉地那个堪布,在这个西藏留下来这个恶劣的影响。下面就是善巧地辨别它。

p. 250 (4)

Furthermore, to take emptiness in isolation as what is to be meditated on and say, “There is no need to cultivate anything else,” expresses an idea that the Bhagavan set forth as a view to be opposed, and he thereupon refuted it.
【◎ 又若执谓,唯应修空馀不应修,世尊亲为敌者而善破斥。】

说有的人还执著说:「只要学空啊,其他都不要了,空当中具有一切。」这个啊,不对!佛陀他亲自斥破这件事情。所谓佛陀所说的「敌者」的话,就是错误的见解。他那个见解跟世尊所说的相反的,敌体相反的,那一种说法,不对的。看!佛陀老人家亲自说明:

Were the statement true, then the many eons of a bodhisattva’s practice of generosity, observance of ethical discipline, etc. would be an exercise in faulty wisdom that did not comprehend the definitive,
【谓若果尔,则菩萨时多劫行施,护尸罗等,悉成坏慧未解了义。】

(p54) 假定像上面所说的,上面怎么说啊:「你安住在空当中就对啦!因为你所有的分别都是分别,那个分别啊都是生死当中的事情。佛陀是以无分别智,你这样去又要忙这个、又要忙那个,这个错啦!」这个是错误的邪解、邪执分别。假定这种邪执分别是对的话,那么佛陀在菩萨因地当中,多生多劫行的布施等等,那岂不是错了吗?因为像你这样说,你安住在这个不要动脑筋的,世尊就偏偏要布施、要持戒,捨头目脑髓,他这样做,岂不是像你这样的观点来说,他坏了智慧,就错掉了吗?嗯!所以上面这个话是这样。不但如此,道理说明了,下面引那个经证。

as the Bhagavan says in the 《Gathering All the Threads》:
【《摄研经》云:】

那个经上面,世尊跟弥勒菩萨两个人说:

Maitreya, fools intending to repudiate the other perfections will speak thus about the bodhisattvas’ correct practice of the six perfections for the sake of perfect enlightenment: “Bodhisattvas should train in perfect wisdom alone, the remaining perfections have no use.”
【弥勒,若诸菩萨为欲成办正等菩提,修行六种波罗蜜多。】

诺!却说得很清楚。说这个菩萨呀,不像声闻,声闻只管自利就算完了,菩萨要办无上正等正觉,所以要广行六度万行。但是,

【然诸愚人作如是说,菩萨唯应修学般若波罗蜜多,何须诸馀波罗蜜多。】

(p55) 那是愚人,错误的,「啊,菩萨只要学空就行啦!」波罗蜜多,说别的不要。

【此是思惟,破坏诸馀波罗蜜多。】

这种想法以及他这种观念,是破坏其他的六度,错的。

【无能胜】

「无能胜」就是弥勒菩萨的,翻成我们中文的一个意义。

Ajita [Maitreya], what do you think? Was he who was the king of Kasi exercising faulty wisdom when he gave his own flesh to the hawk for the sake of the pigeon?
【此作何思。前为迦希王时,为救鸽故自肉施鹰,岂慧坏耶。】

这我们晓得,佛在因地当中啊,那么为了布施救一隻鸽子,这个公案。说:「我以前哪,在因地当中为迦希王的时候,为了救鸽子,把自己的身体布施送给老鹰吃,这样做,难道就坏了智慧了吗?」

Maitreya replied, “No, Bhagavan, he was not.”
【弥勒白言,不也世尊。】

弥勒菩萨说:「不啊!世尊啊!

The Bhagavan continued, “Maitreya, when’I was performing the deeds of a bodhisattva, did the roots of virtue that I accumulated—the roots of virtue that go with the six perfections—harm me?”
(p56) 【世尊告曰,弥勒,我昔修行菩萨行时,修集六种波罗蜜多相应善根,是诸善根有损我耶。】

他们问答详细地辨明。这个辨明怎么说呢?世尊又说了,说:「弥勒啊,我在因地当中学菩萨行的时候,为了要修集这个六波罗蜜,六度万行相应的种种善根,做的这种事情,难道对我有损害吗?」弥勒怎么说?

Maitreya replied, “No, Bhagavan, they did not.”
【弥勒白言,不也世尊。】

弥勒菩萨说:「不!世尊哪,不!对的,要这样做的。」换句话说,这个时候他们两位对答,让弥勒菩萨证成要广行。反过来,世尊也说,

The Bhagavan continued, “Ajita, you have so far practiced the perfection of generosity over sixty eons, you have practiced the perfection of ethical discipline over sixty eons, the perfection of patience over sixty eons, the perfection of joyous perseverance over sixty eons, the perfection of meditative stabilization over sixty eons, and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over sixty eons,
【世尊告曰,无能胜,汝亦曾于六十劫中正修布施波罗蜜多,六十劫中正修尸罗波罗蜜多,六十劫中正修忍辱波罗蜜多,六十劫中正修精进波罗蜜多,六十劫中正修静虑波罗蜜多,六十劫中正修般若波罗蜜多。】

诺!不但是我呀,你也是同样地要花这么多的时候,专门修这个六度。

in regard to which these fools will say that enlightenment is only reached through a single way—the way of emptiness. Their deeds will be completely impure.
【彼诸愚人作如是说,唯以一法而证菩提,谓以空法,此等未能清淨诸行。】

(p57) 有很多愚痴的人这么说呀:你只要修一法,修什么?空。这个根本不了解,他的行持也不对呀!所以我们现在有很多人,只是讲那空:「唉呀,就空啊!」布施也不要了、持戒也不要了,说起来空。所以大家了解啊,所以说不该空的都空掉了,该空的都没有空啊!毛病都在这个上头啊!否则的话,变成功佛都错了,这一点是这样,下面一层进一层地来说明。

关于上面这个佛陀救鸽布施老鹰这个公案,容或有的人不了解,说一下。佛陀在因地当中修行的时候,那时候他这个正在坐在那个、正在修行。那么修行啊,就有一个天帝来试验我们世尊,这样。那么化成功一个鸽子,一隻老鹰─实际上那个两个都是啊,一个是梵王,一个帝释─那么来追,那隻老鹰追那个鸽子。那个鸽子啊,就跑来躲在世尊的怀抱裡边,结果这样,这个老鹰就追著来。追著来了以后,那个菩萨正在修行哪,一看:欸,一隻鸽子躲在那地方一直发抖,再一看这老鹰追上来了。这个老鹰要追牠,他保护牠,这老鹰不能下来,这样。

因为世尊誓愿布施身肉头目脑髓解救一切众生,现在这隻鸽子这么苦啊,他当然要救护牠了。那老鹰就说了:「欸,你救鸽子没错啊,但是你救了鸽子,我饿了肚子我没得吃啊!我不是受损了吗?」那么那个世尊就跟牠说:「是啊,那你可以找别的东西吃 (p58) 啊!」牠说:「不行,不行!我这个习性就是如此。一定要非要这个新鲜的肉才可以,其他的东西吃了不行,那你救了牠不是害了我了吗?」「那好、好,既然你要新鲜的肉的话,我发誓要救,我把我身上的肉割给你吃。」「那可以。但是呢,割是可以的,要一定这个重量一样地重哦!你不能少我一点哦!」「好、好、好。」这样。

然后呢?他自己拿这个刀,我们无法想像的,啊!拿这个身上面去割,割下来。那因为他是梵王啊,是帝释来试验的,所以他有神通。结果拿那个磅秤去磅的话,你割下来的肉啊,就是没有那隻鸽子重。那个鸽子摆在那一头,然后呢那个世尊的肉放在那一头,怎么割啊,就那个鸽子就是重。这身上的肉最后都割掉了,啊!那个你想想看,不要说我们身手割掉了,叫你随便划一刀,你就受不了了,而他自己动手啊!那个时候他人已经昏了,昏过去了。后来想:「唉,我多生多劫以来就为了这个事情而精进,今天有这个机会圆满我的布施,这怎么可以啊,无论要发大精进!」这样。然后呢,他最后说:「好,我人统统爬上去!」这样了不起啊!他最后就用尽平生最大之力,人就爬到那个上头去,那时大地六反震动啊,这样。那个是世尊哪,因地当中生生世世这种公案太多、太多了。

所以这个地方特别说明,假定像前面,就是说那个支那堪布这么说:「你只要安住在无分别当中啊,什么都不管啊,那就对啦!」说:「你要想布施、要持戒,那个是有相的 (p59) 分别啊,那个都是世间的事情啊,修学佛法不是那样的。」假定像他这样说是对的话,那世尊亲自说:那么这样做的话,我因地当中做这个都做错了。欸,结果世尊跟弥勒菩萨两个都亲自说─这个没有错。世尊固然没有错,弥勒菩萨也是这样做,六十劫当中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

所以我们现在刚刚开始修道的时候,观念千万不能错啊!他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尚且这么重视,我们凡夫如果不从因地上面努力,说这个也不要、那个也不要,请问你成什么?你什么都不成,地狱种子有分。为什么说地狱种子有分呢?很简单嘛!佛是圆满的经教告诉你这样,经过你这么歪曲解释,那么人家把佛经的正义把它曲解掉了。换句话说,我们的确一番好心想去弘扬佛法,结果却把完整的教法,被我们这种误解而损害掉了,效果是什么?所以佛一再说,你呀,杀罗汉乃至于破坏所有的佛塔,乃至于把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的罗汉杀掉了,对不起,谤法之罪呀还要重!现在这个大乘经典讲的那个,这样了不起的空法,我们误解了以后,那岂不是产生最大的罪障吗?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堕落逃不了,还说能修行成功吗?就这个地方啊,我们特别应该认识。所以他下面紧跟著说:

Therefore, to say “It is unnecessary for someone who knows emptiness to strive hard to cultivate method” is a mistaken denial that states, in effect, “The period of Our Teacher’s previous holy lifetimes was a time when he had no understanding of the definitive.”
【故若说云,有空解者不须励力修方便分,是谤大师昔本生事,为是未解了义之时。】

(p60) 所以有的人说啊:你真正有空解,换句话说,你证得了空性以后啊,其他的就不要的,其他的不要努力的。对不起,那个是毁谤我们佛陀因地当中,这是第一个;还有呢,对这个真正的了义经的特质,他并没有解了,没有解了。又谤人、又谤法,不得了地严重啊!

Opponents’ position: Practicing the deeds of generosity and so forth in a variety of ways is for when you do not have a firm knowledge of emptiness. When you do have this firm knowledge, then this is enough. Reply: This is a very wrong view.
【设作是念,由种种门修施等行,是未获得坚固空解,若有空解即此便足,是大邪见。】

所以有人说啊,说:「你布施这个东西都是什么,你对这个空性并没有正确坚固了解,如果你真正地正确坚固了解的话,那就够了。」对不起,这种看法是大邪见,完全错了!所以眼前我们所谓禅宗最鼎盛,大家总觉得禅宗讲空的,实际上呢,对于这个禅宗也根本不了解。前面曾经说过,今天再引一下,大家还记得伪仰宗的师弟两位,这是开山大祖师啊,他的老师伪山祖师问他的徒弟仰山,说:「这个《涅槃经》在你看起来有几卷是对的,佛说的;几卷是错的,魔说的?」他徒弟怎么讲啊?仰山怎么说啊?「师父啊,对不起,我看起来都是魔讲的。」欸,《涅槃经》,《大般涅槃经》,他徒弟居然说都是魔讲的,这什么话啊!结果他老师不但不说他不对呀,还讚歎他,说:「哎呀,向后佛也奈何不了你。」对了,你对那个正知见把握得很正确,你自己一旦认得了以后啊,任何人都 (p61) 不能动摇你。换句话说,那个时候讲的什么呢,他真正正见到空性的时候。至于他究竟证的位次是加行位上面的,见道位上面的,那我们不管,总是见到空性的时候。空当中实际理地是一尘不受、一尘不染,还有什么好谈的!

因为我们从这个上面看起来他好像讲空吧!欸,看诺!下面这句话大有道理喔!所以,他自己的内证的经验包括他老师,他老师非常讚许说:「对了,对了,你完全对了!」但是,他下面一句话说:「师父啊,我这个见地是有一点哪,但是呢我的行处呢(就是说我的方便呢,我的修行呢),对不起,这个是没有。」所以他老师紧跟著说:「这个地方啊,是只贵子见地,」是先看看你见地见到了没有,「不说子行律」,暂时关于你行持的地方不讲。

我在若干年前有人曾经跟我说「只贵子见地,不贵子行律」,一字之差就不晓得错到哪裡去了。他就是说,只贵你的见地,行律啊不管的。实际上呢,他们师弟两个说的是说:先你要先见道,然后根据你的见道然后去修道,所以是现在啊先看看你见了没有,这个行的事情啊,还暂时不要说。你见到了,根据你正确的见解然后去做,所以我们常常说先得根本因,然后呢再去圆满它,记住喔!所以一字之差,他大修行人尚且五百世堕野狐啊,我们现在这个凡夫啊,再一念之差的话,那不晓得错到哪裡去了。这个是,诺!就禅宗。

(p62) 实际上拿我们前面来说,前面那个经上面,《摄研经》上也说得很清楚嘛!他六十劫当中修这个、六十劫当中修这个、六十劫当中修这个……。所以我们这些祖师啊,他在这个多生多劫当中,那段时候是专修般若波罗蜜多,所以他重视的是那个,那个时候他其他的不管,这样啊!所以我们还记得吧,一开头的时候告诉我们很清楚,我们必定下脚第一步,最圆满的教法怎么走法?就是下脚第一步,把这个整个的轮廓认识了,然后呢找到自己进去的这个方便。那个时候你进去的时候,一点都没错,一门深入,可以不管其馀。等到你这个做到了,然后呢更进一步,一样一样地加起来。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只能说:我现在条件不够啊,只能在这个上头啊!

同样地,正因为我们现在如此,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我只能念佛啊,看见你参禅啊,哎呀,我讚歎不已;看见你学教,我讚歎不已;看见你持戒,我讚歎不已;看见你学密,我讚歎不已。然后我们互相讚歎、互相帮助的话,那么靠著每一个人尽一点力的话,这个佛法完整的、完整的内容还可以具体而微地存在世间。虽然我们个人做不到,确是靠不同的人,把那个圆满的佛法还撑起来,这个是必然的结果。反之,你得不到的话,大家偏在一方面,就觉得修行就要这个了,别的也不要了。然后呢,我学淨土嘛谤禅,学禅的人嘛谤淨土,你谤他、他谤你,不要等到外面人来损害你,我们自己就裡边弄得来支离破碎啊! (p63) 这个是千真万确的,绝对重要的。假定你能够这样做的话,你会不会说四众过啊?会不会自讚毁他?都没有啦,都没有啦!所以你得到了正确的认识,跟不得到正确认识就差这么个大法。啊,所以他们告诉我们说大邪见。紧跟著,他一步一步地深入广泛地来辨明这个事情。

p. 251

If it were correct, then the children of the conquerors who have ascended to the great levels where they have attained the nonconceptual sublime wisdom that perceives the ultimate truth, and, in particular, the eighth-level bodhisattvas, who have control over nonconceptual wisdom, would not need the bodhisattva deeds.
【此若是实,则已获得无分别智,证胜义谛大地菩萨,及诸特于无分别智获得自在八地菩萨不须修行,然此非理。】

更进一步说,我们凡夫先不谈,乃至于证得加行位或者见道的那些先不谈,特别到了八地菩萨,说:假定像你这样说是对的话,你只要证得空性,其他的说不要修的话,假定这个实在的话,有什么错误?请看,说「获得无分别智,证胜义谛大地菩萨」,大地菩萨证了空性了,特别是啊「于无分别智得自在」的─八地菩萨,那个换句话说,达空性是彻底的、彻底的,所谓「不动地」。不动地的话,能够真俗二谛圆满证得的那个。第五地「极难胜地」,第六地叫「现前地」。极难胜地是能够真俗并观;然后呢,六地的时候真俗现前;七地是远行地;八地是不动地。那个时候,的的确确对这个无分别智获得自在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应该就不要再修了。但是,这个不对,这个不对。下面又引经上面说:

This is incorrect because the 《Sūtra on the Ten Levels》 says that even though on each of the ten levels there is an emphasis on one of the deeds—generosity, etc—it is not the case that they do not perform the other deeds,
(p64) 【《十地经》说:「于十地中虽各各地,于施等行别别增上,然于馀行非不修行。」】

他每一个互相摄的。

so it is said that they practice all six or ten perfections on each level. Further, since Ajita [Maitreya], Nagarjuna, and Amiga explain the meaning of these Sūtras in this fashion, it is not possible to interpret them otherwise.
【故一一地中说皆修六度或修十度,此等经义,无能胜尊龙猛无著,皆如是释,定不可作馀义解故。】

上面在任何一地当中,这个都要广修六度或者十度,只是那一地这一部分是特胜,初地是布施特胜,二地是持戒特胜。关于这个道理啊,诺!从世尊经上面下来以后,说无能胜,是弥勒菩萨,不管是再传下来的性宗、相宗,没有一个例外的,都是这样解释,绝不可能解错,绝不为其他的意义。换句话说,凡是正确有传承的菩萨、祖师都是这样解释的。那个地方,反正凡是像前面所说的那都错了。紧跟著关于这一点又特别说明,

In particular, bodhisattvas eliminate all afflictions on the eighth level.
【◎ 特八地位】

就是八地菩萨。

Therefore, when they stabilize on the ultimate, wherein they have quelled all elaboration,
【灭尽一切烦恼,安住寂灭一切戏论胜义之时。】

看哦,他那个时候,

the buddhas exhort them, explaining that they have to train in the bodhisattva deeds:
(p65) 【诸佛于彼作是劝云:】

佛出来劝他的,这个八地菩萨证得了这个,觉得,哎呀,他已经彻底地解决了问题了啦!那就是涅槃了啦!欸,那个时候,佛就会起来弹指,就警觉他,说:

“With just this knowledge of emptiness you cannot become enlightened
【「唯此空解不能成佛,】

你单单到这个地方是不能成佛啊!

because the sravakas and pratyekabuddhas have also obtained this nonconceptuality.
【声闻独觉,亦皆得此无分别故。】

诺,你别看小乘喔!小乘声闻、缘觉也得到这个,不过量没有八地菩萨那么大,是就验证的质来说是一个内容。关于这一点哪,性宗跟相宗所见有不同,这个我们这裡暂时不谈它,总是这是经上面佛陀亲口讲的。所以说,你得到这个,嗯,不!

Look at my immeasurable body, immeasurable sublime wisdom, immeasurable realm, and so forth. You also do not have my powers and so on. Joyously persevere for the sake of these attributes.
【当观我身及智土等,此无量德,我之力等汝亦非有,故当精进。】

说你的目的不是要学成佛吗?那么你不要看他们,要看我呀!我的这个智慧你有吗?我的报土你有吗?我的无量的功德,我的十力、四无所畏,你还没有啊,所以你还要精进啊!就你自利来说是这样,进一步呢?

Think about the living beings not at peace, disturbed by various afflictions.
(p66) 【又当思惟,未能静寂诸有情类种种烦恼之所逼恼。】

你要为、不是要为利益有情吗?一切有情的烦恼等等还在,利益人来说你也没有。

But do not discard this forbearance [meditation on emptiness],” and so forth.
【亦复不应弃捨此忍。」】

再说,你也不必离开你现在证得的,正在你证得的当中广行这些,自利、利他。这佛亲口说的,绝对不是说只要空啊,就可以了。所以刚开始初地菩萨、八地菩萨,没有一个例外的,现在我们单单居然说,修个空什么都不要了,那完全是个错误。所以说,这样的八地菩萨到了这种地位啊,他

【尚需修学菩萨诸行。】

还要努力学这个,我们现在。

To be satisfied with a certain, trivial meditative concentration and to set aside everything else is something ridiculed by scholars.
【得少三眛便生喜足,弃捨馀德,诚为智者所轻笑处。】

诺,这个地方最后一句话,我们现在稍微得到一点点相应啊就已喜足了,然后呢其他的都弃捨掉了,真正有智慧看的人哪,真觉得可笑、可怜啊!这一点大家千万注意啊,千万注意!我们现在真正的大毛病始终在什么地方,就是自己的障碍。总归得到了一点点: (p67) 「哎呀,好了,好了,我就这个样了!好了,好了,我就这个样了!」所以真正要忏悔的话,第一件事情一定要把这个拿掉。当然,毕竟自己不行,毕竟自己太差,那也不勉强,那只好只有走这条远路。尤其是想学大乘佛法的人,这个概念不拿掉,大乘根本谈不到,大乘根本谈不到!这样。

不过呢,我们也并不要去否定别人,他虽然没有这个力量,哪怕那个大乘、大乘唸一唸的话,迟早那个大乘种子引发,他还是会回来的。可是那个注意喔!他要回来的时候还要走这个老路子,还要把那个以前这个障碍把它拿掉。所以我们今天如果懂得了以后啊,真正更重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眼前那个障碍就拿掉。你拿掉了很快就上去了。何必吃尽了千辛万苦,然后到那个时候啊,唉呀!再痛苦地再去同样的要做这种事情。而且你越到后来,你的积习是越来越重。积习越来越重,然后你到那时候淨除那个障碍是越来越辛苦,越来越吃力啊!所以这个道理,必定要事前的时候,先要深思熟虑,你了解得越透彻,那刚开始去做的话越省力。现在做的时候是有障碍的,因为你以前嘛,但是现在毕竟那个障碍比较轻喔,所以容易除喔!这一点我们应该认识。下面继续地再引这个《十地经》。

The 《Sūtra on the Ten Levels》 says: Listen! There are children of the conquerors, bodhisattvas, who abide in this bodhisattva’s immovable level [eighth level], who have generated the power of previous aspirational prayers, and who are stabilized in the “stream of entrance to the teaching” meditation [meditation on emptiness]. The bhagavan buddhas have them accomplish a tathagata’s sublime wisdom, saying this:
【如《十地经》云:「佛子,若有菩萨安住菩萨此不动地,诸佛世尊于此安住法门之 (p68) 流,发宿愿力,为令善修如来智慧,作是教言。】

看哪!亲自在,佛这么说,这个经上面说的。说这个这些佛子这大乘行者啊,一直到了不动地,啊!那个是高得不得了。那个时候诸佛世尊─十方一切诸佛,在这个情况之下就发宿愿力,就告诉他、启发他,告诉他:某人哪!你的目的不要忘记掉了啊!你现在,就是前面说的那个,你现在这个,不对啊!

“Children of good lineage, very good, very good!
【善男子善哉善哉。】

说:好极啦!你现在难得了到了这个地位,可是你要注意啊,有一个关键问题啊!

This goal—the knowledge of all the buddha qualities—is a forbearance of the ultimate.
【当随证悟一切佛法,此虽亦是胜义法忍。】

这个是无生法忍,真正殊胜的!

Nevertheless,
【然汝】

但是你。

you do not have my ten powers, fearlessnesses, and so forth, the buddha qualities in all their richness.
【尚无我之十力及无畏等圆满佛法。】

(p69) 十力、四无所畏圆满佛法你都没有啊!

Joyously persevere at seeking these perfected qualities of a buddha. Do not throw away this very entrance to forbearance [meditation on emptiness].
【为徧求此圆满佛法故,当发精进,亦不应捨此法忍门。】

那个时候你要正精进了,那也不必弃捨这个无生法忍之门。他那两句话,实际上就是什么呢?那个时候发的精进,就是慧摄的方便;然后呢,不捨此忍哪,就是方便所摄的智慧,所以八地菩萨的修持的精进我们无法想像的。下面他马上又紧跟著来了,

Children of good lineage, though you have thus attained peace and liberation, think about the ordinary, childish beings, who are not at peace and are driven by various upsurges of diverse afflictions.
【善男子汝虽得此静寂解脱,当思此诸异生凡夫未能静寂,起种种惑种种损恼。】

你虽然得到了这个解脱了,但是很多凡夫还没有啊,因为你的原来的目的不是要利人吗?你现在得到了,你还没利人啊!

Children of good lineage, recollect your earlier aspirational prayers, what you should attain for the welfare of living beings, and the inestimable entrance to sublime wisdom.
【又善男子当念宿愿,饶益有情,不可思议智慧之门。】

你要回想你自己的愿力喔!你的愿力是什么啊?为利有情愿成佛。不管对你自利也好,不管是利益有情也好,你一定要得到那个不可思议智慧之门喔,你现在还没得到喔!而且下面又说:

Also, children of good lineage, this is the reality of phenomena.
【又善男子此乃诸法法性。】

(p70) 这个八地菩萨所证得的─一切法的法性,法尔如是。

Whether there are tathagatas or not, the sphere of reality simply remains; it is the emptiness of all phenomena, the non-apprehension of all things.
【随诸如来出不出世,然此法界恒常安住,谓一切法空性,一切法不可得性。】

那就是这个,说一切法,「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就是你现在就证得了这一点而已,这样。一切法本来空的,一切法本来不可得,这个特点。下面一句话很有意思。非以此故差别如来,

p. 252

Not by this alone are the tathagatas to be distinguished;
【非以此故差别如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