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抄稿 第十四册 p37)

前面已经举了很多的例子。像我们目前科学家,就是说提那个口号一点都没错啊,要理性化,你要亲自见到,经过验证。可是这个地方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你要确定它的存在,是,要经过见到、验证;但是没有你经过验证的事情,你不能肯定它不存在,对不对?因为你没验证嘛!现在他们犯了什么呢,犯了什么毛病啊?没有验证的事情哪,明明是他见不到,他却是用他有限的理性一笔抹杀,一笔抹杀!就是这个毛病。所以说:「我是人,所以人是我。」你们呢?妖魔鬼怪,都变得这样子,这一句话,这个是真正糟糕!结果到了佛法啊,说他这个文字上面,也对啊,没错啊,但是呢意义上面,完全错到十万八千里以外。这是随便一提,做为我们自己的警策,我们也不必去衡量人家是非,只是这个警策了以后啊,我们自己努力。

反过来,刚才说过了,正因为如此啊,现在在末法的时候,我们能够如理去做的话, (p38) 也产生无比的功德。也又靠著这么一点力量啊,使得那个正法,多多少少能够再多延一些时候,多使一切有情得到好处。那换句话说,我们的福德、智慧也从这个地方增长,我们都还要感谢他们咧,还要感谢他们。下面继续,

p. 248 (7)

others do not accept Ha-shang’s mistaken denial of the factor of method, but assert that his way of understanding the philosophical view is excellent;
【又有一类除不毁谤方便而外见解道理,许和尚说而为善哉。】

另外一种比较好,他毁谤倒不毁谤,但是呢,他以为说:啊,这个人讲得对的!

and still others cast aside discerning wisdom and claim that Ha-shang’s meditation of not thinking is best.
【又有馀者弃捨观慧,全不思惟,意许和尚修法为善。】

又有一个呢,他不要观察慧,这是不思惟,但是心裡面就:「啊,如如不动了!」说,就这样。实际上呢,都在无明当中,真正如如不动,破了无明它本身就没有可动之处,绝对不是我们凡夫上面,说你在大无明当中叫如如不动啊!这个。

The path of these persons is indeed not at all in the direction or vicinity of a meditation on emptiness.
【此等之道,全未接近修空方所。】

这前面所说的,他根本不了解修学那个胜义应该怎么办。不了解才是怎么样啊?

But even if you were to allow that it is a meditation on emptiness, you would not then go on to say that those with the knowledge that comes from their cultivation of a faultless method of meditation, after they have found the unmistaken meaning of emptiness, should meditate on emptiness alone and “not cultivate conventional states of mind pertaining to deeds,” or, alternatively, “do not have to strive at those conventional states of mind in a variety of ways, upholding them as the core practice.” To say such things contradicts all the scriptures and completely flies in the face of reason,
【纵许修空,然若说云已得无倒空性之义,无谬修习,有修证者唯当修空,不当更修世俗行品,或说行品不须执为中心,多门修习,亦与一切圣教相 (p39) 违,唯是违越正理之道。】

再进一步,纵然许修空,有一个人说:修的。但是呢说:像这样修了,就算已经得到了正确完整的修法,就只要修这个,不要再学其他的世俗的行品;换句话说,除了智慧以外,不要再依照那个方便品。或者说:虽然要,不要把它作为、执为中心。因为实际上真正修学佛法的,佛法的上首是方便,前面说过了。佛法的上首是什么啊?菩提心,这个是重要的;然后呢,智慧呀,此是母等的助缘,这个地方我们要了解。他现在反过来了,反过来,乃至于完全不要它了,所以这个啊,跟真正的完整的正教相违背的,错了!

请翻到248页。昨天谈起,有的人不善解空性,产生误会,这个下面一段,这一段非常重要、非常重要!在我们现在,目前如果这个概念辨不清楚的话,辨不清楚的话,产生的流弊非常大。平常我们常常说的空、空、空,然后该空的不空,不该空的都空掉了,就是对这一点的一个误解,对这一点的误解。那么,不但是说我们刚开始的初机,对这个概念不了解,就是很多啊,所有修行的人哪,往往也在这个概念上面产生了一个误解。

在我们国内有几本经特别流行的,譬如《金刚经》,那是的确非常了不起的一本大 (p40) 乘经典,对这个《金刚经》的经义呀,如果你没有深刻正确的了解的话,往往也就产生了这个流弊。流弊得厉害一点的,那根本不晓得跑到哪裡去了。就是刚才说的,执空啊,然后呢无药可救,这是一种。其次一类的话,因为空了不善巧,所以堕落小乘,堕落小乘。那么现在下面那一段哪,就是正确地辨别这一点,所以到那时候我们会引《金刚经》上说的,你了解了下面这一段,回过头去再一看《金刚经》,那么《金刚经》上面的空理就非常清楚、非常明白!现在我们看:

for the goal for practitioners of the Mahayana is a non-abiding nirvana.
【◎ 以诸大乘人所应成办,是为无住大般涅槃。】

那就是我们大乘人应该成就的,它这个涅槃叫无住的大般涅槃。小乘所证的两个,一个叫有馀依涅槃、无馀依涅槃。这是他证得了圣果以后,断尽了这个见思烦恼以后,三界以内的烦恼都断掉了,但是呢,他那个身体啊─就以前宿业所感的这个馀报,这身体还在,那个时候叫「有馀依」,虽然已经证得涅槃了。一直等到那个身体消失掉了,换句话,这个身体拿我们世间来说死掉了,那个时候叫「无馀依涅槃」,那个时候就是安住在空性当中,他,我们平常的所谓叫「沉空滞寂」,好了,不能动了!佛不是,涅槃了,但是呢,并没有沉滞在这空当中,正因为他涅槃了,所以广在无量无边世间,尽法界、虚空界地,广行一切诸佛的大事,这个是两个有绝大的差别。那么,下面就说明这个道理。第 (p41) 一个呢,进入涅槃的人哪,他都能够不在生死当中,所以说:

For this you have to achieve non-abiding in cyclic existence via the wisdom that knows reality,
【其能不住生死者,是由觉悟真实义慧。】

所以能够不在生死当中流转,是为什么?是对于这个真实义─就是胜义谛─能够认识。这个怎么能成就的呢?

the stages of the path contingent on the ultimate, the “profound path,” the collection of sublime wisdom, the so-called “factor of wisdom.”
【依胜义道次甚深之道,智慧资粮智慧支分之所成办故。】

这个就是佛的二足尊当中的慧足,那个是依胜义谛这个次第,智慧资粮圆满了。所以呀,在福、智两支当中是属于智慧资粮,这个成就了,所以他能够不沦落在生死当中。那么佛呢,不但不沦落在生死当中,而且也不沉滞在涅槃当中;不像二乘果,他进了无馀依涅槃,沉空滞寂,就沉在那个涅槃的这个空寂当中,他不能动的!佛不是,能动的,他不沉住在这个寂静涅槃。这为什么呢?下面说:

You also have to achieve a non-abiding in the peace that is nirvana via the wisdom that understands the diversity of phenomena, the stages of the path contingent on conventional truths, the vast path, the collection of merit, the so-called “factor of method.”
【不住寂静般涅槃者,是由了悟尽所有慧,俗谛道次广大之道,福德资粮方便支分之所成办故。】

由于了解了那个「尽所有慧」,那么平常那个尽所有慧啊,这是唯识法相的名词, (p42) 它有一个专门的解释。我前面已经说过了,我不用法相名词的解释,因为大家并没有按照教理很深入地认识过,所以我们不妨用一般我们常用的名词,所谓天台讲的「俗谛」,或者说「道种智」,这个概念更容易清楚,更清楚。关于真实的这个,说如所有性、尽所有性,智慧的特质等等,一直等到最后讲到毘钵舍那那一部分,那个时候才会讲智慧的特质。平常我们讲智慧,是有一个它特定的,不是像我们以前所讲,以前那个都是方便地引发我们眼前了解的,乃至于说闻、思、修相应的,这个都是方便的说法。它真正的这个智慧的特质,一直到最后那个毘钵舍那那个时候,那个都是啊按照著这个法相的名词,才完完整整地解释,这一点我们要了解啊!

换句话说呢,这个是什么啊?就是俗谛,天台说起来叫「道种智」。那个道种智啊,就是世间的万事万物无所不通,这样;不是像声闻、缘觉一样,证得了空性,他其他的就不管了,安住在这个裡头。而这个是什么呢?这个是广大道,这个就是福德资粮,这个是两个─明、行当中,属于行足;另外一个名字叫方便支,由这一支所成办的。所以这两个具足了,所以他能够在生死当中而不受生死的支配,这样。他虽然跳出生死,却在生死轮迴当中来济度我们,这个是佛,这个才是大乘人所应该办的,一开始那个定义我们应该了解。下面就引经。

The 《Sūtra of Showing the Tathagata’s Inconceivable Secret》 thus says: The collection of sublime wisdom eliminates all afflictions.
(p43) 【如《祕密不可思议经》云:「智慧资粮者,谓能断除一切烦恼,】

就是这个。因为烦恼就是沦落生死的根本,这个是用智慧资粮来断除的。所以我们平常我们前面讲慧,说闻、思、修,特别指出这个所谓闻慧、思慧、修慧的特质,针对烦恼而言,我们要了解这一点。可是,关于这个三方面的特质呢,在什么地方,后面再解释,这样。那么下面:

p. 249

The collection of merit nurtures all living beings.
【福德资粮者,谓能长养一切有情。】

这样,它福德资粮是什么呢?他不但自己解决,而且能够帮助一切有情,同样地解决这个问题。

Bhagavan, since this is the case, mahasattva bodhisattvas should strive for the collections of sublime wisdom and merit.
【世尊,以是因缘,菩萨摩诃萨当勤修习福智资粮。」】

所以这个地方啊,菩萨要修的,努力精勤两样东西,一个是福德资粮,一个是智慧资粮。所以平常我们说「悲智双运」,成就的果是明、行二足,所以叫「二足尊」。我们引很多下面的经,一一个经,你看,换句话说,广引诸经说明这个道理。下面:

The 《Questions of Sky Treasure Sūtra》 says: With the knowledge of wisdom, you completely eliminate all afflictions.
【《圣虚空库经》云:「由慧智故而能徧捨一切烦恼,】

(p44) 由于智慧、智慧甚深道次,所以一切的烦恼都彻底地解决。

With the knowledge of method, you include all living beings.
【由方便智故而能不捨一切有情。」】

他另外就「方便智」啊,虽然烦恼捨掉了,但是跟有情、济度有情而在三界当中啊,他却是了无挂碍。又下面:

The 《Sūtra Unravelling the Intended Meaning》 says: Utterly turning away from the welfare of all living beings and utterly turning away from all participation in motivated action — I have not taught these to be unsurpassed, perfect enlightenment.
【《圣解深密经》云:「我终不说一向弃背利益众生事者,一向弃背发起诸行所作者,能得无上正等菩提。」】

他是反显,佛自己说:我绝不会,我从来不会说,违背利益众生,一直违背利益众生─换句话说,不利益众生的那些人哪,他不可能成无上菩提。他为了要利益一切众生,所以要广发种种方便大行。所以不利益众生,不去利益发……又为了、为了利益众生而发起广大诸行,这种行者、背弃了这种行者,这种人还是不能成功无上菩提。佛绝不会说,所以「我终不说」指这一个。这是反显,换句话说,大乘行者啊,绝对是为了利益众生要广行诸行。所以菩萨刚开始正学的叫「道种智」,他不是先从空性上面下手的,而是从布施、持戒这么一步一步深入的。

The 《Teaching of Vimalakirti》 states at length:
(p45) 【《无垢称经》云:】

《无垢称经》就是《维摩诘经》,《维摩诘经》。我们奘大师,玄奘大师译的时候就称它为《无垢称经》,同样一个。经上说:

What is bondage for the bodhisattvas and what is their liberation?
【何为菩萨繫缚解脱?】

它那个上面说:什么是菩萨做对了,那是叫「解脱」;什么是菩萨做错了,「繫缚」。他虽然想行菩萨行,可是有错、有对。那么下面:

Attachment to wandering through cyclic existence without method is bondage for a bodhisattva;
【若无方便摄取三有是为菩萨繫缚。】

菩萨是正要在三有当中摄取一切有情,他现在没有正确的方法,在三有当中摄取一切有情的话,那个菩萨做错了,所以等于被绑住一样。

proceeding through cyclic existence with method is liberation.
【若以方便趣向三有是为解脱。】

那就对了,有正确方法的。反过来,智慧呢?

Attachment to wandering through cyclic existence without wisdom is bondage for a bodhisattva;
【若无智慧摄取三有是为菩萨繫缚。】

(p46) 上面说,好了,你用方法去摄取三有,在三有当中去帮人家忙。结果啊,他固然目的是好的,为了帮别人忙,结果啊帮了半天是越帮越忙,自己也不能解决啊,是别人同样地互相沉沦在这个裡边,这个不行,这个不行!所以,在三有当中还要有什么呢?要有智慧。所以说,若无智慧去摄取这个三有的话,那菩萨是做错了,他被绑住了。

proceeding through cyclic existence with wisdom is liberation.
【若以智慧趣向三有是为解脱。】

有智慧那就对了。那么这两者当中怎么办呢?这么的怎么办呢?你要去摄取三有啊,又难免缠在一块儿沉沦;是啊,你不要沉沦嘛,难免你又沉在这个空当中,又不能动。所以下面说,

Wisdom that is not imbued with method is bondage;
【方便未摄慧为繫缚。】

这个智慧啊,要用方便来摄持的。所以呀,如果说这个智慧不用方便去摄持的话,那么对不起,这一个慧是错的,被绑住了。换句话说被慧所绑住,那个结果是什么?就像二乘行者一样,他证得了空性以后,但是啊绑在那个空裡边,就沉空滞寂,他没有方法,不能从那个空当中跳出来广行种种利生事业,就这样。下面,

wisdom imbued with method is liberation.
【方便所摄慧是解脱。】

(p47) 方便所摄持的这个智慧,这个就对了。那个是说智慧要怎么运用,要用方便来摄持,不能缺少方便摄持,这个不可以。反过来,智慧如何呢?

Method not imbued with wisdom is bondage; method imbued with wisdom is liberation.
【慧所未摄方便为缚,慧摄方便是为解脱。】

你行方便也是如此。这个方便一定要用智慧去摄持的,否则的话虽然你行方便啊,你没有智慧,自己也滚在裡头。平常,所以我们常常说「爱见大悲、爱见大悲」的原因是什么?虽然你觉得你有悲心,可是啊你这个悲心跟无明相应的。是啊,爱、见这两样东西无明相应的,虽然你有大悲没有用。世间每一个母亲,都是……这世间的量则来说最慈悲的,但是她没有智慧─不要说佛法的智慧,佛法的智慧有它的特质的喔!不是我们平常的聪明才智喔─连那世间的一点点辨别的能力,都不如一般正常人,所以我们称它为叫「溺爱」。溺爱是爱他呀,恰恰弄反了,把他沉沦、使他沉沦,这个不可以,这样。

所以我们现在有很多人说:「哎呀!我要行菩萨道。」心好的,但是那个心能不能圆满?不要说圆满,能不能具体地实行,还要看你有没有智慧。反过来说,你要行的时候,你必须没有烦恼夹杂。现在我们浑身烦恼在这个地方,然后呢自己说要去帮助别人;不是帮助别人哪,是越帮越忙啊!这个我们必定要了解的,这样。所以,这个方便要慧来摄持 (p48) 的,没有慧来摄持的话,没有慧来辅助的话,错了!有慧来辅助的话,那个才是解脱,这个解脱,那就是大乘行者的。

【如是广说。】

这个地方直引,这个实际上这个经上面,非常详细地说明这个道理。

Therefore, when you are on the path—right from the time of wanting the goal of buddhahood—you must depend on both method and wisdom; you will not attain it by either one alone.
【是故欲得佛果,于修道时须依方便智慧二分,离则不成。】

所以我们要得到圆满的佛果的话,这两样东西都要学。而且这两样东西,要互相配合,这样才可以。所以前面说,方便摄持的慧,慧摄持的方便,不是你是你、我是我。常常我们说钢筋水泥,钢筋摆在那裡,水泥摆在一边,没有用,钢筋需要跟那个水泥配合得恰到好处,样样东西都是如此。下面又说:

The 《Foremost of Gaya》 says: If you summarize the paths for bodhisattvas, there are these two. Which two? Method and wisdom.
【《伽耶经》云:「诸菩萨道略有二种,何等为二,谓方便智慧。」】

也是这样。

The《 Glorious First and Foremost Tantra》 states: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is the mother. Skill-in-means is the father.
【《祥胜初品》云:「般若波罗蜜多者是母,善巧方便者是父。」】

这两样东西,一个是智慧是母,方便是父。父母具足啊,那么自然而然就有生子、家 (p49) 庭,种种的这家庭的事业由此而来。生那个父、子,这个就是佛法的事业,由此而来。

And the 《Kasyapa Chapter》 also says: Kasyapa, it is like this. Just as kings informed by ministers perform all royal duties, so too the wisdom of bodhisattvas imbued with skill-in-means performs all the deeds of a buddha.
【《迦叶请问经》云:「迦叶,譬如大臣,所保国王则能成办一切所作,如是菩萨所有智慧,若由方便之所摄持,能作一切诸佛事业。」】

都是说这个道理。

Therefore, meditate on an emptiness that has the supremacy of being associated with all aspects, i.e., an emptiness that is complete in all the facets of method—generosity and so forth.
【故当修习完具施等一切方便,具一切种最胜空性。】

所以我们真正修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呢?这一个是要具足所有方便的,「施等」,这个等字就是含摄;换句话说六度万行,以它的纲领来说就是六度,以它的细目来说包括了一切。以这个的什么?一切种的最胜空性,再这样地去修。

By meditating on emptiness in isolation you will never reach the Mahayana path.
【仅以单空,于大乘道全无进趣。】

单单学空啊,那个对不起,对大乘道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小乘─是的呀,小乘是的没错!这个概念我们一定要弄得非常清楚,在下面详细辨明这一点,详细辨明这一点。诸位如果说,尤其是初来的同学们,容或对这个概念不清楚的,那么,至少你今天记住:将来等到你条件够了,这一个地方啊,这个地方一定要细细地辨明,然后到那个时候,你才 (p50) 能够深一步学空,这个时候才好,才好。否则的话,一定是啊一番好心就走上错路,走上岔路。

The 《Questions of Crest Jewel》 states this at length: After you put on the armor of love and station yourself in a state of great compassion, you stabilize your mind in meditation on an actual emptiness that has the supremacy of being associated with all aspects. What is an emptiness that has the supremacy of being associated with all aspects?
【《宝顶经》云:「应披慈甲住大悲处,引发具一切种最胜空性而修静虑。何等名为具一切种最胜空性耶。】

上面说,要修的时候,修具一切种的最殊胜的空性,这个才是;而不是偏空,这个偏空没有具一切种的。那下面说:

It is one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generosity,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ethical discipline,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patience,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joyous perseverance,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meditative stabilization,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Wisdom, and that is not divorced from method.
【谓不离布施,不离持戒,不离忍辱,不离精进,不离静虑,不离智慧,不离方便。」】

所以,必定要不离开所有的那些,这样地修。

【如经广说。】

经上说得很明白,《宝顶经》。实际上平常我们刚才说的,《金刚经》啊就是解……最重要的。其实《金刚经》上怎么说啊?它说得很清楚啊,佛对须菩提说:「菩萨应无所住,行于布施。」他告诉我们应无所住而行布施哦!他并没有说应无所住,就停在那裡不 (p51) 动哦!然后呢,下面又详细地说明,所谓「不住色,不住声香味触等,行于布施。」这个,说到下面的时候,我们再温习一下就很清楚明白了。要不然我们就会了解、曲解了《金刚经》义,结果最上乘的一个法门,弄到我们手上扭曲了,完全弄错,既自己损害也损害了佛法。继续下去,「如经广说」。

The Sublime Continuum comments on this passage as follows: Generosity, ethical discipline, patience, and so forth— These are the painters; Emptiness supreme in all aspects is said to be the likeness.
【《上续论》中释此义云:「此诸能画者,谓施戒忍等,具一切种胜,空性为王像。」】

下面就解释。

p. 250

This uses the analogy of assembling a group of artists to paint a king’s likeness. One knows how to paint a head but not something else, one knows how to paint a hand but not something else, and so on. If even one artist is missing, the painting will not get finished. The king’s likeness is analogous to emptiness and the painters are analogous to generosity and so forth. So if method—generosity and so forth—is incomplete, it would be like a decapitated or amputated likeness.
【谓如有一善能画首,不善画馀,有知画手不知馀等,集多画师画一王像,若缺一师亦不圆满。国王像者譬如空性,诸画师者譬如施等。施等方便若有缺少,则同缺头残手等像。】

这个解释。就像一个、有一个人哪,画那个头啊,画得惟妙惟肖,其他的不会;有的人画手,各有各的特长。那么把那些人集在一块儿的话,画出来一个,啊!庄严的国王像,如果缺掉一样东西的话就不行。那国王像呢,就譬如空性;那么画师呢,这个画图画的人譬如布施。这个意思就是说,你必定要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平常我们说六度;实际上呢,下面就十度,还要方便、愿、智、力,圆满这样东西。它每一样 (p52) 东西有它的真实的内涵,特别重要的。你把这个所有的做圆满了,那个时候这个最胜的空性,那个空性就是国王像。

其实我们用那个图画譬喻倒非常好。譬如我们在黑板上面去画,画的时候啊,黑板上面本来没有什么,空空如也。然后呢,你拿粉笔灰东勾一勾,画一个轮廓出来,画得的的确确并是不画什么,可是啊,那个时候写一个什么弯弯扭扭的像一个「3」字一样,这个叫耳朵,那个地方画一个东西叫鼻子,那个地方画一个圆圈像鸡蛋壳一样叫脸,最后呢配起来,欸,那个国王的那个面孔在这像,起来了。是啊!你说画上去的粉笔,就的的确确不是那个像。然后呢,那个本来那个,原来那个黑板空空的地方,那个还是空空的地方,那个像就显出来了,就是这样。所以实际上,这个圆满的这一个佛法的内涵,也必须要经过这些每一部分,说六度万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